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jg3好看的言情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討論-第170章推薦-27ixd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也没有说不好,就是和计算一样。”
“也就是说你想听到我说,我料到你衣服会破所以事先准备好了是吧。”
“怎么可能。”
“而且我也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才不合时宜因为喜欢才给你缝衣服的。”
‘出现了蹭的累。’林潇说。
“别开玩笑,只是你偶然衣服破了,我偶然带着针线包,所以才给你缝衣服,仅此而已。”
‘偶然么。’林潇说。
“你不会是时间跳跃了吧。”
“也就是你想听我说,我使用了时间机器,我懂的。”
“怎么可能,明白吗?”助手说。
‘确实,如果可以要利用时间跳跃来思考,那样就不行了。’
‘暗算什么,讽刺,你真会抱怨。’
助手缝制好了,将衣服给林潇。
“谢谢。”
“至于效果太黑暗了刊布青春。”
“就算峰值不好不是我的问题,是因为太暗了肯定。”
‘顺带一提,线的颜色可以期待一下。’
“黑色?”
“正确率是三分之一。”
‘我祈祷是别的颜色。’林潇说。
“冷吗?”
“一般。”
“要披上我的衣服吗。”
“那也不行吧。”
再次沉默明明在斗嘴的时候,话多的过分。
可一旦沉默起来就找不到话题。
一不留神就想到了那些事情,几百年想要说一些平淡无奇的话。
可是却因为着急而想不到任何东西,结果什么都说不出口,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下好结论了吗。”
估计是因为太冷了,助手蜷缩着身体问。
虽然话语声并不大,可是在这伽摩无人的屋内却清楚听到。
结论,这是指什么,不用问都知道。
所以,林潇没有回答。
“你还在烦恼?”助手说。
“你啊,喜欢真由理没错吧。”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助手继续喝说道;“虽然可能单纯的错觉,但是在我心里有一种奇怪的记忆,应该说是既视感一样东西。”
“在那里面,你为了救真由理而竭尽全力,独自承受伤害,依然义无反顾的前进。”
跟真由理一样。
“那样的林潇,来找我商量,看诊很努力,我也想着要帮忙。”
“我也不是因为想要帮助你哦,我只是想要救真由理。”
‘总而言之,不知道为什么,那种错觉像是记忆一样留在心里。’
助手的脑海中残留着不曾发生过的事情的式耳机线记忆。
“我自已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结论很单调,那么只要将梦里看到的内容当成事实,要么只是单纯的愿望。”
‘不过仅有一点很清楚。’助手说。
“你应该拯救真由理。”
“你不害怕吗?”林潇说。
‘为了拯救真由理,这条世界线降不存在。
那就意味着助手的死亡。
“总有一种迷失在废墟的感觉。”
“就好像全世界的电源都被切断了一样只有我们被遗留下来了。”
‘突然会这么想。’
‘要是你去了其他世界线,而大家也一起同时朝着那边移动。’
‘只有我移动不了,只有我被遗留下来,要是那样的话,全世界会不会改变。’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假设。”
“我。”不说不行。
“我也要救你,不仅仅是着呢有李,还有你。”
“不要再说不可能的事情了。’助手语气严厉的打断了林潇的话。
在这幽暗智障,助手将头埋进了抱在双臂间的膝盖。
“你刚刚不是问我怕不怕。”
“肯定害怕啦。”
‘自已或许就要消失了说不定,只有自已会被遗留下来也说不定。’
‘仅仅是你从十二集下你消失。’
“或许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你消失的世界将永远持续下去,而我也会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去。”
“也或许,思考着那些各种各样的可能,我每次都会绝望。”
‘可是。’助手抬头盯着林潇的眼睛。
“你觉得因为这样,我就能要你对真由理见死不救。”
‘真是的好冷。’
注意到助手的肩膀在颤抖。
“真是的,不行,这根本没有任何理论,假说都诶呦,全都是妄想,我居然向着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仿佛坐立难安。
助手答应昂子很冷静,平唱一首原本以为这次也会拼镜。
但是内心这次完全乱来。
现在助手拼命忍耐即将降临打欧子怡身上,那份否定自已存在的恐惧。
她独自一人鱼恐惧做斗争。
不管如何,终究她只是个18岁的少女而已。
接着助手突然站起来,当自已回过神来,之前从外面传来的下雨声完全听不到了。
阵雨似乎已经亭子了。
“听我说林潇。”助手说。
“俩个人都的就不可能,对吧。”
“不挂你怎么挣扎几率是二分之一”
“可是。”
“没有事吗可是的,我的结论不会改变。”
“救真由理。”
坚决而又充满了觉悟。
林潇只可以低下头。
握紧自已的拳头。
“难道你要这么轻易的放弃吗,要我就这样放弃你吗?”
