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yas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殺了惡龍》-第六百八十五章 不清醒(進化)-ppz7q

我殺了惡龍
小說推薦我殺了惡龍
格雷从她的胸口处输入更多的纯净能量,这是信仰之力转化而来,绝对纯净,没有他的气息。
能量被她胸口的魔纹吸收,然后继续像她的身体扩散,玛丽菲森身体上的魔法纹路运转到极致,连她的身体都开始发烫。
“去引导,去沟通,就像你曾经使用它那样掌控它。”
能量渐渐遍布她全身,不仅仅是魔法纹路,就连魔法纹路不存在的地方,能量也扩散过去。
玛丽菲森感觉十分燥热,心底像是有一团火再烧一样。
她听着格雷的话,回忆曾经的那种感觉。
忽然就在某个节点处,就那么一瞬间,仿佛一股清泉从心底流出,她的心脏强壮有力的跳动,一股微弱的能量涌向全身,与身上的力量连接在一起。
一瞬间,像是仪式完成,玛丽菲森身上所有的力量如驯服的绵羊一样落入她的掌控之中,再次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光华内敛,魔力不再显露,她身上的魔法纹路纷纷熄灭,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玛丽菲森不由自主的露出漂亮的小尖牙,然后目光缓缓下移,格雷淡定的收回手。
他拿出一瓶药剂,“恭喜你恢复了,这个对你恢复精力有些帮助,你自己休息一下吧。”
说完他把东西递到她手上,转身离开小屋。
屋子里,一件件衣服飞起,自动穿在她身上,魔力涌动,一张藤蔓交织的木椅长成,玛丽菲森像失了力气一样坐在上面。
“终于成功了。”玛丽菲森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几天,不断的折腾,她其实挺累的,身体和精神都累,现在终于好了,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打开格雷递给她的药剂,豪迈的一口饮尽,玛丽菲森坐在椅子上不动了,开始休息,恢复精神和力量。
一个多小时后,休息好的玛丽菲森走出木屋,外面的世界早已入夜,弯弯的半月被一层薄薄的云彩遮住几分,星空的星辰更加明亮了。
循着火光和木材在火堆中炸裂的声音,她在不远处找到了正在烤野鹿的格雷。
“休息好了?你运气不错,这刚刚烤好,来试试味道吧。”格雷热情相邀。
“谢谢!”玛丽菲森走到火堆边坐下,巨大的翅膀拖在草地上。
“你这翅膀不能收起来么?”格雷好奇,随后他双肩一抖,背后金色的翅膀哗的展开,又一抖,消失无踪,“就像这样!”
“那是我的一部分,不是魔法道具。”玛丽菲森盯着他道,而且,她没觉得这样不方便,反而很喜欢自己这样,她对自己这对强健的翅膀非常骄傲。
“谁说不是魔法道具就不行了?”格雷摇头,“你对魔法的理解太粗糙了,以后多请教请教卡莱尔,她对魔法的理解都比你深。”
随后,他伸手一指,一道魔法落在玛丽菲森后背,玛丽菲森忍住反抗的本能,任由他动作。
之见巨大的羽翼快速缩小,最后没入她的后背,在衣服下面形成两道翅膀一样的纹身。
“瞧!”格雷得意的对她挑挑眉。
玛丽菲森双肩一抖,纹身立刻被激活,恢复原本的大小。
“行吧!”格雷撇撇嘴,撕下一条肥美的大腿递给她。
“你的翅膀现在还能飞吗?没有受什么伤吧。”格雷很尽责的问道。
玛丽菲森顿了顿,看了看天空,说道:“飞上云端不成问题。”
“那,去云端上吃?”格雷笑着站起来,手一翻,烤好的鹿肉被他收起来,背后金色的翅膀展开。
“可以!”玛丽菲森展开翅膀,鹿腿抛给他,羽翼扇动,人已经凌空而起,朝着天上飞去。
格雷微微一笑,接过大腿收起来,一飞冲天的追了上去。
似乎察觉到格雷的动作,玛丽菲森加快了速度,飞速朝着天空中飞去。
两道身影同时撞破云层,弯弯的月牙洒下银白的月光,给两人披上一层银白轻纱。
“为什么这对翅膀在你这里能飞这么快,可以飞这么高?”玛丽菲森看着他背后的金色羽翼问道。
之前这对翅膀是她在用,可是她却无法依靠它飞上云端,也飞不到这么快。
格雷无语的看着她,脸色有些无奈,“我这可是魔法道具,虽然不需要输入魔力也能飞,但是输入魔力才是它的正确使用方法好不好。”
“而且强大的身体素质也是支撑飞行的重要基础,之前你弱的跟小兔子似的,风一吹就倒,飞快了也就让自己受伤,怎么可能飞得快?”
玛丽菲森不说了,翅膀扇动,悬停在空中。
格雷抬头向四周看去,除了近处,远处都是灰白色的云层,然后下面则是一片黑暗,只有很远的地方才有一两点亮光,最亮的两个地方都是城堡。
一个斯蒂芬的城堡,一个巨龙肆掠之后的城堡,这两处即便是现在的处境不太好,依旧是夜晚中最耀眼的地方之一。
然后就是城堡外面的居民,还有散落在大地上的村镇,如一颗颗暗淡的星星,不仔细去看都很难发现。
“咦,森林里还有人没睡!”格雷看向下方,森林里也有不少亮点,最亮的地方他没看错的
拿出魔法飞毯,格雷盘腿坐了上去,对玛丽菲森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上面风景还挺不错的,我们就在这儿吃吧。”
魔法飞毯绷紧,宛如真正的地面,格雷取出一张干净的大树叶,将所有的肉都放了上去。
“庆祝你恢复力量,要喝点酒不?”虽然是在问她,但他已经手脚麻利的取出了美酒和酒杯。
她没拒绝,今天确实值得庆祝,“小精灵知道该生气了。”
看来她已经完全摸透了小精灵吃货酒鬼的本质。
酒足肉饱,玛丽菲森脸色微醺,指着下面的森林,豪气干云,“我很快就会让它变回原来的样子。”
说着,脚下一个趔趄,差点从飞毯上掉下去,然后便主动张开翅膀跳了下去。
格雷看着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翅膀都不知道动一下,连忙驱使着魔法飞毯快速追上去,拦腰接住。
“疯了?”格雷没什么好脸色,要是自己再欣赏一会儿月色,这下她就该没了。
刚要把她放在飞毯上,玛丽菲森却双臂环住他的脖子,红唇主动凑过来。
一段时间之后,格雷盯着她水灵灵的醉眼,“你还清醒吗?”
“不清醒!”玛丽菲森发泄似的大声喊了一句,再次凑上来,下半身却挣脱他的手臂,然后把他推倒在魔法飞毯上。
格雷心里直点头,清醒的就好。
魔法飞毯快速变大,四边向上折起,然后飘入云雾当中,周围的云雾渐浓,月光也无法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