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omc熱門玄幻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 愛下-第1093章 西湖美景-e2roa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就这样?”
张玄有点意外,他不知道是自己的防御太强了,还是这些个鬼兵太弱了。
但是,他也没心思再去管这些,最后的BOSS已经出现了,没有必要在隐藏下去了。
“你竟然没事?来人,抬我的意大利炮来!”
那少帅鬼怒道,旋即左手衣袖一甩,里面出现了七只装备整齐的小鬼,推着一个大炮就出来了,
他们的装备,明显比其他鬼兵要好很多。
“呷~呷~~”
那些鬼兵顿时怪叫起来,而那戚氏等人更是面带忧色,一副凄凄惨惨的模样。
“给你脸了是吗?六甲天书!”
张玄高喝一声,脱掉了身上的外套,露出了符箓甲衣,道道神符显现,一片金光闪烁。
不仅如此,张玄身上更是出现了了两层金甲,头戴虎头金盔,身上吞金兽甲,足下乌金铁履,恰如天神下凡。
“快开炮~~”
那少帅男鬼大叫起来,其他小鬼在这金光之下,就像是被金针戳破一样,露出了死前的惨状。
“开炮?你想的美!”
张玄一个健步,便冲进了这些鬼兵之中,一拳一个,这些小鬼就被打死了。
李副官急忙命人掉转炮头,可惜张玄狼奔豸突,摇摆不定,
那少帅男鬼大怒,却是一脚踢开李副官,对着鬼群就开炮起来。
全球搞武
“轰~~”
炮弹炸开,张玄也被爆炸的阴气掀翻,连外层的金甲都坑坑洼洼的了。
“恩?没炸死你?”
少帅男鬼颇为意外,但旋即却更加意外了,张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而后直接朝他打了过来。
“你还敢炸我?看我不把你打死!”
张玄大怒不已,但是忽然,他的双腿就被死死抱住,原来是戚氏被少帅男鬼控制,从水洼里抓住了张玄。
“打死我!”
这戚氏大叫起来:“你有能力打死我,我不想在害人了!”
“我要你的命!”
张玄暴怒无比,一个手刀切开戚氏的脖子,挣开束缚向前跳去。
戚氏一脸从容的化为了飞灰消失不见。
“轰~”
张玄刚刚所立的水洼被炸的稀巴烂。
这些恶鬼毫无底线,让张玄感觉血脉喷张,第一次涌起这么大的杀意。
“钱通神~”
那眼睛男鬼见到张玄袭来,却是一挥衣袖,撒出大片的银元,
那些鬼兵见到了这些银元,不要命的过去捡。
每一个捡到银元的人,身上都出现了一个锁链,而锁链的另一头,就是那个少帅男鬼。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钱来拉壮丁?”
张玄嗤笑不已,旋即再次冲了上去,这些鬼兵被锁链控制,组成了一个鬼体大墙。
“破~”
张玄运起法力,补足了金甲上的坑洞,而后狠狠的朝着这鬼体大墙而去,
在激愤之下,张玄感觉自己就是一团火!
“哎呀,我的胳膊~”
“噗通~我的腿啊,被打断了~”
这鬼墙根本无法阻止张玄,但是张玄刚一打破鬼墙,迎面而来的,却是黑洞洞的炮管。
總裁大人,100分寵! 妃子一笑
“嘿嘿,再见了!”
少帅男鬼嘿嘿一笑,一炮打出!
张玄却是猛然吸了一口气,肚子上斩鬼符纸当即展开,发出道道金光。
“空~”
大炮轰出,一团黑色的物体打出,却被符纸的金光抵挡住了!
张玄细细一看,这黑色物体,乃是一团血肉,想必就是那失踪之人的遗体了。
“好大胆子,你们去死吧!”
张玄脱了自己T恤,不停的挥舞起来,
T恤就像是个大铁锤一样,挡者披靡,T恤上的符纸被张玄注入法力,对鬼怪的杀伤力强大无比。
张玄七进七出,连那大炮都被拆解掉了,最后只剩下那少帅男鬼,
只是他面色镇定,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你的手下,全部被我干掉了,现在轮到你了!”
张玄长舒一口气道,
“这位朋友,我也是读过书的,大家何必打打杀杀的~”
“我们又没有生死大仇,不如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
这少帅男鬼笑道。
“回去跟你妈喝去吧!”
