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5l0h精华都市言情 人間苦-第1249章 屠刀你行不行?展示-hbe8v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看到啸天猫可以正常沟通后,共康惠的碎嘴子又开始了。
“兄弟,小蔡他平时这是这样的暴脾气吗?
咋这么冲动呢?
刚才他害怕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什么样的刺激,让他突然豪情壮志了呢?
难道,有什么后手吗?
对了,肯定是。
苦神心思那么缜密,怎么会不留后手?
那刚才他那是扮猪吃老虎?
没想到,小蔡看似忠厚,小心机不比前任少呢?”
啸天猫此时真想破口大骂,还不是你们给逼的。
那么怂的一个人,都开始赌命了,不是逼急眼了,你以为他会这样冲动?
估计刚才说的一些事情,让蔡根脑子有点迷乱了。
以往前怕狼后怕虎更怕死的那根神经已经麻木了,没有想起来老婆孩子全家老小。
现在如果自己嘴欠,喊一声多想想家人,估计蔡根立马又得怂。
算了,好不容易雄起一回,自己还是老实看着吧。
“惠哥,苦神咋回事,你还不了解吗?
怎么想,都不过分。”
好像这个回答,深得共康惠的心意,赞许的点了点头。
“恩,确实,我刚才有点感情用事了。
只是,从小蔡身上,确实感觉不到苦神的霸气,所以含糊了。
老话说的好,苦神千千万,个个不重样。
看样小蔡是要走不同的路啊,只是别像我一样迷路就好。”
恩?
有这样的老话吗?
啸天猫深深的记在了心里,这句老话很重要。
“惠哥多虑了,蔡根往哪里走,哪里的路就是对的。
不对也得对,你说是不?”
共康惠好像真的想了想,笑着摇了摇头,又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蔡根变大以后,本来距离共九妹就不太远,即使对方后退,也很快就追上了。
祖魂的其他人,看到蔡根反攻,虽然不在攻击路线上,但是也都没闲着,那若水像是雨点一样,吐向了蔡根。
还好,米奇们很是尽忠职守,遮挡了几乎全部的若水,只是零星漏网之鱼,打在蔡根的身上。
然后就像是硫酸一样,冒气一阵青烟,腐蚀掉蔡根的血肉。
不顾身上的痛楚,蔡根抡刀就砍,他倒要看看,屠刀对于灵魂有没有杀伤力。
结果显而易见,确实有作用。
屠刀划过共九妹的蛇身,轻易的就割出了一条大口子。
那黑色的死气,宛若实质,就像血液一般往外喷涌。
只是,刚流出共九妹的体外,就像有自主意识一般,又从共九妹的伤口处钻了进去,然后伤口恢复如初。
这个…
难道是因为口子太小?
蔡根不顾防御,又砍了几刀,结果还是一模一样,完全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伤害。
“靠,屠刀,你行不行啊?”
“靠,我行啊,是你不行啊。”
“我咋不行了?”
“人家物攻免疫,你一个劲的砍啥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
笨法一想也对,人家是灵魂状态,肯定是需要魔法攻击啊。
找到了原因所在,蔡根心神一松。
只要有问题,就肯定有答案,事情也不像表现的那么无解。
随即,蔡根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特么的,自己不会魔法攻击啊。
“屠刀,你会魔法攻击吗?针对灵魂的。”
“会啊,那有啥难的?
我的杀意外放,碾压一切。
意志薄弱的直接震死也不再话下。”
看,天无绝人之路吧。
就说只要有问题,肯定就会有答案,这就是真实写照啊。
所以,面对困难的时候,不要轻言放弃,总会有办法的。
蔡根抓紧时间给自己喂了几口鸡汤,让自己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
“太好了,屠刀,震死她,外放吧,杀意,杀…”
“行了,你别吵吵了。
我是可以外放杀意,但是前提,你得有杀意啊。
你有吗?
你有杀意吗?
你现在除了有点愤怒,还有点自卑,更多的是乱七八糟的毒鸡汤。
哪里有一点杀意啊?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逼死我也没有用。
不是我废物,是你太废物,是你…”
蔡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屠刀此时的报委屈,并没有得到理性的对待,当头棒喝也不太适用于现在的蔡根。
于是,屠刀被蔡根恶狠狠的甩了出去,朝着棺材的方向。
“叨逼叨,叨逼叨,你除了叨逼叨溜嘴,还能干啥?
我要是啥都行,还用你干毛?
啥也不是,还在这跟我找借口。
人家得到神兵利刃就能称霸武林,我拿着你还辱没你了呗?
滚犊子吧,你只配剁猪蹄子。
冻得梆硬的猪蹄子,连剁排骨都不配。”
屠刀都被蔡根甩出来了,也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不就抱怨几句嘛?
多大的罪过啊?
咋还把自己撇了呢?
这是几个意思啊?
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深深的扎进了共康惠的棺材里,直接把共康惠给钉住了。
打死共康惠也想不到,此时捉襟见肘的蔡根能把武器甩出来啊。
而且还这么准,正好扎在自己身上,面对眼前的一幕都惊呆了。
“卧槽,这是啥意思啊?
小蔡,你啥意思啊?
骂谁是猪蹄子呢?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跟谁俩呢?
我看热闹招你惹你了?
咋地,当观众都不行吗?
这么小心眼吗?
我就是没帮忙,也不至于偷袭啊?
哪有这样的啊?
有人管没有啊。
自己还在那拼命呢,还有心思找我后脚吗?
哎呀我去,真特么疼啊。
老弟,帮个忙,帮我拔出来呗,我够不着。
一会破伤风该感染了。”
啸天猫看到屠刀飞出来,也很是意外,这蔡根是咋想的呢?
看似与屠刀闹了矛盾,但是往深层次想,还真有可能是找共康惠的后脚呢。
那自己和他在这,好像站在观众席一般评头论足,蔡根会不会很介意呢?
万幸,自己不是最招人恨那个,否则屠刀就扎自己身上了。
没有回应共康惠,悄悄的挪开了身子,远离了棺材。
不敢张嘴,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悄悄话。
“惠哥,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蔡根的心眼确实不大。
你完了,肯定被他记黑账了。
自求多福吧,我是爱莫能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