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cfc人氣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五百八十九章 激戰看書-yhcqa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在这种高强度,处处算计的战斗中,芬无暇也无法继续使用闪现术进攻。因为那会需要自己的计算能力,偏偏这又是压制索伦的关键。稍微一放手,可能就得面临反扑。
久攻不下的情形,让她没来由的浮现一丝烦躁。正是情绪上的这一丁点破绽,索伦将钉头锤一掷,挟带巨大风压,扑面而来。
险之又险的闪过这一记,本想趁对手失去武器的当下强攻,没想到索伦化身黑色雾气,一瞬间就越过一小段距离,来到被他掷飞的武器旁,位在芬的身后。半空抓住飞出的钉头锤,回身一记猛砸,猝不及防的巫妖硬吃了这一记。但她却顺势跳开,退出了战圈,回到某人的驱逐邪恶魔法阵外头。
揉着被砸中的侧腰。饶是现在她的身体强度,这一记重的,依旧让她有种内脏都要从嘴巴中吐出来的感觉。嘴角更流出琥珀色的鲜血,显示对手确确实实在她身上留下伤害。
擦去嘴角的血痕,芬一把将斩舰刀插在匣切旁的地上,她现在只想让火烫的脑子冷却下来。然而对面那一位的状况,似乎没比她好到哪里去,这才没有趁胜追击。
索伦调整着半兽人的包围圈,给火山口处形成更大的压力。不管小型半兽人或强兽人,无法承受敌我两人的战斗余波,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内。只要这些人命,可以变成敌手的劣势,死再多他都不在乎。
在这短暂的喘息时间中,芬没有多余的力气跟别人打嘴仗,不代表匣切就会放过她。那把剑怪里怪气的嘿嘿一笑,说:“我早就说了,光靠妳手中的破铜烂铁,是不可能打赢对方的。用我吧,用我吧!保证好用,用过一次妳就会上瘾的。”
虽然很想吐槽对方,它之前什么屁话都没说过,根本没有‘早说过’这件事,但芬还是思考总结起之前的战斗。不管是魔法权能,或是计算、思考的速度,自己已逐渐占有优势,但就是突破不了那一层坚硬的龟壳。
轻装的自己看似有速度优势,事实上在这样的战斗中,速度与变化尽在敌我的计算之中。速度再快,都防不了‘恰好’在前进的道路上,拦在路中间的钉头锤,等着自己傻傻的撞上去!
某人所崇尚的‘唯快不破’,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就只是笑话。当两方把感官与速度、技巧都压榨到极限,没有变招的余地之后,棋高一着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但是像眼前这样,明明已经开始压制对手了,却攻不破那一身防御。只能说龙鳞配上所谓的科技,还达不到眼前这种等级战斗的最低需求吗,芬略为无奈地看着斩舰刀。虽说自己早有感觉,也许斩舰刀还挺好用的,但要是千年以前,以旧神为目标时,自己也不会用这样的武器吧。
“把你拔走的话,这边没关系吧。”芬突然问了一句。
热爱交谈的匣切,当然不会不知道芬说话的对象是谁。他乐呵呵地说道:“放心好了,对面那群人也希望戒指完成,只是不是用咱们家那位想要的方法完成而已。所以他们只会干扰,不会破坏铸造的过程,更不会在戒指完成之前杀人。他会把我叫进来,只是因为无法在打造戒指的同时,还要分心顶住干扰而已。”
“原来是你们啊。”芬所指的,是她在与索伦交锋时,另外两股一弱与一微弱,但是又无处不在的力量。与她一起对抗着这不知从何而来的黑暗魔君,用同样的方式展开一场看不见的战斗。
而这场战斗的另一个成果,就是不远处原本不存在,但现在已经显现出来的双塔。一座是林的梦境魔法塔,这座塔的模样,芬曾经从某人的描述与绘画中看到过。
另一座黑色的塔远高于五层,塔顶处与过去的大贤者之塔差不多,都是有着双耳般的尖墙,中间凝聚着一颗巨大的魔法眼球。但那颗眼球绝对不是奥术之眼,而是某种邪恶。只要一与它对视,就好像会被吸入其中。
双塔的现形,代表眼前这个世界就是某人的梦境星空,只是被外神所侵蚀了而已。而麻烦毫无疑问,就是眼前那个大块头。
在索伦指挥下的半兽人军团,一改包围的态势,摆出了进攻的姿态,而且目标也不光是自己。芬同时敏锐地察觉到,某人的铸戒过程似乎也到了紧要关头。
脚跟轻点,芬将绑在脚跟后的魔枪,与腰后的全部解了下来,丢在一旁的地上。
魔枪的威力太小,对付眼前这种敌人,像在帮对方挠痒。改造过的香芹也许可以造成伤害,但蓄能的时间太久,难以运用。虽说可以用游击战的方式,消磨对手的生命力,最终取得胜利。但那样做需要时间,而现在最缺的,看起来就是时间了。
伸手握向匣切的剑柄,略一使劲,就将它从地面上拔了出来。芬全神贯注在眼前的敌人身上,她知道,这不是轻易可击败的对手。那股无形的交锋一直没有停过,力量互相渗透,攻守不停地交换,只要一个疏忽大意,都有可能迎来溃败。而自己,似乎也没有输的本钱,假如在意这群人的话……
下一瞬,芬出现在索伦的身侧,战斗再度开打!