张玄冷笑一声,旋即攻了上去。
“黄金开路~”
少帅睛男鬼大袖一甩,便有金砖出现,在他的周围围了起来,
张玄几次攻击,却是无法突破,更是被这钱臭污染了法力。
“嘿嘿,怎么样?要不要就此退去?阁下法力高强,若是就此退去,我有宝物相赠~”少
仙途情坎
帅男鬼笑道,
“哦,你还有钱?骗谁呢~”
张玄摇头道,但是也没有再次攻击。
“我可是少帅,死后就可是得了许多陪葬品,就在东面的山上,一排大槐树下,你可以找到一罐金银珠宝,且拿去花吧!”
少帅男鬼见到张玄有所意动,便继续道:
“这些钱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不过对阁下倒是有些用处,不如我们好聚好散,进水不犯河水。”
二人虽然目前僵持,但是时间可是会流动的,只要张玄等到白天,便可以自动获胜。
“行啊!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会卖一群大公鸡放在山上!”
张玄威胁道,旋即离开。
那少帅男鬼见状这才收拾法术遁入底下,张玄没有回村子里面。
现在幕后主使已经出现,村子自然也消失不见。
那些乘客和司机在公交之上昏睡,及至太阳升起,他们才从鬼怪的控制住清醒过来。
只是那几个失踪的人,永远消失了。
前往农具店,买了锄头铁锹,去超市,买了个行李箱,张玄去了东面的山上,果然见到了一排大槐树,张玄就动手挖了起来。
不多时,二十七罐金银珠宝就被挖了出来,
但是张玄没有停止,他还在继续挖掘,一直到这里的十几具枯骨,以及一个棺材,
张玄看都不看,就把这棺材打破,里面是一个戴眼镜的尸体,身上也是金银珠宝一大片。
“嘿嘿,你忘了,你是鬼,我是人,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金色的太阳光下,这些阴鬼便化作乌有,消失不见。
把这些钱财收到行李箱里,张玄打了个车直接回去了。
“你已经解决了问题?这次是个什么鬼啊?”
顾格菲兴奋道,在电话的那一头又蹦又跳的。
“前朝余孽而已~~”
张玄摇摇头,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便挂断了电话,开始清理这些金银珠宝。
愛情紀念照 菲比
“嘿嘿,这些金条成色不足,玉器倒是不错,还有点灵气残余~”
那少帅的时代,正值乱世,乱世之中,首备黄金,只是现在玉器倒是比黄金贵。
不过张玄看中的,是这那几只玉簪玉牌之上的灵气,
这股先天灵气可是极为难得,只有在有年份的药材和动物身上,才有这样的灵气出现。
盘膝打坐,张玄引动这些灵气入体,清凉滋润的灵气,不停滋润这张玄的精神,张玄感觉置身于清风白云之间。
“嗡~~”
张玄的身体不停震动,发出嗡嗡之声,旋即在两层金甲之下,缓缓浮现了第三层金甲。
这六甲天书,男子修炼六甲阳神,女子修炼六甲阴神。
张玄修炼的六甲阳神,名为甲子神,甲戌神,甲申神,甲午神,甲辰神,甲寅神。
落神禦 落青峰
这六种甲神,一旦修炼完全,便可以完全刀枪不入,水火不能,可谓陆地神仙是也!
现在张玄已经修炼了三层金甲,实力比之前要强上一倍不止。
若是在遇到那少帅的黄金墙,只怕不需要与他虚与委蛇了。
没了这些灵气,张玄便被这些东西全部变卖了。
七十斤的黄金和一些珠宝首饰,一共卖了一千五百万。
“看来我可真是洪福齐天了啊!惩戒了恶鬼,就得了这么多钱~”
“不过,现在老百姓富裕了,我劫富,倒不用去济贫了!”
张玄看着卡里的余额,决定出去吃一顿好的,补补身子。
“叮叮叮~”
大吃大喝的张玄,电话响起,是徐子荣打来的。
这徐子荣结束了流浪汉的生活,自己继承了家业去了。
形容一个人有钱,那就是家里有矿,
徐子荣的公司下,就有个采石场,生意一直很稳定,只是这几天有点不太对劲。
“喂,你好高人!我徐子荣~”
“我记了你的电话了,你这短时间过的不错啊,找我什么事情?”
“自然是遇到了灵异事件,我的采石场遇到了人头坑,想找你去看看,当然,绝不让高人你白忙~!”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你没找其他人去看?”
“手底下人倒是找了几个,可惜都是不顶用的,这就想起高人你来了!”
