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asc精品玄幻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869、葬在時間長河中的男人鑒賞-ll2f3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黑煞高举双手,如神明,俯视众人。
“所以……”
郑拓开口,“所以……你的本体不是章鱼?”
莫名其妙的询问,与此时此刻场中情况完全不搭。
别说黑煞,就是众人都被郑拓问愣住。
“叶小子,我说我叫黑煞,我是在讨论我是不是章鱼的问题吗?”
黑煞对章鱼这个称呼非常不满。
似乎。
其就是在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的本体就是章鱼一样。
“不用自卑,没关系,我们是不会笑你的小章鱼。”
郑拓摆摆手,表示我们可大度了呢。
“你找死!”
黑煞当场大怒,抬手打出一条章鱼触手。
章鱼出手黝黑之色,宛若钢铁般,带有金属光泽。
但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其都是一条章鱼尾巴。
郑拓反应很快,抬手打出飞剑,与黑色章鱼触手碰撞。
铿锵!
二者所在火星四溅,飞剑与黑色章鱼出手各自飞回,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小章鱼,看来,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啊!”
郑拓抬手召回飞剑,忍不住对其一阵奚落。
“在这片深海大陆之上,你我实力皆只有出窍期,怎么,出窍期的你,不会真的以为能以一敌多,与我等抗衡吧。”
郑拓话语明显。
虎鲸仙众人也是明白。
大家都在出窍期,出手,在度将黑煞禽下不是问题。
“哈哈哈……”
黑煞大笑,看众人如看玩物。
“不怕告诉你们,灵海之中的天才妖孽,便是被我唤来,且他们一路前行皆被我引导,回头,他们必将降临此地,到时候,我看你们还如何获得合道果。”
黑煞主动承认自己做了什么。
引来天才妖孽,帮助他打开小小棺材板。
“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郑拓微微皱眉。
对于正在赶来的天才妖孽们稍稍有所忌惮。
灵海之中的天才们普遍比东域多,质量上因为灵海特殊的地理环境,与残酷的斗争。
导致灵海之中的天才妖孽们实战能力极强,且无比嗜血玩命。
若真来一大群天才妖孽,到时候局面怕是会变得非常不可控制。
况且。
在这群天才妖孽中,似乎还有灵海之中排名第一与第二的存在。
这种顶尖人物的出现,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少废话,趁着天才妖孽没有来,你我先将他拿下好好审问一番在说。”
虎鲸仙当即动手。
他手持鲸仙刀,身形一动,杀到黑煞身前。
二话不说,鲸仙刀横空,斩向黑煞。
“不自量力,凭你一人想禽我,做梦吧。”
黑煞对虎鲸仙不屑一顾。
黑色章鱼触手在度出现,嗖的一声,抽向虎鲸仙。
虎鲸仙一番不惧,鲸仙刀加大力度,铿锵一身,与黑色章鱼触手撞在一起。
霎时间!
火星四溅,虚空凹陷。
两位顶级强者的碰撞,场面相当刺激。
“很强!”
鲲鹏子分身在此刻开口。
“鲸仙兄,我来助你。”
鲲鹏子双翅展开,嗖的一声杀到黑煞面前。
二话不说,催动翅膀上的神通。
无数道流行般的黑色羽毛飞出。
嗖嗖嗖……
黑色羽毛杀伤力护卫一条黑色大河,冲向黑煞。
“一个冒牌货而已,敢与我争锋,真是翻了天了。”
黑煞对鲲鹏子这个名字飞出不爽。
敢叫鲲鹏子,你也配。
其当即催动第二条章鱼触手,嘭一声,与黑色羽毛长河相撞。
哗啦啦啦……
无数火星,自黑色章鱼触手之上爆发,场面华丽非常,竟让人赏心悦目。
不过二者碰撞,黑煞显然有些吃亏。
“滚!”
