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r00精华小說 妖魔哪裏走 線上看-416.神探王七麟(超大章以表歉意)鑒賞-xbla9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祖先生死于两天前。
也就是说他在程家做法之后回家,立马就死了。
这死的必然有古怪。
王七麟说道:“毫无疑问了,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件事,他安排祖先生在明面上做事,将他利用完毕之后,便将他给弄死了!”
程福波喃喃道:“怎、怎么会这样?这事怎么这么复杂了?不就是有鬼啊不,有狐妖缠住了我家二郎吗?怎么祖先生还死掉了?”
谢蛤蟆拿起狐嫁女压箱底翻来覆去的看,说道:“无量天尊,还是不大对劲,如果是狐嫁女,那到来的应当是狐族娶亲队,刚才来的还真是鬼怪,不是狐族。”
王七麟道:“徐爷,这件事你怎么看?”
徐大说道:“回禀七爷,大爷站在你身后看呢。”
“认真问你呢,”王七麟又皱眉,“你说怎么办?”
徐大道:“七爷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王七麟背着手在院子里转了转,走向厢房,得先去看看正主。
躲在厢房里头的人叫程银宝,是一个年约二十的青年,他此时躲在墙角、披头散发。
王七麟上去打量他,看到他面色青白、双眼无神,嘴唇一个劲蠕动却没有声音发出,确实有点疯疯癫癫。
王七麟凑上去与他交谈,他却什么话都没有,只是浑浑噩噩的蠕动嘴唇,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见此他摇头走出院子,看到他摇头,程氏夫妇难过的哭出声来。
李塔安慰他们道:“别哭了,我家七爷能耐最大,有他在,你家二郎不会有事的。不过你们遇到诡事为什么不去找我听天监?早日上报此案,何至于闹到今天?”
程福波哭丧着脸说道:“李大人明鉴,小老儿曾经想去报案来着,可是祖先生说不用报案,说他能解决此事,所以小老儿报了侥幸心思,就没有去找你。”
王七麟将徐大和李塔的手下叫过来,让他们出去查一些信息,他和谢蛤蟆走出街道。
“你家大儿年三十在哪棵树上吊而死?”他转头问夫妇两人。
程福波惶恐的说道:“不是在这街上吊死的,是在后头巷子,后头有一棵柳树,他就在上面挂了腰带给吊死了。”
王七麟直接踏墙上楼,又一个飞跃下去落地看去。
这条巷子要更窄一些,巷子头上有一棵大柳树。
夜风吹拂,干枯的柳枝前前后后的摇晃,像是无尽枯手在甩动。
只要风一吹过,就是哗啦哗啦的声音。
王七麟走过去绕着柳树转了一圈,又抬头看了一会,琢磨一通后他回到程家小楼,问道:“你家大儿是上吊死的?你能确定?”
程氏夫妇一起点头:“能呀。”
“当时我家二郎外出寻他,左邻右舍听到呼喊声后出来看,结果有人看到了吊在树上的他便赶紧来通知了我家,我们去看的时候,他已经吐舌头吊死了。”
说到这里程福波忍不住又开始抹眼泪:“可怜我大儿哟,他一个憨厚老实的孩子,又听话又上进,我怎么就把他给逼死了?都怨我、都怨我哟!”
王七麟皱眉道:“不对吧,吊死的?”
他思索一阵对程福波说道:“你带我去令郎的坟前瞧瞧。”
程福波愕然:“啊?这个?”
王七麟盯着他问道:“这个怎么了?”
程福波抬头看了看天色忌惮的说道:“大人,这已经很晚了,我家大儿是横死,所以没有葬入祖坟,而是葬在了县外一处老坟岗上,那地方很邪,这时候去老坟岗怕是危险啊……”
王七麟道:“放心好了,不管什么时候,只有妖魔鬼怪怕我的份儿,没有我们怕妖魔鬼怪的份儿!”
斩钉截铁,语气傲然。
徐大抽出偃月刀在他背后做怒目金刚状。
可是程福波还是犹豫:“大人,不是小老儿胆小,只是小人担心咱走了家里再出事怎么办?实不相瞒,大人,我家二郎脑子已经不太正常了,小老儿怕到时候出点什么事,贱内一个妇道人家处理不了!”
王七麟便说道:“这简单,你们夫妻带上二郎一起去嘛,有我们在你们身边,什么意外也不会发生!”
程福波眨眨眼睛,无话可说了。
他只好让妻子带上儿子,三人走在前头,领着王七麟和谢蛤蟆等人出门。
一行人出城时候从一片大宅子旁走过,程福波抬头看了一眼,猛的打了个哆嗦:“对了,诸位大人,小老儿突然想到一件事!关于祖先生的事!”
