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qvx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起點-第1200章 說辭展示-bhe39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小七对眼前的场景简直要无语了。
“这叫什么事?一个接一个顿悟也就算了了,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叫我们以后怎么展开工作?凤殊这个体质完全不适合上战场啊。完全就是麻烦制造者,任何一个强者都会眼馋她这种技能的,争抢在所难免。”
不患寡而患不均。
“放心,不会发生这种事。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外面,我们凤家都不可能让少主发生这种情况。”
“不让发生就不会发生?一直防守可不是好事,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七小姐,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防守和进攻。”
凤山知道凤殊的体质的确有些麻烦,但了解的多一些的话,以后就会知道要怎么安排。现在别说是他,就连家族也对她了解很少,可以说她的所有一切都像是云里雾里罩着。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对所有一切都做到严密防控,基本是不可能的。
“你难道想说要保持原状?她这种情况一定要改变才行,改变不了就要隐藏好。问题是现在隐藏也很难。她这顿悟频率也太高了,对别人影响也太大了。”
“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担心的事情。”
毕竟担心也没用。
凤山让她看着凤昀和阿里奥斯,自己则去观察凤殊的情况。
平静没多久便被打破了。
凤昀和阿里奥斯相继结束了顿悟。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舒服?这是你第一次顿悟吧?”
凤小七问的自然是凤昀。
“我顿悟了?我不知道。就好像是睡了一觉。”
凤昀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又看,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是顿悟了。
“你的气息变化不是太明显。”
神秘之旅 滾開
絕色鳳舞
凤小七走近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始终没能发现太大的变化。
男巫阿米妥 剎那天青
阿里奥斯倒是淡定的多,“时间过去多久了?”
殘愛留痕:總裁的替身前妻
“没多久。你比小昀进入顿悟状态要久一些。不过奇怪,怎么你的气息变化也不明显?按道理,你应该不会一点变化都没有。”
凤小七怀疑看走眼了。事实上阿里奥斯并没有当真顿悟,只是打了一个盹儿。
然而怀疑归怀疑,他的确是顿悟了没错,阿里奥斯知道自己的瓶颈突破了一点点。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凤殊,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从顿悟的状态里出来。
“你们自己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之类。如果是不舒服,就要立刻去看医生。”
“小昀没事吗?”
“没事。亲王姐夫呢?”
“我也没事。小殊还在顿悟?”
“是。”
“没变化?”
“没发现有。”
沉默。
“我能不能过去看看姐姐?”
“能是能,但最好不要。你们之前可能就是离她还是太近了,又担心她的情况,一提起她来气息都不稳了。最好不要担心她,担心也没用,省得添麻烦。”
凤小七直言不讳。
凤昀表示自己不过去。
“我们要一直这么等着吗?”
“所以之前不是告诉你了,不需要担心?是你自己跑过来的。”凤小七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过来了也好,顿悟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这种机会。你小小年纪就有了顿悟的体验,以后心境合适的话,就跟容易有第二次机会了。”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顏北煙
“如果姐姐可以能够更快地醒过来,我不要这种难得的机会。”
“这话就太小孩子气了。凤殊一定不会有事的。她比我们都要有经验,怎么可能会因为顿悟而出事?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姐姐。”
凤小七又想要伸手去揉他的脑袋,这一次凤昀避开了。
“我姐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够随随便便让人摸自己的头,尤其是成年之后。”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说我会很尴尬?好像我强迫你做什么坏事一样。”凤小七眼角抽抽,“凤殊怎么教你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只是想要和你快速拉近距离而已。和凤圣哲打架可以拉近距离,这一招对你却不管用。我想着你是不是吃软不吃硬,才想要换一种更为柔和的方式。”
“阿圣也不喜欢这种摸头杀的方式。”
“我没想要对他使用这一招啊。他长得太像君临了,上上下下看着都完全是君家人。你却不一样,虽然外貌更像你们父亲,但也能够看得出我们凤家人的基因来,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完完全全就是我们凤家人的种。”
凤昀哭笑不得。
“阿圣眼睛更像姐姐。”
“他也就剩一对眼睛还算得上是我们凤家人的特征了。别的脾气什么的都全像了君家人。
我看君临真的是占了大便宜,明明一开始是凤殊拼死拼活地将孩子生下来,并且咬着牙养育你们。结果到头来你们两个人都和君家亲如一家人,见到她反而像是见到外人一样,根本就亲近不起来。”
“不是这样的。我们一直都很想念姐姐。我是这样,阿圣也是这样。
别看阿圣面上看起来好像和姐姐不亲近,其实心里一直都想念姐姐的。他小时候总是因为想父母而偷偷躲到床底下去哭。
即庆时不时来找他,他总是避而不见。即庆一来,他就会想起姐姐是跟着即家的星舰出去而消失的,然后就开始哭。即庆不来,他也还是会生气,进而更加伤心,想着姐姐失踪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即庆,结果现在连即庆都不来了,他连这样的一个人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哭。
姐夫也失踪之后,阿圣真的隔几天就要哭一场。爷爷都叹息自己是不是得了一个重孙女。后来还是屠樊和他交上朋友之后,因为同龄人的打打闹闹,才不知不觉地走了出来。尽管也很少笑,和屠樊还总是见面就打架,但最起码他不会动不动就哭了。”
“屠樊?就是缠着圣哲的女同学?”
惡魔教主 大牙刷
阿里奥斯既然说了要好好地当凤殊的姐夫,自然是对凤殊的一切信息都重新仔细地捋了一遍的。
尽管凤殊之前不在,但她的弟弟和儿子可是在。弟弟跟了即墨学习,即墨为人低调,消息少有。但她的儿子就相当于是凤婉的外甥,自然也就是他的外甥。关于这一个唯一的外甥,他当然也得到了更为详细的资料。
“是,她就是屠樊。”
“凤圣哲未必真的对那个女孩有什么男女之情,倒是你,你该不会是暗恋人家吧?”
