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dr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戰場合同工 txt-第4783章 戰況膠着推薦-81qqq

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萨斯里米的战斗从郊区扩大到了市区。,秘社武装充分利用战车炮的火力优势以及训练有素的战术,由市区的防御战进入了进攻阶段。而佣兵以及民兵部队队从最初的突击开始,由主动的攻击战转入了防御作战。在敌军的不断威胁之下,他们必须巩固城南地区。
依靠强大的炮火掩护和装甲车的支援,红男爵指挥他的部队组织了猛烈反击。对着萨斯里米南部进行反冲锋,双方又一次激烈交火开始了。
哈桑将军的兵力来到了佣兵部队侧翼,为防止敌人反扑。哈桑将军的部队还将原本的一些防御工事炸了不少。
秘社武装部队,向佣兵们的阵地猛烈轰击。防守工事破坏无余,一些民用建筑也被炸得房倒屋塌。
战火中,佣兵们的一架直升机被击毁,另一架被打伤,摇摇晃晃地逃走了。
秘社武装分子在集中炮火向佣兵们轰击,接着纷纷靠上前,利用机枪火力的掩护,步兵像一窝蜂般涌上来。三叉戟公司的守兵立即用机枪和手榴弹迎战。但是密集的炮火把他们的守军压制在工事里。七八辆秘社武装的装甲车一字摆开,准备全线突击。
这时,佣兵们已伤亡不少。面对潮水般涌上来的敌军,发起了又一次的反击。组织防御的两个佣兵分队长,一人阵亡,一人重伤。失去了指挥的部队立即被秘社的武装部队冲垮了。
秘社武装占领了几个重要位置。哈桑将军亲率部队赶来增援。虽然人人奋勇,但因兵力单薄,加上伤亡已重,短时间内很难取得效果。
正在危急之中,O2小队B组的成员,带着一大批武装佣兵奉命赶来阻击。
他们这支部队相当于林锐手下的教导队,军事素质比一般佣兵好,他们受林肯的训练,装备也是不差的。接到命令之后,就立刻前进通过炮兵封锁线后,就与敌人交火了。面对敌人的密集炮火,炮弹和枪弹一齐向这里轰射,泥屑飞溅、硝烟弥漫,弹片烈火中,佣兵们奋不顾身向敌人还击。
每时每刻都有牺牲,火力小组的一个佣兵组长倒下了,而哈桑的手下的一个连长,也被敌人的阻击枪手击毙,弹头贯穿了头盔。
早已经深入敌军的侦察小组,派出战士到前方侦察,好半天了还没回来。枪声渐渐稀起来,林锐的佣兵部队为右,哈桑的民兵部队为左,变换着交替前进。前方500米左右,已经赶到的秘社武装分子在路边的沙包和建筑物废墟中隐伏着。
双方都不敢暴露目标。太阳西斜了,一天的战斗即将结束。在一侧的废墟旁,满身血迹和灰尘的一些佣兵躺在地上,有的还在不停地呻吟。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一个佣兵问道。
“六连的,哈桑将军的手下。”一个士兵有气无力地回答,“我们的人只剩几个了,撤又撤不下去。”友邻部队的战斗仍然非常激烈。匍匐到一处炮击的死角,侦察部队的负责人林肯带着他的兵在一座建筑边散开。利用附近的建筑掩护潜伏着,他们要接应两个侦察兵。
很快两个侦察兵,一路弯腰,蛇形奔跑着过来了。刚到他们的附近,一串子弹飞来,这个侦察兵的右腿上中了一枪。他一个翻滚,爬进了遮蔽区域。其他佣兵立即撕开急救包,把止血药物塞进伤口,绷带一层又一层地为他包扎好伤口。
这个侦察兵是个老兵,有经验,咬着牙对林肯说:“前面的部队,只、只有……4个人存活了。其他两排的伤亡……也大……不……不能再……突击了……也……不要……撤。……敌人……看……我们……清楚……撤……危险……我们不要……动,坚守……”话说完之后,他昏了过去。
夜幕降临了,饥饿和伤痛袭击着每一个人。直到9点钟,枪声才算是零落了下来。但战士们依然不能休息,他们得挖工事,准备彻夜坚守。秘社武装分子趁夜发动突袭的可能性虽然不高,但他们依然必须准备明天的战斗。
第二天拂晓,秘社武装发现了这片临时阵地,多个连队一齐向这里袭击,伤亡的人越来越多。哈桑将军的六连,一个排长已经接任连长了,但没过多久,他左肩上又中了一弹,昏过去了。整个连队变成了由战士班长代理指挥,全连只也剩下来二十多人。
这时,西撒哈拉人民阵线的部队,已将战线推进到了市区的环城公路以内。西北方向的民兵部队虽经秘社武装的猛攻,但他们本就不是主攻,可以灵活撤退,所以到现在还能跟敌军纠缠,没有被彻底击退。而秘社武装的主力,已经直接威胁南部的佣兵部队。为此,林锐下令,暂停在对敌军的进攻。就地固守,另外抽调哈桑将军和奎恩将军的两个营,前往围击。
经过2天血战,才把红魔鬼部队的一部分包围城南以东的一个狭小地区。下午,奎恩将军又发起猛攻,增援的秘社武装在夜晚退缩到萨斯里米车站附近。
林锐亲自带队的佣兵,是一支突击队。他率领部队赶到距离敌人控制区400米左右的一个路口,立即在附近挖掘工事掩体。他知道,这是敌人的必经之路。
果然,敌人争相冲向这个位置,林锐集中10多台武装车辆,架起机枪在路口两侧向敌人猛烈扫射,敌军猝不及防,纷纷中弹倒下。在战斗初期。他们曾经利用炮兵和步兵协同作战,对付守军。在发动进攻之前,必须先进行10至20分钟的炮火轰击。这样,第一线的工事大多被摧毁,随之而来的冲锋与反冲锋就更加激烈。
林锐的佣兵部队在城南主路口坚守了下来,击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可是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伤亡相当大。残酷的战争使林锐和精算师将岸都想方设法减少伤亡。后来,根据精算师的建议,采取了两线配置,第二线相距第一线大约三百米。
第一线留少数佣兵指挥观察,其余人员在第二线阵地待命,听到观察人员的信号后,再进入第一线投入战斗,尽量减少了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