“什么事?”
“祖先生两日前离开我家,但小老儿当时担心没有他坐镇家中,来娶亲的妖魔鬼怪还会再来,于是就想让他再待上两天。可是他拒绝了,他说又有人找他去办事,这人他得罪不起!”
王七麟不耐道:“敞开来说,谁找他去办事?”
程福波无奈道:“小老儿也不知道,只记得祖先生说这人是上原府的大户人家,往上数是出过大官的,但亲家在我绿波县,这人经常往来绿波县,所以知道他的名声。”
听到这里王七麟心里一动,上原府的大户人家,亲家在绿波县,家中有诡事——
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轻声问道:“将军府的郑家?”
王七麟道:“此间事了,我们就去探查一下。”
谢蛤蟆点头道:“应当如此,老道士当时就觉得郑家公子郑不世与柳家结鬼亲不是正常事。”
乱坟岗就是在几座土丘处,这些土丘彼此连绵,起伏不断,如洪荒巨蟒卧伏于地。
一座座突起的坟头子和墓碑胡乱分布在上面,多数坟墓没有墓碑,有些墓碑还没有姓氏,就是一块光板或者上面写着‘无名氏之墓’,隔着老远看去能看到有鬼火在里面漂浮。
但当他们走近之后,这鬼火却不见了,只剩下黑漆漆的夜色。
正月里的夜风吹过,李塔下意识的抿了抿衣裳嘟囔道:“好冷的风。”
王七麟道:“小心,这是阴风,能吹掉人的阳气,轻则让人最近几日运势低落,重则回去大病一场。”
他沉吟一下,找到谢蛤蟆低语几句,再抬起头时又说道:“大家伙小心,跟随道长身后走,今夜乱坟岗上阴风太盛,得让道长找一条避风的路来走。”
程福波指明大概位置,谢蛤蟆点点头从袖子中甩出一张符箓,喝道:“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出窈窈,入冥冥,气布道,气通神,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辟邪,寻吉,急急如律令,出!”
随着他念出口诀,符箓开始亮起光芒,最终燃烧起来化作一团火焰在夜空中飘荡。
夜风、阴风接连的吹,吹的这团火焰一个劲的翻滚,可就是没有熄灭。
他们跟随着火焰绕着山丘走去,两边全是无主的坟丘,李塔悄悄的往左右看,发现这些坟丘上一棵野草都不长,光秃秃、惨淡淡,死寂沉默。
这让他感觉不大对劲,这种坟不都是凶地吗?里面葬下的尸首应当有怨气或者煞气,所以才冲的坟墓泥土死气沉沉,连野草都长不出来。
那么从这种坟墓中走过的路,能是避开阴风的路?
风一阵一阵的吹,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越来越冷。
翻过一个土丘后终于找到了一座新坟,这座坟墓没有墓碑,只是几抷新土。
王七麟抓起一把土在鼻子前嗅了嗅,他闭上眼睛围绕着坟墓转圈,李塔看的莫名其妙,这是弄啥?
他冲谢蛤蟆点点头,谢蛤蟆沉声问道:“无量天尊,七爷,你确实要冒这险吗?”
王七麟道:“把它叫来!”
谢蛤蟆将一张符箓递给他,又去带其他人离开。
李塔忍不住问道:“道爷,七爷这是要做什么呢?”
谢蛤蟆面色凝重的说道:“七爷要喊鬼问讯,咱们先走,这片乱坟岗上冤死鬼、横死鬼无数,一旦七爷喊鬼,指不定来的是不是程金宝的鬼魂,有可能是困守此地的恶鬼。”
程氏夫妇下意识对视一眼,程福波迟疑的问道:“王大人还能把我家大儿的鬼魂给叫来?这已经过了他的回魂夜,他的鬼魂应当已经入阴间不能出来了吧?”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按理说确实如此。但是你们将他尸首埋在这里的时候,他的鬼魂会在此停留一些夜晚,乱坟岗中鬼魂多,或许会有鬼魂与他交流,从他口中知道某些内情。”
“我家大人现在其实就是想将这些鬼魂叫出来,再从它们嘴中问出这些内情。”
程福波惊叹道:“王大人当真是修为通天呀。”
他们离开乱坟岗后极目远眺,确实看到程金宝坟墓跟前出现了一点火光,然后有黑影摇摇晃晃出现在周围。
呆呆傻傻、行尸走肉一样的程银宝惊恐的嚎叫一声,猛的推开扶着他的程氏往来路跑去:“鬼!鬼来了!”
