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7d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奶爸戲精 線上看-第三千七十八章 詆譭我老師,我就收拾你!讀書-oa9j4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谁说的?”关荫还没表态师弟师妹们都怒了。
柳珠现在学好了,那对咱们来说是多好的事情啊!
黄河浪怒喝:“教好一个人有多难啊?好好的一个人,不偷不抢现在学好了,学本事,凭什么排挤?名校不名校,那是看本事,守在功劳簿,不,还守在别人的功劳簿上,肆无忌惮地排挤别人,这还是人吗?他们凭什么这么说啊?黄校长陈校长也是对任何一个人学好都拍手叫好的,这些小鬼凭什么这么为难人?”
好!
“这才是我名校子弟,有积极向上的热情,有包容别人的胸怀,有积极进取的拼劲,有这样的胸怀,就不怕办不成大事,走,我们去看看,是谁在躲在背后擢取我们打下的好处,又有谁在自诩名门排斥别人。”关荫反倒不是很生气。
英长青被解决已经两年了,但英长青们真的解决干净了?
局面在好转,但千万不要以为局面在好转就一切都向好。
有些人,是永远层出不穷的。
关荫一进学校门,有些人就知道想法实施不了了。
本来,名校联动这么大的行动搞的剧本至少能赚足面子。
于是有人就想了,这么大一块蛋糕我们得占一点。
不用多。
你那主演名单,能分我三分之一就行。
“其它的我都不要,就把主演给我一些就行了。”这是有些人的说法。
帝影的老师,谁还没个门生故吏了呀。
而且以前不都是这么搞的吗?
有个年级长就在黄厷面前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考虑过的,这部剧,虽说是名校联动,但那一家子肯定不会参与,他们都多大牌的明星了,抢这么点机会说不过去嘛。剩下的就得从中选拔,我是这么考虑的,那个谁,流量很顶级,演技也不错,把他请过来,名校联动本来就势大,相信对方也要不了多少钱,我看三千万能拿下吗——老黄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这是为这部剧好啊。那么厉害的明星,能带动多少人看这部剧啊?你算算账,三千万买三个亿的流量,划算啊!”
这不他妈扯淡么。
“这部剧,一不要流量,二不要明星,帝大民大出剧本,师大出统筹,理工大出技术,其他学校出监督,我们五大艺术名校出人,你一个名额也别想要。”黄厷明确警告了,“你要敢伸手信不信让你提前滚蛋?”
“你不要学那个独夫,他是没前途的!”年级长怒批,“而且,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你就是想讨好小山头,我告诉你,柳珠找教务处,打着交材料的旗号,还不是为了给他们那些人或者他们推荐的人抢机会?你要这么弄,那可就是吃独食了。”
黄厷拦住几个副校长,他好整以暇说了一句气死人的狠话。
老子就是吃独食,你小子有什么办法?
“实话告诉你,人家既不会抢机会,也瞧不上抢机会。我不跟你说这是多么好的风口,更不会跟你说名校联动创作剧本的历史性重要意义,我只问你小子,名校联动你起了什么作用?你推动过还是倡议过呢?你什么都没做,你就坐在办公室,喝口茶,背着我们骂一句礼部侍郎不认得你这样的大才——你是大才啊?你人高马大不假,你才个狗屁,自以为头铁,实际上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你要这么说,我跟你算一算你的‘功劳’?英长青提议把人家师姐弟师兄妹开除掉的倡议书,你签名了吗?你第一个签名!”黄厷干脆跟这个老同事撕破脸直接杠。
年级长怒问:“我就是签名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好不要脸的东西。”女副校长抄起文件夹打算上去干架。
“你也配说我?我当帝影老师的时候,你还是一滩水,你配跟我提尊严?”年级长怒问,“你何德何能,三十岁当副校长?”
女副校长扬眉:“我也就是考过了你一辈子也没考过的几次考试。”
“那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年级长挥手。
女副校长问:“说明不了问题的你都办不了你跟我说本事?”
“张梅凭什么当教研主任?”年级长终于把实话说了出来。
张老师现在是帝影“舞台与影视表演课题研究组组长”。
这个组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帝影百分之八十的校长都是在这个位置上直接当副校长嘛。
年级长就不服了,张梅凭什么当这个组长啊?
黄厷道:“人家教得好。”
“我没看出来。”年级长干脆把牢骚全发了。
一位副校长笑道:“比起你老人家可真是教得好。”
“我没看出来。”年级长拉了一条板凳先坐下。
这里是会议室,可人家点了一根烟你能把人家怎么办?
黄厷只好说:“人家教出了全国第一!”