黑煞不爽,猛然一颤黑色章鱼触手。
顿时。
无数黑色羽毛被震飞。
黑煞不在恋战。
他身形移动,躲开鲲鹏子袭杀。
同时也不在与虎鲸仙对战。
“我只要跑,拖延时间,便立于不败之地,你我实力相当,凭你们想困住如今的我,觉无可能。”
黑煞口中说着,化为一团黑雾,飘忽不定下,躲避虎鲸仙与鲲鹏子追杀。
的确如黑煞所言。
其若一心想跑,虎鲸仙与鲲鹏子也无法将其奈何。
“各位!”
在如此时刻,鱼先生难得开口。
“开棺!”
鱼先生说话非常简洁,同时还能让众人明白其所言的核心内容。
开棺!
众人转头,看向袖珍棺材板。
按理说。
如果真有合道果,应该就在这袖珍棺材板中才是。
“我觉得你我也应该开棺,而不是与黑煞纠缠。”
水木点头。
“灵海妖孽想必很快就会聚集而来,到时候,对你我来说必将是最难局面,如今,不如趁着还有就会,主动开棺,若有合道果,你我可顺利取走,以免后面出现更大混乱,落得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得到。”
水木作为军师,场中最聪明者,其所言,不仅能够得到虎鲸天王任何,更是能够得到郑拓认可。
“水木姐姐所言极是,各位事不宜迟,动手吧。”
郑拓抬眼,看向虎鲸天王。
场中就虎鲸天王手下最多,只有虎鲸天王愿意参与,他们才能以蛮力破开袖珍棺材板。
“嗯!”
虎鲸天王思考片刻后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便开始。
没有过多言语,众人当即出手,催动各自神通,轰向袖珍棺材板。
“你们真是在作死,不过,我很喜欢。”
黑煞没有了被虎鲸仙与鲲鹏子追杀。
其乐得在一旁看戏,说说风凉话。
“我真的没有欺骗你们,你们这样做,会惊醒沉睡于这片深海大陆的某些大恐惧。”
黑煞似知道许多密辛。
“深海大陆不知何时出现,但是,曾经有懂得推演之人推演过,深海大陆的存在,是为了镇压某些不死不灭的生灵。”
黑煞想起某些可怕的传说。
“你们这般做,便是在将其唤醒,相信我,若那不死不灭生灵出世,灵海,东域,乃是整个修仙界都将引来大混乱。”
黑煞仿佛看到未来一角。
在那一角未来之中,天空被烈焰灼烧,大地被鲜血染红。
一尊巨人顶天立地,杀伐之声震动时间长河。
“实际上,他说的没有错。”
意外的是,水木在此刻开口,确认了黑煞所言。
“在某些特殊古籍的记载中,的确有关于深海大陆下镇压有不死不灭生灵的传说,传说中,有不死不灭生灵来自陆地,他实力极端恐怖,眼中只有毁灭,驾临灵海之后,打沉无数岛屿,屠杀无数生灵,最后,有数位大人物联合出手,将其镇压某处,而那某处经过推演,便是深海大陆。”
水木因为自身战斗力有限,所以对信息格外敏感。
其精通各种古籍,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传说世间非常熟悉。
“看来,水木你还是很诚实的!”
黑煞言语中对水木满是欣赏。
“水母族天生实力较弱,但你们自上古存货至今,不是没有理由的。”
黑煞竟对水木多有夸赞,看上去非常欣赏模样。
“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有些传说为真,有些传说并不可信。”
水木有继续道:“不死不灭乃是修仙者所追求的极致,但从古至今,无数修仙者,无数天才妖孽,却无人触碰不死不灭,现在说有不死不灭生灵,属实有些牵强。”
“哈哈哈……”
黑煞大笑。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仙界不止一个灵海,灵海之外的天地更加广阔无边,就算是万灵城之主万灵之主那等级别的人,也难以窥探分毫修仙界全貌,天道之下皆蝼蚁,蝼蚁能看到的世界能有多远。”
黑煞所言,让众人心头似有大石难以落下。
若他们此举当真会惊醒那不死不灭生灵,岂不是说,他们会成为千古罪人,被后人万世唾弃。
“哼!”
