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apz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江南的風雨-二百零四 監獄的日常3推薦-4ug6k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休息时间,禁止喧哗!熄灯!”
吃完饭,洗完澡,囚徒们算是结束了一天的生活,在狱卒粗暴的喝骂声下,进入了属于自己的那片空间。
随着指引的烛灯熄灭,整座监狱呈陷入沉寂,只余呼啸的寒风在监狱高墙内外穿梭……
“呕~”
林子华俯身趴在尿桶边,不断呕吐着,脑海里不断回忆在洗澡时那不堪的一幕。
吃完饭,狱卒们带着囚徒进入澡堂洗漱,等林子华脱掉衣物,开始跳入热气腾腾的池子里净身时,忍耐一天的图拉赞终于露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图拉赞威逼利诱,强迫林子华张开嘴巴,然后把点娘肯定会封的东西塞入其中,直到图拉赞心满意足的离去。
林子华发誓,这辈子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耻辱的一天,漫长的监狱生涯早已将这些囚徒前辈们变成了可怕的魔鬼。
为了活下去,林子华干了生平最不愿意干,也从未想象到的事。
他想活下去,就必须适应监狱的生活,必须要按照监狱内的规则来做。
即便他觉得万分恶心……
躺在床上,林子华强迫自己赶紧入睡,并把之前在澡堂发生的一幕努力从脑海抛弃。
不过,他的牺牲和付出也没有白费,事后图拉赞又交代了他如何在监狱与人相处,如何避免被责罚的方法。
这些他都默默记在心中,他知道今后将有漫长的一段时间必须要在这座监狱渡过,必须以最快速度适应这里的生存环境,即便牺牲自己的“色相”。
这种事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只要习惯下来或许就没那么难以接受。
想着想着,困意如潮水般席卷而来,林子华翻了个身,裹紧棉被,不久就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日,林子华被分配到了伐木的工作。
鲁阙等一干科技司的骨干们,根据不久前发明的蒸汽喇叭,配合刘策在各厂房内铺设的铁路,加之前军督府留下的“火车设计”,硬是耗费巨资鼓捣出了一辆蒸汽火车出来。
只是这蒸汽火车目前只是处在初步实验阶段,最多只能承载三十吨左右的货物,且启动需要畜力托运,许多难题还未解决。
刚问世时远东百官前去观摩后,并没有被这跨越时代的革命性产物给震惊,必经远东朝野早就习惯了新鲜事物。
反而是当场大骂鲁阙这群人败家,上千万银元砸下去就鼓捣出这么个半生不熟的东西有什么用?还不如多点实惠,把厂房几口炼铁的锅炉的产能再提升一下,争取今年能过三十万吨铁料的大关。
整个远东已经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利益体系,以刘策集团为中心,发展到各行各业,概括到了几乎所有远东各阶级,包括塞外异族的利益。
这些年来,得益与高科技工业化带来的红利,远东有一亿五千万人口享受着眼下前所未有的舒适生活环境。
其中很多人已经不再局限与日常生活物质所需,百姓大多有闲钱去享受精神生活,因为生活富足物价平稳,导致远东商业规模比姜浔在时更加发达,士族与庶民之间的矛盾也因为红利的合理分配缓解在一个安全的水平线上。
久而久之,士庶之间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共同利益,那就是和平。
只要有战事,远东士族和百姓都会主动支持汉军赢得胜利,这支持可不是口头精神上的,是实打实的物质支持,唯有和平才能享受太平,这个道理在久经战乱的远东万民心中根深蒂固。
其次,由于工业产品销售海内外带来的可观利润,让无论是士族还是平民都同样富裕起来,自然是想着远东署衙能继续加大在工业原有科技基础上的更新投入。
所以,蒸汽火车的问世挤占了天价经费,自然是会遭到百官上下一片叫骂声。
不是这些官员没有远见,只是这蒸汽火车实在是太“前卫”了,前卫到了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有何用的目的。
不过话说回来,初步实验阶段的火车性能确实难以启齿,满载三十吨货物的火车时速也就五六公里左右,远不如快马在平地上直行快,还没有那诸多道路限制,这么一搞自然是遭到远东上下一致反对,甚至上报到了长安,一时引起轰动。
远东百官本以为刘策知道这消息后,会下令停止研发火车,可谁都不曾想,刘策的回信居然是对鲁阙以及科技司官吏的高度肯定,并加大投入研发经费,让人是大跌眼镜。
刘策给出的理由是:蒸汽火车目前在实验阶段,一切问题不能光看表面,就比如火车虽然一个时辰仅能前进二十里,还没有人马走的快,但请注意,人马体力有限,不可能十二时辰都在运动,而火车只要能源充沛,可以日夜不停歇的运动,细算下来一日一夜可行二百四十里,孰轻孰重还不清楚么?
有了刘策的支持,科技司的人员自然是懒的理会那群“目光短浅”的“野蛮人”,继续加紧研究火车的性能。
终于实验第二阶段攻破,就差实地验证,鲁阙等人是费劲口舌才从那抠门的官署处批准了蒸汽火车的实验。
只是,这一次,蒸汽火车实验,却是批准在阿蛮山,言是蒸汽火车噪声太大容易扰民,还有烟囱的黑气容易污染环境。
这倒是与鲁阙的想在远东各省修建铁轨通车大相径庭。
但终归是批准了,为了节约成本,除了必要的技术人员外,修建铁轨的苦力自然是落到了那些囚犯身上,足有三万囚犯忙碌在蛮山这一片长达八百里的荒野上,争取在明天夏季前竣工通车。
而蛮山监狱这边分配到的任务是要修建一个火车站,这任务自然归囚徒来做。
林子华不知道什么火车,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忙碌的意义何在,只知道想要活下去,想要提早出狱与家人团聚,就必须按时完成每日的任务。
他抡起斧头,使出吃奶的力气砍向一棵被冻的僵硬至极的大树,心中期盼着能迎来自由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