一行人急忙去追他,等他们安抚下程银宝,王七麟已经掠地赶到。
李塔问道:“七爷,有发现吗?”
王七麟面色凝重的说道:“有所发现,但现在依然迷雾重重,咱们回去再说。”
这一趟来回花费了近两个时辰,等到他们回到程家小楼已经过午夜了,徐大和李塔手下都做完调查回来了。
王七麟问徐大道:“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吗?”
徐大摸着脑门子说道:“有价值的不多,但有一条消息挺古怪。”
“根据大爷从左邻右舍询问得知,这程金宝是个老实人呀,平日里只知道去家里店铺和城外田地忙活,从没听说过他去过勾栏院,更没听说过他与哪个花娘有牵扯。”
“反而是程家这个小郎君,嘿嘿,他可是个勾栏院浪子,每年三百多天得有二百天睡在勾栏院里。不过这小郎君机灵聪敏,深得程家夫妇喜爱,所以他虽然在勾栏院里败家,程福波和他婆娘却很少怪罪他。”
王七麟凝重的点头,说道:“一切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了?”徐大问道。
王七麟挥挥手,示意李塔带程家三口去驿所。
程福波满脸的莫名其妙:“王大人,这是做什么呀?”
王七麟不说话,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绿波县隔着上原府最近,它的规格比别的县城还要高一点,所以不管是衙门还是驿所都修建的要比寻常县城更大气威严一些。
王七麟进入驿所后在大堂坐下,掏出铁尉印拍在桌子上:“砰!”
一群刚刚从梦中惊醒穿戴整齐的游星力士纷纷跑出来,分列成两队手握腰刀摆阵。
见此阵仗,程家夫妇顿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程银宝浑浑噩噩的在大堂里转头看,满脸木然。
一名小印戟指喝道:“何方罪人,胆大妄为?在我听天监公堂上竟然不跪?”
王七麟摆手道:“他现在装疯呢,你不要管他。”
听到这话程福波猛的抬头震惊的看向他。
王七麟再次用铁尉印拍桌,满脸肃穆的问道:“程福波,你家大儿被害真相,你愿意告诉本官吗?”
程福波茫然的说道:“什么真相?大人,小老儿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呀。”
王七麟歪嘴冷冷一笑:“很好,你不太明白,那本官就提点提点你。”
“你说你家大儿是挂树枝自尽而死,是吗?”
程福波慌张的点头:“大人请明鉴,一点没错呀,他正是自尽而死,这点我家的邻舍都能作证,其实就是我家后面的丁老四先发现了他上吊!”
“而且这事衙门也有记述,仵作去验过尸的,我家大儿正是死于啥颈骨脱离,舌头外伸、面庞充血变青,他说这就是上吊死的。”
程氏跟着说道:“不错,大人您明察呀,他就是上吊死的。”
王七麟摇摇头说道:“但是本官询鬼问到的却不是这回事!”
“你大儿是被人掐死的!”
“掐死也会造成舌头往外伸、面庞变青的样子。”
程家老两口吃惊的瞪大眼睛:“啊?”
王七麟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问道:“程银宝是你们俩的亲生儿子,那程金宝就不是吗?二位,手心手背都是肉呀,你们两位平日里偏袒程银宝就罢了,在程银宝杀了程金宝这件事上,你们竟然还要偏袒这小儿子?”
此话一出口,满堂皆震惊!
李塔下意识喝道:“你们两个还不说实话?!”
王七麟站起来走到堂前,看着老两口忍不住摇头:“你们太过分了,程金宝又孝顺又老实,可惜嘴笨不会哄你们开心。”
“而程银宝却是个败家玩意儿,仅仅因为他嘴甜会哄人,你们就处处偏袒他?”
程福波震惊的说道:“没有,大人,我们没有!”
王七麟断然道:“别否认了,本官已经询鬼问出真相了!”
“真正拿到狐嫁女嫁妆的是程金宝,这程金宝去年凑巧救了一头狐狸,那狐狸感恩于他,便愿意委身下嫁。狐族收下了程金宝的聘礼,只不过程金宝也不知道自己随手给狐族的东西,会被他们当做了聘礼。”
“但是程金宝后来知道自己走了桃花运被狐族看上,他将这件事告诉你们,本想让你们高兴,让你们知道你程家要发达了。”
“可是程银宝嫉恨在心,他得知狐女娇媚且有神通,于是便起了垂涎之心,他想做狐族的女婿!”