“行啊,我功力突破了,刚想试试我的实力~”
张玄现在已经练成了三层金甲,实力已经非同小可,只是到底是哪一种小可,还有待商议。
坐飞机,打出租,来到了郊区的矿场。
热闹的矿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在了,这种开矿的地方,死人不算新鲜。
極品狂女禦九天
但是,要是遇到几百个人头出现,那可就是新闻了。
也有考古专家过来查看,不过他们也遇到了怪事。
那接待的矿场工人胡有山,干瘦干瘦的,简短的把周围的情况介绍一遍,旋即便带张玄去了宿舍里。
大通铺空荡荡的。无所谓,好歹也是个落脚点。
人头大坑,要么附近有墓地,要么就是有祭台。
墓地有活人殉葬的传统,祭台有活人祭天的节目,都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根据历史记载,大面积的用活人祭祀,殉葬,在汉代以后,就已经很少出现了。
所以这些人头,十之八九是战争的产物。
矿场是挖石头的,一个个大坑被挖出来,日久年深,便出现了一个个的湖泊来。
有山有水,乃是福地。
张玄去那人头坑看看,外面已经被戒严起来,倒是进不去。
阳间衙门的杀气,使得这些阴鬼气息被冲散,又有大太阳的暴晒,它们是撑不了太久的。
“要是这么简单,那么徐子荣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
“这个人头坑的阴气散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怪事发生,这说明怪异的地点不止一个!”
古人追求数字的美感,使用对称和意象数字。
例如二,代表阴阳,三,代表天地日月星,四,代表四极大地,五,代表五行流转。
张玄在矿场周围行走,寻找那些阴气重的地方。
弒火 六月八日雙子
时值夕阳西下,山中薄雾弥漫,黑暗蔓延而出,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天色便已经大黑。
张玄打着手电筒,感受着周围的变化,
忽然,他发现那矿洞形成的湖泊之上,一艘小船在幽幽的滑行。
我的大饑荒
此时,张玄才发现,这些湖泊与矿山,形成了一个鬼头。
而两座大湖,就是鬼头的眼睛!
这个地方原本是石头山,不见水,乃是阳煞之地。
被开矿的挖掘之后,阳煞连成一片,山中的人头坑遗迹也被引动,这才使得此地怪事不断。
不过,若是只是巧合,工人的人气,和衙门的煞气就可以镇服它们了。
毕竟开矿的可是有火药的,这种东西之下,就是鬼王出来,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这幕后必然有主使之人,希望借此机会,来完成什么阴谋诡计。
这个小船,想必就是他们的布置之一。
“嘿~嗨~嘿~,嘿~嗨~嘿~,西湖美景~~三月天嘞~~春雨如酒~~柳如烟嘞~~~”
就在张玄细细观察只是,那船上的艄公,突然唱了起来。
而周围的景色也明亮起来,杨柳堤,晓风残月。
幻境!
对方发现我了!
张玄大惊。
“这位相公,烟雨蒙蒙,不如上船赏景如何?”
小船靠近,船里两个明丽的女子,俏生生的看着张玄。
一个一袭白衣,一个青纱罩身,齐齐向张玄发出邀请。
张玄稍稍一愣神,旋即发现自己的手电筒,变成了油纸伞,身上的夹克,也变成了长袍。
似乎他就是故事里的许仙了。
“哈哈,那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张玄笑道,旋即又给这两个女子拱了拱手道:
“多谢两位小娘子!”
两个美人二掩嘴而笑,她们自然不会是蛇精,只是纸人而已,
上了小船,船上还有一个蓝色的灯笼,里面是一盏引魂灯。
艄公在船尾划桨,夜色中看不出他是和模样,
只是这两个美女与张玄推杯换盏,不多时,她们便不胜酒力,衣服也滑落下去,露出无限风情。
“小相公,时间不早,不如我们上床休息去吧~”
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拉着张玄笑道。
“你就是这么解决生理问题的?”
“你知道吗?外国有那种娃娃,不仅人体柔软,而且还带着温度,比纸做的强多了!”
张玄呵呵笑道:
“用两个纸人,就像来迷惑我?”
“你胆子不小啊,说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幕后主使是谁?”
“咦?你竟然还有些法力在身?”
那艄公见到张玄大怒,身后一股纯阳之气爆发出来,也是面带异色。
“别瞎攀关系,我和你这种邪魔外道,可不是一路人!”
张玄撇撇嘴,旋即两手一扯,要把这两个女人给撕开。
“兹~滋~滋~”
张玄一把没撕开,这纸人不是纯粹的纸人。
“哈哈哈,你以为这是纸人?其实这是塑料人!”
“我也是会与时俱进的,它不仅不会被水打湿,而且延展性还好,你是撕不破的~”
那个艄公大笑不已,旋即一个跟头就跳进了水里,
那两个女纸人也滋溜一声滑了水里,而后小船不停的摇晃起来。
他们要把张玄给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