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s9s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市井之徒 對井當歌-第1338章 談判分享-iqiyn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魏东来没心思看,也不想看,把宝转移到尚扬身上,就意味着金融市场的波动与他无关,这时候陪他心惊胆寒完全没必要,再者说,听他说话非常闹心…
奈何,还是没办法拒绝。
两人站在操控室,静静望着前方大屏幕,此时所有工作人员已经就位,全都无精打采,尚丸的命令已经知道,了熟于心,可在他们看来好男儿应该血气方刚,金融市场如江湖,快意恩仇才痛快,这样被动挨打一直防守,可能需要防守几个月时间,太憋屈…
“唰…”
大屏幕上一闪,预示着今天市场开盘!
“开盘了!”
尚丸看到画面,不由站直几分,看到这些交易员都无精打采,但没往心里去,他们的情绪完全不在自己考虑范围之内,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好,再者说,陈年的酒才好喝,等待几个月之后开怀畅饮才酣畅淋漓!
魏东来盯着屏幕,心不在焉。
“追加保证金、继续买空…把损失控制在百分之九十以内!”负责人在前面呼喊。
百分之九十这个比例能吓坏很多人,尚丸不怕,胸有成竹。
“老魏,知道什么菜最好吃么?”尚丸看着上面走势图继续向上,春风得意问道。
等了几秒,没有回应。
又过几秒,还是没有回应…
“老魏?”
尚丸转过头:“有心事?”
魏东来突然缓过神,他正在想,从中这里到欧洲,也就几个小时,如果不出意外,尚扬应该已经到了,不知道他们接没接触上,谈的怎么样了。
“只是在想光阴会什么时候会发现,如果他们看懂策略会怎么应对…”
尚丸没多想,直白道:“他们没办法应对,唯一的办法只能与咱们采取同样的策略,一直拖延,可拖延下去,他们损失也是比咱们大,退一步讲,他们还能撤出,可他们投入太多,一旦撤出,将会引发震动,届时就是风水轮流转,到了我们优势局!”
他说完,又问道:“知道什么菜最好吃么?”
“什么菜?”
魏东来刚刚是随口敷衍,也不会继续深思,所以沿着他的话说。
“到嘴边的肥肉!”尚丸微笑道:“到嘴边的肥肉能让人闻到气味儿,更清晰看到色泽,偏偏还没吃到嘴里,你说这时候是不是最诱人的?”
他认为自己这个玩笑很有意思。
魏东来只觉得很冷,点点头:“咱们一直维持百分之十左右,让他们消灭百分之九十,就是块肥肉,就在眼前,吃不到,他们会非常想吃,所以就会一直想一鼓作气把咱们吃掉!”
尚丸就是这个意思,听到他也同意,心满意足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屏幕,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但还没达到冰冷的程度。
这时。
负责人跑过来,疑惑道:“老板,检测到光阴会的资金入口没有资金继续流入,是突然中止…”
旁边的魏东来身体一颤,突然停止?难道说…
“看出来了!”尚丸仍然盯着走势图,走势图不再向上,成交量也开始放缓,显然光阴会不再拉升,淡淡道:“反应这么快,看来这些老家伙脑子还没有完全糊涂,知道我要干什么…”
他认为光阴会是看出意图,开始寻找策略。
“那我们…?”负责人试探问一句,他觉得光阴会没有资金进入,无法第一时间抬升,这时候是做空最好机会,至少能在他们反映之前,砸下来一点。
“不要动!”
尚丸极其坚定:“制定好策略就要严格执行,再者,这也有可能是光阴会的策略,故意引诱我们做空,加大投入,只要维持这样就好!”
负责人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只能同意。
魏东来阴霾心情一扫而空,脸上也发出会心笑容,是狗屁光阴会发现,分明是尚扬…已经到到了!
这一切都是尚扬的杰作。
尚丸等了等,见光阴会还没有动作,他有种预感,光阴会今天可能不会再动,他们需要思考,正好,自己已经几十个小时没合眼,难得休息。
转头看到魏东来盯着屏幕,略带满足的笑容,也被逗笑,抬手放在肩膀上:“老魏,这就是效果,他们也需要思考资金的效率,投入越大,效率越低,这时候我们也得当好人,把烂摊子留给光阴会,走,用早点,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对,身体是革命本钱”
魏东来更加舒服,觉得全身都通透,能让光阴会停手,说明谈的很好?如此说来,确实应该用餐…
尚丸又肆意道:“也不知道那两个小人看到光阴会不再有资金进入是什么心情,看不到,可惜了…”
魏东来继续附和:“可惜了,太可惜了!”
