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昆書齋

精品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二十四章:昏迷不醒相伴

Harrison Percy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上殷皇城中忽如其来的时疫和兵变,最终以鲁王谋反失败为结局划下了句号。
起初大家还有些不信,比起苏岑,苏执的一贯行事,的确是更像谋反的人,且时疫之事,鲁王妃都病重了,难道还能有假?
不过又过了几日,苏景佑在城楼上露了面,而那些先前传着被苏执扣留的大臣,也各自回府说了宫里的事,事情传开,大家便反应过来了,个个都骂苏岑罪该万死。
看着宫里派人包围了鲁王府,大理寺卿还亲去问话,关于时疫的事,便也不攻自破了。
哪个大官会冒着生命危险,上赶着去找一个感染了时疫的人问话呢?
总之皇城里头是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摄政王府却是整日闭门不开,据说是摄政王妃受了惊扰,吓病了。
王府里头的人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总之那天晚上,王爷抱着王妃忽然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赵拓赵太医。
沈落原本身子就受不得寒,这次又在那冰窖里头冻了那么久,连身子都僵硬了,她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
后来身子好像有了一点知觉,似是有个人抱着她,那人抱得很紧很紧,勒得她都有些疼了,可是她心里却觉得莫名安稳。
还是很冷,她本能地便叫了顾临晏的名字。
“按你说的服了药,这都两天一夜了,她怎么还是一点醒的迹象都没有?”
朦胧中沈落听见一个声音焦急万分。
“你急也没用,她在那冰窖里头被困得太久了,若是换了旁人早就冻死了,她若不是内力深厚,现在也没救了。”
“你既说有救,她什么时候才能醒?”
“我都说了你急也没用。”另一人有些不耐:“便是我仁心妙手能起死回生,那也要她有求生的念头才行,她现在之所以一直不醒,是因为她自己想活下去的念头根本不强烈。”
“你放屁!”苏执难得说了粗话:“她明明求…求我救她……”
不等赵拓说话,苏执又道:“若是找来一个她很在乎的人,会不会对她有所帮助……”
赵拓看着苏执有些异样的神情:“……那是自然。”
“好……”苏执转身便出去了。
只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天色便黑了下来。
苏执站在朝露殿外头的院子里,微微仰着头看天上浑圆的月亮。
他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本是看着多情,可覆上一层那清辉月色后,竟显得疏离又寂寥。
他的眸子淡淡的,分明没有悲伤,看着却叫人觉得不快乐。
“王爷…”身后的奚竹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了:“您吩咐我查的人…是王妃的师弟,只不知他是不是在皇城里头,总之叫‘顾临晏’这个名字的人是没有。”
苏执仍看着月亮:“兴许他用的假名字,再查查,把皇城里头跟王妃有过往来的人全查一遍,若是查到了直接将人带过来便是。”
“……是。”奚竹还没退下。
“还有事吗?”
“堇王说…说他受了惊吓,这几日宫里头也还乱着,他想…想来摄政王府住几天。”
苏执没应声,苏婴打的什么主意他自是知道,左不过是不想读书,想借着这回的事躲几天懒罢了。
“王爷?”久未听见苏执说话,奚竹出言提醒。
“让他先老实待在宫里吧,等王妃醒了,中秋便叫他出来到王府住两日。”
可王妃还能醒吗?
奚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是。”
他应了声便下去了,院子里头又只剩下苏执一人。
从冰窖救她出来的时候,她还叫着那个顾临晏的名字……
顾临晏……这个人对她来说很重要吧?
在那天听到这个名字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娶了她,天长日久,他的心意总会被她看见,总能将她感动。
他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他无比的自信,哪怕十年前那次救命之恩于她,兴许不过只是顺路的援手,哪怕她早就不记得他了,可他还是自信,自信一定能让她爱上自己。
她看起来那么冷漠又绝情,哪里像是心里有人的样子?那个顾临晏,是怎么跑到她心里去的?
呵呵……苏执自嘲地笑起来。
他并不多么心痛,他甚至从未得到,所以又有什么资格心痛呢?
只是五脏六腑,像被一根线扯着,那线隔一会儿便猛然动一下,他便觉内里翻江倒海,肝肠寸断。
明明他娶了她,明明两个人在一起一日三餐,斗嘴嬉闹,那么平静又那么美好,明明他都看到了,看到了未来十年,二十年,只要他们一直这么走下去,那就一定会白头偕老,恩爱绵长。
明明就该如此,可是她心里怎么忽然就有了一个名字?还是在他不能出现的那十年里,早在她嫁给他之前,那个名字就已经住在她心里头了?
嫁给他的时候,他抱她吻她的时候,她是不是只觉得恶心?她所有明媚的,俏皮的,狡黠的笑,是不是都是她演出来的?
她为了南戎为了十一公主,牺牲自己嫁给了一个压根不爱的人,而这个男人还每天自以为是地撩拨她,她明明反感厌恶,脸上却要装作羞怯嗔怒。
可笑他吻她的时候,她猝然加剧的心跳,竟也只是伪装?
他还以为她动心了……
苏执抬手落在胸口,俊逸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斜飞入鬓的长眉微微蹙起,他觉得疼。
如今已是七月十八,离中秋佳节越来越近,就连天上的月亮,也十分应景地圆了起来,可那团圆的月亮洒落在苏执身上的月光,却似是片片碎裂了。
“王爷…”身后传来芙兰的声音,有些哑。
“何事?”苏执将胸前的手放下。
“我想…我想照顾王妃……”
“本王自会亲自照顾。”他语调强硬。
身后的人停了一会儿,终究是又退下了。
待芙兰退下之后,苏执闷闷吐了一口气,似是要吐尽心中的不甘和痛苦,稍后他神色恢复如常,径直走进了朝露殿里头。
床榻上的人一动不动,似只是睡着了一般,她的身子如今仍是纤瘦的,比起十年前她长大了些,眉眼也更加淡漠。
“你不是问我十年前的事吗?我讲跟你听好不好?”
榻边的苏执拉起沈落发凉的手捂在自己双手之间,他爱怜地看着她,讲起了苏钰,讲起了赵拓,也讲起了凤昔涧边,山邳道上,那个镀着金光,宛如神邸的小姑娘。


Copyright © 2021 瑞昆書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