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vpw都市言情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討論-第三百零九章    當年屠一城,今日屠一宗【6000字,求月票】推薦-qx1lt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天,变了!
一滴滴金色的血液蕴含着浓郁无比的生机飙射入了苍穹,飙射向天门,被天门之后的生命长河卷走。
尔后,不知所踪。
一位位天人仰着头,仙气袅袅间,有些失落,有些迷惘,有些不知所措。
“生命长河……收走了我等的生命之种!”
“那滴血是我等连接生命长河的根本,能够得到生命长河精华灌溉的原因,如今……这生命之种被收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失去生命之种,我等或许再也无法不死不灭!”
……
一尊尊天人呢喃着,原本看热闹的他们,霎时就感觉有些蒙圈。
仿佛遭受到了无妄之灾一般,他们就看个热闹,怎么生命之种就被收走了?
甚至,一些根本不知道吴家万剑山之战的天人,亦是被收走了生命之种。
人间天人,在此时此刻,皆被截断了于生命长河之间的联系!
这宛若一场天雷劈下,重重冲击着他们的心神和灵魂!
许多天人极目远眺,可以看到那盘坐在八扇天门之下,白衣胜雪,白发如霜的少年身影。
一切的始作俑者,皆是此子。
是他,斩断了生命长河与人间天人之间的联系。
仿佛以凡人之躯,斩断仙路!
以一人之力,斩断人仙之隔!
从此,天人在人间,将会失去生命精华的灌溉,无法在保持不死不灭,一旦肉身被打爆,他们就会与寻常的人间修士那般,艰难恢复几次之后,就会被磨灭!
不死不灭……成为了一个笑话!
八扇天门之下。
罗鸿踏空而起,发丝猎猎,他嘴角挂着淡笑。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天门之后的生命长河中似乎拥有智慧存在。
而这些天人能够得到生命长河的灌溉而不死不灭,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这尊存在。
如今,罗鸿不要命的吞噬和截胡这些生命精华,却是惹怒了对方。
毕竟,那些被清空的生命精华,罗鸿也不知道被倾倒去了何处。
只要生命精华敢灌溉,他罗鸿就敢吸干,就敢清空!
就是这般疯狂和狠厉之下,最终,得到了这么一个成果。
虽然和罗鸿预想的相差无几,但是,原本一开始,罗鸿是想要将生命长河都给吸干的。
不过,现在这种结果也不错,人间天人,失去了生命长河的支持,在人间就并不是不可杀了。
罗鸿的意志分身在大笑着,畅快无比的笑着。
从今日起,在人间,人人可屠仙!
轰隆隆!
生命长河消失,天门似乎都笼罩上一层死寂一般。
罗鸿收起了储物页,储物页中生命精华只剩下了一半左右,因为生命长河突然不再倾泻生命精华,让罗鸿警惕起来,赶忙停止了储物页的清空,这才是险而又险的留下了一半的生命精华。
意志回归。
七煞邪莲的效果也轰然褪去。
邪神二哈满是不甘的回归到了意志海之中,意犹未尽的盯着外面。
这一波,二哈虽然打爽了,但是……没有打死这些人,无法体现祇的伟大啊。
罗鸿重新掌控了身躯,耳畔便传来了话语声。
“小友……你做了什么?”
这是吴清华的声音,这位人间剑仙,此刻,亦是有几分惊诧。
“人人可屠仙,可是真?”
吴清华问道。
“没有了生命精华,无法无限恢复肉身,他们与人间陆地仙也就没有多大的差别了。”
罗鸿笑道。
这话一出,女帝和吴清华眼眸皆是一亮。
他们看到罗鸿截断生命长河如飞龙倾泻而下的生命精华的时候,脑海中便是这种想法。
而此时此刻……
这种想法,得到了罗鸿的证实!
“杀!”
女帝睫毛轻颤,顿时兴奋的娇躯颤动,一声利啸,提着龙雀剑,便是杀出。
一位最先被紫眼罗鸿打爆肉身的九境天人重塑肉身,他们重塑肉身,消耗的是自身肉身中所储存的生命力量,速度缓慢不说,还有意志恍惚的后遗症。
肉身重塑,意志尚有几分恍惚。
女帝的攻伐便轰然落下,剑光化龙雀,将这位九境天人给斩爆!
再度炸做了一团又一团的金色碎肉。
“不!”
