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2go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701章 霸道的決定展示-gt53a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作坊城的各个作坊,这两天都收到了联络,旁边正在修建的房子,开始售卖了。
“师父,那些房屋我去看过,哪怕是如家客栈的客房,也没有那么舒服。虽然一百贯起售的价格有点高,但是我觉得可以鼓励作坊里头的匠人们去购买,因为这些房子值这些价。”
金太打铁作坊之中,阿牛研究着刚刚收到的房屋介绍资料。
第一批的房子,是拿来做一个样板,并且充当一个房价的基础参考价格的,所以李宽没有打算让王富贵去搞什么特殊的宣传,纯粹就想当做一个福利卖给各个作坊的匠人。
当然,谁能意识到买这些房屋是个福利,那就是他的本事了。
因为一百贯起售的价格,相比长安城里头的一些院子,都没什么优势。
在城里面,不到一亩的院子,只要地段不是很好,基本上都不会超过一百贯。
而作坊城离长安城可是还有十几里路呢。
“我也觉得王掌柜没有必要让我们去欺骗一帮匠人,但是从今天匠人们报名缴纳诚意金的情况来看,我们的作坊里头,只有十几个人缴纳了诚意金,大部分人都觉得贵了呢。”
金太也是第一次看到买房还要先交诚意金的,但是这规矩是王富贵定下来的,他倒也不好说什么。
“一个银币的诚意金,虽然说你不买房子可以退,但是钱终究还是在自己手中才觉得踏实。所以很多匠人哪怕是有点想要买那些房子,也不愿意缴纳诚意金。”
阿牛对于匠人们的心思,倒是把握的比较准。
“可王掌柜已经强调过了,后天开盘的时候,只有缴纳了诚意金的人员,才有资格进入售房处,其他人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那些有想法买房子的匠人,如果不缴纳诚意金,那就是相当于已经决定不买了。”
“师父,这诚意金毕竟是一个新东西,很多人应该都在观望,或者说觉得不缴纳诚意金,到时候只要自己觉得想买,也都是可以买到的。毕竟,房子在那里,只要有人想买,南山建工没有理由不卖啊。”
阿牛觉得匠人们的想法,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误。
“哎,先不管那么多了,你在诚意金的名单里头把我也加进去吧。不管其他人买不买,我肯定要买一套表示对王掌柜的支持。”
金太不确定这些房屋到底值不值得买。
但是一两百贯钱,对于他现在的身家来说,已经不算什么。
所以哪怕是为了单纯的表示支持,他也是会买的。
……
四轮马车作坊。
这可是楚王府自己的重要作坊,如今由武媚娘分管。
对于作坊城的发展战略,她是非常了解的。
南山建工接下来的售房政策,她也很清楚。
所以对于购买这些房屋意味着什么,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可当她看到将近两千人的四轮马车作坊,只有不到三十个人缴纳了诚意金,立马就怒了。
她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四级工以上的匠人,每个人都必须缴纳一个银币的诚意金,直接从工钱里头扣。后天给他们放假一天,都去售楼处参加摇号买房。一百贯钱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是一两年的工钱而已,他们完全有实力买的起。”
虽然这个做法肯定会让很多人不满,但是不用等一个月,这些不满的人就要对武媚娘感激涕零了。
所以武媚娘此时做出如此“霸道”的决定,心中并没有太大压力。
“侧妃娘娘,这样子会不会……”
王富贵有点担心把李宽安排给他的任务给搞砸了。
在他看来,虽然惹事的是武媚娘,但是最终背锅的肯定是他了。
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王管事,你不用担心!只不过是扣了一贯钱而已,他们不会怎么样的。至于后面的售房策略,你都是懂的,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到时候,他们只会后悔没有多买几套房子呢。”
成王败寇!
这个原则在许多领域都是适用的。
武媚娘的这个决定,只要最终帮这些匠人挣了钱,或者占了便宜,收获的只会是掌声和感激。
相反的,如果最终真的让一帮人亏钱了,那么不管是出发点是多么的美好,也没有什么用。
“我只是担心这些匠人脑子比较轴,想不通呢。”
“想不通就我们帮他们想。要不是王爷不想把这第一波福利让给长安城里那些不相干的商家,这等好事哪里轮得到各个作坊的匠人啊。你看吧,第一批房屋售卖完毕之后,许多东西就已经能够看出端倪了。”
武媚娘想到作坊城里未来至少还有几万套房子等着自己售卖,心里充满了期待。
……
五和居。
长孙冲心情愉悦的跟郑海在那里喝着小酒。
“长孙兄,你听说了没?楚王府在作坊城修建的那些房子卖不出去,如今正在强逼着作坊里的匠人购买呢。”
郑海将自己刚刚了解到的消息拿到酒桌上分享。
对于这些勋贵子弟来说,各种宴席和碰面,其实就是各种信息的沟通和交换。
作坊城里发生的事情,传着传着,传到长安城的时候就变了。
这就像是一头驴,刚刚干活回来,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休息,然后一只狗过来看它。
“哎,老兄,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明天好想休息一天啊。”
狗听完驴的话之后,来到墙角跟猫说:“刚才我去看了驴兄,它实在是太累了,主人给它的活太重了。”
然后猫转身跟羊羔说:“驴抱怨主人给它安排的活太重了,它明天想休息一天,不想干活!”
羊对鸭说:“驴不想给主人干活了,它主人给它安排的活太重了,也不知道其他主人是不是这样对驴。”
鸭对牛说:“驴不想给主人干了,它想重新找过一个主人。也真是的,主人怎么这样对它,不仅给它安排很重的活,还不断的用鞭子打它。”
晚上主人给牛吃草,牛说:“主人,驴对你的意见很大,觉得你故意虐待它,所以它准备找过一个主人。这驴也太过分了吧,您得好好教训它。”
主人听了怒气冲冲,于是第二天,餐桌上多了一道炖驴肉。
一头勤劳的驴,就这么被传言给“杀”了。
很显然,王富贵如今的处境就跟那只驴差不多。
“我也听说了!李宽的狗腿子王富贵亲自在操办这个事情,奔驰四轮马车作坊的匠人,有将近一百人被强制性的缴纳了诚意金呢。听说不缴纳的匠人,就不能留在作坊里继续干活呢。”
长孙冲饶有兴致的跟郑海说起了这个突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