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plk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ptt-第九百七十二章 互爲敵後推薦-2xc49

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小說推薦三國之超級培育系統
安城县府后院,曹操正与在练剑,他的剑术虽算不得上乘,却也是攻防兼备,一把青釭剑,舞动起来,密不透风。
戏忠走了进来,看了一阵,待曹操舞罢之后,便抚掌喝彩。
“好!主公剑术,日益精进了。”
曹操将青釭剑收入剑鞘,看了他一眼:“志才就不必嘲讽于我了,我自己的武艺,自己心中有数。”
“呵呵,主公过谦了。主公武艺,虽不如夏侯,典,许,黄等几位大将,可我军之中,有这等武艺者,也不过寥寥数人,算起来,主公武艺在军中也当可排入前十了,这已属难得。”
“哈哈哈……”曹操对这话,听得有些受用:“你啊你,也只有你会说这等话来哄我。说吧,有何事禀报?”
他来到一座凉亭之内,示意戏忠也坐下说话。
“多谢主公。”
戏忠坐得笔直,随后说道:“昨日夏侯渊将军,伏击张勇,不想敌军似乎早有提防,虽受伏击,却临阵而不乱。夏侯将军与其厮杀至深夜时分,难以取胜,双方各自退去,在河流两岸,分别扎营。”
曹操听了这份战报,倒是脸色丝毫没有变化。
“这也在意料之中。张勇和高顺,都以军纪严明,练兵有方著称,自然不至于轻易被一场伏击所击败,我原也没指望能借此将他消灭。对付他们,我自有其他办法。”
“主公英明。”
戏忠虽然不知道曹操说的其他办法是什么,却也没有多问,而是取出了第二份战报。
“魏延将军在新邙谷设伏,以我军粮草为饵,吸引高顺前来劫粮。高顺果然亲领大军前来。”
“哦?高顺中计了?”曹操面露喜色。
戏忠却是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高顺非但没有中计,反而将计就计,令一名小将扮成他的模样,引出伏兵,随后他再亲自领兵从后方掩杀,魏延将军大败,仅率数千兵马仓皇逃走。”
“啪……”曹操刚刚举起的水壶,还没倒出一滴水来,便一个失手,摔到了地上。
“高顺竟能识破我这诱敌深入之策?”
戏忠说道:“根据回报,荀攸在高顺军中,随行听用,主公计谋,只怕是为此人所破。”
“哼……”曹操轻哼一声:“看来我仍旧是小看了这位荀公达啊。军中以粮草为重,我故意借刘赫那情报密探之口,将新邙谷一事,传给刘赫,原本是万无一失,思来想去,便是易地而处,我也定会欣喜若狂,急忙出兵。当日荀攸假借回家看望新生幼子一事,引我出兵,将我军大败,那是他以有心算无心,此番是我有心算他无心,却也被其看破,日后当愈发谨慎才是。”
说完之后,他又问道:“魏延呢?他现在身在何处,可有回到安城?”
“没有。”戏忠说道:“据其派回的斥候所奏,魏延将军所日战败之后,领残兵投新蔡城去了。”
曹操先是有些惊讶,随后面带笑意:“这魏延果然有些将才,如此一来,即便高顺和荀攸,领兵来攻打安城,有此掎角之势,也可保无虞矣。给新蔡城守将送去急报,告诉他,城中一切军务,暂由魏延接掌。”
“这……”戏忠有些犹豫起来:“魏延新败之将,其本身又是荆州降将,大败之后,反而如此提拔,只怕……只怕军中兖、豫将士,会有所不服。”
曹操不以为意:“我如此破格提拔,一是看中魏延之才,二,也正是要安定荆州人心。我军面对刘赫,败多胜少,荆州将士,又少有出战立功机会,长此下去,难免人心离散。其余将领若有所异议,叫他们直管来找我。”
“喏。”
“蔡瑁大军,现在何处?”曹操问道。
“回主公,蔡瑁、文聘二将,统帅大军,已驻扎于南阳郡,只待慎阳城下,便可随时挥军进入汝南,与我军汇合。”
曹操听完之后,大手一挥:“传令给蔡瑁,命他不必等候消息了,直接从南阳取道舞阴县城,绕至张勇后方,直扑其大本营。先灭张勇,再取慎阳,最后双管齐下,攻打高顺。”
戏忠眼睛一亮:“主公此计绝妙啊。张勇最精锐之主力,已被他带来驰援程良,如今被夏侯渊将军困住,蔡瑁将军十五万大军,突袭其后方,定可一战得胜。”
可是,话音刚落,戏忠的眉头忽然又皱了起来:“只是……蔡瑁其人,向来名头不小,却不知本事如何。上次与孙坚手下一个周瑜小儿水上一战,竟至于落败,此后被几位跟随主公多年的大将嘲讽了几句,说他号称荆州第一水战大将,却斗不过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不如回家种地等云云,这蔡瑁心怀不忿,暗中曾多有抱怨,此次主公让他独领大军,而没有派麾下将领前往节制,本意是向荆州诸将示以重用之心,虽是用心良苦,却只怕……”
曹操知道他要说什么,摆了摆手道:“此事我自有分寸,蔡瑁此人,在荆州树大根深,乃各豪门之领袖,我等要坐镇荆州,少不得此人辅佐。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可不是刘表,谅那蔡瑁没有胆量反我。”
戏忠见曹操已下了决心,便也不再多说,站起身来,躬身退了出去。
一天之后,新蔡城中,朱烨接到了曹操送来给此地曹军守将的军令,不由得爽朗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曹操当真蠢笨如猪啊。我夺了此城,派人伪装为城中信使与他送信,他却也没有疑虑,至今都以为新蔡城还在其掌控之下呢。”
一名佩剑儒生走了过来,却是徐庶。
“呵呵,五将军胆识过人,只身入城,斩杀敌将,骗开城门,使我军不费吹灰之力,不耗一兵一卒,片刻功夫,便占了这新蔡城,城中一应将士,无一人逃脱,曹操自然无从得知了。”
“爽,当真是爽不可言啊。这种背地里作弄人的感觉……嘿,比起战场上厮杀,还要更爽。”朱烨显得有些激动。
徐庶笑道:“陛下常说将军是一员福将,果然屡屡应验啊。此番豫州争夺,有朱将军此功,我等得以深入敌后,便已胜券在握。”
“嘿嘿,元直过奖啦。”
朱烨十分欢喜:“诶,对了,那魏延可还在牢中关着?”
“这是自然,昨夜他来投奔,入城之后,即被擒拿,如今便在大牢之中,将军何以问起此人?”
朱烨咧嘴一笑:“没什么,只是听说此人在荆州多有勇名,小爷正愁没人练手,嘿嘿,我去牢里走走……”
说罢,朱烨站起身来,如一阵风一般跑了出去,留下了一脸无奈的徐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