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昆書齋

好看的玄幻小說 正德崛起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進去了!熱推

Harrison Percy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怎么了?
站在台阶下面的徐宁。
在听闻到姜三千户的话语之后。
满面愕然不说,更是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抬头看向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的他,直接冷声喝道:
“还怎么了?你们俩还敢问怎么了?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敢胡冲乱闯!
乖乖从上面下来,到本将的身后排着,不论身份尊卑,他还有个先来后到吧,消停让后面排队去!
该轮到你们的时候,门房就来召唤你们了,还用你们上前胡乱吆喝,你们以为这里跟那些寻常府邸一般模样呢吗?”
徐宁虽是冷声呼喝,但是也不敢太过肆意妄为,在呼喝的时候也是可以压低了声音,生怕动静太大,惊扰到了这府邸大门后面之人,继而被人编排传到了太子殿下的口中。
此刻的徐宁,在他想来,面前这两人既然能寻到此处,十有八九是知晓府邸所住之人的身份地位。
但是看到这两人如此冒失无礼,徐宁忍不住还是露出一抹不屑的神情,要知道‘草随风,兵随将,头雁高飞群雁随’,手底下兵丁是什么样,这个为将之人也差不多一般模样。
此刻在看到眼前这两人的行为举止之后,已让徐宁对于他们身后的那名上官,也开始有些鄙视起来。
不过纵使这般,徐宁到也没有看人笑话的意思,要不然他也不会出言直接喝停两人,拦住他们上前的举动。
虽然话语有些粗冲蛮横,但是这毕竟也是为了他们好。
就当徐宁笔直站在了大门面前,看着面前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等待两人向着自己拱手致谢,并乖乖站到自己身后等待时。
站立在台阶之上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在一阵惊诧的神情过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的两人,齐齐对着徐宁拱手谢了一下之后,就直接转身朝着府邸大门走去。
“你们……”
神情淡定的徐宁。
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眼睛猛然瞪得老大不说,更是一脸震惊神色,脱口而出的厉喝之语,方才说到开头就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然看到,在前面行进的那个家伙,手指已然开始触碰的门环之上。
咚!咚!咚!
三声门栓敲动大门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般动静的徐宁,满面震惊的同时。
更是低声冲着大门前面站立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厉喝道:
“胡闹!胡闹!现在什么时辰,惊扰了贵人休息,这罪责你们受的起吗?”
说完这些话语的徐宁,在快速喘息了几口之后,还想再继续训斥两人几句,可是后续的话语还没待出口,原本紧闭的府邸大门,突然就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徐宁看到眼前这一幕,震惊的神色瞬间恢复原样不说,更是笔直的站立在大门外面,一副和姜三千户两人泾渭分明,不是同路人的模样。
不过即便如此,徐宁的目光,还是若有若无的朝着府邸大门那边望去,心中更是暗暗猜测,接下来这门房,会如何冷面对待这么早将府邸大门敲开的两人。
几息之后。
不曾逝去的青春爱情
伴随着大门的打开。
府邸门房守卫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打开的门缝之中。
就在徐宁满面期待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等待这门房守卫训斥挥喝姜三千户两人的时候。
刚刚出现在打开门缝之中的门房守卫,竟然对着方才敲门的这两人躬身抱拳行了一礼。
对!
没有错!
那就是躬身抱拳的行礼动作。
见到这一幕的徐宁,满面惊骇的同时,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心中暗暗猜测,方才进去的这两人,到底是何般身份,方才能让太子殿下所在府邸的门房,这般客气的对待。
要知道从方才那两人身上的装束来看,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一个是百户,一个是千户罢了,像他们这般存在,在自己的手底下,足足有超过五百之数。
可是谁曾想到,就这般自己看起来无足轻重的两个人,居然用行动,在自己的脸上脆生生的打了一个耳光。
此刻的徐宁满面尴尬不说,心中对于这两个人的身份,也开始认真的猜测起来,可是在左思右想之后,徐宁还是感觉,对方应该是太子殿下身边护卫的可能性大些。
要不然实在无法解释,两人居然在这般时辰就能轻松进入府邸这件事情。
毕竟就算自己是身为总兵,可是在到达此处之后,也只得乖乖通传等候,等待太子殿下的召见罢了。
想到这里的徐宁,对于太子殿下身边护卫防卫的松懈,也开始隐隐有些想法起来,心中更是开始权衡,自己要不要在觐见殿下的时候,将方才发生的那一幕,作为谏言奏报上去。
毕竟皇上将他徐宁派遣到天津卫,是来辅佐太子殿下,保护其周全来了。
可是现如今太子殿下除了将他们安置在天津城之外后,就未再安排其他,要知道按着徐宁之前的打算,他应该在落脚之后,将天津卫城防接管到手中。
届时再增加城中巡查兵丁的数量,如此一来,方能保得太子殿下平安无恙。
但是纵使自己想的再好,这一切也要经过太子殿下的首肯才行,毕竟眼下在天津卫城之中,还有一个兵备副使,在履行着天津卫的诸般护卫之责。
徐宁看着眼前已经重新关闭上的府邸大门,在深吸了一口气后,轻轻吐出的同时,更是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今天他一定借着被太子殿下召见的机会,将这一切全部禀奏上去,等待着太子殿下的决断。
否则若是这般继续无所事事下去,他们这五万兵马前来此地,岂不是看不到丝毫用处。
……
府门之外。
徐宁还在静静等待。
而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
