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b4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諜海王牌討論-第一二二八章 跟蹤-tg1pp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如果是继续要在本地活动的特工,那恐怕真的不行。可他们在完成任务会立刻离开本地的,所以真的没有必要弄死那个目击的邻居。
华章说道:“他也算是有功了,我看留他一命。可以紧紧的绑住他,并且在走之前给他灌点安眠药下去,等他醒了,并且脱困后,咱们已经走的远了。”
华章现在毕竟是此次任务,在当地的最高指挥官。因此这个男人还是很给面子的,点头道:“好,只要能够保证安全,留他一命也未尝不可。”
这个男人从兜里摸出香烟,刚要从烟盒里往外拿,但是却立刻停住了,道:“长官,卑职抽支烟可以吗?”
华章一笑,道:“给我也来一支吧。”
这个男人微微一怔,跟着含笑拿出一支递给了华章,跟着取出打火机帮着对方点燃,又道:“长官,司徒克那面,还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我们怀疑,司徒克被他们采用的是跟何友亮截然不同的办法,可能是藏在伪政府内部的某个机关单位当中。但我们跟内线联系上了后,依旧没有得到什么消息。红党那面有消息吗?”
华章道:“还没啊,看起来司徒克的消息,被他们保护的很好啊。”
这个男人抽了口烟,道:“是啊,距离月末还不到半个月了,从南京内部的情况看,汪伪他们的准备,可是要玩不少花样啊。要是让他们真的举办成功了宴会,那影响……”
“行吧。”华章道:“现在说这些没什么用了,只要没找到司徒克,就不可能阻止汪伪的宴会,让盯着何友亮的兄弟务必盯严了,别一个没找到,另一个也弄丢了。那时候,才是得不偿失。”
两个人接下来,又围绕着怎么继续打探消息,研究了一会。然后又约定了两个下次见面的方式方法。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双双从房间走了出来。
果然,这个年代的人,开放的是真开放,尤其是在酒店内部工作的人,见过一对对过来开房的、只是为了玩乐的人,那就更多了。是以两个人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出了酒店之后,华章二人又走了一段路,穿过一条小巷子后,已经各自分开。华章绕了一段路,穿过了一个商场,几个楼群之后。在杂货店买了纸笔,放在挎兜里。跟着一转身,又进入了一个图书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抱着几本书,仿佛做笔记一样的,实则是将信息简化,但却精准的写了下来,用的还是暗语。
写完之后,华章将这张纸,卷成一个小卷,然后来回折叠了几次,使之变成了一个小纸条。跟着来到了位于南京中区的桥林公园。在一个公共座椅的椅子木板下,将纸条藏在了其中。
然后华章走了出去,来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咖啡厅,慢慢的喝着咖啡。实则是用余光,盯着窗外花园的入口。
其实这个花园,有两个出入口,分前后门的。如果徐冬冬过来取信息,不一定就会在这个入口进出,但是华章也不担心,这次没看见徐冬冬,就说明,对方可能是从另一个门进入的。下一次,自己自然也就可以找到了。
至于说徐冬冬什么时候来,华章却是没法控制。但是她估计肯定不是晚上。别看晚上借着夜色的掩护,好像是更安全。但实际情况是,晚上人流也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公园里出来,反而会更加能够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她判断,徐冬冬有极大可能还是白天会来。只是具体什么时候来那就不一定了。
她感觉,一早的话……可能性也比较低,理由是一样的,人流少,而且大早上就去公园里溜达的人,除了晨练的一些人以外,其他人进去,也一样挺显眼。但这个也不能肯定,毕竟每个人考虑的东西也不一样。虽然都是特工,但是行动的风格也确实各不相同。
这一次的华章,运气还真不错,大概是在临近下午两点的时候,徐冬冬的身影出现了。能够看出,对方的打扮风格完全不一样了,背着个画板,溜达了进去。要是一般人看见他只会以为是个画画的,谁还能玩命把这人记住啊。另外,画板也是一个暗示,这样进入公园后,感觉上可能就是个写生的。当然,人家到底写不写生,也不可能在意就是了。
华章没动声色的,立刻把账结了,然后跟了上去。就看徐冬冬,可能是感觉自己刚进来就出去有点不符合逻辑,所以在那张长椅上坐了一会,抽了支烟,这才起身往外走。
不过,这一次徐东东却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另一个出入口走了出去。华章就远距离的跟着。
跟踪与反跟踪这个东西,其实是完全相对的。就仿佛范克勤在当初上课时说的。你在走路的时候,做了两个反跟踪的动作后,也可能反而会让敌方认定你是专业人士了。因为普通人怎么可能会做反跟踪的动作呢。
所以在正常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别做什么比较激烈的反跟踪的动作。但是有一些反跟踪,却可以做的不着痕迹。比如徐冬冬接下来的动作,就让人完全看不出来。
他首先在杂货店买了包烟,然后呢,在快要到家的时候,在刚刚出摊的菜市场逛了逛。他用来回买菜的功夫,来十分合理的观察身后。
也就是华章知道对方是专业的特工,在视觉极限的位置跟着,并且借着街面上的人流来遮挡着自身,采取几乎是要跟丢的方式跟着。要是换个人,稍微大意一点,真的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最终徐冬冬买完了食物,又走过了两条街后,进入了一个四层楼的楼门当中。华章立刻来到了楼门的门口,但却用最轻的脚步,走了进去。跟着细细的聆听着,并数起踏踏踏的脚步声。直到隔着几层楼,几乎是非常轻的一声开门声响起之后。华章知道了对方所在的楼层……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