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hrr超棒的都市异能 《師道成聖》-第2148章我媽說了讀書-qt16f

師道成聖
小說推薦師道成聖
看着越来越长的大道长河,诸神不知道魏央什么时候停下脚步!心中皆是为之震惊!
当然今日的震惊,已经是太多太多了,令他们迅速化为平静!本能的接受魏央每一次创造的传奇之举!甚至不少诸神,都在暗暗打赌,猜测魏央凝聚这条大道长河,究竟能够铺设多远!
当年,他们诸神契合大道,可并没有这般清晰的感受,大道长河的演化过程!他们那时候契合虚空大道,乃是以神源为本,直接抽取神源,然后如同大杂烩一般,融合在一起铸就了大道长河,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这也是为何他们不知道,大道长河还有源头,而那方白洞才是大道长河的源泉所在!还各个认为自己就是大道长河的源泉,认为他们才是大道长河构成的基础!岂不知他们在其中,也就是一条条小溪,甚至连小溪都算不上!
而今,清晰的看到大道长河的诞生,鳖隆与临瑞、封妖三位领袖,却发现他们之前,似乎都已经忽视了,那大道源泉所在!
他们可不会与诸神那般的愚蠢,认为这条新生的大道长河,皆是源自魏央所在的虚空供给!旁人不知,他们可是清楚的知晓,魏央眼下出于混的老巢之中,岂能以混的老巢为根源,补充于这一条大道长河?
而魏央都没有本体虚空,这些凝聚大道长河的能量,必定是魏央从外获取!从哪里获取?又是如何转化?这无疑令他们为之好奇,心中如同猫挠一般,恨不得魏央出口解惑,令他们得以知晓答案!
不过他们就算在怎么着急,眼下都不会打扰魏央所行,只能等到魏央停下脚步,再行开口问出心中的疑惑,至于对方会不会解惑,他们也不知道,却压制不了心头的好奇之心!
停了,终于停了!
不是魏央想要停下脚步,而是不停下不行了,外界之中!肉体所在之处,一只只如同恐龙般的异兽,疯狂的向魏央发起攻击,若非生与灭,已经那老家伙巫公及时出手,只怕魏央单纯以肉身之力,也难以与数十位圣尊相抗!
看着魏央重新出现,天灵狼叶也终于确定,这家伙就是特巴,可是眼下她还未能及时上前,便察觉通道那边传来,阵阵强有力的轰鸣,原本契合石心的她,释放神识初一探查,便看到生与灭,以及巫公同时出手,正在阻杀十只异兽!
好家伙,天灵狼叶心中也是一悚,那庞大的威压气息,令她的真灵本体都隐隐发抖,足以证明这些异兽,绝对是神尊之境,肯定不下于圣尊之境的实力!
我去,这特巴搞什么?竟然因此那方异域虚空的异兽暴动!这,难道就是异兽的入侵?若是这样实力的异兽,莫说是她一人镇压,便是率领天灵神狼部所有族众,也难以与如初强大的异兽相抗啊!
天灵狼叶心中升起万般惊悚之余,却发现巫公接连出手,快速斩杀一只只异兽,如此强悍的实力,顿时令天灵狼叶心中一缓,没想到这位不起眼的老者,竟然会有这般强大的实力,着实的令她感到心安!
嗯,看来镇魔殿还有其他的后手,也许我们就是先锋官,抵挡那些神帝之境的异兽,若是超过这般境界的异兽,入侵通道之后,只怕还会有他人镇压,这倒是令她感到放心了!
天灵狼叶心中一缓,转手想要与魏央搭话之时,却发现不知不觉之中,魏央早就消失在原地,消失她掌控的这方镇压异域虚空的空间!心中徒然一叹,知道之前那般的关系,根本不被人家放在眼中,对于自己,更多的则是对于喵喵,而感到深深为之一叹!
此时,魏央哪有心思理会天灵狼叶,连生与灭的战斗,他都无心理会,还能在乎天灵狼叶的想法?
重新归回镇魔主殿的魏央,心神皆是落在灵体之内,确切的来说,乃至这一条新生的大道长河之上!
此时,因为魏央强行吸取那方异域虚空的缘故,导致那方异域虚空诸神圣尊来袭,当然有没有圣皇前来,魏央并不知晓,也不在意!异兽来袭,自有巫公去挡着,现成的助手不用,怎么也说不过啊!
既然异域虚空那般无恙,魏央自然全力以赴,继续衍生大道长河!
此时,魏央的宫殿已经落在这条大道长河之上,那大道之力环绕在宫殿四周,已经形成一道道雾气,令宫殿隐隐显露踪迹,如同天庭仙宫一般,只能看见一角,却无法看清全部!那种朦胧之感,更令旁人感到巍峨,感到十足的威势!
就连诸神亦是眼中连连闪烁精芒,内心考虑是不是在神源,也打造这样的一座仙宫,彰显自己绝高的身份!
怪不得这些诸神有这般的心思,你看那站在宫殿之上的魏央,如同站在云雾之上,环视这大道长河之象!是那么的高贵,是那么的威严!
如此上位者气息的显露,真是令人忍不住生出膜拜之情,似乎对方才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他们反而是卑微的蝼蚁,光是这般的心境,都让那些诸神感到震惊之余,亦是分外的向往!谁不想拥有这般的威势?那不是傻瓜么?
就连鳖隆亦是连连摇首,暗呼魏央真是,真是怎么说呢?你这样演化,让我们情何以堪啊!
说不得,在日后的岁月里,只怕大道长河之中,将会诞生不少宫殿之象,这些原本根本对大道之象不在意的诸神,皆是会模仿魏央这般的举动,使得他们的大道凝聚成象!
嗯,凝聚成象?
我干嘛非要效仿对方,凝聚一座宫殿,老子,直接凝聚一具本体之象,嘿嘿,如同张嘴吞噬之象,对,就这么办!
鳖隆心中感到莞尔,直接催动自己契合的大道,顿时化为一只巨龟,那口正好对准魏央的宫殿之象,令凝神观察大道长河的魏央,也是微微皱眉!
不过看到老龟那得意的模样,魏央也是微微撇嘴,那家伙,真是闲的,难道真以为大道之象,就是这般玩弄之举?擦,懒得搭理对方,我妈说了,不让我跟傻子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