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x2o優秀都市言情 升維之旅-第0608章 似曾相識的概念歸檔,意外的形象看書-4uxwk

升維之旅
小說推薦升維之旅
失去了最后一丝阻碍,世界在物理规律的完全颠覆中滑入了深渊,宽高、轻重、冷热、浓淡、明暗…一切衡量客观现实的概念都失去了意义。
在替身领域的主战场最深处、层叠时空形成的世界中,顺利碾过替身“世界”借道程斌,于神明内部醒来。
从替身“世界”身上“借道”的过程,并不怎么友好——毕竟那相当于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刚长出来的一块肉自发背叛、切割、自我补完,然后窜出去掉进生死大敌的嘴里。
与程斌合作的那部分迪奥再怎么谨慎、再怎么深思熟虑,也料不到这家伙根本不在乎常规意义上的得失、纯粹是来送的——谁能阻止这种不要脸还不要命的猪队友?!
不过别人的气急败坏也不关程斌的事了。
当他越过层层防线、进入曾经由世界·超越天堂主导的神明内核,释放携带而来的、以替身无限的残余为基础形成的补完碎片时,奇妙感觉就彻底淹没了他的思绪——
类似于梦境中所有生命记忆思绪混淆融合的过程,程斌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无比广阔的天地,自身的生命意识在灵魂的洪流中无限稀释、消融。
在逐渐步入死亡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吞噬一切的神明的轮廓——
那是充塞世界的纯粹灵魂,一切替身力量的根基。
无数世界线收束、交叠,直至在固定的时刻崩缩成唯一的焦点,这是打破了界限、同时存在于无数世界中的唯一核心,是湮灭星宇、除灵魂之外一无所有的纯粹世界。
一个巨大的灵魂结晶,以及其沿着结晶边界的发散世界线向过去未来延伸的无数触须,这就是神明实际存在的躯体。
再怎么强大的替身,其存在与运转也依赖于无数世界中的灵魂载体,一个脱离了外在能力桎梏、直指神秘灵魂本质的神明,确实来到了更高的层次。
程斌背后纵然隐藏着超越性的意识内核,当承载其意识的载体也依旧是这边的神秘物质“灵魂”,从各方面来说都很难抵抗神明本能的吞噬。
不过程斌也无意去抵抗。
在与神明同化的过程汇总,他没有关注神明躯体在过去未来两端的、与替身联盟和世界势力的宏伟战场,没有去在意神明意识层面多方对主导权的争夺。
他反而专注于自己带来这一块灵魂被神明吞噬同化的过程——比起表面的争端,他更在意神明那超越了现有灵魂结晶身躯的、贯穿连接着所有世界线所有灵魂的潜在共性。
或者说,这一系列世界线里神秘力量的真正源头——纵然神明这块纯粹的灵魂结晶强大到可以将周遭世界扭曲收束、压缩吞噬,程斌也不觉得这种依旧依赖于世界、存在于世界内部的东西,会是诸多涉及高维的现象的真正源头。
电磁干涉、绝对预言、空间毁灭,甚至于时间停止、回溯重生、时间线剪辑…并非真正高维生命的替身们是如何实现这些奇迹的?他们是怎么横跨诸多世界内灵魂载体、凝聚出超越单体世界的独特意识的?这种意识又存在于何处?
抱着这些疑问,程斌的意识在分解中沉向神明核心的更深处——
抵达这圣人领域的灵魂,其被神明吞噬的过程中,似乎是依照着某种唯心的规律在解体——就像一个完整的人类意识在这一刻被拆分,其对自我、对一切事物的认知被分解为一个又一个隐有关联的独立概念,被分门别类的肢解分流。
纯净的灵魂结晶核心中,似乎并不存在运转的意识,取而代之的是数据库一样的,等待调用的无数概念定义——
就像是原本地球众生认知中的“太阳”——一个代表着光与热、生命能量的源泉、神秘学中拥有特殊地位的奇异概念。
越多灵魂所认可的、接受的概念,在这里就会汇聚出更大的支流,概念的不断细分更带来的无限的分枝与延伸,无数细微的概念以不同的方式关联聚合,才能形成一个正常世界中的具体对象。
客观的物质并不客观,在这样的世界里,一切超越灵魂生命认知的事物都是无意义的,而一切有意义的事物都将被主观意识所认知拆解、精密至极的被归档到无数概念支流中。
程斌在这奇妙的唯心概念拆解归档流程里,隐隐约约嗅到了一点似曾相识的味道。
“心智纯化、概念归档…所以说,迪奥将其晋升理论中灵魂意识的完全境界称作‘天堂’,并不仅仅是文化模因的缘故么?”