“他从小就抢哥哥的东西,每次抢你们都偏袒他这弟弟,以为这次抢哥哥的姻缘,哥哥也会答应。”
“结果没想到程金宝这次铁了心要保住自己的姻缘,所以程福波你说你曾经因为大儿姻缘一事与他争吵不休,此事属实,只不过不是他看中了妓子你不愿意,而是你想让他将狐女让给程银宝他不愿意!”
“大年三十,你们终于起了最厉害的一次争执,程银宝一时失手将程金宝给掐死了!”
“这时候你们为了保住程银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偷偷的将程金宝给挂在了柳树上,制造他一个自尽的假象!”
“不止于此,你们为了防止被人查出真相,还让程银宝去勾栏院找了个相熟的姑娘在程金宝灵前演戏嫁祸他责任。”
“最终呢?恶有恶报!你们本想保住程银宝并且让他拿到狐嫁女压箱底来娶狐女,可是狐族岂是那么好骗的?它们发现你们害死它家女婿,便决定报复你们程家!”
“你程家不是想让老二娶一个大能耐的媳妇吗?好,那就引鬼来与他成亲,但不是嫁给他,而是娶走他去给鬼做赘婿!”
王七麟一口气说完,众人纷纷色变,看向程家三人的眼光真是跟一把把刀子一般。
程银宝吓得缩着身子搂着爹娘。
程氏作势要推开他,怒道:“竖子胡说!”
程福波急忙接话道:“王大人,你说的这些太耸人听闻了,我们压根没有听到过,这不可能!”
“而且你有证据吗?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
王七麟悲哀的看着他们,道:“你们当真是没有一点良心吗?程金宝做过什么,你们这么看不上这个儿子?你们为何非要护住这个作奸犯科、吃喝嫖赌的老二?”
“而且,你们有一件事大错特错了!”
王七麟凝视着老两口徐徐说道:“年三十夜里,程银宝并没有掐死程金宝,人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他当时是假死,你们哪怕别管他,他过一会也会重新苏醒。”
“结果,你们把昏迷中的他挂在了柳树上,硬生生给勒死了!”
李塔脾气火爆,伸手从身旁力士腰上抽出一把刀吼道:“竟然有你们这样一家人?七爷,砍了他们,先斩后报!”
王七麟摇头道:“他们老两口只是帮凶,隐瞒了真相罢了,真凶是这程银宝。”
徐大上去扣住程银宝的脖子,将他拉到了后头。
程氏急忙去抓儿子,程银宝奋力挣扎,张开哀嚎,李塔上去帮忙,两条铁塔般壮汉上去锁住了程银宝。
但程银宝还在扭动身躯,徐大震惊:“这夯货好大力气!”
程银宝只是靠一口爆发力,很快没了力气跟条死狗似的落在他们手中。
程福波冲王七麟喝道:“王大人,这一切是假的,不是这样的,小老儿一家没有杀害程金宝,小老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你一定查错了!”
王七麟傲然道:“不会错的,这是本官在乱坟岗寻鬼问出来的真相,是程金宝鬼魂告诉这些鬼的!”
程氏叫道:“可这就是假的呀,我家银宝没有做这样的事,我们没有杀金宝!”
徐大怒道:“老虔婆现在还要嘴硬?真是死不认账!”
程福波诚恳的说道:“诸位大人,请诸位大人一定要明察,真的不是这样,我们没有杀程金宝呀,他就是悬梁自尽的!”
王七麟问道:“你们有证据吗?有证据证明你们说的这一切吗?”
程福波愣住了,他呆了呆问道:“不应当是大人您展示证据吗?应该是大人您拿出证据来呀。”
王七麟说道:“你们若是拿不出证据证明不是程银宝杀了程金宝,那就可以认为是程银宝杀了程金宝!”
一听这话,义愤填膺的差役们觉得不对劲了。
这个逻辑是错的吧?
听天监都说王七麟擅断奇案,今天看来,名不副实?
程氏想了想,说道:“有证据,我们有证据,我家后巷的邻居能作证,再说程银宝若是掐死了程金宝,那程金宝脖子上无论如何会留下手指印痕迹的。衙门仵作验过尸,压根没有这些痕迹!”
王七麟沉吟了一下说道:“那明日你们找衙门仵作和证人来驿所,本官到时候听听他们怎么说,今夜这程银宝先关在我们驿所里头。”
程氏夫妇不甘心,谢蛤蟆喝道:“无量天尊,你们家里有妖魔鬼怪,程银宝回去反而危险,留在我们驿所虽然一时没有自由,可是好歹安全。”
程福波看看妻子,无奈道:“那有劳官老爷了,这真的是冤枉,小老儿一家冤枉呀!”
