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fp4精彩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722章 久別勝重婚讀書-dz9t8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平康坊。
卫国公府门前,秦琅跟阿黄摆手,笑骂着同意阿黄要去坊里找相好的姑娘们叙旧,自己则径自回府中。
公府后院,府里早早就为阿侬夫人准备了一套三间院子,装饰奢华,楼阁庭院,典雅幽静,仆妇奴婢也一应俱全。
门口,阿侬夫人沐浴熏香,头发也洗过擦干,一脸欣喜期待的向秦琅行礼,面上还带着一抹桃红。
小别胜新婚,久别那都胜重婚了。
阿侬夫人是一个成熟的小妇人,被独自留在岭南几年,多少个孤独的夜都在想着这个年轻又强壮的男人,此时一看到他终于出现在面前了,高兴的腿都发软,面红耳赤。
“奴伺候三郎洗浴!”
秦琅哈哈一笑,小妇人还是火热大胆直接的,他喜欢。伸手揽上阿侬那柔软纤细的腰肢,阿侬便马上顺势倒入他的怀里,沁人的香味传来。
天雷勾动地火,干柴遇上烈火。
······
“三郎,能否让忠郎回乡?”
一番抵死缠绵过后,两人都小睡了会,等醒过神来,相偎一起,阿侬趁机提出了此次来京的一个重要打算,她希望将儿子带回安南。
“这两年武安州不太太平,汉蛮之间矛盾激烈,我们侬家与金鸡垌虽归附的早,可如今······”
秦琅怀搂着美人,想的却是若是能有支事后烟就更爽了。
如水一般温柔的阿侬,丰腴妩媚,处处散发着诱人的成熟魅力,连说起话来,声音都是软绵绵柔柔的。
“存忠你见过了吧?”
“嗯,变化好大,已经如一个小男子汉了。”阿侬高兴的道。
“这小子自随我北上,表现不错,吃苦耐劳,读书用心,习武卖力,锻炼出不错的独立自主的能力,他在东宫崇贤馆读书,也结识了不少朋友。我原本打算,是待到明年,便让他进北衙禁军的左右千牛卫,先做个三卫侍官勋卫,在宫里当几年差,再历练历练,等三五年后,那时也差不多成年了,再释褐任职。”
秦琅对存忠这个义子还是很喜欢的,自己虽是他的后爹,这孩子还是个蛮子,但在长安几年,表现的很好。
“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声,存忠到长安不仅,就自己改了姓,非要跟我姓秦,我说过他几次,让他姓侬,可这小子不听,在外都自称姓秦,这事我在信里没跟你说过,怕你不高兴。”
阿侬听了果然沉默了一会。
许久才道,“我今日到长安,跟存忠聊了会,感觉这孩子确实变化很大,想不到他居然连姓都改了。”
“其实也没什么,等将来他回安南,再改回侬姓也没关,再说就算他真的想姓杨,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当然,这方面,我还是以尊重他自己的意思为主。”
“儿大不由娘了。”阿侬夫人有些失落的道。
当年公爹和丈夫遇袭后,弱小的她为了儿子,扛起金鸡垌的当家重任,一个弱小的女子,硬是爆发出了母狼般的狠辣。
女人本弱,为母则刚。
可现在那个她一直以为还很弱小的儿子,已经变的陌生了。
“阿侬,你想让存忠回去,我不反对,但我想跟你说,存忠现在回去,也顶多就是个名义上的门县县令,就连你们金鸡垌几个寨子也未必都号令的了。可如果存忠继续留在长安,不出十年,他起码也能得到一个八九品的参军之职,你不要嫌弃职品低,这只是起步之阶,正式进入仕途军旅,再有我的帮助,他会仕途顺畅,再有十年,必然进入五品之列。你知道五品在大唐意味着什么!”
