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qan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第26章 開始展示-23eon

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小說推薦盤龍開端之縱橫三界
寂静浩瀚的黑暗,突兀的,一点光芒浮现。
光芒如火星般照亮周围,虽然转瞬熄灭,却能令人看到暗藏在黑暗之中的庞大阵法结合。
单单一处阵法,面积就近乎一处疆域。
而在黑暗中,足足二十三处阵法彼此结合,缓缓的在虚空中旋转着。
火焰、山岚、寒冰、雷霆、风暴,光明、黄泉,种种二十三种自然力量沸腾,化作剑形彼此结合碰撞又令能量完美循环,一丝一毫都没有外泄损失。
如此大阵,如果每一处大阵就有一位主宰统领,联手之下就算是异宇宙之主也得立马逃窜,甚至运气差点都可能丢掉性命。
“哈哈,还是得感谢明道友,若非明道友相助,我这边顶多布置下十八处大阵。”天权老人是长着青色须发的白胖老人模样。
据说他是很普通的凡俗出身,修行很晚,却算得上大器晚成,是整个时踆域最早期的主宰之一。
在阵之一道上,他的成就极高,更是主持立下大阵‘拦截’水镜船,不过以他的境界也仅仅只能布下十八处主宰级的大阵,还令这些大阵彼此勾连。
按照天权老人之前的计划,是请十八位主宰掌控这大阵,然后时光道主统领剩余的主宰在大阵的加持下攻击那水镜船。
对天权老人而言,这一十八方大阵也是他竭尽全力,将一次闯荡时所有的宝物都赔出去,同样将自身的境界智慧都发挥到极致才炼制出的大阵。
主宰一道的阵法尽显其玄妙。
如果让李明来布置,也是布置不出这样的十八重主宰大阵的,可无法布置,不改变无法修改补充。
或许单论阵道的“高度”,李明的第四步终极阵道也就是圣城之主的极致,但是终极阵道的“圆满”却不是主宰之道可比较的。
热心的山铜主宰将李明引荐给天权老人后,天权老人也是大喜,不过为了谨慎,两人也在阵之一道上切磋了一下。
这一切磋,却让天权老人大惊。
论对整个阵道的理解,天权老人比李明高之半筹,不过由于仅仅是切磋,没有彻底显示出彼此阵道的差距,天权老人也以为李明的境界是主宰层次。
可是在阵法布置的精妙细微的方面,李明更强,比天权老人还强的多。
毕竟,终极阵道就是阵的“圆满”。
之后李明直接帮天权老人参详这十八重大阵。
每一处大阵,李明都能令其简化了少许,威力略微降低半筹,但是道的运转却更直接,不仅更好操控,还能额外再勾连足足五方主宰级大阵。
将十八重大阵提升为二十三重大阵。
看似仅仅多勾连五方,可威能彼此勾结递增,多勾连一重都会令威能大增。
二十三重大阵的整体威能相比十八重大阵足足提升了六成多。
也怪不得等这五处大阵辛辛苦苦布置好后,天权老人对李明颇为感谢,更是直言整个天时踆域都欠下李明一份大人情。
相比之下,价值千亿方混沌灵液的一些宝物反而不重要。作为一位有西斯族兵器的主宰,李明要赚取这点混沌灵液也仅仅是多花点时间的事情。
“对了,这阵法是在明道友的指点下布置下的,那就由道友给这二十三重大阵取个名字?”
“这怎么好,这阵法是天权兄和时时踆域的诸位道友辛苦炼制的,我也仅仅是给了些建议罢了。”李明摇头拒绝了,“依我看,还是道友们再想想办法看看如何更好的将那水镜船拦下。”
说到水镜穿,天权老人,还有时时踆域的其他主宰帝君都面露难色。
水镜船,毕竟是最可怕的天灾。
也就至尊有绝对的把握击退。
他们时时踆域二十来位主宰,还有各方来援的数十位主宰联手能否成功改变水镜船的运动轨迹?
没人说的准。
因为水镜船威能的爆发也是不恒定的,就仿佛流水般多变。
按照历史上一些界域试图改变水镜船运行的事迹情报来看,有时水镜船爆发的威能杀伤性很弱。
比如十六万个时代前“黑鹤界域”的那一次,那水镜船甚至都不孕育出“水镜船士兵”来对付主宰们,任由主宰帝君们攻击数十年,改变了运动轨迹,黑鹤界域得以保存。
可更古老些,大概七千万个时代前“点肖界域”的一战,那位界域之主都请出了三百余位主宰相助,甚至都有一位源行者来看热闹,结果却是一败涂地。
水镜船攻击性不强,那三百余位主宰倒是都没陨落,可“点肖界域”却是彻底覆灭,那界域之主的西斯族兵器都被毁掉了。
据说那位界域之主曾经和助拳的主宰们许诺宝物,可惜界域被毁,失去西斯族兵器后他自己也实力大损,到现在都没还清欠款。
不过按照一般规律,有近百位主宰联手,改变水镜船的运动轨迹就有一成把握。
李明修改了阵法之后,己方的实力也提升了不少,把握或许提升到一成半?
一成半把握,那也值得拼一拼了。
毕竟,水镜船的毁灭实在是太邪恶太可怕与我,被水镜船控制奴役,还不如被混沌源兽吞噬吃掉或者干脆被阴阳生死轮彻底破灭。
事实上,时时踆域的主宰们炼制大阵,请诸多主宰来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一旦事不可为,便尽可能带走这界域中的无尽生灵,然后操控大阵—-毁灭剩下无法带走的界域和生命。
在水镜船的控制面前,死亡解脱也是一种仁慈。
……….
阵法彻底炼制好后,呆在天踆城内的主宰帝君们也飞到这一片黑暗当中。
比较,要抵抗对付水镜船,至少也熟悉阵法,彼此配合演练。
虽然说历史上也没几位主宰死在水镜船的攻击下,但是总归也是有这样的倒霉蛋的,主宰们自然不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存在。
那些顶尖帝君自然就更小心了,有巅峰道君实力的“水镜船士兵”的围杀对他们还是有些威胁的,到时候他们最重要的依仗就是同伴了。哪怕此刻不相熟,但是到时都要并肩而战!
这样主宰帝君们熟悉阵法的第五千年,一帝君从无尽黑暗深处归来,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水镜船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