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my3优美都市小說 人間苦 愛下-第1254章 我是你的福報推薦-c12bt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张耗子感受到了法相的遭遇,没有勇气去看,只能低头难受。
蔡根就感受不到他的难受,而且也很不理解他为什么难受。
“小天,法相什么的,不都是纯能量吗?
咋还这么血腥呢?
那不是可以无限召唤的吗?”
啸天猫还没等回答,共康惠接茬了。
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观众和解说员。
“小蔡,你咋啥也不知道啊。
不过也是,这样的情况比较少见。
这位不知名的兄弟,是肉身成神。
所以在人世间,他的法相就是本体,所以也是血肉之躯。
哎,真想过去尝尝啊,多少年没有见到血食了。
九妹,给我剩一口,一口就行。”
还有这个说法吗?
蔡根看着张耗子不断抖动的肩膀,估计是心疼的哭了吧?
再次拔出了屠刀,狠命的插了几次。
“你心咋那么大呢?
还尝尝,我让你尝尝,尝够了吗?”
共康惠不敢再说话,使劲的把棺材划到蔡根够不到的地方,被屠刀插,确实不好受。
“张耗子,你也算尽力了,实在不行,你就先走吧。
这里的事情,还得靠我自己摆平。”
蔡根实在不忍心难为张耗子了。
事儿赶事儿,赶上了,谁也没招,肉身成神也没招。
感觉到法相的悲惨结局,张耗子也没听蔡根说什么。
他脑子满满的都是谢不安的话。
人世间,没有活着神仙。
活着的神仙,没有资格在人世间。
眼前自己的遭遇,如果是命运的安排,再合理不过了。
否则咋就那么巧,让自己遇上这共工氏一脉?
换成另外任何一个敌人,自己也不至于这样毫无反抗之力啊。
人世间,果然已经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不止是自己,甚至包括自己法相,最终结果都是要被无情的抹去吧。
经过短暂的心里挣扎,良心与家人几番衡量以后,张耗子打碎了天平,做出了四赢的选择。
守住自己的良心。
保护好老婆孩子。
给蔡根解决问题。
让谢不安顺心意。
只是这个选择里,唯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好像经历过那成神的一夜,张耗子已经把自己的感受看得很淡了。
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张耗子点上了一颗烟,同时给蔡根也点上了一颗。
“蔡老板,这都是命啊。
我不知道该感谢你让我成神,还是应该埋怨你。
很多事情,也没谁怼谁错。
你这一劫,看样必须我去应了,这果然都是注定的啊。”
抽上烟以后,蔡根本来以为张耗子只是发发牢骚。
可是越听越不对劲呢?
他为什么要应我的一劫呢?
“张耗子,你啥意思啊?
抽完烟就赶紧走吧,我也没怪你。”
其实,蔡根心里还是有所抱怨的。
萧萧不灵,张耗子也不灵,自己造神就是个笑话。
可能也就是这个原因,最早来的那一批啸天猫之流,才不吃自己那顿饭吧。
张耗子惨然一笑,你不怪我,有人怪我啊。
“蔡老板,咱们认识时间不长,接触也不算多。
但是你人真的不错,希望你继续保持下去。
我张耗子,也不是怂货。
你有难了,我不站出来,即使成了神,也是个怂神。
你的人情,我今天彻底的还给你,咱们…”
说到这,张耗子有点说不下去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特么不想死啊。
我还没看到孩子出世呢。
我舍不得思辰啊。
我还没让他们娘俩过上好日子呢?
我还没活够…”
蔡根被张耗子突然的激动,搞得有点莫名其妙的。
“不是,你干啥啊?
谁让你死了啊?
你有啥难处,就跟我说。
别这样要死要活的,算是哪一出啊?
都让你走了,你还在这墨迹啥啊?”
眼泪已经把张耗子的烟打灭了,狠抽了两口,也没有冒烟,张耗子把烟使劲的摔在了地上。
“你说的轻巧,我能走吗?
我走了,你咋整?
我走了,老婆孩子咋整?
无论什么角度来讲,我都不能走啊。
我良心上过不去啊。
我不敢走啊。”
蔡根彻底听迷糊了,肯定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隐情,否则张耗子不可能这样。
“张耗子,你有啥难处,倒是说啊。
你老婆孩子咋地了?
不对,你老婆生了吗?
男孩女孩啊?
都有孩子了,你还死毛啊?
我让你成神,就是为了让你替我死的啊?
你为啥不敢啊?
谁在威胁你啊?”
张耗子不敢回答,也没法回答。
不知道,谢不安的事情,是不是能够告诉蔡根。
他害怕谢不安生气。
“哎呀,你就别问了,我老婆孩子在瑞雪寺。
如果有一天,她们求到你身上。
你看在我的份上,能帮就帮一把。
好了,我现在就还给你。
让你知道,好人总归有好报,我就是你的福报。”
最后一个字说完,张耗子双手举过头顶,拍向自己的脑袋。
蔡根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电光火石之间,张耗子拍碎了自己的脑袋。
原本跪着的张耗子,轰然倒地,喷了蔡根一脸的血。
看到眼前的一幕,蔡根都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为啥啊?
这算啥脾气啊?
就说自己废物点,也不必自裁啊。
自尊心太强了吧?
张耗子火急火燎的来了这里,放出了个大耗子投了食,然后就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最后自杀死了?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突兀了,完全没有逻辑啊。
蔡根感受着脸上,张耗子炙热的血液,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是,他,小天,那个,啥意思?”
啸天猫一动不动,看着张耗子的尸体,心里面的想法非常多,各种各样的猜测,让他一时也没了头绪,不知道咋和蔡根说。
共康惠在旁边,好像是看明白了,不住的点头。
“小蔡啊,别多想。
看样你这期工程,已经改套路了。
这位不知名兄弟,也算是仁义,没有逃避自己的使命。
哎,过程总是这样揪心,习惯就好。”
习惯?
咋习惯?
蔡根瞪着共康惠,破口大骂。
“你特么什么意思?
他特么有啥使命?
咋特么习惯?
你给我死一个看看,让我习惯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