自是没有擅自带人进入府邸的资格。
他们之所以能进入府邸,也是因为眼下这院中的所有护卫,都是来自宫中,之前大家就低头不见抬头见,再加上知晓姜三千户身份的缘故,哪有再让其在外面慢慢等候的道理。
姜三千户在进入府邸之中后,待到门房守卫将大门重新关闭之后,他方才轻声问询道。
“殿下起来了吗?”
门房守卫听闻到姜三千户的问询,朝着左右看了看,见到没有外人后,小心的回复道:
“应该是还没有!卑职没听到院子里有太大的动静,想来殿下应该是还在休息!”
姜三千户听闻此言,点了点头之后,想起一事的他,继续追问道:
“谷公公呢?可曾看到他?”
门房守卫听到问询,伸手一指一旁的一处院门,对着姜三千户开口指引道:
“他的居所就在那道拱门进去,直行顺着道走,然后第二个拱门出去的那处小院子就是,你们现在过去的话,可能会寻到他,也可能他已经到殿下门外等候去了。”
姜三千户对着这名守卫拱了拱手以示感谢,接着就拉着谭小四,朝着方才护卫所指引的谷大用居所行去。
院落很大。
但是按着那护卫的指引。
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倒是也并没有用太久的时间,就寻到了他所言的那处院落。
邪尊在都市
刚刚穿过拱门的两人,忽的看到正在院落之中一瘸一拐来回溜圈的谷大用。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谷大用屁股上面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但是在每日早上刚刚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些麻木和不灵便的感激所以谷大用每每清晨,都需要在院子之中溜上许久之后,方才能让腿脚开始变得灵活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般缘故,怕自己这一瘸一拐的形象,惹得太子殿下心中不喜,所以谷大用干脆在早上也不去服侍太子殿下洗漱了,只有当他开始准备享用早膳的时候,谷大用才会过去服侍。
而那时候的他,屁股上面的肌肉已经走开,身体在正常行进下,就已然看不出什么端倪了。
“谷公公,您这腿脚是怎么了?”
就当谷大用今日又和往常一般,在自己的小院之中遛弯的时候,院门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
听闻到这个动静的谷大用,眉头顿时就是一皱,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悦的神情,要知道换成是谁,也不想自己的窘迫模样被他人看见,尤其还在自己被杖责人尽皆知的前提下。
满面不悦之色的谷大用,停下脚步的同时,转头就朝着一旁的院门望去,当他看到站立在院门处的两人后。
原本还遍布于眉宇之间的森寒神色,顿时消散一空不说,更是在瞬间就开始变成了喜悦的神色,接着快步朝着姜三千户的方向迎去,欣喜的说道:
“是你啊!咱家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大清早的上咱家门口招惹咱家,没想到是你啊!”
此刻的谷大用满面喜色,上下扫视了一遍姜三千户之后,目光很快就转移到了站在姜三千户身后的谭小四身上,同样打量了一番之后,笑颜问询道:
“咱家若是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位,就是谭小四谭副总兵吧?”
谭小四听闻到谷大用叫出自己的名字,神情变得拘谨不说,更是赶紧躬身行礼道:
“谷公公,卑职就是谭小四!”
谷大用听闻到谭小四的答话,满面笑容的他,目光在谭小四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收回目光的他,冲着姜三千户开口说道:
“咱家知晓你们回来的消息,原本咱家也应该跟在殿下身后,前去北门迎接你们的。
可是后来殿下交代咱家,让咱家去帮着你们置办一下接风宴,旨意当前,咱家只好就带着东西跑去了大棚园区。
当时咱家还寻思,在北门处迎接不到你们,去大棚园区迎迎你们这些远道归来的英雄似乎也不错。
可是谁曾想到到最后阴差阳错,再加上后来因为听说殿下要去,咱家又跑回天津卫城置办东西的缘故,一来一返正好和你们错了一个正着。
后来好不容易又回到大棚园区了,没想到太子殿下又要起身返回天津卫城。
之前咱家还想,昨日见不到你们,今日说什么也要寻个机会,去大棚园区看看你们。
结果哪想到,没等咱家去寻你们,却让你们寻到了咱家这里来了。
跟咱家说说,在高丽可一切都好,有没有受什么伤啊?”
姜三千户听闻到谷大用的话语,眉宇之间露出感动模样,在轻轻摇了摇头后,开口说道:
“西苑千户所是何般存在,所有兵丁分毫未伤,谷公公您安心就是。
不过倒是您这腿脚,是怎么回事啊?刚才我在进来之时可曾看到,谷公公您走起路来,似乎是有些不太方便的模样呢?”
此话若是旁人说出,谷大用没准会露出恼怒的神色,但是因为面前是姜三千户的缘故,谷大用在苦笑了一声之后,轻声说道:
“被杖责了,具体的缘由你们就莫问了,都过去了,不过现在已经快恢复好了,也就是早上起来这阵儿,屁股还微微有些不适应罢了。”
姜三千户听闻到谷大用的话语,瞬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色。
杖责!
能对谷大用行使杖责的,除了皇上就是殿下。
皇上自然是不会在千里之外专门下旨杖责谷大用。
不良笔
那就剩下太子殿下责罚一事了,想到这里的姜三千户,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好奇,没有再继续问询下去。
而站在对面的谷大用,见到气氛突然开始变得沉默之后,抬头看向面前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两人,出言问询道:
“你们的营房不是在大棚园区吗?这么早进城,是来觐见太子殿下的吗?”
姜三千户听闻到谷大用的问询,轻轻的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隐瞒与他,直接开口说道:
“殿下昨日让吾等今日前来觐见,所以吾等在将手下士卒安排妥当之后,就早早的赶过来了。
进府之后,听闻到太子殿下可能还尚未起床,所以吾等想着好长时间未曾见到谷公公身影,就一路打探寻了过来。”
谷大用满面笑意,看向对面的姜三千户和谭小四,眼睛也微微有些湿润起来,感慨万千的说道:
“难得你们还记得咱家,咱家高兴啊!高兴啊!”


Copyright © 2021 瑞昆書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