冷哼之声自虎鲸天王口中传来。
顿时。
众人感觉神魂一顿,放松许多。
“稳固道心,不要被其言语所扰,其刚刚催动了某种神通,试图对你我进行干扰。”
虎鲸天王古井无波,望着黑煞。
“老实一些,不要在做无畏之事,明白吗?”
面对虎鲸天王的威胁,黑煞出奇的没有反驳。
从接触来看。
这个虎鲸天王的实力极强,甚至他在虎鲸天王身上感受到了威胁的气息。
也就是说。
这个虎鲸天王若全力出手,有斩杀自己可能。
没有说话,暂时闭嘴,场面上终于安静许多。
众人继续合力出手,试图破开秀珍棺材板。
期间。
郑拓在出力同时,戏中暗道一声,不死不灭生灵?
不死不灭生灵这几个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啊!
他脑中继续思考,回想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
甚至。
他悄悄取出小本本寻找。
最终,还真被他找到了。
长生一族!
没有错。
不死不灭生灵与长生一族有关。
长生一族的长生体在大成之后,便拥有不死不灭的可能。
且在长生一族的历史中,的确曾出现过一位不死不灭生灵。
那不死不灭生灵实力并没有多强,与天地间的最强者相比较差的很远。
但是其不死不灭,根本无法杀死。
当年有大能者出手,使出各种手段,最终结果却是杀不死,完完全全的杀不死。
最后。
有人出手,以大手段将不死不灭生灵镇压。
当时他听到这些信息感叹。
不死不灭生灵的出现,就好像在科技社会出现长生不死之人一样。
没有人会羡慕你,所有人都会嫉妒你。
甚至有强大组织会将你俘获,把你当成小白鼠一样折磨研究。
想来。
不死不灭生灵便是遭受过这种待遇,被某些大能者抓走研究,承受无尽折磨。
果然。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中,只有苟住,别浪,低调行事才能走的更远,活的更久。
相信。
自己当初若以一种无敌之姿展现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同时暴露自己拥有极品灵根这件事。
恐怕修仙界中的某些大佬会出手将自己禽下,然后研究自己的极品灵根。
现在想想。
自己当初决定苟着是一个多麽明智的选择。
对于自己脚下的路,他始终坚信不会有错。
稳住,别浪。
以此为出发点,一步一步向更高层次迈进。
心中如此告诫自己,温故而知新,让自己对前路更加清明。
轰轰轰……
神通翻飞,法宝震天。
不知为何,堂堂鲲鹏祖师大墓,能被他们这群出窍期修仙者轰开。
但事实就是如此。
他们全力出手,轰杀袖珍棺材板。
那秀珍棺材板看似坚韧,实际上已经慢慢被他们轰开一条缝隙。
有缝隙即将出现。
顿时。
虎鲸族众人警惕的看向郑拓。
很显然。
在刚刚,他们出手太慢的情况下,从棺材板中飞出的各种法宝与灵物全被郑拓抢走。
虽说不是什么强大法宝与灵物,但白得的谁不想要。
对不对。
白给的东西谁都想要。
何况他们本身也没有虎鲸天王般富有。
灵物法宝对他们来说还是非常重要,非常有吸引力的。
郑拓对此同样保持警惕。
他时刻准备出手抢夺宝贝。
没有办法。
好东西别人想要,他也想要。
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完全可以用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要知道。
他炼制傀儡,布置阵法,炼丹制符,消耗皆极为巨大。
看似很富有的他,实际上穷的要死。
双方在这种百米起跑线前准备抢跑的姿势非常明显。
就等秀珍石棺被打开,他们便会一拥而上,出手抢夺。
等待并未持续太久。
秀珍棺材板在他们的狂轰乱炸下,终于出现一缕头发丝大小的缝隙。
不过这一次。
灵物与法宝没有出现,倒是有一股黑雾,自其中钻出。
黑雾带有一股让人厌恶的气息,细细感受,竟是尸气。
“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
黑煞大叫,化为一道黑光,冲向尸气,开始大口吞噬,将尸气吃掉。
如此一幕,叫众人面色难看。
尸气这种东西非常危险,修仙者的灵气为纯洁之物,万一染上尸气,怕是会污浊灵气。
灵气若被污浊,他们的修为必将停带不前,甚至会大降。
“这黑煞是什么品种,竟然能吞噬尸气,难道这家伙不是活人?”
