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u9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第五百二八節:子彈是最好的禮物(四)分享-8faq4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皮尔勒最近有些愤怒,最主要的还是几天前那支被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完全消灭的侦察队,本来听从了真神呼唤,来到这里进行伟大的再征服是一件非常令人喜悦的事情,但是那支侦察队的覆灭让皮尔勒心生警惕——这已经不是那个被征服的世界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等待着被征服的世界,到处都是敌人。
那些愚蠢的家伙,只会给慈爱之父战帮丢脸,他恨不得当时在场的是他,那样就可能将凶手与这些蠢货一起给杀了。
如此的愤怒令他非常不愉快,他走在这个被毁的村子里,仅有的几个被抓住的人类已经被进行了赐福仪式,有两个当场就死了,还有三个正在接受慈父的考验。
如果他们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这就表明他们通过了考验。
这让皮尔勒的心情好受了一些,但是没有更多的赐福与救赎,没有足够多被抓获的俘虏,他敢肯定,他的心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给我把大锅立起来!我们要向我们的慈父献上这个世界!”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建好大锅,将慈父之爱献给这个世界。
皮尔勒命令他的部下加快进度,在别的战帮加速进入这个世界之前,他就需要将这一地区完全转化,只有这样,慈父才会将他的视线都投送在他的冠军身上。
“快!再加快速度!在今天天黑之前我一定要看到大锅开始加热!”随着这句话的脱口而出,皮尔勒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疫病们都在欢呼。
是的,加热大锅,散布疫病!慈父在上!我一定会散布您对这个世界最为慈祥的爱!
皮尔勒咆哮着。
这是最为伟大的再征服!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
………………
马林跳下车,与别的队员一样戴上了防疫面罩的他拉起了兜帽,这个时候的夜幕已经降临,隔着很远也能听到村子里的声音,在之前天明时撒理斯侦察到有一支队伍加入其中,村中央搞的事情也有了眉目——他们在立疫病大锅。
一个不错的想法,将带满了病毒的蒸气注入空气,标准的混沌玩意儿。只不过这也太心急了吧,在混沌入侵刚刚开始的时候就搞这个,难道这不是在警告这个世界他们这些混沌能搞出什么样的祸害吗?
算了,反正马林知道自己肯定没有办法去理解混沌的想法,这些家伙的想象力根本不是凡人能够理解的,所以还是全杀了吧。
现在对方的人数是大概三百人左右,数字比之前的要多,但因为他们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伺候着那个大锅,甚至连巡逻的小队都过去帮忙了,所以马林他们的入侵非常的顺利,几个短点射放倒放哨的倒霉蛋,等到马林带着人三路包抄到了广场外围,都没有什么混沌发现他们来了客人。
他们这个时候正在给大锅加热,之前的取水和砍柴都有了理由,一个左臂是扭曲触手的巨大怪物正准备把脚边的一窝纳垢灵丢进去,马林在这个时候命令自己的队员开始射击。
而他给这个看起来应该算是首领的家伙来了一发极效炎爆术。
巨大的火球直击对方,火焰与爆炸将它击倒,它之前卷着的纳垢灵们在火焰中化做灰烬,而离它近的混沌杂兵们直接被炸得满天都是,而离得远的也在冲击中翻倒在地。
至于那口大锅被打翻了,倒扣住了不少远处的倒霉蛋,被奥术火焰点燃的它烧得通红,而之前撒理斯确认过锅中有水,嗯……想必锅中的各位肯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吧。
“你竟然敢阻止我的仪——”站起身还没说完话,马林丢出去的菲奥血吼组合就剁在了它的脑袋上,菲奥一把抽开想要抓住它的巨手,然后一边勒住这个怪物基本不存在的脖子,一边自力更生地开始剁起了脑袋。
于是这位冠军带着满腔的遗憾与不舍,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完就撒手人寰。
马林的队员们已经习惯了马林阁下的世界树嫩枝们做出的种种匪夷所思的操作,对于这种全自动剁头机的行为还表示了一定好评。
等到把所有还能跑动的家伙打倒,马林让他们给尸体补枪,同时用灵能将锅翻了过来架好,以灵能为引将溪水引入锅中,以祝福术式将整锅水圣水化,也许是明白了马林想要做什么,无名氏还帮着提纯了一把,最后马林将所有尸体投入进了这锅二号圣水之中。
疫病?坏死?都在这锅沸腾的圣水中无所遁形,而且圣水会直接引燃这些污秽的躯壳,将它们完全的净化,而不是在锅底留下什么不可回收的垃圾。
马林最终将那个巨大的家伙丢了进去,圣水立即就引燃这污秽的化身,随之升腾而起的神圣蒸气将这处废墟变得焕然一新,马林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衣物上沾染的那些污秽都在被净化。
这是好事,至少这次行动之后后勤组的各位就不需要判断这些衣物是不是还适合使用了。
做完了这一切,撒理斯那边传来报警,南方离这儿差不多两公里的地方有一队骑兵正在过来,撒理斯确认它们全员着甲。考虑到这儿是混沌占领区,马林立即开始撤退——北方王国的军方并没有骑兵行动的计划通报给马林,这支骑兵基本上只有可能是纳垢的腐烂骑士。
这可是正经的混沌战帮,比前几天被马林带人扬了一个营地的那些所谓骑兵,还有眼前这些刚刚死过一次的所谓战帮强多了。
穿过废墟,翻过小丘,所有人都坐上机车的时候,在马林头顶天空盘旋着的撒理斯已经看到了那些骑士,他们的先锋已经进入村子,在火光的映照下露出了真容——的确是腐烂骑士。
