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8lj引人入胜的小說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124章 嚇住(一更)推薦-j7eo4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如果现在解除与天罗山的联盟,天罗山会觉得受到戏耍,那就成了仇人。
可维持与天罗山的联盟,一定会受天罗山的连累。
更何况,还要防着一招。
万一这是烛阴司的手段呢?解除巨灵宗与天罗山的联盟,从而孤立巨灵宗。
巨灵宗的力量再强,如果烛阴司联合了诸多宗门甚至包括天罗山,巨灵宗也绝不是对手。
当然,现在也不是烛阴司的对手。
烛阴司至少联合了洞仙宗与白云峰,再加上烛阴司原本力量,实在太强。
巨灵宗如果与天罗山联盟,至少有相抗之力。
可天罗山行事霸道,一定会跟烛阴司起冲突,到时候巨灵宗也要跟着卷进来,与烛阴司为敌。
他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进退维谷。
李澄空笑了笑:“苗宗主不必急着决定,大喜在前,还是过了眼前再说吧。”
“……正是。”苗九川缓缓点头。
不管两宗如何,两个弟子都是无辜的,不能因此而干扰了他们人生大事。
苗九川退出精舍。
“老爷,真要让巨灵宗保持独立?”袁紫烟好奇的道:“这是为何?”
“强扭的瓜不甜。”
“可凭老爷你的手段,不必强扭即可吧?”
“他们信念太强,”李澄空摇头:“不宜与之为敌。”
他发现重返荣耀是整个巨灵宗上下所有人的愿望与执念,坚不可摧。
他明白这样的巨灵宗是可怕的,即使实力不如烛阴司,也不宜与之为敌。
现在让巨灵宗加入烛阴司的时机未到,待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陷入迷茫之际才适合。
“不过是一宗而已,信念再强有何惧哉?”袁紫烟不以为意。
在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巨灵神功已经被死死克制,再怎么也翻不起风浪来,没什么可怕的。
信念又不能当武功用,防备他们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而已,也不是没碰过这样的,当初的空海静院比他们疯狂得多,还不是一样被老爷所灭。
李澄空摇头:“不一样的。”
“比空海静院还厉害?”
“不一样。”
“既然老爷这么说,那就不一样,”袁紫烟知趣的没反驳:“但愿他们识趣,别主动招惹。”
李澄空笑了笑。
叶秋轻声道:“这位苗宗主的精神极厉害。”
她竟然破不开苗九川的精神防御,这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太罕见。
李澄空道:“这位苗宗主的修为可不弱。”
他看向了袁紫烟。
袁紫烟明眸一亮,笑道:“难道比我还强?”
“你没感觉出来?”李澄空问。
袁紫烟摇头:“觉得他不过如此啊,没觉出强来。”
李澄空笑了笑:“天灵神功也玄妙,看来还能隐匿气息,竟骗得过你。”
袁紫烟道:“强得过我不要紧,强不过老爷你就行。”
“难说。”李澄空摇头。
“真这么强?”袁紫烟惊奇。
李澄空点头。
袁紫烟恍然大悟。
这才是根本吧,还是老爷的谨慎毛病发作,肯定是先要研究出克制天灵神功的办法,再决定是不是开战。
李澄空瞪她一眼:“不管怎样,巨灵宗这般宗门还是值得尊敬的,值得破例。”
“老爷,就怕此例一开,所有宗门都有学有样。”
“都能遵从那约定,跟加入烛阴司有何区别?”李澄空笑了笑:“我们烛阴司成立的目的不就是如此吗?”
“老爷,我们烛阴司成立的目的不是为了充当南王府的耳目吗?”袁紫烟笑盈盈道。
这惹来李澄空又一记淡瞥。
袁紫烟不敢再放肆,收起笑脸正色道:“就看天罗山的了。”
周傲霜道:“天罗山绝对是不甘寂寞的,而且如果他们知道了烛阴司与巨灵宗的约定,会不会觉得受到背叛?”
“会。”袁紫烟道:“这个约定肯定是与天罗山的联盟有冲突的。”
“且看吧。”李澄空道。
“老爷,如果天罗山也要求结这个约定呢?”
李澄空摇头。
“那还好,要不然洞仙宗与白云峰一定后悔了。”袁紫烟笑道:“他们肯定也想保持独立而契结这般约定。”
李澄空笑了笑:“不是什么宗门都可以的,巨灵宗这般名声极好的可以,名声不够的还是算了。”
“正是正是。”袁紫烟忙点头。
都契结这约定,自己这烛阴司的司主干什么去?权力自然大大缩减,势力也大大萎缩。
——
“周浩坤,交出来吧!”
一座山谷内,周浩坤身边已经围了十个人,个个蒙着黑巾,双眼凌厉。
周浩坤冷笑斜睨着他们,傲然道:“我如今乃烛阴司麾下,你们真敢动手?”
“呵呵……”一个失笑:“我们都蒙着脸呐,即使动手杀了你,烛阴司又怎知是谁杀的你?”
——
“吉时到——!”悠扬的呼喊声响彻整个巨灵宗。
随即是敲锣打鼓声,轰轰隆隆,整个巨灵宗上下瞬间热闹起来。
李澄空与三女步出精舍。
在四个黄衫少女的引导下往外走。
周傲霜轻声道:“老爷,真有人堵住了周浩坤,准备杀人劫剑。”
“嗯。”李澄空轻颔首。
“如何处置?”周傲霜低声问。
李澄空脚步不停,拐进了台阶,看一眼在前头引路的四个婀娜少女,笑笑:“随他吧。”
“他肯定是会大开杀戒的。”周傲霜道:“已经被抢了一次,这一次绝不准再有人抢。”
“那就杀吧。”李澄空漫不经心。
周傲霜缓缓点头。
李澄空道:“保住他的性命,别死了。”
“是。”袁紫烟脆声笑道:“他想死都不可能!”
“别说大话,当心让风闪了舌头!”李澄空哼一声,看向前方的三人。
这三人原本走在前方,可越走越慢,慢慢的被李澄空他们追上来。
——
“周浩坤,再问你一句,交还是不交?”
“不交!”周浩坤冷冷道:“人在剑在,人亡剑亡!”
“冥顽不灵,自寻死路!”一个蒙黑巾老者冷笑,听其嗓音便知是老者。
“我看是你们自寻死路!”周浩坤冷笑:“你们一个甭想逃得掉!”
“嘿嘿,我们一旦抢了灵剑,会逃往海外,烛阴司即使知道是我们也无可奈何,天下之大,不信烛阴司能找得到我们!”
“天真!”周浩坤冷笑:“这世间的追踪奇术多不胜数,任何一门都可以追上你们,除非你们不带剑!”
他一拍胸口:“此剑已经被司主种下印记,能清晰感应,所以你们拿了就是找死!”
十人一怔。
周浩坤傲然道:“你们敢动手吗?”
“虚言诳我等!”一个老者嘶声哼道。
周浩坤哈哈大笑,笑得痛快淋漓:“你们一群无胆鼠辈,不敢动手啦?!”
他的态度转变得突兀,显得反常,偏偏吓住了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