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4xn熱門都市小說 逃生片場 愛下-第1687章 不是所有人都願意醒來分享-w04za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千江月说完,默默观察八人的反应,按照常理,八人应该震惊无比,即使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也不例外,然而,实际情况却与预料相反,八人脸上的神情十分平静,虽然略微有一些惊讶,但是与震惊相去甚远。
“毫无意义……”陈夜低头喃喃自语,重复了这个词,接着,他抬起头,问道:“你说的意义是指什么?活着的意义?”
千江月选择沉默,没有回答,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打算先摸清楚状况再做决定。
“应该是吧,他指的意义,应该是拯救所有人,或者永生之类的事情,至于其余的‘小事’,完全不值一提。”卫傲开口,语气却极具嘲讽。
“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千江月?”陶默开口,已经失明的双眼看向千江月。
这一瞬间,千江月竟然感觉自己被陶默盯着,仿佛之前的失明都只是伪装。
“千江月啊……和我们一样都是演员,没有易寸龄的可爱。”荣田噘着嘴,目光轻蔑。
客厅的气氛忽然变得剑拔弩张。
千江月轻轻咬牙,眉头微皱,双手不自觉握拳。眼前的情况与小太所说的发展有些差别,即使他已经将真相告诉八人,但梦境并没有要结束的迹象,甚至,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微微转头,眼角瞥了一眼身后,不锈钢门就在不远处,他一边后退,一边说道:
“呵呵呵,那个,其实我只是逗你们玩,我看你们白天都太严肃,所以想出这个办法。”
发现事态不对之后,千江月脸上堆起笑容,语气也由成年人转变为孩童。
“抓住他!”陈夜冷着脸,沉声说道。
顿时,身体没有残疾的四人,陈夜、卫傲、唐红豆和林臣冲了上来。
千江月转身将门打开,跑出别墅。由于小太的话,他临时改变计划,不再选择步步为营,而是直接摊牌,本以为能够让事情轻松一点,但事态发展却完全失控,不但失去隐藏身份的优势,反而被围攻。
“故意坑我吗?”
千江月沿着小道跑到马路上,身后的脚步声迅速接近。
“别开枪!”陈夜的声音传来。
枪?
千江月回头,看见卫傲右手拿着一把黑色左轮,右手食指已经放在扳机上,随时准备扣下。他咽了口唾沫,庆幸自己有提前暗示八人。
让八人杀死易寸龄正是他布下的心理陷阱,虽然正常情况下八人不会对易寸龄动手,但当八人认为直接打伤或者打死易寸龄能够让一切重回正轨,那么八人肯定不会再犹豫。这一切全部基于八人对形势的猜测与判断,而现在,有千江月的暗示在,除非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杀死易寸龄才是让梦境稳定的方式,否则,八人不会选择下死手。
“你看清楚,他没有自尽!”卫傲反驳一句,接着扣下扳机。
乓!
子弹划破夜空,惊奇树林中的飞鸟,并未命中目标。
陈夜收回自己推枪的手,解释道:“别人杀他和他自己杀自己可能是两码事。”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他这么狡猾,故意让我击中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跑?”卫傲再次举枪。
“他不跑,你还会开枪吗?”陈夜反驳,但这次没有再伸手推枪,“你也知道他很狡猾,想到这一层一点也不意外。”
两人争论的焦点只有一个,千江月究竟算到了第几层。按照神秘人表现出来的诡谲莫测,其他人任何冲动的行为都可能让神秘人得利。
卫傲犹豫两秒后,选择放下手枪。
前方,千江月逐渐减速,他没有跑累,而是因为小太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内:
“看见了吗?这就是深层梦境的自卫机制,如果他们不愿意醒来,会选择排斥你,记住这种逃跑的感觉,也许你在救你的队友的时候也会经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也在我的计划之中,我已经为你准备好逃跑路线,只要你能够坚持足够长的时间,结果依然一样,他们最终会接受真相。”
小太的声音中完全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有一种千江月办砸事情的感觉在。
“那我可真要谢谢你。”千江月嘴角抽搐。他的话刚说完,一辆黑色吉普车凭空出现在路边,吉普车驾驶位的车门半开,而且引擎已经启动,只要坐上去,就能够马上逃离。
“还满意吗?”小太声音中充满得意。
千江月懒得回答,小跑几步,连蹦带跳爬上驾驶室,坐稳之后顺手关门、调整座位加换挡,最后踩下油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无数遍。
当吉普车前行,后方便传来两声枪响,子弹打破后车窗,却仅此而已,无法阻止千江月踏上逃跑之路。论逃跑,演员都是顶尖水准。
千江月回头看了一眼,确认甩掉之后,心中稍微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有时间好好考虑小太说的话。
“小太,我问你,深层梦境的自卫最高到什么程度?只是普通人的实力吗?还是会有额外的加成?”
既然八人不愿意离开,地狱归途的其他人是不是也不愿意离开?如果只是普通人的实力,他还能够轻松对付,但如果是完整的实力,例如苍一和鹰眼,他的技能想要正面与两人对抗十分艰难,甚至退一步,皮影戏和小钻风两人的技能处理起来也相当麻烦,唯一能够称得上轻松的只有寓言,但是,深层梦境再无法控制,依然是梦境,而梦的主人在梦境中的实力,通常比现实更强。
小太的回答很快,“依据梦境而定,你现在没必要想这么远,先专注眼前。”他的话刚说完,吉普车后方便传来明亮的灯光。
千江月回头,发现陈夜等人已经开车跟来,“要撑多久?”他问小太。
“唔……我也不太清楚,你去码头吧,我再看看……”小太的声音断断续续,给人的感觉像是一边看说明手册一边操控机器的新手员工。
千江月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