它们也没有靠近广场——广场那边是净化得最为彻底的区域,神圣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点燃任何不请自来的污秽。
当这些骑士将视线投向北方时,马林命令车队启动,并立即往北撤退——别和腐烂骑士比耐力,机械会有坏的时候,而它们不会有累死的机会。
然后没过一会儿,马林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马蹄声——雪地机车本来就不以速度见长,它们是用来代替雪撬犬的,因为狗狗们跑得更慢,也不可能连续数小时甚至十数小时的奔行。
而纳垢的骑士们完全没有人类骑士与他们的战马所拥有的一切弱点,在南方的大荒原它们也许会拿公正骑士们没办法,但是在这儿,他们的速度能够令他们追上车队。
“我们来客人了!杰森!你来开车!”马林说完转身,世界树的嫩枝在他手中化做一支魔杖。
“我们应该告诉科学院的各位,这种四轮机车不应该只跑这点儿速度,大毁灭时代之前,当时的老奶奶们都能轻松飙到一百码以上的速度,现在就跟儿童车一样,我就像是带着孩子们出去玩的保姆机器人。”杰森一边吐槽一边操纵着机车跟着车队继续前进。
前方有车慢了下来,那是苏德尔和罗德斯的机车,苏德尔让他的表弟来开车,而他坐在后斗里看着马林:“阁下,您应该需要一个帮手。”
“卡门在前面带路对吗?”马林问道,同时看着远处那些幽蓝的灯火。
“是的,我们来帮你,阁下。”苏德尔点头示意。
“那看我表演好了。”马林说完,双手一抬。
连片的石刺立即抬起,第一波追击的腐烂骑士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挂到了上面。
不过接下来的骑士们或是操纵战马跃过石刺区,或是从一旁绕过。
马林持魔杖的右手一划,在雪下立即出现了一道壕沟,腐烂骑士们完全没有观察到壕沟,于是冲在最前面的十数骑一头栽了下去。
但是腐烂骑士们并不甘心,这些混沌战士绕过了壕沟,然后又一次顽强地追击了上来。
这一次欢迎它们的是一发炎爆火球,这巨大的爆炸物将最前面的十数骑卷进了火海,后方追击得比较近的骑士大多都和战马一起被炸翻在地,它们倒下之后又引发了连环摔倒的惨案。
最终,这些骑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没有能够跟上来。
“这就是一位传奇法师应该有的力量吗,真是令人畏惧啊,就像是北方故事里那些毁灭村镇的魔法师……不,您比故事中的法师还要强大,阁下。”观看了所有表演的苏德尔看向马林时,声音里多了一些崇拜的意味。
“苏德尔,我的强大源自于术式,术式是力量,火枪也是力量,力量是没有善恶对错之分的。”马林扭头,看着苏德尔微笑着说道:“善恶对错在于使用者,所以你不需要畏惧力量,因为你手里拿着火枪,你也是力量的持有者。”
“我明白了。”苏德尔点头。
“好了,你去前面吧,这儿我来守着队伍尾巴。”
将苏德尔赶走之后,马林看着身后的黑暗,这一次他们的运气不错,但是下一次呢,随着混沌战帮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这里,他们还有机会破坏那些疫病大锅吗?
……一定会有机会的!
马林决定回去就找科学院,搞不出轰炸机也要搞出单翼机挂上个1000磅,搞不出单翼机也要搞一个双翼机挂500磅,搞不出单翼机就搞炸弹轻量法阵让法师们带着去轰炸大锅。
总而言之这就是战争,只有更强大者才能够获得胜利。
某个孔夫子要开心就让他开心好了,至少他有公正之主看着,翻不起浪花。
想到这里,马林又开心了起来——你看,战争应该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群体性运动了,只有胜负,只分输赢。
实在不行,下次给机车挂一个焊有机枪支架的后斗,把机枪给按上去,先应付着把下一个大锅给扬了。
………………
马林的机车在半夜时回到哥本哈根,在隔离区接受了检查,各教会的治疗师纷纷表示你们的身体真的是好极了,甚至没有人有口腔溃疡。
通过了检查,马林带队回到了年轻人住的房子,让苏德尔宣布解散之后,马林和苏德尔还有卡门重新复盘了一次这次的行动,可以说直到撤退之前的行动都是完美的,但是最后出现的那队骑士让马林心生警惕,他让苏德尔和卡门来分析这些情况。
卡门首先做出了发言:“它们之前并没有出现在您的传奇隼的观测范围之内,而是在我们破坏大锅的时候突然出现,我不敢肯定这是纳垢来追击我们的部队,还是说这一地区已经与亚空间有了大规模的接触,这能够让混沌战帮能够轻松的进入我们的世界。”
“无论是哪一种,我们接下来的战斗都会非常吃力,因为我们要防备敌人有可能的突然出现,留给我们战斗和撤退的时间并不多,我们需要争分夺秒了,阁下。”苏德尔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无奈:“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队伍体量小,但是不缺少战力,大家也是教会出身,让我们来破坏后续出现的疫病大锅是最好的选择,马林阁下您说过,我们是精锐,既然如此,精锐损失在破坏大锅的战斗中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知道了你们的决意,但是我会找到更好的办法,也许这需要时间,也许接下来的战斗还是需要我们亲自过去,但是我会发誓,尽一切所能的把你们所有人带回来,也许我的誓言会有破弃,也许你们之中有人会战死,但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有谁堕落腐化了,我会亲手净化他可怜的灵魂。”
两个年轻人同时低下头,表示他们已经听到了马林的誓言。
马林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好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早上苏德尔你向所有人宣布我在今天晚上所说的这一切,卡门会是你的见证者。”
“是的,阁下。”两个年轻人点头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