王七麟摆出蛮横霸道一面,说自己断案从不会冤枉好人,他们若能推翻他的论断,那就明天拿证据来说话。
程氏夫妻互相扶持着落寞而去。
两人回到家里,之前跑掉的门房如鬼魅般出现,程氏关门,程福波则闭上眼睛抖了抖耳朵。
门房道:“没有外人了。”
程福波没管他的话,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睁开眼睛说道:“没有人了。”
门房翻着白眼吐了口唾沫。
程氏伸手揉了揉额角和脸颊边缘,慢慢的撕下一个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普通寻常的女人脸:“这是怎么回事?听天监怎么会来找到咱们?”
程福波沉声道:“别怕,一切都是巧合罢了,我去第五味放下这压箱底换灾的时候没有掩饰真面容,估计他们就是顺着这点找来了。”
程氏怒道:“别怕?听天监摸到咱们门上了,还把老火给扣下了,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不知道咱身份,否则他们就不是扣押老火,而是会找金将银将出马来抓咱们了!”程福波不耐道。
门房下意识叫道:“什么?老火被王七麟那狗草的给扣下了?”
程氏悻悻道:“不错,那王七麟说是老火假扮的程银宝杀害了程金宝,所以把他扣住了。”
门房茫然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它娘谁知道?”
“老火被扣,这可麻烦了!”
程福波背手在院子里走了几步,道:“当前麻烦的还不是老火,老火只要继续装傻,王七麟不至于能从他身上查出什么来。当前咱们的麻烦是怎么能用寻常手段捞出老火来。”
程氏暴躁的说道:“老火也是倒霉,这王七麟怎么查的案子?这不是瞎鸡儿查吗?”
“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程福波问道,“咱们对程家的了解仅仅限于表面信息,谁知道他家大儿子是不是他家小儿子给掐死后挂到树上吊死的?”
程氏怒道:“你问你娘呢?这户人家是你选的,你怎么会选这么一户人来落脚?”
程福波更怒,道:“这是老大的安排,他让咱来这家人落脚,等他来了你去问他!”
门房满头雾水,他问道:“我出去以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老火被听天监给扣下了而你俩又在吵架?”
“你出去做什么?”程氏骂道,“你个骚猴子跑的倒是快,瞎鸡儿跑!”
门房怒道:“我不出去谁来御鬼娶亲?不御鬼娶亲吸引听天监注意力,他们摆明是来查咱们的,到时候万一真查出个什么来怎么办?当时王七麟可就是躲在屋子里头呢!”
他又说道:“老子一开门就看到了那伙人,赶紧通知了你们让你们好好演戏。你们只要演戏拖住他们就行,我出去避开他们耳目施展法术御鬼来吸引他们注意力,结果呢?你们连这个都做不好,等到老大来了,我一定要好好告一状!”
“告告告,告你娘个臭批。”程氏骂他。
门房骂道:“骂骂骂,整天咧开嘴就会骂批,老天爷在你嘴里生了个臭批吗?”
程福波叫道:“别吵了,你们别吵了!现在赶紧想想,老火怎么办?咱们怎么去把它给救出来?”
程氏冷冷的说道:“大不了去驿所劫狱,反正一个小小的县驿所,咱三个闯进去救个老火还不简单?”
门房问道:“你说的简单,那你在屋子里的时候跟王七麟面对面了,你怎么不简单的灭掉他?”
程氏怒道:“他随身带着个灵兽,而且看不到那个臭批道士跟在他腚后头吗?老娘怎么动手?王七麟是咱们一招能杀死的?臭批道士就在外头,用不着一招时间就能赶进来,老大不在,咱们四个不一定是他们两个的对手!”
说到这里她又骂门房:“你这个臭傻批,操你娘的,你不是说按照你的安排,咱们可以打王七麟一个落单吗?”
门房不服气的说道:“按照我的安排就应该是这样,那第五味的小娘子摆明是他王七麟的姘头,王七麟跑到哪里她便跟到哪里,千里送批啊。”
“所以咱们设计他姘头,按照常理他王七麟应当会逞英雄自己来解决这档子事,只是一个换灾罢了,他王七麟肯定有信心能解决掉呀。”
“谁知道他竟然拉了一堆人来办这屁事,这孙子也太谨慎了吧?”
程福波背着手、阴沉着脸转圈圈,最终说道:“算了,今夜闯驿所把老火捞出来,然后撤走,废掉这个落脚点。”
门房迟疑道:“可是老大说过,咱不准打草惊蛇。”
程福波摇头道:“这也不算打草惊蛇,就因为一户人家消失,听天监便能猜出咱们是二十八宿?哈,他们是神算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