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i6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越坡 愛下-第七百零八章 胡惟庸升官閲讀-m66wp

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祝各位读者朋友节日快乐!!!)
当然,浙东集团的完败,杨宪不说负百分之百的责任,至少也得负百分之九十的责任。因为他错误地认为,朱元璋召回汪广洋出任左相,就是吹响了清算淮西集团的号角。
朱元璋刚刚颁下召回汪广洋出任左相的圣旨,杨宪便迅速找到刘伯温。杨宪与刘伯温私交甚好,因此二人说话是直来直往,从来不用绕弯子。
杨宪认为,眼下李善长卧病在床,皇上又召回汪广洋出任左相,这正是收拾李善长的绝佳时机。按照杨宪的想法,等汪广洋回应天之后,他们三人带着一众小弟一起上奏本,弹劾李善长。一个左相、一个右相、一个御史中丞,还有一帮朝臣,只要联名上奏折,就不信扳不倒一个卧病在床的李善长。
对于杨宪的这个幼稚的想法,刘伯温当即制止。他告诉杨宪,以李善长为首的淮西集团经营多年,根深蒂固,想要一口气扳倒他们不现实。
另外,眼下还有大量残余元兵并未消灭,还没到天下太平的时候,淮西集团对于皇上来说,还是有很大的用处。这个时候,皇上是不会轻易向淮西集团下手的。
可刘伯温的话,杨宪哪里听得进去。他一根筋地认为,眼下就是扳倒李善长的最佳时机。最终,这对好友的密谈是不欢而散。
杨宪离开刘伯温府上的时候还是执拗地表示,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去扳倒李善长。他还扬言要让刘伯温好好瞧瞧,他是怎么收拾李善长的。
杨宪固执己见,不听从刘伯温的劝告,刘伯温也十分无奈。送走杨宪之后,刘伯温一人独坐书房,不停地摇头叹息。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宪果然是如他在刘伯温面前所言,给朱元璋是一天一小报、三天一大报,几乎都是密报的李善长结党营私、意图图谋不轨的事情。
自从汪广洋从中书省参政的位置上赴任陕西参政之后,中书省参政的职位一直空缺。反正当时有李善长任左相、杨宪任右相,这二人虽然不和,但二人办事的能力还是超强、效率也是超高的,因此中书省还是运转得很好。
可自从李善长卧病之后,就不一样了,这中书省的事情几乎都压到了杨宪一人的身上。虽然朱元璋已下旨召回汪广洋出任左相,但这至少也得一、两个月之后才能到位。
再加上杨宪天天在他面前打李善长的小报告,朱元璋也有些厌烦了,觉得应该给中书省再加一个人手,掣肘一下杨宪。
当然,这个人必须是淮西集团的,不然怎么能够掣肘杨宪呢?
就这样,朱元璋下旨召回汪广洋出任左相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下旨升任胡惟庸为中书省参政。也就是说,汪广洋这个左相还没到应天,朱元璋就已经替他配备了两名副手。一个是右相杨宪,一个是参政胡惟庸。
也就是我回到应天没几天,胡惟庸便被朱元璋毫无征兆地提拔为中书省参政了。
朱元璋似乎也是利用提拔胡惟庸为中书省参政一事,向群臣释放一个信号,他不会对功勋累累的淮西集团下手,让大家都各安其心。
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杨宪还是执迷不悟,他坚信他扳倒李善长的淮西集团一定会成功。他甚至私下告诉刘伯温,朱元璋之所以提拔胡惟庸为中书省参政,就是为了麻痹淮西集团,就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杨宪就如得了臆症一般,纵使刘伯温苦苦相劝,他也听不进一言半语。
胡惟庸高升中书省参政之后,出人意料地保持低调,对于应天城内各级官员的吃请,他一律拒绝。就是淮西集团的人请他一道出去娱乐、放松一下,他也是能推脱就推脱。至于别人到他府上拜会,基本都是被府上的下人给挡在门外。
得知胡惟庸如此一反常态的低调,我也是起了好奇之心。一日晚间无事,我便带着罗仁,前去他府上拜会。
因为我之前与胡惟庸也算是十分相熟了,他府上的下人自然是认得我。再加上我又无一官半职,似乎不在胡惟庸的拒客黑名单之内,他府上的下人也是一反常态地请我在会客厅坐下,说是先去通报一声。
要知道这次胡惟庸府上的下人确实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了,应天城内一般的官员,现在根本就进不了胡府,更别说在他家的会客厅坐下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胡惟庸便来到了会客厅。我立即起身对他打拱道:“胡大人,恭喜高升!恭喜!恭喜!”
