oc3cc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撿漏 愛下-4391 少了四顆星鑒賞-8g23a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神州国粹的太极到底是从哪一年开始落寞的,已经无法考证。真正的太极那是杀人技,曾经跟老战神一起的众多大统领,那都是学过真正的功夫的。
打了一通阉割版太极,骚包张立锋推得连连倒退。金锋呵呵一笑上前把住骚包,继而上前跟张立锋推了起来。
这一回两个人都玩的真功夫,掤捋挤按沾连黏随玩得溜圆。
没过两分钟,张立锋将金锋推出了圈子,露出一抹得意。
金锋倒是不以为意,回头搀扶老战神去吃早饭。
张立锋在后面嘀嘀咕咕,小声跟骚包讨论金锋的武功高低。
从徐增红龙四柯肃肖夏那里,张立锋可是听过金锋太多的神话传说。但从刚才的推手来看,金锋明显的后劲不足。
“你晓得过锤子!”
被骚包喷了一脸唾沫,张立锋不敢再多嘴。骚包心里同样难受,忧心忡忡。
也只有骚包才知道金锋,现在已经打不动了!
三十岁,正是一个男人气血最猛的时候,但金锋因为常年征战又多次消耗本命精血导致气血严重亏败。
现在的金锋看着比以前胖了,但他的身体状况却是差得一塌糊涂。
吃了早饭金锋和老战神出门溜达。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加一个包裹断臂的残疾人奇怪组合出现在了农贸市场。
买完菜按理说应该回家,但没走多远,金锋却是突然停住脚步说了一句话。
“有个漏。不知道捡还是不捡?”
这话出来,骚包曾天天听得目瞪口呆。
“值好多?”
老战神静静问道。
金锋轻声回应:“康熙的亲笔签名。值不少!”
“捡!”
老战神干净利索道出一个捡。金锋却是告诉老战神,这个漏捡起来有点难度,需要人配合。
没一会功夫,金锋、老战神和曾天天、骚包分成四组,各自带着一个护卫进了某家路边小店。
第一波进去的金锋和护卫当着老板的面故意在店子里转悠一圈,坐下来操着天粤口音感慨这地方不错。
第二波老战神带着两个护卫进来,气场派头十足,要了包间。
在老板亲自为老战神点菜的时候,听到了护卫们关于这里要规划拆迁的消息。
等到第三波曾天天进来,坐在金锋旁边鬼鬼祟祟把弄着手机,时不时的往外张望。
第四波骚包进来,穿着白衬衣的他跟两个护卫直直走到曾天天跟前,直接询问曾天天是不是乘坐过什么班次的航班。
曾天天点头说是,马上的,骚包就让曾天天跟自己走。
这一波骚操作看得老板目瞪口呆,更是吓得魂都没了。
等到中午,金锋当着小店房主的面成功跟小店老板签了转租合同,拿下了这家小店。
小店老板前脚走,金锋立刻叫护卫将挂在小店门口的招牌拆了下来。大摇大摆走人。
回到了干休所,金锋让骚包将牌匾清洗干净。
这是康熙的亲笔手书的牌匾。万壑松风。
原来是挂在康熙的行宫内。当年姜桂题在这里做都统的时候,这块牌匾就是他叫人摘下来的。
打电话给了黄冠养,没一会神州图书馆就把1909年老照片传到了过来。
这是当年日不落帝国记者威廉.博道姆拍的照片,已经经过高清处理。照片上的牌匾和眼前这块,一模一样。
看到这里,曾天天都摇头苦笑,对金锋竖起大拇指。
一方面是惊叹于金锋超强的眼力,一方面有惊服于金锋那一连串的捡漏布局。
“叫程新成上来,把这块牌匾拿回避暑山庄挂回去。”
“就说是云龙老总买下来捐的。”
程新成就是避暑山庄博物馆的馆长。这功劳记在老战神头上,也是天经地义。
十一点多,曾天天突然接到电话,脸色有些不好看。闷了半响才出门。
等到饭点时候,曾天天带了一个人回来。赫然是003王明谦!
