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n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星際之全能進化 txt-第2423章 謊言閲讀-mem5s

星際之全能進化
小說推薦星際之全能進化
“师兄说的没错,它确实有二级的实力了。”秦浩笑着点了点头。
“这猛兽不是禁地的产物吧?我好像是没讲过啊!”陆压说道。
“嗯,这是我族中特产的猛兽。”秦浩也没有隐瞒,毕竟现在天行者到处都是,格鲁的外貌特点分明,这一点是骗不了人的。
“原来如此。”陆压点了点头,但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对于他这种级别的人来说,什么坐骑之类的也只是外物而已,这些对他们的吸引力已经没那么大了。
“师兄,我们走吧!”秦浩也不愿意在这方面继续的纠缠,毕竟虫群是他的核心利益,能少被别人知道一些总是好的。
“好!”陆压一点头,然后纵身前行,秦浩骑在格鲁的身上跟在后面,虽然秦浩的速度根本没法和陆压相比,但飞在天上的格鲁就完全没问题了,虽然短距离的加速依旧是陆压更快,但地面上行进是没有办法点对点的直线移动的,毕竟地形总会有限制,但从天上就不一样了,秦浩可以骑着格鲁走最短的路径。
经过将近一天的赶路,陆压带着秦浩来到了一个湖边,这个湖的面积很大,一眼都望不到边际。
“就是这里么?”秦浩好奇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们聚会的地方在湖的中心。”陆压笑着说道。
“那我们飞过去?”秦浩问道。
“这可不行,这湖中有一种射水鱼,任何从天空中经过的飞行物都会被射下来。”陆压一边对秦浩说着,一边甩手丢出去一根树枝,结果这根树枝在湖面上飞行了仅仅几十米之后就被一道水箭给击落了。
“那我们怎么过去?”秦浩皱了皱眉。
“等船!”陆压笑着说道。
“等船?”秦浩看了一眼无边的水面,这里根本就没有半点船的影子。
“你看,船来了!”陆压指着前方的水面说道。
秦浩顺着陆压的手指望过去,就看到水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然后一艘小船送水下缓缓驶向了水面。
“这是?”秦浩惊讶的问道。
“你七师兄的船。”陆压笑道。
“师兄,好久不见啊!”当船靠近之后,船上一个青年笑着向陆压打招呼道。
“来!过来见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小师弟!”陆压把秦浩拉到了身前。
“唰!”这个时候小船也靠了岸,那青年一纵身就从小船上跃到了秦浩的面前。
“这就是老师新收的小师弟啊!果然是一表人才。”那青年笑着对秦浩说道。
“秦浩啊,这是你七师兄,叫做塔克。”陆压笑着给秦浩介绍道。
“七师兄!”秦浩上前行礼,但眉头却有些微蹙,因为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这塔克不就是红昔日的恋人么?他不是对外宣称死了么?
而且根据丙申的记忆,他虽然没死,但也隐姓埋名加入了《陌》组织,可不管怎么说,塔克还活着的事情也应该是机密才对,但现在他直接出现在秦浩的面前,这从道理上说不过去啊!
“红!他是塔克么?”秦浩在心中问道。
“我不知道……”红的声音有些慌乱。
“什么意思?”秦浩也很诧异,红跟塔克的关系,让她不可能认错,眼前这个塔克和空间本源塔克要么是一个人,要么不是,怎么会是不知道呢?
“他身上的气息很像是塔克,但他的力量属性却不是空间……”红说道。
“原来如此!”秦浩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但他并没有向红提及。
眼前这个塔克八成就是那个空间本源了,但此时的塔克已经把空间本源给了相柳,而他自己则夺去了另外一个本源之力,而这个本源之力不是力量就是死亡,这两个本源之力都非常隐晦,就算是同样身为本源之力化身的红也无法感知到具体的情况。
所以此时红才会对眼前的塔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这塔克的能量属性又明显不是空间……
虽然想明白了是怎么个情况,但秦浩并没有向红提及,毕竟红还不知道塔克还活着,并且背叛了他们的事情。
“塔……塔克?”秦浩不仅没有和红提及塔克没死的事情,而且他还装作一脸惊讶的面容,看样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虽然秦浩知道塔克的底细,但那是建立在他读取了丙申记忆的基础上的,而这一点他是绝对不能让陆压知道的,因为丙申的记忆中存在了太多关于《陌》的机密,一旦让陆压知道秦浩知晓这些东西的话,他很可能会把秦浩杀掉灭口的。
“很意外是么?”陆压笑着问道。
“有点……”秦浩略显尴尬的说道。
“红跟你说过塔克的事情对么?”陆压直言不讳的问道。
“是的。”秦浩点了点头。
“她也在听么?”陆压问道。
“嗯!”秦浩同样没有撒谎,因为这种谎撒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塔克确实被相柳给害了,他失去了空间之力,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彻底消亡,他被老师救了。”陆压笑着对秦浩说道。
“呵呵,可劲儿编!”秦浩心中暗笑,但脸上却流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他对塔克说道:“七师兄,你没死啊!那你怎么不联系红啊!她找了你好多年啊!而且这么多年里她一直没忘了给你报仇!”
“我确实挺对不起她的……”说到红,塔克的眼圈也有点红了。
“唰!”就在这个时候,红突然从秦浩身上现身出来。
“塔克,真的是你么?”红一把就抓住了塔克的双肩。
“是我……红……”塔克的眼泪下来了,他对红说道:“不是我不想去找你,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根本没法离开这里……”
说到这里塔克哽咽的说不下去了,而这个时候陆压接过话茬继续说道:“老师虽然救了塔克,但他肉身已毁,灵魂寄居在这个湖里,所以根本无法离开这里。”
“你离不开这里,让别人传个口信给我也好啊,我肯定会来找你的……”红的眼泪也下来了。
“老师不让我出现在世人面前,他说这关系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塔克这就是顺口瞎扯了,但此时秦浩也不好将其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