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o9e精品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四三九章 狂暴覺醒分享-o1qzc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
第二四三九章狂暴觉醒
金迈当然没事。
六点六级的生命梯度,恢复能力堪比中位神。
但是不要忘记了,金迈可是林西的便宜姐夫,姐夫小舅子之间的感情非常之好。
林西在第三城制造了几乎所有,自己最亲近最在乎的人的缺忆身。
那这种事情,当然第一批就会轮到便宜姐夫。
不仅如此,他为了提高便宜姐夫的境界和实力,特别是生命之力。
瞅准了一个机会,灌醉了便宜姐夫,直接在他的脊柱之中,融合了一株生命本源树。
当然便宜姐脊柱之内,比便宜姐夫的,融合的更好,时间更早。
这些事情,林西不可能让他们知道。
所以,宿醉醒来,便宜姐和便宜姐夫,感觉自己的肉身,从未有过的好。
无论是生命之力,还是伤势恢复的能力,直追极境中位神,甚至堪比初期上位神了。
滴血重生这种事情,只要意志力和精神力跟得上,也不是就做不到。
所以,在老兵油子看来,金迈大统领真的厉害了。
都被磓成纸片人了,打个寒战哆嗦一下,就恢复了,啥事儿没有。
这尼玛,咱们天机族啥时候成了神族了?
而这个时候,金迈当然就敢于和水流云老婆对视一下了。
看吧,我还是很紧张小白的。
你看你老公我,都不要脸了,前面鼓动老兵油子全力施为,这刚出手就直接以纸片的形象,挡在了小舅子身前。
所以老婆,我其实是灰常灰常在乎你的感受的。
于是,水流云娇哼一声之后,竟然给了他一个飞眼。
金迈大统领,骨头都刹那酥了。
我滴神啊,我的暴龙老婆啊,这可是十万年都难得见到一次的娇媚啊!
不行啊,一会儿便宜小舅子一旦遇到超强力量的攻击,必须第一时间再度三度争当纸片人。
那一个飞眼来的,温柔乡是英雄冢?
老子愿意啊!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神魂之中,忽然响起一道淡淡的声音。
“让小白去磓,姐夫你就不要插手了……”
金迈直接就懵了。
这……这是正牌小舅子,精神力传讯过来了?
我的大神啊!
至少三年没有跟亲姐夫我喝过一回了吧?
金迈激动得,都要哆嗦了。
“但是,你姐那一关不好过啊!
你是不是也打一声招呼?”
林西的声音,直接消失了。
金迈立即看向自己的老婆。
就看到老婆的眼珠子失焦了,知道这是林西在以精神力和她交流。
水流云此时听到了林西的声音,眼珠子都起了雾。
这几年以来,连金曼弟媳,都见不着西弟一面。
但是西弟竟然允许她这个便宜姐,每年进入一回生命科学院。
这让水流云骄傲,同时有着难以承受之重。
整个天机族亲人之中,哪怕是怀了西弟娃儿的金曼弟媳,都没有他这个便宜姐,在西弟心目中的分量重。
那么什么种族,什么血脉,什么水流不水流的。
你就是姐最最最放不下的那个亲弟弟。
什么金迈老公,只要西弟在,大可以直接无视。
“小西,你你你……不怕小白重创?
他可是从来没有和人打过架的。
再说,你竟然同意他组建敢死队?
这是送死的一支队伍,姐根本就接受不了!”
“姐,你要信我……”
“姐当然信你,可是姐……”
于是,便宜姐再也听不到兄弟的声音。
水流云模糊的双眼,看向林白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而此时,擂台上的金铁蛋,整个人都陷入了暴走和屈辱之中。
自己野牛冲撞,全力狂磓小白脸水流金。
但是金迈直接出来拦在中间,收不住力量,几乎将全身的劲力,全部轰进了金迈的肉身。
致使金迈狂呕黑血一升,还被自己和林白,直接磓成了纸片人。
对于金迈的不要脸,他初次领教。
没有想到,此前还号召兄弟姐妹们,不要留手。
但是这还没有磓上呢,直接就以行动,自扇耳光。
你特么说话当放屁也就算了。
关键是,这一下让无数的兄弟姐妹,开始对自己的人品,有了严重的误解。
什么特么的因爱生恨,趁机报复啦!
什么人品低劣,故意杀人啦!
什么必须交给军事法庭严审法办啦!
麻痹的了,老子当初追求水流云的时候,和老子一个德行的兄弟还少吗?
因为死缠烂打挨过水流云暴揍的也不止老子一个人吧?
金迈那老小子,抱得美人归的时候,老子干啥了?
还不是镇压所有不甘和醋意,前往狂欢祝福了吗?
老子今天就是要让小白知道一下,什么叫做铁血战士,体会一下战争和杀戮的痛苦而已。
怎么就成了借机报复,故意杀人了?
“吼!
都特么的给老子住嘴!
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心眼子都长歪了?
老子有那么心胸狭窄,不要碧莲吗?
咱们做不到神族的搜魂,读取记忆没有问题吧?
老子现在要求,敞开老子的灵脑,你们随便一个人上来,读取老子的思想波语言。
看看老子自始至终,也没有一点要将小白弄死,趁机泄愤的想法。
我特么就艹了的。
铁蛋我好赖,也是个男人。
好赖,也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老子能有那种龌龊心思?”
而此时,林白直接就上前,将气得浑身哆嗦的金铁蛋肩膀搂住。
“铁蛋哥,别听他们瞎哔哔,不就是嫉妒你第一个上来,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跟兄弟我干上一仗吗?
放心,使出你最强大的力量来,咱们兄弟今日磓上一个昏天黑地。
不过,他们会有这个机会的。
因为,兄弟我根本不会给你获胜的机会哈哈哈!”
这一下,直接将金铁蛋的兴奋点,转移到胜负上来。
“哎呀窝巢,小酒虫你还真的就嘚瑟上了?
有本事你不要让你姐夫插手,我要是败给你个温室里养出来的花朵,流云妹子养的小宠物,什么都不要说了。
敢死队,老子第一个给你当肉盾。
老子不死,谁都休想靠近你!”
林白气鼓鼓,对着便宜姐夫呲牙。
“不要插手了好吧?
再插手的话,真领我姐走了哈!”
于是,金迈被“威胁”住了。
便宜姐也不出声了。
所有兄弟姐妹,也不再叫嚣,要法办金铁蛋了。
轰隆隆隆!
狂磓开始,流光飞矢,血气激荡,神光炸裂。
两道狂磓的光影,来来往往,磓了至少几千次。
磓得神血激射,骨节炸响。
到了最后,狂磓的速度慢下来。
两人喘得跟老牛似的,连个人形都看不出来了。
所有兄弟姐妹都感觉,小白可不仅仅是一个睡鬼酒虫小白脸。
这种拳拳到肉的战斗方式,宁可肉身稀烂,也绝不认输的精神。
特别是看到,从未打过架的林白,竟然和金铁蛋磓了一个势均力敌。
这让所有兄弟姐妹,对林白刮目相看。
也就在大家不忍卒睹,准备叫停之时。
轰隆!
林白爆发前所未有惊天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