但,手中挥出的匣切不再是匣切,不只外观大变样,就连剑长、重量,以及给人的感觉都变了个样。
当它被挥动时,流泄着白净的火焰,彷佛不具备着形体。击打在索伦的钉头锤上,不仅仅嵌入锤身,甚至有无匹的巨力撼动着那黑甲巨人的高大身躯。
在这僵持中,可见剑身上那介于日与月的花纹之间,有七枚闪烁着虹光的星辰。剑身上有许多带着神秘力量的符文,但其实仔细一看,这些符文的每一笔触、每一线条,又都是由符文所组成。就连剑刃处那彷佛天成的花纹,其实也都是密集且细微的符文。
当它抗衡着索伦的钉头锤时,太阳的符号隐隐闪出红色的光芒,月亮则是发出柔顺的银光。随着两人比拼气力的僵持,匣切一分一毫地往锤身中切进去!
一直没有说话,沉稳的犹如巨山般的索伦,首次震惊说道:“纳希尔圣剑!”
掌剑的巫妖没有说话,她还在适应手中突变的武器,心中连骂娘的空闲也没有。反倒是嘴炮惯的匣切,怎么可能放弃对话的机会,说道:“早就知道变这样你会吓到,怕了吧。但不要以为我是那把你折断过的剑,我可比它强上无量量倍。”
像是知道钉头锤已经不可靠,索伦不退反进,翻锤一绞,当即让芬脱手纳希尔圣剑。殊不知这也是巫妖刻意为之。
绞掉敌人的武器,索伦左右开弓,一边以锤柄试图砸人,另一边则是朝着侧腹一拳。但他却双双打空,芬一个闪现,离了原地。
巫妖算力稍减,但以铸戒的某人为中心,青色光芒如密集电路急速向外扩张,瞬间就将影响面含括了战斗中的两人,弥补了芬所让出来的空缺。这一交替瞬间的合击,让索伦的动作与反应慢了一拍。
迭步进逼,芬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双手高举成下劈状,彷佛手中握有兵刃。然而赤手空拳的装模作样,当然不会唬住黑暗魔君。索伦现在最好的机会,就是近身绞杀这个身上没有任何防具的女人。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纳希尔圣剑突然从卡在钉头锤上的位置消失,出现在眼前之人的手中,顺势下劈。索伦只来得及举起手臂一挡,然而变化为纳希尔的匣切,又岂是斩舰刀可比。
已经完全掌握匣切新型态的芬,所有力量不管有形的、无形的,都集中在剑刃一处,毫无阻碍地切过那快比她大腿还要粗的手臂,连带着劈开了那副漆黑的胸甲。
退步、平剑、再进!
匣切扎穿了索伦的胸膛,直没入至剑锷处。两人几乎要脸贴脸,眼对眼。
突然无数画面闪过芬的脑海,讲述着一个拥有崇高地位的埃努,如何堕落,最终成为一个只能在荒野中飘荡的怨毒幽灵。
芬几乎在转瞬间就从幻象中挣脱出来。她知道,这是眼前之敌为了读取她的过去,与之相对所泄漏出的自己。
将剩余完好的大手,轻抚上眼前女人的脸庞,黑甲之下的人用无比轻柔的声音诱惑道:“来到我的身边,跟我一起统治这个世界吧。让这片迷失的土地,回归祂应有的正轨;让地上的生灵在苦难中磨练,让贪图享乐之人,了解世间的残酷。妳和我是同样的人,有我在,这一回妳不会失败。”
双眸中的黑火只晃了一晃,倏忽爆燃,彷佛要挣脱出双瞳,喷到眼前之敌的脸上。芬咬着牙,恶狠狠地说:“我才不管这个世界变得如何。你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这个自甘堕落,受到了一次次的打击,最后只得满腹委屈地诅咒其他人的失败者。不要把我胸中的恨火,与你相提并论。你不配!”
翻转剑身,腰腿使力,芬将匣切往上一带!宛若银白色匹练一般,划过天际。更将索伦自胸膛向上,将头颅剖成左右两半。
白炽的火焰附着在剖开的躯体上,不断消融着那凝聚起形体的黑雾。在白焰映照下,索伦地上的影子不停翻滚。虽无声响,但彷佛有凄厉的惨嚎在回荡着。
与此同时,打铁的声响传遍所有人的耳中。一声声,好似要敲进人的心坎里。甚至有那不济事的,心跳会随着锤子击打铁砧而搏动,自己已经不再能自己。
这声响,支配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