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rz7精华都市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線上看-11南方寡頭的暴動閲讀-xanls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他请山口荷子和三井成一家去了拉伊特城最好的临海旋转餐厅。
这里是新罗马的产业,归冯才厚管理。
中国人嘛,对于吃是非常讲究的,管理起餐厅也是得心应手。
这座餐厅位于矗立在海滨的新罗马酒店的顶楼。
整个区域都可以缓缓的旋转,落地大窗能眺望拉伊特城包括加勒比海和大西洋所有的景色。
“那里是什么?”山口荷子问。
她注意到在港口往东似乎有个小岛。
“纽约的自由女神像。。。”
韩怀义还没说完,三井成就目瞪口呆的道:“被你枪来了?”
“不是,我是说这里将会有一栋海王波塞冬的雕像,就好像纽约自由女神一样,保佑着港口以及我们的领海。”韩怀义解释道。
山口荷子哑然失笑:“韩桑一言不合拔刀的样子看来深入三井桑的脑海。”
三井成颇尴尬的说:“海神波塞冬?”
“是的,波塞冬。手持三叉戟的上古神明。据说是亚特兰斯蒂的统治者。”
“沉没于海底的神秘国度?”忽然有人问。
韩怀义没多想,道:“谁知道呢,其实我觉得更应该是撒哈拉之眼。因为地理位置更符合。”
他忽然回头,梅洛站在那里,他今天中午带着家人也来吃饭的。
蒂娜挽着母亲俏皮的对韩怀义说:“查理叔叔。”
咳,韩怀义点了个头,三井成已经招呼起来:“梅洛先生,好久不见。一起吃饭吧。”
韩怀义心想吃尼玛。
再哔哔我就去炸日本。
还好梅洛没坐下来。
他们去了另外一个角落。
然后梅洛才过来寒暄。
山口荷子虽然已经三十九,却有着西方人没有的娇嫩肤质,加上她今日做了打扮,因此看上去非常的年轻漂亮且娴静。
她浑身上下都散发一股特别的韵味。
梅洛依稀记得她,询问后不由看了韩怀义一眼,这个动作不能瞒过一直盯着这里的蒂娜。
蒂娜便开始好奇的打量山口荷子和韩怀义。
她发现韩怀义这会儿有些拘谨,好像如芒在背。
确实如此。
韩怀义忽然有些担心山口荷子在这种时候说什么不好的话出来,这影响不好。
好在山口荷子很自觉,在公共场合保持对他的礼貌和距离,丝毫没有电话里怨妇的神态。
这让韩怀义放松了不少,而旁观的三井成心想,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只是她说的这么坦荡,她此来真的没有目的吗?
不管怎么说,他会把她当老朋友接待,但绝对不会参合她和韩怀义之间。
他正在琢磨,忽然发现自己儿子的目光不由自主总落在梅洛那桌上。
他似乎被漂亮的蒂娜吸引了。
三井成立刻找借口带三井名服去了卫生间,关上门先啪啪两耳光:“和他吃饭你都敢眼神漂移,你能做什么大事?”
三井名服懵逼后不由尴尬。
“我提醒你,小子,那不是我们能惹的女孩。还有,你没注意到他和她之间的微妙关系吗?据说他都去学校门口等过她。”
三井名服。。。
“真是够了。”三井成愤怒的又两耳光,将儿子偶有的美梦打醒,然后回到桌上。
这时他发现,韩怀义正在和山口荷子直言道:“我个人和瓦坎达对于现在的日本的态度你是很明确,而鉴于你的国籍以及曾经的工作,如果你想留下只能从事非重要性质的工作,不能参与政治和科技,这话不好听却是实话。”
“好的。”山口荷子理解他的安排。
“还有就是,你的住处我可以请三井桑帮你安排,我个人建议你不如在三井的企业工作,反正他是你的老上司。”
“也行。”
“那就没其他问题了,有困难的话,可以找我。”韩怀义举起杯子。
也就在这时,前台电话响起,韩怀义很快被请去接听。
大家都安静下来,这是尊重也是礼节。
“是吗?好的,你们去吧。”
韩怀义放下电话对梅洛说:“走吧梅洛,有些事。”
他顺带抱歉的向山口荷子表示改日再请她。
“好的,查理。”梅洛放下筷子,匆匆跟着他离去。
他们走后餐厅内的人都在疑惑发生了什么,正在这时,他们注意到远处军港的航母舰队忽然开拔,并向北边去。
接着更多的海军出动了。
看到这一幕旋转餐厅的人们都惊讶的站了起来,能调动这样规模的军队唯独查理可以。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消息很快反馈回来,原来就在今天,巴西境内发生一起军事政变。
部分军人组建军事委员会,和部分南方传统势力政客一起向巴西政府发起进攻。
他们要求解除巴西和瓦坎达的不平等条约,收复被瓦坎达占据的原帕拉州和亚马逊州领土。
这些军队声势浩大,巴西政府军目前很吃力。
谢苗得到巴西方面的求援后立刻急电韩怀义,韩怀义立刻授权出兵。
没有任何犹豫的出兵。
这次出兵后来也被人称为“餐厅决议”。
而这次出兵之所以被人铭记,是因为它引来了一场剧变。
三井桑对此冷笑道:“真是荒唐啊,自贸区在瓦坎达境外,是双方联合工管,但瓦坎达只负责商业运作的联合特区,但在那些蛊惑人心的家伙嘴里却成了被瓦坎达占据的领土。”
“他会怎么解决?”
“巴西是独立国家,但就关系而言,是自贸区体系的重要一环北方工业发展迅猛,南方却依旧是种植园等农业产业格式。这是南方对北方的又一次伸手要权力。呵呵,韩怀义会把他们的脑浆子都打出来的。”
“如果巴西一直是这种格局的话,或者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吧。”山口荷子道。
三井成一愣,不由赞道:“对,应该是。”
确实是。
韩怀义本身对于巴西内部的倾轧没有任何兴趣,只要对方保证老老实实成为自贸区下层建筑就好。
但传统的南方农业寡头,因为上次的失败,一直被排斥在统治中心外围。
他们很眼热北方的蓬勃发展,在经历一阶段的蛰伏,和尼加拉瓜事件后,得到指引和支持的他们便在这个时候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