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昆書齋

好看的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討論-第二百七十八章 坎坷世無情,從此醉夢鄉看書

Harrison Percy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锁链不破,北地运不转,锁链若崩,则此人脱困!”
昆仑秘境,蟠桃林中,长发男子看着手中玉简,不由叹息:“确实是阳谋,随着神藏开启,此事已是迫在眉睫,从紫玉的描述来看,被困之人的道行或许还在他之上……”
“在紫玉之上?”
对面的元留子闻言一愣,随即脸色大变:“那岂不是说,这被困之人的修为至少也是归真?”
“能有这等布局,还能逃过吾等推算,该是有些借了天时地利,而且……”长发男子看了元留老道一眼,“须知这神藏之中,环境莫测,也不算人间,就算是世外在里面,也不见得能受到限制!”
“这就糟了!”元留子难免担忧,毕竟他们昆仑对神藏本有谋划,又派出了两个弟子入内,真要是出了变故,可谓首当其中,自是忧愁。
“既然如此,你不如请示上界。”长发男子眯起眼睛,指了指上方,“看看仙庭是否早有预料。”
“这……”元留老道迟疑了一下,随即行礼道:“弟子遵旨。”
“除此之外,”长发男子忽然话锋一转,“神藏异变若因转世仙而起,余下两位还未入内的仙人就十分关键,派人去照料一番,省得节外生枝。”
“遵旨!”
.
.
“那人还未进来,不过……”
破旧的庙宇中,锁链之声阵阵,那庞大的身躯微微挪动,张口喷出一口黑气。
那黑气落在地上,就地一转,化作一名男子。
这人身着黑色蓑衣,面色苍白,鹰钩鼻,蒙着下半张脸,露出一双血色的眸子。
“封镇已然松动!河东之地的门徒,倒是可以利用起来了。”
此人动念之间,传出一道念头,随即迈步前行,消失在阴影深处
.
.
五日之后。
“怎么这跑腿的事,最后都要落到某家头上?”
河君庙外,秋雨子满脸的无奈与恼怒,偏偏因着命令自门中高层传来,他又推脱不得,只好闷头来此。
“你之前不是觉得在神藏谷中乏味无聊,现在离开了,却又抱怨起来了,”背上桃木剑嗤笑起来,“再者说来,你莫非就不想再见见陈小子?”
“我想与陈小子叙旧是真的,毕竟他如今这番气象,只要不中途陨落,日后必是修行界中的大人物,我提前搞好关系,就算不作为靠山,也能留下人脉、人情,何等潇洒,但今日过来可不是单纯叙旧,某家这刚出了神藏谷,又担负一事,如何能舒畅的起来?”
一人一剑对话间,已然到了庙门跟前,随即秋雨子脸色一变。
“不对劲!”他拔出桃木剑,“此处……似有世外气息!”
“不错,确实是世外气息!而且……”桃木剑微微震颤,周遭气流随之流转,朝着剑身汇聚,“这股气息和当初你在建康城中察觉的那点气息,有些类似!”
“建康城中?”秋雨子一愣,随即回忆起来,他当初得了九龙神火后,第二次抵达建康城,行走在路上的时候,曾经从一个路人身上捕捉到一缕鬼怪之念,捏碎之后,竟从中捕捉到些许世外气息。
“当时我就打定主意,要赶紧离开建康,但因为牵扯到青相子和陈小子,却不得不多停留些时日,也并未接触到世外,桃花,你的意思是说……”秋雨子脸色凝重起来,他朝着庙中看了一眼,“陈小子那个时候已经是世外了!他一直在隐藏修为,难怪啊,这小子能逼着世外飞升,原来他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早就……”
啪!
话未说完,就被桃木剑一下子抽在脑袋上。
桃木剑道:“他若是世外隐藏,能瞒得过太华山道隐子?再者说来,他又有什么理由隐瞒,世外修为,足以在人间横着走……”
“还横着走呢,还不是被逼走一个!”秋雨子嘀咕着,随即握剑推门,步入庙中,结果一进去,却见一名少年道人盘坐院中。
“嗯?你是……”秋雨子神色微变,“南冥子?”
那少年道人神色如常,闻言转头看去,露出笑容:“原来是秋雨子师兄。”
“你……长生了?”
看了两眼,秋雨子面露迟疑,捕捉到南冥子身上的气息变化。
“不错,有些机缘,得以长生,”南冥子笑容不变,“算起来,多亏了虞师兄指点,一个月前,他与我一番论道,令我灵肉重合,否则就是能够长生,也要拖个一年半载,说不定就错过了我家师弟之事。”
秋雨子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家伙,太华山又多了一个长生,你们这一辈……不对,等陈小子也长生了,你们这一辈可就是长生比道基还多了,了不得,了不得!”
