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6ek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ptt-第一三二四章 峯會前一夜熱推-0vsz9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白日无话。
晚上八点多钟,伊市某高档酒店门口停了三辆汽车,下来了九个人。
金泰洙站在众人中间,迈步向酒店正门走去,而其余八人则是紧紧围绕在他的四周,呈正方形站位。
一行人快步走进酒店大厅,经理还没等过来招呼,就有俩人从电梯那边走了过来。
“您好,金先生!”
“你好,你好!”金泰洙与领头的人握手。
“李先生已经在楼上等您了。”
“麻烦带路。”
“好的!”
二人简单寒暄两句,众人迈步穿过走廊,进了电梯。
……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位秃顶中年坐在休息室内,笑呵呵地看着金泰洙身边的人说道:“你这里也弄的这么紧张啊。”
“哎呦,一言难尽啊。”金泰洙用流利的中文回道:“57号前段时间抓到了一些人,据他们交代,三大区可能会对我们这些人,进行枪击。你不也知道嘛,前段时间我差点就出事儿。”
“是的。”
“时局混乱,不谨慎点活不下去啊。”金泰洙翘着二郎腿:“你最近怎么样,生意还顺利吗?”
“老样子啊。”李先生插手一笑:“我还是想掺和盐岛的生意。”
“那可太难了,哈哈!”金泰洙一笑:“现在我的位置可能都不保了。”
“怎么呢?”
“欧盟区的韩三千要入股盐岛,正在谈呢。”金泰洙插手回道。
“不同意不就行了?”
“咱这官商,身不由己啊,呵呵。”金泰洙摆了摆手,岔开话题说道:“行了,不聊这个了,说说明天吧。”
“啊,你说。”
“明天中午有个小聚会,都是圈内人,你提前过来呗,大家坐一块交流交流感情。”
“我有点不太懂,现在形势这么严峻,为啥还要搞这种聚会啊?”李先生轻笑着说道:“有事儿私下交流不行吗?”
“这次不是为了我攒局,是欧盟区那边回来个阔老板,想在公开场合漏漏脸,往圈子里融一融。再加上我们之前确实要举办一个峰会,所以就放在一块了。”金泰洙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胳膊:“务必赏光啊。”
“不是你叫我去,我现在是不敢乱动。”
“唉,也是那个阔老板想见见你,亲自列的邀请名单,不然我不会麻烦你的,呵呵!”金泰洙一笑。
“哎,兄弟,现在千万别跟我提名单,我真哆嗦!”
“哈哈!”
聊到这里,二人相视着大笑。
今天整整一天,金泰洙都在跑关系,帮周证邀请名单里的人。毕竟他收了金条嘛,总要拿钱办事儿的。再加上他心里也有一些算计,所以这一整天都在忙活,根本没在57号露面。
……
川府地区。
秦禹遵从二战区的指派,已经将混成旅的营区,向西南方向调动,并且还特意要从远山周边过一下。但索爷他们也不傻,甚至猜到秦老黑肚子里没憋好屁,所以也勒令下面的人,不要找部队麻烦,默认放行就可以了。
军车内。
秦禹拿着电话,皱眉冲着枭哥嘱咐道:“如果他们要有大动作,一定要先给我打电话,并且以保证自己人安全为主,不要硬干,剩下的我有安排。”
“好,我知道。”
“守住就行。”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我的安排还在路上。”
“嗯,我知道,我已经让老齐他们在准备了。”叶子枭点了点头。
“妥,那就这样哈!”秦禹挂断了手机。
“枭哥心里也没底了吧?!”齐麟笑着问道。
“别说他了,我现在心里都没有万全的把握。”秦禹插手看向窗外:“站住了,怎么都行;站不住,咱在川府的日子可能就到头了。”
“艹,你以前不是这个性格啊,现在怎么还患得患失了呢?”齐麟撇嘴问道。
“岁数大了呗,得为你们这帮孩子考虑了。”秦禹龇牙说道:“我啊,一天就为你们操心啊。”
“我踏马打死你。”齐麟也笑了,他跟秦禹在一块的时间太长了,一听这话,就知道秦禹对川府这点事儿,心里多少是有谱的,不是在瞎干的。
……
伊市枫叶路,一处外面看着平平无奇的小区门前,一名穿着西装,留着长发的男子,弯腰冲着门口岗楼内的持枪警卫说道:“我要去金泰洙先生的家里,麻烦你给打个电话。”
士兵扫了他一眼:“你自己联系金泰洙先生的家里,让他们给门岗打电话。”
“我是来登门拜访的,不好提前知会。”男子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满脸灿笑着说道:“还是您帮忙打一个,就跟金先生的家里人说,是朴总让我过来的,因为明天峰会的事儿。”
“等一下吧。”士兵回了一句,转身走进了岗楼。
大约五分钟过后,士兵才再次走出来说道:“不能开车进,但可以拿一些东西。”
“好的,谢谢了。”男子顺手从车内拎出来两个袋子,言语客气地问道:“进去怎么走?”
“进去不要瞎转,这里都是无死角监控的。金先生家在C区12-2号别墅,你顺着左侧道路一直走就可以了。”士兵指了一下路。
“好的。”男子拎着东西,迈步进入。
小区内,路灯明亮,道路整洁干净,男子一路快步急行,在半路上起码见到了三波坐着巡逻车,持枪的警卫士兵,每一车都有六人。
这个安保力度,明显不是一个普通小区可以具备的。
走了大概能有十五分钟,男子来到了12-2号别墅门口,按了一下门铃。
数十秒后,一位穿着瑜伽服,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梳着丸子头,打开了房门。
“你是?”
“我是朴总的秘书,特意过来登门拜访一下。”男子非常客气地鞠躬:“您是金夫人吧?”
“是的,你进来吧。”金泰洙的老婆常年要干太太应酬,对这种事情轻车熟路。
男子迈步进屋,扭头看向四周时,双眼中的阴沉神色一闪而过。
……
南沪码头。
一艘超级货轮停滞,一架架塔吊车从两侧开始往下卸货物。
“吱嘎!”
就在这时,底层甲板的楼梯被放了下来,密密麻麻的人群,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领头一人身高一米九十多,虎背熊腰地扫了一眼四周,立马走到了闸口处,伸手冲着一人说道:“您好,接我们的吧?”
“是的。”闸口内的人与他握手后回道:“陈先生说来不及了,让你直接去说好的地点。”
“这么多人,好走吗?”
“我来安排。”
“好的。”虎背熊腰的男子点了点头,立马回头摆手:“排队,核实一下人数!”
……
远山生活镇。
索爷带着十几个人跪在了祖坟地内,烧纸,焚香,磕头:“愿祖宗显灵,求万事顺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