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dle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四百九十二章真當自己是皇帝閲讀-ikg5l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女皇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还没有帮小妖精提及一下她的事情,看着柳明志的背影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柳明志从走廊下的卡扣处,取下一盏灯笼故意放缓了脚步等着女皇跟了上来。
“没良心的,对不起,方才婉言的语气太冲了一些,你别放心里去。”
柳明志轻轻一笑,转头望了一眼神色有些低沉的女皇:“怎么?不直呼本少爷的名字了?放心吧,本少爷还没有这么小气,尤其是对自己的女人,更不会那么小气。”
女皇望着柳大少淡笑的神色一急诚恳的眼神这才松了口气。
“没良心的,我怎么觉得小妖精看你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呢?虽然她的语气大都是在开玩笑,但是婉言始终觉得她开玩笑的话语之中怎么有种认真的感觉呢?”
女皇没有直接就说出自己的意思,反而在柳明志这边旁敲侧击了起来,想要看看柳大少对小妖精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思。
只有弄清了没良心的心中想法,自己才能掌控一个度量,将想表达的意思慢慢的说出来。
对于这套,坐了十几年皇位的女皇简直不要太就轻驾熟好不好。
柳明志一怔诧异的望了女皇一眼:“怎么忽然提到师弟了?”
“吃醋不行啊,你名义上的女人婉言可以不在乎,也没有什么资格过问,但是老娘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再被瓜分出去一份,婉言虽然是皇帝,可是也是一个女人,女人都是自私的。”
“我见到小妖精看着你那不正常的眼神心里就不舒服。”
“你们师兄,师弟叫的那么亲昵,说,以前在当阳书院读书的时候你是不是勾搭过人家?现在是不是还贼心不死,想要对人家做点什么啊?”
柳大少愕然的望着女皇眼神嗔怒,醋意大发的幽怨模样不由得失笑了出来,将灯笼换到了右手,左手轻轻的牵起女皇的玉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不知所谓,别胡思乱想了,师弟是什么人啊,说是草原天骄也不为过,怎么会看上我一个有妇之夫呢?我自己什么德行我知道,从来不会奢望什么虎躯一震,天下美人争相投怀送抱。”
“师弟乃是草原人,本就豪放不羁,行事狂放,以前在大龙读书为官为了隐藏身份不得不收敛一些,如今人家恢复了身份,性格变得跟草原人一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啊,就别吃无名飞醋了。”
听着柳大少自嘲的话语,女皇俏脸一沉,抬出另一只手扭了柳明志的耳朵一下,随后双手抱着柳大少的手腕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臻首轻轻地依偎在柳明志的肩膀之上,像极了热恋中的小情人。
“你怎么了?我完颜婉言的男人是全天下最完美的男人,放眼望去,没有任何人可以比拟。”
“呵呵…..你这情人眼里出西施也太过分了吧,我算的上什么完美的人。”
“就是,老娘的男人必须是,快说你是全天下最完美的男人。”
“别了吧,好羞耻的!”
“我不嘛,就说就说。”
柳明志还是第一次见到女皇这般跟小女人一样撒娇的模样,被磨得没办法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好好好,我柳明志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话说回来,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小妖精虽然比不上老娘,但是放眼天下绝对是排的上的上乘佳人,如此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小师妹放在眼前,你就没有点别的想法吗?都说师兄师妹天生一对你就没对她动过心?”
“那是表哥表妹天生一对,你别乱用俗语好不好!”
“老娘不管,你就说你有没有对她动过心?你要说对美人不动心,你就不是个男人。”
“我去,你这都把路给我堵死了,我还怎么说?”
“看吧,老娘就知道你果然动心了,男人都是见异思迁,见一个爱一个,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我……这他娘的你让本少爷还能说什么?合着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认为我对师弟怀有不轨之心了呗!”
“少跟老娘讲道理,讲了我也不听,我要听实话,你到底对她动过心没有?实话,不许骗我!”
柳明志望着女皇充满智慧的皓目,神色复杂的低头沉思了一会,摇摇头又点点头。
女皇没好气的看着柳大少:“不是,你又摇头又点头的是什么意思?”
柳明志轻叹了一声:“云里雾里,说不清道不明。”
“就像你说的,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摆在眼前朝夕相处那么久,是个男人都会有点心思,除非是不正常的男人才没点想法。”
“不过那时候年轻,才二十岁出头,这是不可抗拒的。”
“现在呢?还有想法吗?”
“不知道,年龄大了,已经顾不上儿女私情了,现在只想着如何把天下事处理圆满,其它的一切随缘吧!”
“也就是说你心里其实还有她咯?”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现在人家可不仅仅是我的小师弟了,而是一国之君,儿女情长的这些是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
“一国之君怎么了?老娘身为金国皇帝不也是一国之君,还不是两女儿都给你生了。”
“情况不一样,咱们俩属于先上车……..额…..咱们俩是情到深处自然浓,不一样的。”
“行了行了,到书房了,就别说这些没有边际的事情了,我先处理一下这些日子积攒下下来的公务,你是不知道,满朝文武的折子跟雪花一样往我这里飞,都是…….”