这位九境天人,何等的绝望。
他们失去了不死不灭的能力,他们再也不是不死的天人了!
嘭!
意志海浮沉而出,女帝眼眸骤然精亮,一剑荡出,斩爆了这尊天人的意志海。
喧嚣的剑气,不断的磨灭着对方的意志。
她虽然无法施展斩神,但是以外力强行磨灭对方意志海,还是可以的
轰隆!
霎时。
宛若天地俱震,下一刻,便是大道崩断的画面呈现而出,九朵道花在凋零。
一位九境天人,在无限的不甘心中,陨落!
惨死在女帝手中。
而虚空中,女帝握着手中的龙雀剑,整个人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陷入了迷茫之后的大喜之中。
罗鸿没骗人!
真的可杀!
她亲手杀了一尊天人!
女帝忽然有些感慨,有些心绪复杂。
轰隆隆!
一团浓郁的金云滚滚而来,飞速的朝着女帝笼罩,悬浮在了她的头顶,这是杀天人的规则奖励!
另一边,吴清华也出手了,一剑砸出,砸的一位刚刚凝塑身形的九境天人,肉身再度爆碎,气息瞬间陷入萎靡中,而意志海也难以保存,被比拟半尊攻伐的剑气所泯灭。
罗鸿也动了,杀天人可得奖励,他可不会轻易放弃。
他没有找那些九境天人杀,因为难杀。
他直接出现在了几位九境以下的天人周身,邪剑浮现,弹指间,浓郁的死气喷薄。
弹指见鬼都!
一座黑压压的鬼城压迫而下,碾压倾轧着一切。
斩神一剑荡出,撕裂了对方的意志海,斩断对方的大道。
霸道无双。
轰隆隆!
大道崩塌,道花凋零,又一尊天人陨落当场!
一些刚刚凝塑肉身的天人惊惧了!
曾经选择飞升天门置换血脉的他们,以为自己将不死不灭,然而,如今在人间,却是陨落了一尊又一尊!
这人间,还能不能呆了?!
一尊尊刚刚凝塑肉身的天人,呆滞的看着崩断的大道,以及飘洒的血雨。
还有那一团又一团象征着规则奖励的金云。
他们回过神来,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不跑,会死的!
人间变天了!
天人在人间,会死!
“哪里走!”
女帝则是心中豪气上涌,杀机滚滚,越战越勇,龙雀剑仿佛活过来一般。
她与吴清华一同,挥剑逼杀那尊刚刚凝塑肉身呈现的半尊!
这位新晋半尊,亦是目眦欲裂!
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间怎么会变得如此!
原本铁板一块的八扇天门的天人,此刻,纷纷逃窜!
他们没有了战斗的欲望,当死亡就在眼前,使得他们没有了拼杀一场的勇气。
不过,想要逃却也不容易,吴家剑仙和陈天玄等人尽皆出手。
剑气交织成大网,拦阻着这些心神崩溃的天人。
而罗鸿大袖飘飘,提剑杀来,就是两招,一招弹指见鬼都,一招斩神砍大道。
天人一尊又一尊的陨落。
刚凝塑身形,便被斩杀!
金色的云,变得无比的浓厚,整个万剑山的穹顶之上,厚重的金云,仿佛灌了数层的铅,沉重无比,宛若要压塌天地一般。
数十位来袭的天人,皆是被罗鸿宛若清算,一剑一剑的斩杀!
死在了罗鸿手中,吴家剑仙,陈天玄等强者手中。
这是一场千年都难得一见的盛况,令人间整片穹天都笼罩了浓厚的金云。
规则的力量都在动荡,不断的飘荡来规则奖励。
大楚女帝和吴清华联手,压的那位半尊天人,节节后退。
他虽然是半尊,但毕竟是得益于南离火,而刚突破,对力量掌控不熟稔,面对人间至强的女帝和吴清华,亦是有些吃力。
女帝和吴清华虽然都是九境,但是手持神兵,攻伐威力不弱半尊丝毫。
周围的天人惨死不断,九境天人逃走了,但是非九境的基本上都走不得。
这尊半尊看着陨落不断的天人,眼眸亦是通红!
他想走,但是,他明白自己怕是很难走的掉了。
罗鸿杀来,头顶厚重金云,那奖励金云宛若一片汪洋,看的这位半尊触目惊心。
女帝,吴清华加上罗鸿,三人战半尊天人!