… …
米兰德家族城堡。
城堡外满是西装制服戴着墨镜的保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谨慎打量四周,耳朵上挂着耳麦,腰间突出一块,安保规格达到最大程度。
大门口被保镖格外在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其中绝大多数穿着睡衣,原因很简单,他们都是被人在睡梦中从床上拽下来,根本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就被隔绝在这里,非常懵,起初强烈抗议,毕竟敢在米兰德家族城堡闹事的人…没有!
这是一个充满荣誉的家族,也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家族。
偏偏,这种事情竟然发生了…
抗议的结果是被人用枪顶在脑门上,就连族长克拉克都被人用枪顶在脑门上,全体沉默。
到现在已经站了五个小时,从天黑站到天明,再倒太阳高照,五个小时被说用餐,连口水都没喝,可…仍然不敢抗议。
因为族长克拉克,非但没有半点脾气,反而神采奕奕,带着家族继承人和全体成员,站的笔直的看着自己的城堡,仔细观察,还有激动的情绪…
此时此刻。
城堡内会议室的圆桌上坐着七个人,五人是白皮肤的老头,看起来有七八十岁,剩下一人东方面孔,不怒自威。
东方面孔正是王天啸,剩下五人,是距离最近能赶过来的光阴会成员,六个人的财富,足以撼动任何一个国度经济!
剩下一人。
自然是尚扬,上飞机之前联系,在飞机上休息,飞机降落马不停蹄赶到这里,全程没有半点空余时间。
“尚扬,我们的诚意已经非常明确,目前暂停对米股的资金投入,曲线也开始平稳,所以,也希望你能拿出诚意”
王天啸死死盯着尚扬,眼神富有侵略性,看起来像是一头随时发火的狮子。
“我更喜欢谈实际的!”
尚扬不只是看他,还盯着剩下五个人,不卑不亢:“你们的目的全世界都知道,就是要扶我上位,这样你们才能做到长远利益最大化,相信也看出来,家主让我来谈判是最后一次考验,如果成功,我就是继承尚家的最有利人选…”
“华夏有句话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讲的是做人不能太贪,你们想要我上位的长远利益,还想要当下停手的端起利益,太贪了!”
“如果在停手上不能做出让步,不能让我的功劳最大化,那么我宁愿这次谈判谈崩,继续战争,毕竟从根源上来说,我姓尚,尚家的利益也要考虑!”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他们看着尚扬,都觉得不可思议,之前没太看重这次会谈,以为这家伙为了早日停手,为了早日成为家主,会一而再再而三让步,没成想他居然利用自身为筹码,还带有威胁意味。
意识到,有些小看他了。
“尚,已经把功劳都给你,在我们的帮助之下,顺利成为继承人,应该要感谢才对,光阴会的实力你很清楚,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如果你不能让步,我们大可以去支持尚丸,他脱颖而出,对你非常不利!”
“支持尚丸轻而易举,只需要我们放放手就好”
“你是战败方,没有资格一而再再而三提要求!”
这几人纷纷开口。
“你们不会的,我已经走到这步,距离登顶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转过头支持尚丸,你们无法承受损失,风险也无法承担,还有一点,我来谈,没谈拢,你们却在谈判之后对我进行攻击”
“那么在家主眼里,非但不会是我故意挑衅,反而是你们的要求太苛刻,我出于尚家的尊严拒绝,你们打的越凶,说明在这次会谈,我为尚家争取的越多,这在家主眼里是加分项,所以,大可不必浮夸,谈些实际的最好,比如你们要怎么样才能停手?”
话音落下。
这几人不由多看一眼,生气这头狼崽子养大了学会咬自己之外,更是惊叹他思路如此清晰,反击如此迅速,完全不像这么大的人,像是老谋深算的家伙。
“有一点你说错了!”
王天啸进攻性增加几分开口:“我们并非没有退路,也不需要支持尚家的任何人,只需要放出一些消息,说明光阴会为什么不进攻黄金,届时你会成为猜忌对象,不要说明眼人都能看明白,存在即是合理,况且,一定有人想用你与光阴会的关系做文章,还可以添一些‘证据’届时你的希望近乎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