“七姐,我真的没有这种心思。我要是有这种想法,我还能够给阿圣创造机会?我虽然心疼阿圣,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算她明确喜欢阿圣,我也还是会传达自己的心意给对方的。
姐姐常说,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一丝勉强都不行。但有时候缘分是真的十分玄妙的。一开始也许真的是怎么看都是没有希望的事情,然而只要你将自己的诚意传达到了对方的心上,也许哪一天就真的会有所改变。
只要有缘分,那么始终如一地将自己地本心完完整整地表露出来,这就足够了。这种平实的表达,就是我们可以为自己创造的机会。机会有很多时候就是依靠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出来的。”
阿里奥斯微微一笑,“难怪七小姐会认为你喜欢屠樊。不是就不是,你为什么要解释这么一长串?这里也没人问你如何看待缘分这一件事情。”
一拳萬界 閑人不二
“亲王姐夫,你不要跟着七姐取笑我。我是真的对屠樊没有丝毫男女之情。我比他们都要大,虽然没有大几岁,但我始终是将他们看成晚辈。屠樊和阿圣是一个辈分的,她也总是跟着阿圣叫我舅舅,我怎么可能会对她有歪心思?”
“她和凤圣哲又不是男女朋友,为什么不能喜欢她?而且喜欢一个人就意味着对她动歪心思?你是不是想的太过负面了一些?”
凤小七不明白凤昀为什么极力否认这一点。以她的眼光看来,完全就是凤昀在暗恋屠樊,然而屠樊却又在光明正大地追求凤圣哲。凤圣哲这一方面可能开窍比较晚,神经大条,所以单纯地将屠樊当做是一个烦人的同学,要不然怎么可能见到她就开打?
一个男人,即便是在少年之时,一旦意识到自己喜欢某一个女孩,是很难完全压抑内心的情感的,更不可能想要杀人一般将自己喜欢的人揍得半死不活。
“七姐,我是男人,不是女人。男人和女人在这一点上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我可不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坏事,喜欢一个人就意味着是对她动歪心思。”
凤昀咳了咳,“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不单只会表现在心理或者精神上的想要靠近,攻陷对方,同样会强烈地表现在身体上,想要将对方弄-上-床,彻底占有。”
凤小七愣了半晌,表情古怪。
“男人聊天总是这样,宏观方面的事情无非是天下大事,战争,体育,权力,财富,还有-性。
我虽然没有恋爱经历,但听得多了,很自然就懂得了一点——对于男人来说,对一个女人有这方面的冲动不代表就是喜欢,更难以说是爱,但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冲动,就一定不是喜欢,更不可能是爱。”
“所以,按照你听到的那些男人的聊天内容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一个人不会想要扒掉另外一个人的衣服,就一定意味着那不是喜欢?”
凤昀老老实实地回答,“是。”
凤小七转向阿里奥斯,“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也是男人。”
言下之意,阿里奥斯也同意凤昀的观点。
“是在不明确自己心意的立场上,就会存在这样的冲动,还是知道了自己的感情变化,才随之产生这样的生理冲动?”
凤小七依旧追问着阿里奥斯。
“其他人我不清楚,我的话,是从一开始就深受我妻子的吸引。
我对她一见钟情。当然,并不是一开始就想要如何。她在这方面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尽管我所受的教育不算保守,但也远远算不上开放,所以我们谈恋爱谈了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能够打动她做我想要做的事。后来还是结婚之后才算是如愿以偿。”
“我是问你大概是什么时候对她有了明确的这方面的想法?”
“具体哪一个瞬间我忘了,但是在和她逐渐熟悉起来的过程中,不算太久吧。和她来回交锋了十几次,我就明确了她是我想要牵手一生的那个人。”
“就是明确之后才产生的?”
“不确定是之前还是之后,总之差不多就是那个心境前后。”
“就是说有这方面的因素,但也不全然是这方面的因素。因为莫名其妙的吸引力,通过交锋有所了解,然后明确了对方之于自己的意义,随后展开认真地交往。还可以,这个过程也挺符合我所观察到的兽族求偶的现象。”
凤小七得出的结论让阿里奥斯哑然失笑。
凤昀更是忍不住吐槽,“七姐,人类和兽族怎么会一样?
尽管男性和女性在这一方面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但是看个体的话,这种两性差异其实并不明显。有些女性比男性还要开放,极具侵-略-性,有些男性比女性还要保守害羞,行为极度被动退缩。
而兽族怎么和人类一样?它们也许也会有心理上的明显差异,但更多的都是遵循本能。并不会因为想要和对方厮守终生,就想要通过恋爱来培养感情。”
“你想太多了。兽族当中的高阶强者,在求偶方面就和人类一样。而且人类本来就是动物,和低阶的自然有着明显的区别,但和高阶兽族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你以后能够见识到兽族强者的话,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所谓恋爱,其实也就是求偶,只不过人类对于这两方面的说辞不一样而已,本质是相同的,都是为了顺应本能,繁衍子孙,将自己的基因传下去罢了。”
“七小姐见识过兽族强者?”
阿里奥斯好奇的是这个。
“见过。”
“怎么样?我们人类打得过吗?”
“为什么要和兽族强者打架?我们可是同盟。真的打死那是对同盟关系的破坏,不能够打死,这种打架有什么意思?”
舊日篇章 虛鳴
凤小七无语。
为什么他一副完全没有见过的样子?
梦梦不是在他们帝国出现过吗?在这一次来访之前,梦梦就已经见过帝国皇帝了。难道作为兄长,这种信息都没有主动告诉自己唯一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