鲲鹏子低语,对黑煞能够吞噬尸气表示不解。
“生活在这鬼地方的家伙,不是人也完全可以理解。”
虎鲸仙眉头微皱,对黑煞如此举动表示警惕。
能吞噬尸气,就代表着能够使用尸气。
若黑煞能够使用尸气,其必定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
有如此对手,他兴奋同时,也警惕非常。
因为从黑煞的实力看,尸气等级必然不会太低。
相信。
其尸气也能对自己灵气产生影响。
与这种家伙对战,受伤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受伤。
搞不好因为一次受伤,修仙路尽皆毁掉。
“黑煞这家伙不是会怨灵修炼而来吧的?”
有人提出疑惑。
这种疑惑瞬间在人群之中展开。
“我看像?”
有人回应。
“在这鲲鹏祖师寝宫之中,好像只有怨灵能够存活,除此之外,就是那个石头军团,如果黑煞不是来自怨灵,便是来自石雕军团,毕竟,其拥有石化他人的本事。”
水木如此分析道。
“不会吧!”
“黑煞若是自石雕修行而来,那岂不是说,黑鲨掌握有封灵纹。”
如此言语说来,叫众人对黑煞更加警惕。
“尸气加封灵纹,难怪黑鲨这家伙如此嚣张,看来,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强劲对手。”
虎鲸仙战意涌动。
对于高手,他非常想要挑战。
因为只有与高手高招,才能让自己快速进步。
快速进步的自己,便是在提升修为。
众人对黑煞的实力多有了解,观望同时。
“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哈哈哈……都是好东西啊……”
突然!
有另一道惊叫出声出现。
众人抬眼看去,皆面露不解,神色说不出的怪异。
郑拓叶良辰分身叫嚷着,手持一枚乾坤袋,正在疯狂与黑煞抢夺从袖珍棺材板中冒出的滚滚尸气。
黑煞抢夺尸气有情可原,毕竟大家对黑煞并不了解。
但叶良辰大家还是比较熟悉的。
其用剑,乃是一名剑仙。
身为剑仙修仙者,竟然出手抢夺尸气,难道这家伙不怕被尸气让污浊灵气,出现大问题吗?
众人心中皆有如此疑问。
他们的疑问,正是郑拓想要的。
因为手掌的特殊灵纹无用,所以,他的危险系数急速攀登。
现在自己还不能挂掉。
既然如此。
他只能稍稍表现的特殊一些,强势一些。
吸收修仙者最害怕的尸气,相信能够镇住虎鲸仙等人一段时间。
“滚开,滚开,给我滚开!”
黑煞见有人抢夺自己尸气,大为愤怒。
他费尽千辛万苦,就是为了这一口尸气,好家伙,你竟然敢跟我抢夺。
“话说,叶良辰,你丫的一个正牌修仙者,跟我抢尸气,你还要不要点脸!”
黑煞真是急眼了。
言语之中已毫无逻辑,想到什么说什么。
没有办法。
他真的需要尸气,就好像修仙者需要灵气一样。
况且。
这可是鲲鹏祖师的尸气。
他只要将其全部吸收,实力定然会大涨。
不仅如此。
他储存尸气的目的,便是提升实力,晋升为王级。
现在可好,竟然有人跟他抢夺尸气,还是用乾坤袋装的那种。
“外!”
郑拓不悦!