“不敢说将来能出将入相,可有机会也能官列三品,或为将军,或为刺史都督,不比呆在安南做个小小的门县令强?我当初与你们侬家也有约定,武安州是我秦家的世封地,侬家为我家臣,也会在门县给你们推恩一块封地。”
阿侬当然相信秦琅的承诺,只是现在那边的局势让她和许多土著俚帅汉酋们都有些不安。
阿黄、秦用为代表的秦家封臣带领着移民们,正一步步的侵夺土著们的地盘和利益,如今门县更因为侬存忠这个年幼家主在长安,而在几年的剿匪平乱之中,县中大权都尽让刺史府那边占了去。
不仅阿侬担心,其实许多侬家人都在担心,这样下去,以后就算侬存忠长大成年,从长安回来,估计这门县都已经不再是侬家的了。
甚至金鸡垌等诸寨子,只怕都要完全归为刺史府所管辖。
毕竟这几年,武安州的规矩是天天在变,之前侬家杨家等十几个势力强大的归附封臣,也还算是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可现在随着一场场叛乱、平乱,原来的势力界线已经被彻底的打乱了。
几年时间,如今武安州遍布了上千座秦琅和他封臣们的坞堡、庄园,几条大道已经联通山里山外各处,驿站烽墩,使的几百里的封地里,秦家的军队严密掌控。
行大唐律法,纳大唐之税。
卫国公府、卫公国府、刺史府,三府联合管理着秦琅的封地,秦琅让国府主管军队,公府主管司法监督,让刺史府主管行政税收。
在三府的主管下,底下有近千的大小封臣为骨干,大家都甩开膀子干,从中原引入了大量的移民,还有许多的什么突厥、昆仑、党项、吐谷浑、东瀛新罗等奴隶,干的那是热火朝天。
“既然来了长安,就先别想这些了,来,教你点好玩的。”
秦琅再起雄风,再次大战三百回合。
激情过后,躺在床上,秦琅也不由的直喘气。
好女费男啊。
“其实吧,你所担心的事情我很清楚,这事情其实很好解决的,关键在于你们心态的转变,不要总给自己设限划圈,不要总将自己当成蛮子。既然武安州三百里都成了我秦琅的世封地,也成了大唐的疆域一部份,那么你们就应当转变观念,不要再拿自己当蛮子了,蛮子有什么好呢?”
“你们要把自己当成汉人,改土归汉,看到阿忠了没?他在安南是个地道的南蛮子,可你现在看他,哪里还有半分蛮子的样子”
侬存忠现在主动改姓秦,叫秦存忠,关中音与洛下音整合的大唐官话说的倍地道,汉人服饰礼仪更是十分讲究,比那些在长安咋呼的什么突厥贵族、党项、吐谷浑贵族等强多了,若没有人说,绝不会有人能感觉出他是个南蛮子。
“你们把自己当成南蛮子,那么武安州的人也自然视你们为南蛮子,便始终会有隔阂,可若是你们把自己当成汉人,那么自然也就成了自己人。就好比阿忠在我这里,不论是这卫国公府里,还是在崇贤馆中,又或是在外面长安城中,都没有人会视阿忠为南蛮,为外人。”
阿侬夫人身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盖着一条薄薄的丝被,身材曲线毕露,听着情郎的话,若有所思。
“可我们本就是南蛮子啊?”
“南蛮子没错,但你们好多东西确实已经落后了,也未必一定要保留啊?我们带去的那些律法、礼仪、文化,甚至是技术难道不好吗?其实你们自己也清楚,我带去的新东西很好,只是许多如你侬家一样的头人酋长们不满罢了。”
在过去,许多部落溪垌其实很落后,生产技术落后,甚至是还处于奴隶时代,许多蛮子们日子苦的很,也只有部份蛮子首领们才过的好点,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如今绝大多数蛮子们其实日子都变好了,那些首领们更是如此,不少还因合作开矿或卖山卖林的还发了财,但是,他们过去高高在上的地位,却是有些降低,在过江龙一样的新移民面前,他们被压制了,有些酋长们既享受着财富的增长,生活的便宜舒适,又怀念从前的地位。
可鱼也熊掌哪里能够兼得。
秦家既然都已经建起上千座的坞堡庄园,移民过去数万人了,还能容许这些酋长们成为完全的国中之国?
就连秦家在武安州,都不敢说能够独立于朝廷之外,都得接受朝廷派驻的御史、税吏们的监督检查,秦家又怎么能允许蛮子们依然独立于外呢。
强大的武力面前,现在秦家已经一步步完善了武安州的区划,州下有县,县下设乡,乡下还设了保和甲。
不但有封臣骑士、武士,也还有乡兵土团,就算乡里,都已经有了派出所、巡回法庭,村里还有保丁巡逻队。
司法权尽归官府,一般的民事纠纷,乡里原来的垌寨,也只有调解权,没有直接的处置权。
秦家承认过去酋长土豪们的私产,但是已经不允许他们再凌驾于秦家之上,不能再向蛮民们征税征役了,更不许他们私拥兵马武装。
“你们需要的是积极的转变,阿侬,你是我的女人,阿忠是我的儿子,你们只要转变了这个观念,那么门县依然是你们侬家最大,你们依然是我秦家在门县最大的封臣,地位不变。你看阿黄、秦用、秦勇他们在武安州,深得我信任,其实你们侬家也一样可以的。”
“其实我汉家虽讲华夷之辨,但并不以血统来论,华入夷则为夷,夷入华则为华,这个入,就是接受,接受文化礼仪制度,改服易发,学汉语习汉字,与汉联姻,我们又哪来的彼此区别呢?”
“好了,不要想太多,累了,睡吧。”
秦琅感觉有些累了,把枕头放好,躺平。
阿侬也躺好,她侧倚秦琅怀里,半枕着秦琅手臂,如猫一般蜷缩起来,呼吸渐渐平稳,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