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88l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國智能製造 起點-第九百三十四章 香江計劃·戰爭的號角【求訂閱】相伴-gxfmf

大國智能製造
小說推薦大國智能製造
“是应该召开一次股东大会!”许振鸣不露声色的一笑,表示同意李安泽的提议。
ARM公司的股权结构在最近发生了巨变,业务中心将会从英国的剑桥郡迁移到华国的香江市,许振鸣是要跟所有的大股东说一声,通个气的。
但在次之前,许振鸣还是准备让这位鼻孔朝天、目中无人的空心香蕉人,见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
这时候,杨玉蓉已经返回会议,手里抱着一摞厚厚的文件资料。
“李安泽先生,这是一份关于香江智通公司和ARM公司签署的股权交换合作协议,你可以安排专业认识审查一下。”许振鸣朝杨玉蓉一颔首,示意她把手中的那一摞资料交给李安泽。
在称呼李安泽的时候,他故意没按照李安泽的要求称呼此人为“彼得·李”,而是一直用此人的中文名字李安泽。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这人无论怎么跪舔米国佬,还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亚裔,除非花钱洗白自己的皮肤。
李安泽最讨厌别人喊他的中文名字–李安泽。故此,他稍稍有些生气,极不高兴的哼了一声,“鲍勃,你来审查这份合约。”说话间,他很是不快的瞥了一眼许振鸣。
这份合约是用中文和英文共同起草的股权交换协议,最主要的条款中有明文规定:
“香江智通公司持有ARM公司33%的股份,拥有ARM公司的控制权和决策权。苹果公司、查尔斯、基德和其他股东,只享有股权分红的权利。香江智通公司可以将部分股权转让给第三方,但不会转让控制权和决策权!”
从合同条款的约定内容来看,香江智通公司哪怕只拥有ARM公司1%的股份,也将拥有这家公司绝对的控制权和决策权。
所以说,无论李安泽所代表的红杉资本怎么做,吃下ARM公司多少股份,都只能拥有一个董事席位,都只有分红权!
这条款有些苛刻,在拟定的时候却得到米国苹果电脑公司乔布斯的支持。在当时,许振鸣还以为乔帮主跟他同病相怜,不愿许振鸣被国际资本赶出ARM公司。
当李安泽代表红杉资本出现眼前,许振鸣已然明白了乔帮主的别有用心!
乔帮主已经把苹果公司持有的股份转让给红杉资本,这是在给他和红杉资本挖坑,让红杉资本和他内斗!
比如说,眼前的这位李安泽和金发碧眼的鲍勃就非常生气。
“Shit!这是谁干的蠢事?”
“法克!英国佬都是猪脑袋吗?”
鲍勃把合约条款中的不利条款指出来,让李安泽逐一审查。
情况果然如同许振鸣所讲述的那样,对他们红杉资本和英国罗伊斯家族很不利。也就是说,他们纽约帮和英国罗伊斯家族都上当了,被乔帮主、查尔斯和基德等人摆了一道!
这怎么能行?
李安泽很愤怒,替主子摩根着急。“许振鸣先生,我建议立即召开ARM公司的股东大会,要重新讨论ARM公司的股权结构和权利划分问题。”他气呼呼的拿起雪茄猛吸几口,样子很嚣张。
“咳,咳咳……”因为操作不当,李安泽被雪茄烟呛了一下,连续咳嗽起来。
从他的表现来看,此人好像很粗鄙不堪,也不知道是怎么被红杉资本所看重的。
但许振鸣没有小看此人。在他看来,能被米国大资本财团所看重的华裔金融人才,岂能如此不堪呢?所以说,这人一定不怀好意,也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鬼主意。
“李安泽先生,我同意你的要求。不过,你得先出示授权委托书才行。”许振鸣淡淡的笑道。假如李安泽不能出示红杉资本的授权委托书,他有权利拒绝此人的要求。
“你……”听到这句话,李安泽的脸色瞬间一沉,面部的表情很难看。
事实上,他仅仅是摩根派来打前站的小喽啰,哪有什么授权委托书?他们这帮人当中,也只有摩根才拥有红杉资本的授权委托书。是以,一向非常爱面子的李安泽很生气,有点下不了台。
看到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情况,许振鸣微微一笑的摆摆手,“李安泽先生。既然你不能出示授权委托书,咱们现在马上要终止会议的。”说话间,他朝杨玉蓉一抬眉,使了个眼色。
杨玉蓉得到信号,心领神会的朝李安泽莞尔一笑,“李安泽先生,请把你手中的资料还给我吧。”
“法克!我叫彼得·李。”李安泽气呼呼的瞪了一下杨玉蓉,把他从米国人那里学来的礼仪全忘记了。
因为许振鸣要立即终止会议,他不得不带着两位金发碧眼的老外离开这里。在离开之前,他表情严肃的对许振鸣叫嚣,“我们红杉资本马上就会给你发来立即召开股东大会的传真!”
“欢迎你能代表红杉资本来参加股东大会。”看了看已经失态的李安泽,许振鸣很随意的一挥手。
他不知道李安泽是不是在演戏,但此时的心境却非常平静。该来的风雨总是要来的,借用俄国诗人的一句话来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可参加此次会面的杨玉蓉很不放心。“许董,我们只拥有ARM公司28%的股份,那些老外们会不会把我们赶出ARM公司?”知道的越多,她越不放心,焦虑点也越多。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许振鸣很随意的摆摆手。
但事情却跟杨玉蓉所担心的那样,敌人开始进攻了。
当天下午的三点半左右,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思路的许振鸣突然接到刘静打来的电话。
“许董,大事不好了,安广银行和亨道银行的所有营业点,有许多储户正在排队要求提取现金!”
刘静在电话种告诉许振鸣,香江大家族用最低级的手段发动挤兑的攻势。
银行储户突然挤兑的进攻方法非常古老,算是最低级的商业竞争手段,却也是最有效的攻击手段。香江恒生银行就是被英国佬用这种方法给打垮的。让华国人感到无比悲哀的是,香江居民却在那次战斗充当英国佬的爪牙。
是以,许振鸣这次不准备劝说那些被鼓动起来的香江居民。不作死不会死,这些人要把钱取出来投入股市和楼市,他不会劝阻一下的。
想到这些,许振鸣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一句话,“1997年6月11日下午三点钟,香江金融战的第一阶段的战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