胡惟庸虽然当了中书省参政,并未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反而是十分亲热地拉我坐下,说道:“胡老弟呀!你我相交多年,有些话咱们就没必要藏着揶着啦!这次承蒙皇上厚恩,让我当了中书省参政,我这几天可是吃饭也吃不香,睡觉也睡不踏实呀!”
听胡惟庸如此一说,我打趣道:“胡大人这是怎么啦?新官上任三把火,难道胡大人是为这三把火如何烧愁得?”
胡惟庸冲我拱拱手道:“老弟呀!你就别揶揄我了。还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现在在这个参政的位置上可是如坐针毡呀!”
我假装不解道:“怎么会这样?”
胡惟庸摇了摇头道:“老弟呀!咱们就不绕弯子了,眼下应天这局势你也不是不清楚。李大人卧病在床,汪广洋即将入主中书省,外加上早已在中书省为右相的杨宪,咱这个中书省参政可不好当哟!被汪广洋、杨宪二人穿小鞋的心理准备我是已经早做好了。但怕就怕将来在皇上和李大人面前不好交待,落得个里外不是人呀!”
胡惟庸所说很可能被汪广洋、杨宪二人穿小鞋,这事儿肯定会发生。但他所说在朱元璋和李善长面前不好交待,落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这就有些夸张了。
朱元璋是何等精明之人,李善长、汪广洋、杨宪、胡惟庸加一起,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让胡惟庸升任中书省参政,算得上是制约浙东集团的一招妙棋。对于这颗绝妙的棋子,朱元璋是懂得如何保护好的。
至于李善长那里,就更不用说了。即使现在李善长卧病在床,胡惟庸肯定还是会对其早请示、晚汇报的。也就是说胡惟庸在中书省参政任上的任何动作,都有李善长替他掌舵,李善长自然是会对这个自己在中书省的代理人给予不遗余力的帮助的。
想到了这些,我便说道:
“胡大人言重了。要说汪广洋和杨宪会掣肘你的工作,那是在所难免的。而且这个事情皇上肯定也是心知肚明的。既然皇上明知会形成这种局面,还坚持升任你为中书省参政,那就说明皇上是绝对信任你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
至于李大人那里,那就更不用说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李大人更喜欢目前这种局面,这样他就从明处躲到了暗处。汪广洋和杨宪就更加拿李大人没有办法了。
只要李大人巍然不倒,胡大人的参政位置不仅稳如泰山,还很有可能更进一步哟!”
我这话一出,我明显地感到胡惟庸眼中一亮。但很快,胡惟庸又迅速恢复了平静的表情。我知道我这话说中了胡惟庸的心思。
果然,胡惟庸喝了口茶后对我笑道:“老弟就会宽人心!本来我这心里堵得慌,老弟三言两语,反倒让我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和老弟说话就是心里舒畅呀!虽然老弟的净拣些好听的话说,我心里也清楚,那都是些没影儿的事,但就是抗拒不了呀!”
我知道胡惟庸所言这没影儿的事,指的是我刚才所说的他可能在中书省更进一步。他目前是中书省参政,再进一步,那就是右相了。
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这胡惟庸将来可是当了左相的,而且还是明朝的最后一任宰相,甚至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后一任宰相。
想到了这些,我便故弄玄虚地说道:“如果胡大人信得过老弟,我可以告诉大人,据大人的面相及命格分析,十年之内,大人必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这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啪”的一声,胡惟庸不知是被我这话吓着了,还是因为心情太激动了,反正是将茶杯给碰到地上摔碎了。
胡惟庸满脸惊恐地说道:“老弟,这,这玩笑,可,可开不得……”
看胡惟庸那副样子,我心中暗暗好笑。但我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大人请记住我今日之言,十年之内,必有应验!”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胡惟庸估计也是有些心动了,他激动得有些哆嗦地说道:“这,这,此,此话,当,当真?能,能不能说,说得更详细点儿?”
其实我也就是记得胡惟庸当了宰相,后来还被朱元璋给收拾了,从此明朝设立内阁,不再设宰相了。清朝后来沿用了明朝这种政治架构,不过内阁的权力转移到了军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