南冥子笑容微微一凝,随即摇头叹息道:“师兄你损人的功夫,还是这般精纯,我太华山一共才有几人,若是不知道的,光听你这话,还以为是多大的门派。”
“你多虑了。”秋雨子摆摆手,随即眯眼打探了起来。
“莫多看了,这世外气息与我无关。”南冥子摇摇头,转身朝着庙中内殿看去,“这事还是和扶摇子有关,等他出来,问问便是,不过……”说到这,他忽然转头看向秋雨子,“这次,师弟我却不会被一阵风就给卷走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哈哈哈,师弟这话有趣,有趣啊!”秋雨子哈哈大笑,额头流汗,心道,难怪师父说,太华山的人都格外记仇,当时情急之下,有些孟浪了。
南冥子并未在这事上多言,还是看着内殿。
秋雨子便也看去,他这一看,才赫然发现,整个内殿已然被一股莫名之力包裹,就像是与整个河君庙、天地间割裂开来了一样,有几分格格不入的味道。
他不由感慨道:“这表象,该不会陈小子觉得踏足长生不过瘾,要直接一步世外吧,那他不是白白转世一番?”
南冥子却道:“该是师弟前世布置之一,能提前接触世外桃源之意。”说话间,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里面似是放了什么物件。
秋雨子还待再说,忽然心中一动,朝着一处看去。
“什么人,出来吧。”
“果然是瞒不过师兄。”随着一声轻笑,一只灰色的鸽子落下,“终南山灰鸽子,见过过师兄。”
“原来是你这懒货,若非方才一点灵光跳动,差点将你当做寻常飞禽了,”秋雨子嘿嘿一笑,“怎的舍得出山了?”
“师兄这不是明知故问吗?”灰鸽子落下来之后,咕咕叫了两声,“自是因为屋中那位,如今神藏生变数,正要通报屋中那位,让他在神藏中,可以帮衬我家师弟。”
秋雨子就道:“你那师弟恐怕不会领情。”随即,他忽然眉头一皱,“不过话说回来,听说这次明明是五位转世人,最后却多了一个,但清微教那位从头到位都没有露过面。”
他话音刚落下,角落中就传出一声轻笑,一人道:“有劳师兄挂念。”
“嗯?”
两人一鸟齐齐色变,朝着院中一角看去。
角落里,一名翩翩佳公子手拿折扇,从阴影中缓缓走出。
这人面如白玉,眼如桃花,唇红齿白,一张脸精致得宛如瓷娃木偶,见几人看来,轻笑一声,拱手道:“在下清微教红鸢,见过几位师兄。”
秋雨子皱眉道:“你是清微教的人,是转世仙人?”
“如假包换。”红鸢一把打开折扇,露出了上面一朵浴火红莲。
南冥子就问:“你既是清微教的转世仙,不去神藏,何以至此?”
红鸢娇笑一声,道:“早就听闻太华山扶摇子师兄名号,自然是来拜访的,不过啊……”说着,目光流转,看向天上,“来的却不是时候!”
话音落下,对面三人也纷纷有所察觉,各自捏出印诀!
呼啦!
一道漆黑闪电落下,随即一道道锁链显化出来,赫然是从云端直接连着内殿,然后骤然收紧!
咔嚓!
碎裂声中,一道道裂痕不断在锁链上浮现,裂缝中残魂哀鸣。
“好厉害!”灰鸽子急切的扇动翅膀,快速后退,“这些残魂已然被炼化,声入心念能乱道心!”
红鸢目露精芒,笑嘻嘻的道:“不愧是镇运大阵,真个是千变万化。这些锁链光影,能锁住性命,就算是长生之人被锁住,也是难以挣脱的!不知屋中那位师兄可否应对,不过我既然在此,真要是局面不利,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说话的同时,也捏动印诀,引而不发,似是局面一旦失控,就会出手相助。
“岂止是长生会被捆住!”秋雨子见状,没有多少意外,拿出一张符箓,“师弟,你帮我压阵,眼前局面早已被人料到,要先将陈小子和这些锁链一同镇住,否则要生乱的!”
说话间,他就要甩出符箓!
南冥子眉头一皱,从符箓中窥得一点,就道:“你这是要将我师弟也镇压?”
“权宜之计,某家镇住之后,还有法子将他摘出来!”秋雨子面露叹息,“你当某家愿意做?还不是被逼着来的!”
可就在这时。
吱呀。
内殿门开。
花瓣卷如风,自其中旋转飞出!
顿时,庙院之中景象扭曲起来,像是被人将一张画纸覆盖在上面。
景象扭曲、光影重叠。
前一刻还混乱凶险的庙景,下一刻就岁月静好、小桥流水。
一个个农夫织女在其中劳作。
先世避秦乱,率众来此境,从此不复出,与外人间隔。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梦!”
寄梦山水间!
坎坷世无情,从此醉梦乡。


Copyright © 2021 瑞昆書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