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toc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愛下-第819章 沒有異議,堅決執行鑒賞-2e9pi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一望无垠的浩瀚海平面上,三艘战舰呈“品”字型快速前行。
指挥室里,苏七月正指挥着“椰城号”的信息小队人员,将一条条加密指令陆续发出。
2艘满载弹药的导弹驱逐舰,1艘综合补给舰,800多名作战人员按照长航标准补给淡水给养。
2架舰载直升机,则在停机坪随时待命。
站在苏七月侧后方,看着他指挥若定地发出一道道指令,李栋不禁暗暗感慨。
第一次听到这位护航总指挥名字的时候,李栋其实并没怎么将苏七月当回事。
他当然不是怀疑苏七月指挥作战的能力。
毕竟,人家能拿到一个荣誉称号,数个一等功,能力绝对是没话说的。
但李栋一直信奉一点,就是“术业有专攻”。
这位护航编队指挥员,毕竟是陆军出身。
就算他曾经出过海上任务,也是偶尔为之。
对海上作战,尤其是剿灭海盗的战术打法,他能有心得吗?
这样的疑惑,一直到出航之前,都还存在于李栋的心中。
然而这出航三天下来,李栋心底深处的想法不知不觉在改变着。
通过近距离的观摩,他发现这位苏指挥员对海战真的是一点都不陌生。
甚至可以说,其理论方面的水平,怕是要比自己还要高出一筹。
事实上,这次护航行动是在最后关头才确定出发时间的。
从保密性来说,固然无可挑剔。
但是对三艘战舰的作战人员来说,出航之后工作头绪就显得非常多了。
很多事,不是说准备就能做好准备的。
比如得知自己要参加护航任务之前,大家说是去打海盗的。
可事实上,打海盗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准确。
护航舰队的主要任务,还是在护航二字上。
保护本国商船,以及护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船舶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在作战指挥上,这位苏指挥员对方案计划上的定位十分准确。
从第一天出航之始,就明确了护航行动各个阶段的行动样式。
基本上遇到多大规模的海盗,采取何种作战方式,这位指挥员都有非常详尽的布置。
以李栋的经验,当然一眼就看出其行动计划的可行性和合理性。
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来当这个指挥员,李栋觉得是很难做到苏七月这么游刃有余。
另外在一些细节方面,这位苏指挥员也完全统筹兼顾到了。
比如出发的时候,这位特地指示综合补给舰那边,提醒了他们一些生活必需品是否买齐。
其中,毛巾,香皂,洗衣粉,卫生纸这些,综合补给舰那边当然是知道多备的。
但是超能皂、医药用品等物资,他们却没有带够。
要不是苏七月及时提醒,接下来这十来天的航行,可能就不会一帆风顺了。
李栋这边正暗暗感慨的时候,苏七月已经完成了一系列指令的下达。
转头看向李栋,苏七月就微笑道:“李舰长,你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李栋不光是“椰城号”的舰长,也是本次护航行动的副指挥。
再加上对方本来就是海军那边经验最丰富的舰长之一,苏七月对他的意见,还是很重视的。
听了苏七月的问题,李栋唔了一声,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指挥员你尽管下令,我和老张坚决执行!”
李栋说的老张,自然是“江城号”的舰长张晓领了。
张晓领的年龄比李栋大一些,但也不超过43岁。
在海军几十名主力舰舰长之中,这两人都是非常年轻的。
至于综合补给舰“砀山湖号”的舰长赵俊凯,则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老同志方方面面考虑问题更周祥一些,负责后勤补给正是得其所哉。
见李栋不提意见,苏七月也就没有强人所难。
以他的观察力,当然能看出这两天李栋对自己态度的变化。
显然,自己前期做的工作,还是得到这位副手认可的。
在指挥舱里待了一会儿,李栋就笑着提议道:“苏指挥,咱们去露台走一走吧。这一望无际的看不见陆地,也不知道还要航行多久呢。一直待在这儿,也太闷了点儿。”
苏七月当然不会拒绝李栋的好意。
他微笑着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去甲板看看。”
两位正副指挥员从指挥舱里出来,门外负责警戒的船员立刻让开道,给二人敬礼。
李栋伸手虚托,作了个请的手势,让苏七月走在了前面。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甲板上,就看到水手长正在和手下的士兵低声叮嘱着什么。
看到苏七月、李栋到了,上尉水手长连忙暂停了给部下的指示,迎了上来。
我军驱逐舰上的水手长,是管理甲板兵、维修兵一类的军官。
一般是中尉或是上尉军衔。
战舰在海上航行,经常会遇到非维修方面的问题。
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长,能解决很多事。
看着这位上尉水手长,苏七月就关切地问道:“怎么样,遇到什么难题了?”
