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9tx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三章 呼應上了!推薦-n1wnc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乾清殿内极其安静,每一个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从这呼吸声里,可以看出众多人的心态。
六部尚书和都察院的左右都御史气息平稳,太子无事甚好,又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都是吃瓜看热闹的心态。
纪纲的呼吸由缓重变成轻舒。
这位酷吏压力骤减。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去考量浙江乱局到底是怎么引起的了,注意力全在黄昏是明教教主的事情上。
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的呼吸略有急促。
兴奋、得意。
太子朱高煦的呼吸依然平稳。
不是说明朱高煦不急,相反,朱高煦内心其实非常焦急,而且他也有些疑惑,不知道该相信孙隽还是相信黄昏了。
只不过朱高炽何许人也,早养成了强大的气场和心态。
而朱棣的呼吸,有点急促。
他的心态是最复杂的。
怀疑、震惊、愤怒、痛心皆有之。
他怀疑孙隽,也在怀疑方娇,最怀疑的还是黄昏,这件事让他极其震惊,愤怒和痛心则是因为他曾经如此信任黄昏。
字面意思,黄昏在欺君。
实际上朱棣觉得受到了背叛,所以情绪极其强烈。
终究是一代千古君王,朱棣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头强烈至极的杀意——不管压不压,在黄昏是不是明教教主这件事上,方娇和黄昏之间,甚至还得加上孙隽,一方必死。
目光如剑,凝视着黄昏,“你怎么说?”
黄昏坦荡的回望朱棣。
神情平静。
眼神之中,颇多尊崇。
这是永乐大帝朱棣,是自己这一生辅佐的君王,也会是自己这一生的朋友,更是自己这一生的敌人——自己的敌人,永远不是汉王和赵王,而是朱棣。
朱棣看见黄昏这眼神,有些愣住。
内心也是感触万千。
忽然间,黄昏仰首哈哈大笑起来。
众皆愕然。
谁也不明白,都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了,黄昏还怎么笑得出来。
狗儿急声提醒道:“黄指挥,不可殿前失仪!”
朱棣挥手,示意狗儿噤声。
这就是纵容黄昏这一次了。
当然,如果最后黄昏真的是明教教主,这个殿前失仪的罪名肯定也会加上,反正都是一死,多叠加一些罪名又何妨。
黄昏笑罢,缓缓扫视了众人一眼,“其实我一直知道一个道理,人心黑暗,不论是谁,在他的心里都住在一个恶魔,只不过大多时候,这个恶魔被道德和文明束缚在灵魂深处,但其实它又无处不在,总是会在各种事情里显现出来,所以我曾经和姚少师有一场论迹还是论心的讨论,其中就涉及道一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众人更茫然了。
这个时候,黄昏提出姚广孝,就能活命了?
而且说的和当下事情毫无关系。
黄昏继续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说人做了一辈子的错事,但在最后一件事上,他幡然醒悟做了一件好事,于是将他过去所有的罪恶都洗白了,诸位大概都认为,看起来并无不妥。”
汉王朱高煦冷笑,“所以你当了半辈子的明教教主,如今入仕之后,就算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众人恍然。
这是黄昏的垂死挣扎,妄图用这个道理来减轻他的罪。
黄昏哈哈一笑,“我是不是明教教主,再说。关于和姚少师的这场讨论,我持反对观点,我不认为放下屠刀就能立即成佛,这是对好人的不公,有的人做了一辈子错事,一件好事就让他洗白了,而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好事,若是一件事没做好,却会成为他的人生污点,所以我一直很崇拜三国时期的刘备,不管他内心怎么样,至少从始至终,他是一位毫无瑕疵的君王。”
朱高煦满脸嘲讽,“这和你是明教教主有什么关系?”
黄昏笑道:“当然有关系,我想说的是,刘备真的是一位毫无瑕疵的君王?他就没有怀疑过诸葛亮?白帝城托孤就真的是心甘情愿?”
朱高燧立即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黄昏深呼吸一口气,“刘备心中,必然是怀疑忌惮过诸葛亮的,白帝城托孤,其实反而是束缚诸葛亮的一步棋,在刘备这样一生明君的君王心中,尚且有恶魔所在,又何况在场诸位。”
朱棣眼睛有些明亮了,他隐然猜到了黄昏意图。
果然,黄昏继续道:“我少小得志,入仕之后承蒙陛下恩眷,步步青云,未及冠而至五品朝臣,出入乾清殿如履平地,又有诸多不可说的功绩,在一些人眼中,我至少是个炙手可热的的权臣,未来甚至还会是朝堂权柄,所谓树大招风,我的种种成功,自然会勾引起一些潜藏在心中的嫉妒、憎恨和不平,他们心中的阴暗和扭曲,只有在我死亡时,才能得到满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滋生各种阴谋,可是他们难道不清楚吗,我有今天,全是因为陛下的知人善用,他们的阴谋,针对的不是我黄昏个人,而是针对陛下,是对陛下的眼光、能力和手段的怀疑!”
朱棣眼睛越发明亮。
虽然黄昏依然没洗清身为明教教主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黄昏这番辩解真的说到了他心里去:如果黄昏是明教教主也就罢了,如果黄昏不是,那么这里面怕不是真有一些人心黑暗,不仅仅只是三个儿子争夺江山的那点事儿。
比如孙隽,明明是支持太子朱高炽的,为何要针对黄昏?
这里面没有点人心黑暗?
朱高煦见状不妙,如果任由黄昏这么舌绽莲花,怕是要弄不死他,急忙出声:“你说一千道一万,也摆脱不了你是明教教主的事实,而明教,是太祖钦定的邪教!”
这话很重。
连太祖都搬出来了,那么谁都不敢忽视这个问题。
黄昏看向朱高煦,“明教是邪教,那么殿下为何就愿意相信一个邪教圣女的话,而无视一位朝堂青云之间的忠诚臣子之言?”
朱高煦哈哈一笑,“因为方娇知道了她过去的错误,选择了悬崖勒马。”
黄昏也哈哈一笑,“这就是所谓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呼应上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黄昏前面是埋了这么个坑。
别说,这么一来,众人还真的开始怀疑方娇了。
明教圣女的话,真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