“我正牌修仙者怎么就不能抢夺尸气了,我手中有尸气类法宝,需要尸气温养,你管我。”
郑拓张口反怼。
他手下有尸王与葬魔,二者生活在仙之墓中。
所以。
他对尸气并不陌生,甚至有专门研究过对策。
因为尸气这种东西能对灵气产生影响。
就算是自己的无色灵气,也会被尸气影响。
所以他有研究过尸气,针对尸气进行破解。
结果自然是喜人的。
他掌握了如何熟练运用尸气的方法,将尸气为我所用。
且他也没有撒谎。
他手中的乾坤袋尸袋,就是他所说的尸气法宝。
“黑煞,有句话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自己一个人吸收尸气多没意思,我陪你,够意思吧。”
郑拓嘿嘿一笑,对黑煞这家伙并无好感。
而且。
他在感受到尸气的强度后,内心之中是喜悦的。
因为这尸气的品级之高,超乎想象。
就算在仙之墓中,他都没有感受到过如此级别的尸气存在。
如今被自己遇到,岂能善罢甘休,肯定要吸收个够才是。
“混蛋,混蛋,混蛋……你就是个混蛋……”
黑煞疯狂吞噬者尸气,同时不忘诅咒郑拓,大骂混蛋。
马德。
“我自己搞点尸气我容易吗?
我容易吗?
又是设计,又是被抓,又是差点挂掉的。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抢,你有没有点有人性,你还是不是个人。”
说着说着。
黑煞都要快要哭出来了。
这可真是闻着落泪,听者伤心。
叶良辰分身本就被人排挤,现在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外外外……”
郑拓忍不住当即吐槽。
“尸气本为无主之物,修仙界规矩,谁能抢到算谁本事,你跟我这哭诉有屁用。”
郑拓对黑煞的种种行为给予鄙视。
“滚,我不想听你说话。”
黑煞气急败坏,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个被抢了棒棒糖的小朋友般气急败坏。
郑拓见此一幕,当即催动尸袋法宝。
尸袋法宝爆发出一阵强横吸力,疯狂吸收尸气。
“滚,滚,你给我滚……”
黑煞要疯。
从来没有想过。
在这几人中,竟然有人能够与自己抢夺尸气。
他真的要崩溃了。
尸气滚滚,肆虐天地。
郑拓与黑煞抢夺尸气。
另一面。
虎鲸天王将目光瞄准没有完全打开的秀珍棺材板。
根据刚刚的经验。
秀珍棺材板中,恐怕还有好东西。
且这好东西十有八九是合道果。
“动手!”
虎鲸天王已经等不及。
呼唤虎鲸族众人动手,对秀珍棺材板进行攻打。
唰唰唰……
神通催动,全部打出,不管尸气存在,全部轰击在袖珍棺材板上。
如此一幕,引得郑拓望去。
“叶小子,你还不快去,合道果即将出世,你若去晚,合道果必然会被抢走。”
黑煞试图让郑拓离开,不与自己抢夺尸气。
合道果他并不在乎。
对他来说,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尸气,他便能顺利突破,踏足王级。
“不着急,不着急,合道果不是还没有出世吗?”
郑拓笑呵呵望向黑鲨,继续跟黑鲨抢夺尸气。
“不得不说,鲲鹏祖师的尸气就是纯粹,就是强大,我自从获得尸袋法宝,还没有见过如此纯粹与强大的尸气,今日有如此机会,可得多弄些回去才是。”
郑拓故意气黑煞。
明显能看到。
黑煞浑身颤抖,面色通红,被气的当即心率加速,差点被背过气儿去。
倒霉。
真是倒雪梅啊!
