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tp5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落葉要歸根 (求訂閱啊啊啊啊啊)閲讀-lhlue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回去干什么?”
向南还没来得及开口,跟在后面的孙卫安“砰”地一声关上车门,脸色阴沉地说道,
“你说你都七十多了,哪有那么忙?学校没了你就开不下去了?博物馆没了你就没办法修复文物了?在这儿多陪几天一诺不好吗?”
“我都跟你说了,我回去还有事,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孙福民摆了摆手,懒得跟他吵,说道,“我七十多怎么了?刘其正比我还大几岁呢,人家照样天天上班,还带学生呢,你别瞧不起老年人!”
他转过头来看了看向南,笑着问道,“怎么样?这次的收获还行吧?”
“还行,别的不说,光是那一幅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唐代摹本的修复,就足够我好好揣摩一段时间了。”
向南点了点头,说道,“修复这一类残损情况比较特殊的文物,对于文物修复技术提高的帮助特别大,毕竟不常见,修复起来就更是需要绞尽脑汁。”
“那是当然。”
孙福民笑着点头,说道,“有的时候,技术瓶颈的突破,往往就是修复好了一件残损得很厉害的文物。情况越是复杂,需要动用的手段就越多,不知不觉间,技术就突破了。”
“嗯,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寻找一些残损情况比较复杂的文物来练手,只有这样,修复技术才有可能会得到突破。”
向南长舒了一口气,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孙福民说道,
“老师,不打算在这边多待几天了?”
“还待在这儿?再待下去,我身上都要长毛了!”
一说起这个,孙福民顿时就像着了火一样,吹胡子瞪眼起来,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
“我在这边就跟那些退了休的老头子一样,整天不是窝在家里没地方去,就是偶尔带着小一诺出去溜溜弯,简直都要无聊死了。”
孙卫安坐在一旁瞥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说得好像您没退休一样!”
“我退休怎么了?你老爹我有本事,又被返聘了啊,要不然怎么能教出向南这样的学生?”
孙福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在金陵那边还有很多事都没来得及做呢,可不能继续在这边浪费时间了,必须要回去!”
顿了顿,他又瞥了瞥向南,一脸威胁的样子说道,“你可别劝我留下来啊,小心我连你一起骂!”
向南一脸无奈地朝孙卫安撇了撇嘴,老爷子这么坚决,他也没办法再劝了,实在不行,也只能随他去了。
吃过午饭后,等孙福民去午休了,孙卫安和向南两个人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过了好一会儿,孙卫安才叹了一口气,说道:
“算了,既然他要走,我们也拦不住,让他跟你一起回去也好,要不然强留他在这儿,他自己也会过得不开心。随便他吧,怎么开心怎么过。”
向南安慰道:“老师年纪大了,有点小孩子心性,他说了什么,孙哥别往心里去。”
“他是我爹,他骂我不是正常的事吗?难道我还会记恨他不成?”
孙卫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抬头看了向南一眼,说道,“以后还是要拜托你多照看着他一点,毕竟年纪大了,身体状况也不如从前了,没人看着还是会有点不放心。向南,麻烦你了。”
“孙哥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也是我老师,我照看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向南连连摆手,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毕竟现在不常在金陵,一时之间也照看不到,不如我回去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一个可靠的保姆,让他照顾老师的生活起居好了,要是有什么事,也能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孙哥你觉得呢?”
“是得要人照顾着,他年纪都这么大了,一个人住我还真是放心不下。”
孙卫安想了想,这才说道,“不过,要找也得找个知根知底的,可靠的保姆,哪怕价钱高一点也无所谓。这事,就要拜托你了。”
“放心吧,等我回去了,我让我老妈帮忙找找,她认识的人比较多一些。”
向南笑了起来,说道,“孙哥也别太担心,我隔三差五的,也会回一趟金陵,到时候也会回学校去看看老师的。”
“嗯,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孙卫安点了点头,眉宇间的忧色总算是散开了不少,他抬头看了一眼向南,笑着说道,
“这几天在外面肯定都没怎么吃好吧?等晚上我让你嫂子弄个火锅,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在孙卫安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向南和孙福民两个人就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前往机场坐飞机回魔都了。
小一诺是家里面最后一个才知道这个“坏消息”的人,他紧紧地跟在孙福民的身后,伸出小手拽着孙福民的衣襟,小嘴瘪瘪的,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孙福民看得心疼,就蹲下来,拉着他的小手,笑着说道:
“小一诺乖,爷爷要回家去了,等明年放暑假的时候,你再到爷爷家里玩,好不好?”
“好。”
小一诺点点头,吸了一下鼻子,又问道,“爷爷,你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啊?”
“家里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爷爷呢。”
孙福民笑呵呵地说道,“再说,爷爷年纪也大了,落叶总要归根的。”
“爷爷骗人。”
小一诺眨了眨眼睛,伸出小手指了指花园里的一棵小橡树,脆生生地说道,“这棵小橡树它就不落叶。”
“……”
孙福民一脸尴尬,这小屁孩,我跟你说的是树落不落叶吗?
我说的是归根!
向南站在一旁,忍不住在偷笑。
老师你想给小一诺灌输落叶归根的理念,现在还太早了啊,这才多大?你好歹也得等他长大懂事了再说才行啊,现在就跟他说这些,他不但理解不了,也记不住啊。
安慰了小一诺几句,孙福民也不再多说,站起身来朝向南招了招手,说道:“走吧,等太晚了就赶不上飞机了。”
向南也没说什么,和孙福民上了车之后,孙卫安就发动了车子,朝着机场的方向缓缓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