意识近乎被肢解的程斌,也没闲心往某些方向多想,他将注意力集中到概念的领域,在彻底消亡之前做出最后的尝试——
唯心的世界观中,眼界始终是个无法绕过的问题,程斌的眼界不用多说,其意识层面有着不少难以被神明主流概念数据库消化的玩意儿,这让他最核心的意志能稍微支撑一会儿。
没有常规意义上时间的领域中的“一会儿”,让沉的够深的他,可以在时间线的几轮变动中,等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随着可以看做“程斌”的奇怪抽象概念在神明内核的倾轧中维持形体,所有灵魂相关的世界线里,所有与此固有概念有关的灵魂与其搭上了潜在的线条。
如同一个新生的替身,沿着自概念衍生的、严格而精密的匹配条件,连接到了所有世界、所有时间中相性符合的灵魂。
“…虽然残余概念的复杂已经筛掉了几乎所有外人,但为了避免踩进迪奥踩过的坑、避免其他生命小概率参与进来,还是设置一个只能靠默契完成的仪式密语吧,那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没有时间观念的领域中,名为程斌的概念聚合体不分先后的连接到了灵魂相关所有世界中的程斌,每一个在世界线变动中努力探索、举行仪式默念密语的程斌,灵魂脉络都汇聚过来成为了支撑其意志的基石。
至此,程斌被神明肢解吞噬的进程完全中断,他彻底摆脱了“世界·超越天堂”和“无限”的制约,就本质而言,他已经独自站到了与其相等甚至更高的水平线上。
然后…在意识重归完整、获得了活动能力的瞬间,程斌毫不犹豫的献祭了刚刚成型的概念聚合体,献祭了所有世界所有时间中的程斌,强行向着概念领域中观测到的更深处又迈出了一步——
坑了一把“世界”,利用“无限”的补全碎片短暂触摸到深层的真相,这个行为本来就引起了不少替身的敌意,再加上诸多世界里的程斌抓住机会举行仪式往这边靠,更是顺路惹来了数不胜数的麻烦。
程斌没有兴趣增长自身的力量、也不想和全体替身拼体量,更不想错过由“世界”晋升的新生神明与原初神明遗留的主干“无限”间的特殊反应,于是他继续自己的梭哈行为、向着更深层的神秘迈进——
错过这一次,这一轮的程斌恐怕就没有下一次机会突破亿万阻扰走到这个地步了。
对灵魂的研究,对替身的认知,关于高维的学识,一切积累的研究成果,让程斌在复杂的环境中找到脉络,一脚踏入了——
一个空洞。
在这一瞬,灵魂替身体系涉及的所有世界中,所有涉及世界线时间线变动的、围绕着“程斌”这个变数使用的能力都失去了力量之源。
当所有程斌在献祭中失去痕迹,人类的历史,星河旋转的历史,世界的历史,时间线变动的历史,一切都在重置后凝固,所有的“变化”在更高的视角中彻底停止。
神明领域最深处的空洞中,神秘的蓝紫色领取了地球生命认知中“大地”的概念,程斌的残余以人类概念为模具重新浇筑成型,穿着休闲服的黑发青年在恍惚中落在了无限宽广的蓝紫平面上。
视角突兀切换、失去了一切基于灵魂的神秘力量的程斌,在蓝紫光晕的照耀下有些不适应的眨了眨眼,随后收回打量环境的视线、抬头向前看去——
被他触摸到的、真正代表着完整神明的意识,也在这个简陋搭建的舞台上,选取了一个人类的模具灌注成型。
看着那个由虚化实的、穿着黑色大衣、冷漠面容隐藏在兜帽阴影下的熟悉男人,程斌脸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这个形象…里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