“我没看……”这下这老头儿羞怒了。
你不就教出了一个侍郎嘛。
你不就教出了一个明星榜上排第一的演员嘛。
你从中收了多少钱?
我没教出过有名的学生,我一年要收多少钱呢?
咱比谁给老师的钱多咱谁来当这个组长才最公平嘛!
恼羞成怒的老头儿跳起来说了一句:“所以你们就是唯成绩论是不是?”
一群校长齐声道:“嗯。”
老头儿:“……”
这儿正对峙着,靠窗坐的女副校长往楼下一看。
这下好。
她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也要挨批,但兴高采烈而又幸灾乐祸地道:“张老师的得意弟子回来了。”
老头儿咋办?
哧溜一下人家跑了。
孙子才跟那王八蛋对线呢。
何况,他为了和张老师竞争研讨组长的位置可没少造张老师的谣言。
什么上学的时候堕过胎啊,什么毕业后走了谁的路子才留在了学校。
为这事,张小宝扛着金箍棒抽过老头儿孙子八次了。
老头儿愣没敢去理论。
他嘴贱,在家里破口大骂的话被孙子听到就跑学校造张小宝的谣了。
这你不挨打,太子过来把张小宝打一顿。
王八蛋说你妈妈的坏话你都不抽他?
要你这儿子何用呢?
老头儿最怕的是关侍郎对他搞打击报复。
张老师对那王八蛋多好,他们这些同事心里是有数的。
那是真跟个姐姐似的,见那家伙有不努力的苗头就收拾。
关荫上楼的时候,老头儿正好下楼。
“喂,你等下。”关荫认识这老头,但他不记得这人叫啥名字,就记得这老小子每年年末都提着大包小包学生送的东西,去帝影对面小卖铺寄卖,所以叫了一声喂啊。
老头心里一紧张,立马贴着扶手站住了。
他紧紧地贴着扶手,一副随时闭上眼睛挨毒打的架势。
嘴巴还很硬,叫老子站住干嘛?
哦,说出来的是“啊,回来了啊你。”
关荫警告道:“年级组长的位置,你好好当你的,学校决定让你当,我也没话说,虽然我挺看不起你的。但研讨组组长,那也是学校决定让我张老师当,你要再在背后造谣抹黑,信不信我把这一招用在你身上?记住,背后说我张老师,我打死你。”
老头低着头弯着腰顺着楼梯跑掉了。
人家能教出帝国文化界第一人真的了不起!
人家能教出三部侍郎真的了不起!
人家对那小子好真没白付出!
老头未免心里不高兴,我那些学生怎么也不努力一下当三部尚书啊?
“都是你们太无能,连累老子被这么针对了。”这家伙心里只是不服气。
关荫这才往楼上走。
学生们要走,他都叫住了。
“既然是名校联合,什么叫名校?有得意弟子的学校,才可称之为名校,走,去会议室里,既关系到母校的名誉,又关系到你们的前途,你们凭什么要躲?事关母校了,我们才是主人,旁人一律给我让边儿去。”关荫怎么会让学生们走开,就跟那些校长说这件事儿,他是主张在该让学生起主要作用的时候就应该让他们起主要作用。
而且,这些学生心底很纯粹。
他们提出来的人选,他们想出来的办法往往既公道又有创造性。
这让黄厷很为难。
他虽说说着尽量避免把这么好的机会当成分蛋糕,可他也清楚肯定会有分蛋糕的行为。
学生们掺和进来,恐怕会彻底掀桌子。
“掀桌子也是为了保证公开透明,”关荫不解问,“一群拍电影的,你哪来什么利益纠葛?既然是名校大联动,学生就是其中的主体,抛开学生搞联动,那叫你们这些人去一条龙。”
一帮学生捂着嘴狂笑,敢这么收拾这帮人的也就他这人。
一帮人比较尴尬。
“这件事,我会指派人盯着的,谁也别想搞猫腻,刚有点起色,你们就觉着蛋糕成熟了,要拆。往后这种分蛋糕的事情,交给娱乐圈去干,名校谁要是这么搞,我搞谁,不就是换几个人嘛,难不成你们还重要到比我们的伟大复兴还重要了?”关荫回头道,“给各学校打电话,明天,我在文委等他们,开个会,并且,我会指定至少五百名名校的学生参加,学生有时候会没有大局观,但怎么有大局观?不给体验的机会,不给说话的机会,凡事都由你们校长定,你们是什么?我看你们既是校长,也是关系贩卖商人,别以为你们让我张老师当研讨组张的用意我看不出来,把她和教学分开,具体执行给别人,你以为这就可以高枕无忧,让我无人可用了?”
这句话,让在场的那帮校长心里的冷汗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