‘那种事情,我怎么做的出来。’
“这是不得不去做事情,只有选择了。”
‘不行,你是我们重要的话欧版,我不可以抛弃你。’
‘’林潇。”
助手靠过来,抓住林潇的衣领。
她正一脸厉色瞪着林潇。
除此之外有别的解决方案吧?“
“我可不想牺牲真由理让自已活下去。”
‘要是你没救真由理,我会憎恨你一辈子。”助手说。
悔恨,毫无道理的。
还有可耻,进入让死亡已经确定的当事人助手说道这份上。
被各种各样的事情逼迫,林潇有些想哭。
皮宁忍耐住,已经无法忍受了吗。
林潇抓住了助手的衣领。
紧紧将她抱住。
“你明明就在这里,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林潇说。
“林潇。”
助手紧绷着背部,但慢慢放松了一些。
“谢谢,能够为了我,而烦恼到这个地步,不过已经足够了。
我没事情的,所以接下来只考虑着呢有李的事情吧。”
助手做了觉悟。
自已必须做出自已的决定,决定世界的未来决定对谁见死不救。
“我不会放弃,绝对不。”林潇说。
助手将林潇撞到一旁,埋着头发货了。
紧紧握着发抖的拳头,全身渗出愤怒气息。
“和你没法说。”
“你。”
“我都说了没事情的,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你是白痴吗,作死吗?”
“想要逞英雄,你这中二病,根本不切实际。”
“你脑子笨的让人烦躁,为什么不好好听我说话。”
‘我的话。’
“拯救着呢有李是最好的判断,你到底哪儿不满。”
“相对判断什么的都给我去死吧。”林潇说。
助手猛然抬头向林潇偷来困惑的目光。
“我勾生命,虽然不知不觉站在生命的立场,但完全不同。”
‘要决定救谁,决定放弃谁,我根本做不到。’林潇说。
铃羽,菲利斯,琉华子,为了救着呢有李夺取了她们的记忆。
自已一直觉得这样好吗。
“所以,我这一次。”林潇说。
这次不想牺牲任何人,拯救来个人。
助手板起脸,她的怒气没有消失。
“中贵部可能,你不是总说按句话吗,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答案已经出来了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战胜世界意志。’
“就算如此,我也要挣扎。”
不管如何偶读无法放弃来个人。
助手咬牙切齿:“随便你了,反正我不会帮助你,我决定回去了。”
再见,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林潇。“”
“真是个笨蛋,没有见过这么笨的,这个傻瓜。”
助手痛骂着离开。
是的,自已根本没有想到办法,但是这次必须战斗。
同时救下来个人,还是需要时间跳跃。
在这条世界现实行,还有一天着呢有李要死亡。
至少铃羽在的话,但是自已的想法。
以前着真由理第一次被杀,就不断跳跃,结果都是没有变化的。
前往别的地方,入侵SERN。
还有各种事情,但是所有一切都是徒劳的。
真由理每次都会死亡。
至少在重复时候会这样,只要自已停留在这条世界线。
真由理就会死亡,当然真由理的主观看来死亡只有一次。
而在自已主观中已经数十次,是自已造成了这一切。
对于死亡渐渐的麻木了,心里面都涌现出来的不是最初那样的悲痛和对杀死真由理存在的怒火。
在及四周目,忽然注意到了这个事实。
而契机是,发觉自已总司只想回去真由理被杀的26小时之前。
自已为什么拘泥这个时候,明明可以回到一周前。
当然即便回到一周前没用。
还是不行啊,失败的理由是什么。
林潇仅仅是罗摩的看着还早呢有力死亡,分析失败对于。
然后倦怠的向着好了又要重头开始,就像是重置游戏那样,跳跃26消失。
感觉到自已是这个状态。
坐在时间跳跃机器不知道多久。
身体的恶汉,慢慢站起来拿着时间机器。
心里面有放弃的情况,被助手指摘,就有这种感觉。
为了自我欺骗继续装模作样。
“你要逃避吗。”
林潇猛然回头,看到助手在开发室的入口。
