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llv精品都市小说 差一步苟到最後-0658 看不見的敵人-qwnxu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快通知民兵过来杀尸人……”
赵官仁从战马背上一跃而起,猛然跳到几头尸人当中,挥起天级宝刀猛力砍杀,没有了青白长刀的助攻,他无法做到一击就劈出十几米刀芒,他的修为仅能荡出两米多长的刀气。
“快上来!太多了……”
栗子男忽然凌空跃了过来,一把拽住他跃到了河岸边,原来河中已经垫出了一条几十米长的河堤,顺流而下的尸人都被河堤挡住了,将近上千名尸人正在扑腾,而且前方的岸边也全都是尸人。
“怎么会这样,从哪来的尸人……”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举目四望,上游正不断往下漂来尸人,光是能看见的就多达好几千,估计还有更多的沉在水底,但这绝不是被他们击溃的尸人,想从溪谷外绕到上游去,至少也得大半天的路程。
“有战船!”
栗子男突然指向了上游,只看一艘大红色的官船,正歪歪斜斜的漂下来,船身和船帆上竟然布满了血迹,等赵官仁拉开望远镜仔细一看,居然有大批尸人在战船上啃尸。
“糟了!有尸人超过了咱们,直接过江了……”
赵官仁面若死灰般的放下了望远镜,可突然就听“哗啦”一声响,一条硕大的白色巨蟒蹿出了水面,尾巴一扫就抽飞了几十头尸人,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左吞右咬,直接将河岸边的尸人吃了个精光。
“玉娇龙!你怎么来了……”
赵官仁惊喜的大喊了起来,吕大头等人撤离金陵城的时候,便让玉娇龙自行游到姑苏城等候,赵官仁原本担心它在半道上尸变,但是看它连尸人都敢吃,显然不惧怕尸毒。
“嗝~太多了!我吃不下了……”
玉娇龙居然仰头打了个饱嗝,扭着圆滚滚的蛇身上了岸,虚幻的襄王妃直接出现在地上,她揉着肚皮说道:“姑苏城的人让我来告诉你,船队来不了了,有许多尸人已经过江了!”
“从哪来的尸人,为何会绕到我们前面去……”
赵官仁费解的看着她,玉娇龙歪头说道:“不知道啊!昨天夜里就有尸人潜水过江了,一开始零零散散的并不多,可到了中午就数不过来了,连江里的鱼都尸变了,居然连我都敢咬呢!”
“哗~”
玉娇龙的话尚未落音,一条江豚便从水里射了出来,肚皮里竟然长出了几十根触手,好似标枪一般射向赵官仁,但玉娇龙却转头“嘎嘣”一口,直接把江豚给吞了进去。
“这他妈从哪来的……”
赵官仁焦急的问道:“玉娇龙!姑苏城现在怎么样,江北军守不守得住,老百姓撤离了没有?”
“暂时没问题吧,过江的只是少数……”
玉娇龙说道:“有个叫王汝山的人让我告诉你,尸人正在江对岸屯兵,已经攻占了江边码头,专门攻击过往的船只,而且聚集在码头也不攻城,他感觉尸人想把你们困死在这,不让你们过江!”
“尸人有这么聪明吗?”
栗子男都狐疑了起来,赵官仁则摇头道:“一般的尸人没有这种智商,魔将想变聪明也得历练很久,包括叶云辰都不会这么聪明,而且它应该还在主力部队当中,只怕又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就不对了……”
栗子男皱眉说道:“哪怕是人类在当统帅,他也不会知道咱们在等船过江,除非跟之前一样,有小尸人在队伍里通风报信,这样才能恰到好处的把咱们困死在这,否则就太过巧合了!”
“可就算有小尸人,它也没办法跟魔将心灵相通啊……”
赵官仁回头望向了远处的城池,忧心道:“没船咱们也可以过江,只是速度会大大降低,江面最窄的地方也有上千米,至少需要三根千米长的铁索,而且需要搭两座木塔才行!”
“我知道你的脑筋好使……”
栗子男突然说道:“只要你让我家人过江,接下来三年的工钱我都不要了,我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去通知风林军过来杀尸人,你好好想想对策吧,我知道你一定能行的!”
“让风林军不要动,这点尸人叫团练过来处理就行,拿盾牌和长枪……”
赵官仁赶紧嘱咐了一声,栗子男立即跳上战马狂奔而去,可玉娇龙却盯着他的背影说道:“老爷!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跟着他,还有……你!”