怎么遇到这么一个不安排理出牌的主儿。
黑煞想死的心都有。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群人中出现了如此意外。
“好东西,好东西,真是好东西……”
郑拓嘴里喋喋不休,针对黑煞进行全方位打击。
黑煞对此不在言语。
保持沉默。
与其有时间与对方纠缠,倒不如抓紧时间,多吸收一些尸气来的迅速。
且尸气的数量十分庞大。
就算对方有尸袋法宝,一时间也休想将所有尸气全部抢走。
况且。
虎鲸天王等人出手,已慢慢将秀珍棺材板打开。
回头。
合道果出世,我看你去不去抢夺。
黑煞冷静下来,擦掉了鼻涕与眼泪,开始专心致志吸收尸气加持己身。
他的选择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郑拓对此也知道。
他时刻关注着秀珍棺材板动向。
只要有任何东西从秀珍棺材般中钻出,他会第一时间出手抢夺。
他此时所吸收尸气的确非同小可。
鲲鹏祖师的尸气,在仙之墓那种专门养尸的地方都不曾见过。
可以说。
他若将尸气交给葬魔与尸王,定然能够提升二者一大截的实力。
但与之相比,合道果明显更加重要。
他如此谨慎性格之人甘愿冒险前来谋得合道果。
这本身就代表着合道果对他的重要性。
此时此刻。
合道果随时随地都可能出事,他岂有不出手抢夺之理。
场中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虎鲸天王,鱼先生,鲲鹏子,数位虎鲸族人,全部严阵以待。
若袖珍棺材板中出现任何灵物,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出手抢夺。
如此严阵以待的局面并未持续多久。
随着虎鲸天王等人出手。
嘎吱……
清晰入耳的声音,自秀珍棺材板所在传来。
在众人狂轰的努力下,秀珍棺材板终于被打开。
紧接着。
嗖嗖嗖……
数道光芒从袖珍棺材板中飞出。
面对如此一幕,众人当即毫不犹豫出手,抢夺那从棺材板中飞出的各种灵物。
修仙界规矩,灵物出世,各凭本事。
特别是之前有过郑拓突然出手的情况。
这一次。
众人无不是全力出手,抢夺灵物。
就是鱼先生这种沉稳老练之人,也是当即出手,抢夺灵物。
“冰封万里!”
低沉,充满冰冷的声音响起。
哗啦啦……
瞬间!
这个大黑山山顶被郑拓冰封。
“哼!跟我抢灵物,你们还太嫩了一些。”
郑拓二话不说,当即出手抢夺那从棺材板中飞出的各种灵物。
但是。
轰……
虎鲸仙从冰封之中脱困。
“我来缠住他,你们快将宝贝取走。”
虎鲸仙身先士卒,冲向郑拓。
趁机会,他要先好好修理一顿这个家伙在说。
有虎鲸仙这拦路虎出现,郑拓非常不耐烦。
“靠!”
他大骂一声,将身边的灵物揣进怀里。
“虎鲸仙你行不行,大家各凭本事,你这闹的是哪一出。”
郑拓身形一动,不与虎鲸仙恋战。
仍旧追着各种灵物抢夺。
“给我站住!”
虎鲸仙速度极快,瞬间杀到郑拓身前。
其二话不说,鲸仙刀猛然落下,看向郑拓。
郑拓无语。
你自己抢不到就算了,怎么还跟我这纠缠。
没有理会虎鲸仙,运用身法,化为一条游鱼,继续跑路。
下方。
嘭嘭嘭……
被郑拓冰封的众人破开冰封。
一个个对郑拓当即破口大骂同时,终于行动起来,针对各种灵物与法宝进行抢夺。
而全场之中,唯一没有动的便是虎鲸天王。
虎鲸天王眉头微皱。
对于出现的各种灵物与法宝没有任何兴趣。
他要的是合道果,而不是这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的灵物与法宝。
最为虎鲸族少主。
虎鲸族左右资源全部向他倾斜,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法宝更是不用多说。
他手中法宝全部是契合自身炼制,能够发挥出比一般法宝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
他对天上这些法宝与灵物不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合道果。
怎么回事。
合道果并未出现。
“黑煞,怎么回事?”