罗鸿亦是一招,弹指见鬼都,这是伪神通的力量!
一座鬼气森森的磅礴巍峨大城轰然压迫而下,倾轧长空,仿佛要压爆一切似的。
鬼都之中,罗鸿白发白衣飘然,犹如谪仙立鬼城。
“罗鸿!!!”
这位半尊目眦欲裂,对罗鸿痛恨的紧,本以为是一场对罗鸿的围杀之局,却是没有想到,竟是被罗鸿以这样的方式破局!
人间若是人人可屠仙,那他们这些天人,可就真的危险了。
罗鸿则是笑了起来:“气吗?怒吗?”
“又气又怒,那就对了。”
罗鸿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一位半尊天人的针对对象罪恶,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罗鸿的不灭魔躯想要圆满,可都要靠这些天人了。
轰!
磅礴大城压下,这尊天人怒吼,披肩长发飞扬而起。
不过,半尊是真的强,如今的罗鸿虽然战力尚且不及九境,但是也有逼近九境的战力。
吴清华和女帝自是不用说,人间顶级强者,手持神兵,攻伐无双。
然而,三人这般攻伐,却依旧无法快速斩杀这位力量掌控不熟的半尊天人,甚至只能战个势均力敌。
罗鸿亦是咋舌,这从侧面也是体现了邪神二哈的强大。
轻轻松松就打爆了这位半尊强者的肉身。
不过,这位半尊也明白,他怕是逃不掉了,罗鸿,吴清华还有女帝,对他秉持着必杀之心。
“一指杀你。”
罗鸿大笑。
被女帝和吴清华压制的半尊骤然大怒,凝眸望来,眼神似是化作锋锐的切开气流的神光!
一指杀他?
嚣张至极!
他虽然被压制了,但也不是你罗鸿能轻易杀之的!
罗鸿眼眸闪烁,调动丹田中的一缕乌光!
得到天魔不灭体强化之后的右手食指,悍然点出!
噗嗤!
而罗鸿这一指,竟是直接破开了这位半尊的护体仙气,点中了他的眉心。
刹那间,宛若弹指千万,生灭万千。
震动力量无双扩散!
“这是什么……”
这位半尊盯着一指贯穿他头颅的罗鸿,不可思议道。
这一指,玄之又玄,他竟是挡不住!
“这啊……你不配知道。”
罗鸿道。
“你……”
半尊怒极,然而,强悍的震荡波扩散,半尊的头颅直接炸开!
甚至连血肉都被炸成了极其细微的粒子。
连夏皇天甲尸都挡不住,这位并不是主修肉身的半尊天人如何能挡得住着爆破力量。
女帝和吴清华亦是挥剑杀来。
剑气纷纷灌入了半尊肉身中,下一刻引爆,这位半尊,肉身再度被打爆!
仅剩下的意志海,根本挡不住罗鸿三人的攻伐。
被一点一点的磨灭!
轰隆隆!
天地轰鸣,血雨飘洒!
半尊强者陨落,比起寻常天人陨落声势浩大了何止数倍!
此时此刻。
人间各地,云海之上,皆是有半尊天人极目眺望,慨然不已。
大夏,大周,金帐王庭等各地的半尊天人,都是叹息万分。
一位半尊,那算的上是人间的极致力量了,然而,这样的力量,竟是在人间陨落,尽管只是初入半尊,可是一位半尊天人的陨落,意味着人间的天真的变了。
……
大战落幕。
万剑山之上,只剩下金色的云雨在飘洒宛若天地异象,一片祥和。
天人修气运,而他们一死,他们的气运若是无人收敛,便会散入天地之间,融入虚空万处。
罗鸿,女帝,吴清华等人都没有刻意的去收敛这些气运。
天人气运本就属于人间,因而如今这些天人陨落,气运回归人间各地,也算是尘归尘,土归土。
万剑山之上。
骤然爆发出了欢呼之声。
巨大的欢呼响彻整片穹天,像是要震碎金色云海。
罗鸿头顶之上,宛若大湖一般的金云奖励规则悬浮着,死在他手中的天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因而,汇聚成的规则力量,是如此般的庞大。
女帝,吴清华的头顶也皆是有金云在涌动着。
女帝和吴清华落下,盘膝在万剑山那沦为废墟的演武场之上。
两人周身皆是有气流涌动。
龙雀剑和刺麟剑,悬浮在他们的身前。
两人开始吸收规则奖励,这杀天人所得的规则奖励,对他们而言亦是有大好处。
他们的规则奖励虽然不比罗鸿的大,但是也不小了,比起之前李修远所遭遇的一口锅那么大的奖励要大多了。
罗鸿则是踏空而立,白衣白发,大袖飘飘。
他的身前,悬浮满了死去天人的残骸肉身……
望着这些肉身,罗鸿丹田之中,邪煞涌动,融合了《亡灵邪影》的《万煞归一》开始运转。
罗鸿对着残骸肉身,骤然一扬手。
低沉的声音,宛若在吟唱。
“站起来!”