“我靠!你可别吓我……”
赵官仁急忙展开了追魂眼,可并未在栗子男身上发现什么,跟着又把自己自己的前后都给看了一遍,但还是什么玩意都没发现,他郁闷道:“小娇!你是不是尸人吃太多,产生什么不良反应了?”
“我说不上来,反正是一种似有若无的感觉……”
玉娇龙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用蛇尾抽飞了几个爬上来的尸人,赵官仁又说道:“小娇!你去把前面的战船弄过来,如果还有其它船只也一起拉过来,自己当心尸鱼啊!”
“我可是江里的霸主,谁也伤不了我……”
玉娇龙一头扎回了河中,陆续拖了几艘官船和商船过来,几万名杂牌军也奔袭而来,将盾牌以及门板架在面前,在河岸边一字排开,只要有尸人上岸就一枪捅过去,强弩和猎弓也全部就位。
“工部的过来,别他妈抄手傻站着……”
赵官仁急匆匆的叫来了一帮官员,吩咐道:“立即安排民夫上船过河,两岸一起搭桥,桥下一定要留过水的桥洞,防止河水漫过桥面,而且千万不能下水,河水已经被污染了!”
“王爷!”
一名工部侍郎急声说道:“城里的工具有限,铁索做不了太粗,如果没有足够的船只作为浮桥,咱们担心承受不了千米长的重量,况且铁料也不够,总得留着铁锅做饭吧!”
“你怎么当的工部侍郎,你走后门了吧……”
赵官仁怒声说道:“一条铁链不够就多做几条,铁料不够就上铜料,铜料不够就上麻绳,那么多女人闲着吃干饭啊,从现在起全部给我搓麻绳,门板房梁也都给我拆下来,能用上的全用上!”
“是!”
一群官老爷急急忙忙的跑了,可赵官仁越看他们越来气,干脆找来一群有经验的民夫,当场让他们加入工部做官,做监工的同时再集思广益,劳动人民绝对比官老爷们靠谱。
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不过长河两岸仍旧是灯火通明,民夫就像长龙般搬运着石料和木料,荣马县的城墙都让他们拆了,而女人们也忙的热火朝天,将香喷喷的饭菜,源源不断的送上前线。
“老爷!”
秋宁等女从后方跑了过来,河边搭了一座高台木棚,赵官仁正坐在高台上吃面,玉娇龙也已经跑的不知所踪。
“谷外的战斗已经结束……”
秋宁跳上来就说道:“可还有很多尸人被压在尸体下面,将士们只能轮班守在崖边,斥候也只能等天亮之后再放出去,但是出现了一种尸变的苍鹰,险些伤到风林军将领!”
“这都是小事……”
赵官仁放下面碗说道:“我一直都在想,究竟是什么人在控制江边的尸军,它为何知道阻截船队,不让咱们过江,而且白白和血姬肯定遇上了大事,否则不会耽搁到现在!”
“应该不会再有内鬼了吧,玉娇龙怎么说的……”
秋宁坐到了他的身边,体贴的帮他点了根香烟,赵官仁皱眉道:“玉娇龙说有东西跟着我和栗子,但我们俩什么都没发现,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是我们中过尸毒的原因?”
“不可能吧?”
一群人全都愕然的看着他,可赵官仁又站起来说道:“该做的我都做了,过了江就让陈冠曦登基为帝,如果天罚还是不肯放过人类的话,咱们就做好去漠北生活的准备吧!”
赵官仁说完就往下走去,栗子男抱着刀默默地跟上,此时河岸的简易石桥已经铺设完毕,为了牢靠一点,石桥还特意拐弯绕过了最深处,用许多粗大的房梁作为桩基,厚重的城门也变成了桥面。
“栗子!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比如有东西始终在盯着你……”
赵官仁举着手电走上了石桥,栗子男跟在后面轻声说道:“没有!如果有什么是我无法察觉的东西,一定是我中毒后见到的黑色怪物,我感觉它一直留在我心底没离开,似乎在寻找弄死我的机会!”
“嗯!”
赵官仁停在城门做成的桥面上,望着有些湍急的河水说道:“如果是尸毒留下的后遗症,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尸人再强悍也属于人祸,最怕的就是天灾,万一上游涨水可就完了!”
“我觉得吧……”
栗子男忽然皱眉道:“真要是有什么东西跟着咱们,咱们在这里做的事它定会知晓,如果我是它的话,定会派更多的尸人跳江,冲毁咱们搭设的石桥,这样才能断了咱们的退路!”
“有道理!”
赵官仁下意识把手电举了起来,朝着漆黑的上游照去,突然发现水中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好似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