“报告总指挥,没有!”
水手长连忙解释道,“只是一些常规的修理维护问题。”
听了这话,苏七月就释然地点了点头。
要说我军这款最新的导弹驱逐舰,性能方面是目前最先进的。
放眼全世界的同类型军舰,也是排的上号的。
这刚刚航行了两三天就出问题,概率实在不大。
对自己这个老部下,李栋也是比较信任的。
苏七月问完之后,他也跟着勉励了几句。
水手长当然不会影响了正副指挥员在甲板上谈工作,很快领着部下离开了甲板。
目送着一行人离开,苏七月上前一步,将双手抚在战舰栏杆上,任海风吹拂自己的面庞。
看着他这豪迈的样子,李栋不禁啧啧称奇。
之前苏七月给他留下的印象,不外乎“高学历人才”、“指挥、技术并重”“最年轻上校”这几个标签。
苏七月这样的一面,李栋还是第一次见到。
深深吸了口气,苏七月突然开声了。
“李舰长,你对娑马利几个海盗团的情况,应该有所了解吧?”
李栋闻言,立刻应声道:“过去只是知道个大概,出发之前,恶补了一下。”
“娑马利海盗团,最出名的有四个。分别是:邦特兰卫队、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梅尔卡、娑马利水兵……”
听李栋说出“娑马利水兵”的名字,苏七月的嘴角就是一扬。
对这个海盗团,他可是十分熟悉的。
当初自己带着成才、许三多、伍六一等人开展营救任务的时候,主要对手就是这个海盗团。
当下苏七月颔首道:“李舰长说得没错,亚丁湾一带,确实就属这几个海盗团最有名。”
李栋点头应道,“是啊,听说势力最大的海盗团,就是娑马利水兵了。”
“咱们这次护航行动,最需要防备的,也是它吧?”
听了李栋的反问,苏七月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李栋没想到这位苏指挥竟然这么直接,当时就有些愕然。
苏七月转头看向他,平静地解释道:“娑马利水兵确实是势力最大的一个海盗团,这一点是没错的。”
“其活动范围,也远至距娑马利海岸线200海里之外。从距离上来说,都快进入其他国家的海域了。”
停顿了一下,苏七月接着说道:“但是他们因为人数众多、装备精良,却又是最显眼的一个。”
“很多时候,娑马利水兵的海盗们刚刚一出巢穴,附近的商船们就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
听着苏七月的侃侃而谈,李栋就恍然地点了点头。
确实如苏指挥所言,这种目标大的海盗团,对护航舰队来说反而是最容易对付的。
毕竟,海盗团的船只再坚固、装备再精良,也不可能是正规海军战舰的对手。
不要说“椰城号”、“江城号”了,就是综合补给舰“砀山湖号”,他们都肯定不是对手。
关键是,海盗们在出动的时候,肯定会避开各国的正规海军,不会和对方死磕。
一旦我军这三艘护航战舰赶到亚丁湾,这些海盗们肯定是望风而逃,选择更安全的目标去针对。
而三艘护航战舰的保护范围又是有限的,船只的灵活性又肯定不如一些海盗团的小船。
从这个角度来说,习惯了正面攻击商船、船只又比较大的“娑马利水兵”,对护航舰队反而威胁最小。
就在李栋认真思考的时候,苏七月又继续开声了。
“相比‘娑马利水兵’,反倒是‘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梅尔卡’这两个海盗团对我们保护的商船更有威胁。”
苏七月解释道:“这两个海盗团,都是以火力较强的小型渔船为主要作案工具。其特点,是规模较小,作案方式比较灵活。而且,多以劫掠沿岸航行的小型船为主。”
“一旦我们抵达了亚丁湾海域,开始接受我国和其他国家商船,以及联合国船只的护航申请。这两个海盗团,就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认真回味了一下苏七月提点的这几句话,李栋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他用力点了点头,满脸钦佩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