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ps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一百二十九節 投毒推薦-xlvyv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旻天县中,伙房位于大殿之外的一个偏僻角落,而且距离还不近,毕竟,这里每天要做几千人的饭食,烟熏火燎是不可避免的,肯定不会放在大殿附近搅扰到各位佛爷的起居。
夜色正浓,但伙房中却是灯火通明,三十来个伙头僧来回忙碌着,着实是繁忙无比。
做饭是个技术活,神佛们虽然到了这贫瘠的旻天县,嘴上可是不能受半点罪的,这些伙头僧都是从西天各大寺院中找来的厨艺高手,能将素斋做出花样百出的滋味,以满足诸神佛的各种口味需求。这是大机缘,有无上功德在其中,所以没人敢有半点的松懈。
正在此时,伙房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了,众人纷纷回头看去,便见得房门外出现了两道身影,乃是一个身形瘦削的僧人和一个瘦弱的小和尚。
那小和尚朗声道:“各位师兄,孤音珈蓝亲临,你等还不快快过来见礼?”
众人心中一惊,再仔细去看那僧人,果然便是城中的孤音珈蓝,便连忙扔下了手中的活计,纷纷上前叩拜道:“见过孤音珈蓝。”
所谓君子远庖厨,伙房这种地方,平日里是不会有神佛愿意接近的,但凡有事,也都是派遣些武僧弟子前来处理,珈蓝这种辅职果位,品级虽然不高,却也不是他们这些伙头僧随随便便能够见到。今日能如此近距离地参拜珈蓝老爷,已是让众人都觉得又惊又喜。
孤音珈蓝一脸淡然之色,点了点头道:“所有人都出来,本珈蓝有话要说。”说完这话,他转身就出了房门。
众伙头僧不敢怠慢,连忙跟了出来,一脸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孤音珈蓝,也不知这位大人物会有什么话要亲自对他们这些身份低微的伙头僧讲。
孤音珈蓝静静地打量了他们半晌,忽然开口道:“尔等虽是伙头僧人,却也是我佛门修行之人,平日里的功课却不可懈怠,你等可明白?”
众伙头僧没想到孤音珈蓝还会如此关心他们,脸上都露出了感动之色,纷纷道:“多谢珈蓝指点,功课乃佛门修身之道,我等不敢懈怠。”
“好,”孤音珈蓝点了点头,道:“那你们现在便做一次功课,本珈蓝亲自来为你们指点,且看你们心诚与否。”
“这……”众僧齐齐愕然,没想到这位珈蓝老爷大晚上不睡觉,居然有心思来指点他们这些伙头僧的功课,一人道:“启禀珈蓝,此处并非佛堂,也无佛像,只怕是无法诚心做功课啊?”
“迂腐!”孤音珈蓝叱道:“眼中无佛,心中有佛,心之所在,处处都是佛堂,这里又为何无法做功课?”
众僧听得这话,齐齐暗叹孤音珈蓝的佛性,便也不敢再争辩,连忙盘坐于地上,闭上眼便颂念起了礼佛的经文来。
孤音珈蓝扫视众人一圈,见无人再睁眼,便朝着后方那小和尚点了点头,小和尚一脸紧张之色,从宽大的僧袍中取出了一只大水壶,转身便蹑手蹑脚地溜进了伙房之中。
不错,这小和尚正是苏伽罗,而这孤音珈蓝,却是云翔所扮,扮的也正是他之前在传经阁外打死的那个珈蓝。
说起来,这十来年中,云翔已将天龙九变修炼到了第六变神魔变的境界,修为今非昔比,稍微变化一下面貌,也不过是一点小法术罢了,用来糊弄这些伙头僧却是足够了,比起使用幻术倒还要轻松不少。
原本下毒这活由无支祁来干会更加容易一些,只不过,这万年老妖一身妖气浓厚无比,若是沾染上了伙房的菜肴,怕是会被些一些细心的神佛察觉到端倪,所以便只能将这任务交给苏伽罗了。
不过还好,苏伽罗为了求云翔带他离开,正是一心表现的时候,仅仅是犹豫了片刻,便毅然接下了这个任务。
小和尚的身手倒也算不慢,一炷香的早课还没过半,他便已经拎着那空空如也的水壶走了出来,朝着云翔轻轻点了点头。
“好!”孤音珈蓝一声赞叹打断了众僧的诵经之声,只听他道:“见到你等的功课如此诚心,本珈蓝便也放心了。你等日后需谨记,万物皆可成佛,只要心诚,灵山的大门迟早为尔等而开。行了,本珈蓝便也不耽搁了,你们可以回去准备斋菜了。”
众僧大喜,方才站起身来,却听得珈蓝老爷又道:“对了,你们还要记住,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为我等神佛准备的斋菜,并非尔等僧侣可以随意享用的,便是连尝尝也会结下不小的因果,对你们的修行不利。以前的因果,本珈蓝可以替你们担下,以后的因果,却需要你们自己来偿还了。”
众僧闻言大惊失色,连忙再次叩拜,连称不敢。待得他们再抬头,却见孤音珈蓝与小和尚都已不见了踪影,方才返回伙房干活去了。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众神佛便已纷纷起身用早膳,此时却已有人发现,有两位珈蓝彻夜未归,也不知去了何处。不过,眼下这旻天县中高手不少,倒也没人多想,只是派了几个武僧前去寻找他们。
接下来,一切平安无事,直至众酥人早课之上,忽听一位珈蓝惊呼一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旻天县中有三位大菩萨,乃是莲池海会大菩萨、三千揭谛大菩萨、清静妙法大菩萨三人,六位罗汉,乃是伏虎罗汉、举钵罗汉、妙音罗汉、宝善罗汉、宝胜罗汉以及净正罗汉六位。
这九位自然便是旻天县中真正的主事者,此时见得有人打扰早课,顿时面露不豫之色,伏虎罗汉皱眉道:“何事?”
那珈蓝此时已是脸色惨白,冷汗直冒,道:“启禀罗汉,贫僧忽然腹痛难忍,所以发出声响,还请罗汉莫怪。”
伏虎罗汉冷哼一声,又转头看了看三位大菩萨,方才道:“也罢,尔乃辅职果位的神佛,不得再有失礼之举。”
话刚说完,却听得一旁又传来噗通一声,却是另一位珈蓝手按腹部,已是瘫倒在地,浑身都不停颤抖了起来,只是这位珈蓝倒也硬气,死咬着嘴唇,始终都不肯发出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