明明说过再也不想见到自已,但为什么回来了。
“为什么。”林潇说。
她没有会带,而是像平时那样死死盯着林潇。
“时间跳跃是逃避。”
‘她不说自已也知道。’
早就知道了,到头来自已在做的就是逃避责任。
早知道要卑鄙做出这样的选择,受到铃羽委托的时候拒绝她就好了。
“迄今为止,我打着救真由理的幌子,已经伤害了很多人。”
林潇:“并且那种罪恶的意识越来越迟钝。”
‘我正在失去人的正常感官。’
“那为什么你现在迷茫了。”
“也许是因为时间机器这个保险吧。”
‘我根本用不来这机器,只是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逃避下去,只是痛苦。”
林潇无精打采的脸上,浮现出了自嘲的笑容。
“因为我就是那样的。”
助手也在逃避吗。
“现在的你,真是看不下去。”
‘你用金子照照一,看着就像是空壳。’
“你的内心已经支离破碎了吧,乳沟老师听我的话,就不会苦恼了。”
‘我刚才说过,你不可以在这里停下脚步前往第二式耳机线,那里真由理不糊死亡。’
‘这既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自已。’
是的,自已无法选择两人的生死。
只要自已不跳跃式耳机线,真由理会死。
去第一是会耳机线助手会死亡。
虽然说在一起只有20天,各种会议走马观灯的闪过。
就这样好吗?
俩个人不断攻击,互相依靠。
不知道如何拯救真由理,走投无路之下,求助的人是助手,她默默听着自已的话,并且相信了自已。
在父亲的问题上痛苦不要,还约定好一起去见她服气。
她完成了时间机器,平时十分冷静,其实是个认真的弱
不知道何时煮熟成为LAB的核心人物。
自已也被她的自信光芒笼罩,之所以没有好好的交出名字,只是觉得害羞。
我喜欢助手,只是事到如今才意识到。
无法放弃她,他被斦是伙伴是更重要的话欧版。
一定要告诉她,已经没办法。
这一切正如助手所说。
“我救不了你。”林潇说。
“对不起。”
林潇拼命忍住泪水。
“我在想为什么偏偏是助手,可恶啊。”
一拳打在桌子上,沉默声音消失被世界遗忘就是这样吧。
‘嗯,林潇。’
‘你如果去了第二十二集下像是这样一同伴一起渡过的日子,真由理和桶子都不记得璃’助手脸蛋有些红。
“林潇,你还会记得我吗?”
以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说出这句话。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我不会忘记。”
“我最重要的女人。”
“唉?”
“你是什么意思。”助手说。
“说什么傻话呢。”
‘我说的是事实。’
“就是说那个证明,一定要证明,没有证明,我发坐标方程式。”
助手开始慌张起来了。
“助手,我喜欢你。”林潇表白了。
‘啊。’
助手的脸蛋通红。
“你呢。”
‘唉,你的意思是?’
“你觉得那个,我怎么样。”林潇说。
“想知道吗?”助手说。
助手红着脸,突然绷紧表情,她拉住林潇的衣领。
“给我闭上眼睛。”
助手说。
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也许她不喜欢自已吧。
‘为什么要闭上眼睛。’林潇说。
“别问那么多,快闭上。”
被她这么一吼,还是听话的闭上眼睛。
“嗯。”
林潇惊讶的睁开眼睛眼前是助手的脸蛋。
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被她亲了。
无法思考,好像一直保持这样。
但很快即弗恩开了。
助手害羞的低下头。
“只是刚才做了约定,分别的时候不要忘记我。”
“记忆片段需要很难被忘记,还有因为你这个家伙,我想在初吻这个事情有长期记忆,不会那么容易忘掉。”
助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