天人邪影军团!
嗡嗡嗡……
似乎有奇特的波动在虚空中弥漫,尔后,空气都微微发出了震荡。
一团又一团邪影在蠕动着,竟然真的有天人邪影从尸体中站立而起。
邪影数量不多,总共十道,而且都是实力处于五境以下的天人。
罗鸿倒是有些失望。
十尊天人邪影,悬浮在罗鸿的周身,气息极度的强横,仿佛要震荡云流。
然而,罗鸿却不是很满意,以他如今的战斗力,都能轻松的斩杀五境以下的天人。
所以,这些邪影对他的助力不算很强。
罗鸿更期望的是,能够召唤五境以上,乃至九境的天人邪影。
“还是修为差了些啊。”
罗鸿想了想,慨然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是一品天邪境界的邪修,但是召唤五境以下的邪影便已然是极限了,想要召唤五境以上,或许得等他跨入陆地仙。
散去了邪影。
罗鸿头顶庞大的金云奖励,飞速下降,落在了万剑山的演武场上。
他盘膝坐下,开始消化所获得的奖励。
轰隆隆!
蓦地!
就在这个时候,消化了规则奖励的女帝和吴清华,身上的气机顿时开始翻涌。
他们的大道之路呈现,原本只差一线抵达万里的大道之路,骤然圆满。
二人几乎是同时达到万里大道路,跨入了十境半尊之境!
人间再出两位半尊!
这一刻,整座万剑山都仿佛在了无尽的祥瑞之中。
有龙雀呈祥,有麒麟踏空。
女帝和吴清华乃是当世剑道最强者,他们在突破入半尊之际,意志扩散所形成的剑道体悟,如浓雾般滚滚,弥漫在每一位修士的心头。
万剑山仿佛有霞光万丈。
人人盘膝,人人参悟。
……
……
天地寂静,大雪轻飘。
满地的泥泞落满了粉色的桃花。
有殷红的鲜血,顺着昆仑宫的白玉石梯而不断的流淌而下,浸染着地面,染红了整座山。
清脆的脚步声响彻而起,像是有人在昆仑宫中缓缓的踱步似的。
白玉石梯之上,昆仑宫的道人惨死无数,每一位死去的道人眉心,皆是有一朵桃花宛若在绽放,割裂他们的意志,斩断他们的生机。
而一位捏着桃花枝,黑发飘扬,衣袂宽松的儒生,徐徐从石梯尽头浮现。
桃花枝宛若一把剑,枝头如剑尖在滴血。
摘星台。
齐广陵浑身道袍纷飞,手握一柄桃木剑,目光满是复杂之色。
他看着昆仑宫山门前数十弟子于李修远桃花枝下惨死,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看着那儒雅温柔的男子,对方把玩着桃花,就像是进京赶考于桃花树下小憩,占尽了天下大风流的士子。
“李修远……”
“稷下学宫二先生。”
齐广陵深吸一口气,鹤袍飞扬,呢喃道。
李修远踏足昆仑宫广阔的广场,广场四周,一位位昆仑宫弟子,道袍飞扬,以北斗之阵势盘坐汇聚着。
冥冥中似是有一股大压迫落于其身。
李修远笑了笑,视线落在了摘星台上的齐广陵身上。
“大夏司天院院长……齐广陵?”
“久仰。”
李修远甩了甩桃花枝上的殷红鲜血,道。
“道友,不如你我商谈几句?”齐广陵道。
李修远却是温柔一笑,摆手:“别喊道友,小生不修道,只读书。”
齐广陵闻言顿时一滞,再道:“二先生何必斩尽杀绝,昆仑宫死了弟子数十……二先生的怒火,可消之?”