来者是客,王明谦到访,老战神也出来跟王明谦见面聊了几句,又叫王明谦留下来吃饭。
有客来访,老战神叫张立锋拿了瓶老酒出来招待。见到酒的那一刻,王明谦眼瞳里闪透出无尽的恐惧,却又不敢拒绝。
这一幕落在骚包眼里,骚天师心里早就笑出了猪叫。
前天古都安特战医院那场惊世骇俗的拼酒大战从下午五点杀到晚上十一点,整整六个钟头,王明谦在期间不知道被金家军和王晓歆灌了多少杯酒,醉得一塌糊涂。
前天晚上,王明谦是九点还是九点半被抬走的。抬走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知。
昨天四哥打电话来说,王明谦喝稀饭都吐……今天再喝酒……
噗!
这是要整死他的节奏啊!
骚包乐得都快要疯掉,一板正经举起酒杯主动敬起了王明谦。
这可要了王明谦的老命!
王明谦之所以要急着今天就过来,那是因为,他自己被金家军收拾了!
没错!
他被金家军收拾惨了!
当天晚上王明谦喝醉酒输液,等到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秘书和护卫正在一边跟医院的院长急声的争吵。
听到争吵内容,王明谦吓得腾然坐起来急速一看。
自己衣服上的金星……足足少了四颗!
没错!
少了整整的四颗!
当即王明谦脸都白了,嘶声叫喊!
四颗镀金星星是怎么没的没人知道。
查遍了当时的监控录像也查不出任何端倪。提取了衣服上的指纹,也没其他人的。
这种情况,就跟天星罗盘被掉包一模一样!
听完报告王明谦惊出一身冷汗,咬着牙拼了老命下床去找聂长风。
聂长风酒量极高,但非常低调,根本不会让人知道自己晚上还跟金锋喝了第二场酒。
第二天早上,聂长风刚刚酒醒就离开了古都安。
扑了一个空,王明谦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急忙下令把事情压住。随后叫司机开车长途奔袭到了避暑山庄。
这事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几乎没了和解的可能。但王明谦还是义无反顾的过来。
哪知道正事还没说,就被骚包一杯酒敬过来。
老战神都把酒拿了出来,自己不喝那就是抗命。真论起来,自己都要管老战神叫曾爷爷。
自己的爷爷当年和老战神平级,但死得早。自己老爸和几个叔伯姑姑死的死残的残,没那本事扶持自己。
自己能有今天,老战神在关键时刻推了自己一把。这个恩情,一辈子都要记。
面对骚包的敬酒,王明谦只感觉自己都要承受不住。
三十年前的茅台酒换做在其他人眼里就是琼浆玉液,但自己,闻着就想吐。
这可真不是吹的。
前天晚上,那一场拼杀,到现在喝温水下肚,喉管胃部都在火烧一般的痛。
不过,当世道尊天师的酒已经举了起来,而且还是双手。
这酒就算是穿肠毒药,也得喝!
“前天没敬您的酒,今天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听到这话,王明谦都快要哭了!
咬着牙说了句客气,王明谦双手举起酒杯闷着头一口干完这杯酒,腾下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
五脏六腑传来硫酸灼烧的剧痛,痛得王明谦整个人都在痉挛。额头上的汗水顷刻间如瀑布流淌。
骚包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王明谦。
当年反叛夜之仇,虽雪耻恨未消,你王明谦想要逃过这杀劫,没那么容易。
主动给王明谦倒上第二杯酒,还没等王明谦动筷子,骚包又敬起了王明谦。
第二杯下肚,王明谦面色青紫,大汗长流,眼睛一下子就血丝满布。整个人摇摇欲坠。
曾天天明显的感觉到气氛不对。却不看骚包而是转向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