柳明志忽然想到了什么,无奈的笑了笑,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都是什么?你怎么不说了?”
“没什么,咱们之前有言在先的,互不干涉对方的政务,你就别问了,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
女皇娇哼了一声,踏入了书房之中,柳明志关上房门跟了进去,点燃了书房中的几盏烛火这才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望着女皇盯着书房布置好奇的目光,柳明志怪笑了两下摇摇头。
“又不是没来过,我这里还能找到宝贝啊,看的这么认真。”
女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好说,若是根据月儿所说的那样,你这小小的书房之中,藏着的宝物可比大龙内库的还要多。”
“奇珍异宝这些俗物婉言是看不上的,婉言看的上的只有那些能够增强国力的宝贝,你知道婉言说的是什么意思。”
柳明志轻轻地笑了笑扒开了火炉上的塞子,让里面的煤球充分的燃烧了起来。
提起火炉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水,柳明志浅尝了一口拿起一旁的折子对着烛火翻看了起来。
“随便看吧,只要别弄得乱七八糟的就行,省的到时候我不知道原来的东西被你倒腾到了什么地方摆着。”
女皇皓目一亮,瞄了一眼对着烛火翻阅各部官员折子的柳大少:“你不怕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爱看不看,有些东西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你看了又能怎么样?”
“看吧,看了之后你就该死心了。”
女皇望着柳大少拿起毫笔开始圈圈点点的动作,也不犹豫,举着烛台在柳大少书房里走动了起来。
难得没良心的大方一次,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好好把握简直是天理不容。
灯火晦明晦暗,两人在书房中干着各自的事情。
倒腾了半天的女皇也没有发现什么令自己心满意足的宝物。
当女皇从一个锦盒中取出一张折叠的四四方方异常整齐的硕大绢布之时,好奇的翻看了起来。
女皇将烛台搁置一旁,望着绢布之上的地图神色从好奇到愕然,最后到震惊乃至惊疑不定。
“没良………”
女皇想对柳大少说些什么,只是看着柳大少全神贯注的姿态最终压抑住了自己的行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皇已经将书房中的所有蜡烛换了一根新的,柳大少面前的折子还堆积着几十本。
带着惊疑的目光,女皇将手中的绢布地图放回了远处,看着柳大少一时半会不像能完活的样子,女皇捂着樱唇打了个哈欠,神色犹豫了一下朝着门外走去。
房门一开,冷风袭来,女皇望着天上纷飞的雪花打了个哆嗦,下午的雪停了不到两个时辰,竟然又下雪了!
回眸望了一眼柳明志毫无察觉,用心批阅折子的模样,女皇目光复杂的摇摇头,关上房门朝着厢房的院落缓缓走去。
“一个臣子批阅折子如此上心,真把自己当成皇帝了,也不知道大龙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
当第三次鸡叫声传来,柳明志放下手中的毫笔伸了个懒腰。
“婉言,你…..咦…..人呢?”
柳大少望着空空如也的书房,似乎反应了过来,打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柳明志脸色古怪的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道今年连续的几场大雪会不会给百姓的民房造成压力,看来是该让户部下去走访一下了。”
柳明志关上窗户,打了个哈欠,趴在桌案上酣睡了起来。
“少爷,该洗漱了!”
柳明志从桌案上睡意朦胧的坐了起来,看着亮堂堂的书房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
“天怎么亮的这么快?”
莺儿笑盈盈的端着热水走进了书房。
“不是天亮的快,就是少爷睡得太晚了。”
莺儿看着书房中的那些蜡烛笑了笑:“不用说了,肯定是少爷睡得晚了。”
柳大少后知后觉的挠挠头,在莺儿的服侍下梳洗完毕便朝着跨院的厢房赶去,推开房门,火炉燃烧的热气令房间温暖如春。
“婉言,天色不早了,该起…….”
“完颜婉言,呼延筠瑶,你们两个是不是太过分了,本少爷才是婉言的男人好…..”
“嗯?簌簌….簌簌….”
柳大少茫然的抹了一下鼻子下流个不停的鼻血,再看看床榻之上纠缠在一起不着寸缕的大美人。
“一定是熬夜上火了!”
“嘤咛….大胆,竟然敢打扰本汗的清梦,本汗要……..啊……”
“小妖精,叫什么叫,扰人清…..啊……..”
呼延筠瑶脸色滚烫的看着站在房中不停擦着鼻子的柳大少,急忙用锦被遮挡住自己的娇躯。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还有老女人,你能不能别叫了,你跟他连孩子都生了,有什么好尖叫的?”
“啊?也对啊!”
“老娘有什么害羞的,接着睡,被子给我点!”
“啊……….老女人,快把被子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