李修远轻捻一瓣桃花,似乎有些怔然,道:“其实小生并不是什么好人,当年屠一城,今日屠一宗……罪多不加身。”
这话一出,昆仑宫中,诸多布阵的弟子,皆是浑身一颤,流露出几分惊恐之色。
李修远……要屠宗?
他要屠了昆仑宫?!
以一人之力,屠人间圣地?
齐广陵伫立在摘星台上,面容上带着几分无奈:“为何啊?”
李修远则是抬起头,却是没有回答问题,反而看着齐广陵:“院长不逃?”
“趋吉避凶,小生愿称院长为最强。”
齐广陵顿时苦笑:“李状元谬赞了,老道……只是贪生怕死辈。”
“罢了,我知道云太苍没死,让他出来受死吧……”
李修远道:“他若死,这昆仑宫,可不屠。”
“他若不出来,那便屠尽昆仑宫,让圣地流血,逼他出来。”
他将桃花枝往地上一杵,整座昆仑山都在颤抖。
李修远的眸光变得无比的深邃,他的眼眸似是看穿虚空,看到了一团漆黑如墨的邪煞!
这邪煞太浓郁了,浓郁到让李修远都不得不来一趟昆仑宫。
他来昆仑宫的目的,除了给小师弟提前扫除危机以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这滔天邪煞。
如此浓郁的邪煞,宛若邪帝出世!
昆仑宫,邪帝……这两个根本无法联系在一起的名词,如今却是接连为一体。
“人间万年圣地,勾结天人也就罢了,如今……竟然连邪修之道亦是有所涉及。”
李修远慨然。
齐广陵闻言,亦是叹了口气,有些事,他似乎早已知晓。
可他改变不了什么。
“孰为圣,孰为邪?”
“一切都不过是胜利者的定义罢了。”
齐广陵道。
“掌教曾说,圣可成道,邪亦可成道……”
李修远摇了摇头:“谬论。”
尔后,他提起了杵着的桃花枝,遥遥对准了齐广陵。
“既然如此,那我便杀了,院长要逃,趁早。”
李修远的话语声虽然温柔,但是落下的话,却是如金戈铁马,气吞万里。
齐广陵亦是面色肃然。
“便让老道领教一下,占尽天下士子大风流的二先生的风采。”
齐广陵立于摘星台上,双手接引,霎时,背后有七杆大旗浮现。
“昆仑宫弟子何在?”
“北斗杀阵起!昆仑大龙旗!”
齐广陵利啸。
“喏!”
昆仑宫之上,数千弟子,道袍飞扬,纷纷应和。
然后,手中同时接印,手持印记往前一推。
昆仑宫之上广场,有云烟袅袅而起,云烟逐渐变得漆黑如墨,渐渐的化作了一片死寂无星辰的夜空。
而一位位昆仑宫弟子身躯闪烁光辉,在黑夜中犹如星辰。
齐广陵手持七杆大旗,七杆大旗连成串,宛若一头大龙咆哮星河。
道袍纷飞,发丝飞扬,肉身如皓月。
宛若屹立星空。
齐广陵心中叹了口气,他是真的不想捡这个烂摊子,可惜……没办法啊。
如今的昆仑宫,已经变味了。
接引天人,得天下气运,这是昆仑宫的修行之法度,齐广陵不会去介怀什么。
但是,如今北斗秘境中复苏的那尊恐怖存在,却是让昆仑宫彻底的变味,他其实可以甩甩手,不理这烂摊子。
而如今,李修远杀上昆仑宫。
他不守……谁来守?
像他这种人,贪生怕死,趋吉避凶,轻易不涉险境。
掌教让他留守于此的时候,齐广陵心中早就有所抗拒,可惜,他终究还是无法割舍昆仑宫。
人皆有个家,而昆仑宫便是他齐广陵的家。
天下之大,齐广陵到处皆可退,唯有昆仑宫,哪怕只是方寸地,他亦是寸步不得退。
因而,如今李修远杀上门来。
就如龙虎山的老天师,未曾于天人大劫中退走一般。
他齐广陵虽贪生,却不怕死,亦有自己的坚持。
他守的不是掌教云太苍。
守的是他心中的昆仑。
今日,唯死战。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