虎鲸天王转头看向黑煞。
“别着急,待得我将尸气吸收完毕,你就能看到合道果了。”
黑煞说着,抬手打出一道黑光,将袖珍棺材板掀飞。
可以看到。
袖珍棺材板中,尸气弥漫,根本看不清其中有何宝物。
而随着黑煞不断吸收,加上郑拓的尸袋法宝吸收,尸气渐渐散去。
待得尸气散去,袖珍棺材板中出现一具尸体。
尸体男性,身高一米左右,其带着面具,身穿黑色战甲,安静的躺在棺材板中。
“这是……鲲鹏祖师?”
郑拓惊叫一声,将众人注意力吸引。
就是虎鲸仙也暂时停止对其追杀,回头看向秀珍棺材板中的人物。
“不会吧!”
有人回道。
“鲲鹏祖师好歹也是传说中的人物,就这般被你我掀了棺材板,是不是太没有牌面了。”
此话不假。
鲲鹏祖师为传说中的人物,实力定然极端恐怖,不弱不死之王的存在。
不死之王大墓的排场,可是比鲲鹏祖师大的多。
“你看,鲲鹏祖师手中拿的是什么!”
月儿惊叫出声,眼睛非常伶俐,看到了鲲鹏祖师手中持有之物。
众人定眼看去,皆有不解。
那被鲲鹏祖师持在手中的东西并非合道果,而是一对翅膀。
一对巴掌大小,纯黑色的翅膀?
这是什么情况!
说好的合道果呢?
怎么不见了,反而出现一对翅膀。
“可惜,可惜,本以为这一枚棺材板中是合道果。”
黑煞在此刻摇头。
他吸干了所有尸气,站在远处,如此说道。
“等等!”
郑拓敏锐的发现了什么。
“黑煞,什么叫这一枚棺材板,难道……这里还有其他棺材板不成?”
对于郑拓的询问,黑煞没有回应。
他抬手猛然一挥。
包裹着大黑山的黑色烟雾散去。
顿时。
周围景象映入眼帘。
看到周围景象后,众人当即傻眼。
这是……
在他们周围,有足足九座大黑山一样的山峰。
他们仅仅站立其中一座,周围还有八座一模一样的山峰存在。
不仅如此。
在九座山峰的中间,有一座相对较小的山峰。
在那山峰之上,有一枚青铜古棺,散发着岁月的气息,安静的躺在那里。
“鲲鹏祖师棺材板!”
见到那正常的青铜古棺,所有人心中都冒出这样一则明悟。
“没有错,那便是真正的鲲鹏祖师棺材板。”
黑煞点头,确定众人心中明悟真假。
“少主,我去看看……”
有虎鲸族人请命,甘愿担当炮灰,给虎鲸天王探路。
“嗯!小心一些。”
虎鲸天王点头。
既然他们所在大黑山上没有合道果。
也许合道果就是鲲鹏祖师的陪葬品。
那虎鲸族男子身形一动,小心翼翼,冲向鲲鹏祖师棺材板。
但神奇的一幕发生。
虎鲸族男子身份极快,催动神通下,竟无法靠近青铜古棺。
无论他怎样努力,也无法靠近一丝一毫。
青铜古棺明明就在那里,像个千米有余。
按照出窍期修仙者的速度,呼吸间便能到达。
但这位虎鲸族男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竟无法靠近分毫。
“别浪费时间了,我已经试过无数次,过不去的。”
黑煞在此刻摇头。
“不在这片空间之内!”
水木在此刻道出真相。
“想来,鲲鹏祖师功参造化,将自己葬在了一处非常特别的地方,此时此刻你我看到的,仅仅是投影,而非真实存在。”
有水木解释,众人当即明白。
“错!”
黑煞在此刻摇头。
“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是错的。”
“那是为什么无法靠近青铜古棺!”
有人询问。
黑煞看了看众人,道:“根据我这么多年的分析,鲲鹏祖师的手段匪夷所思,他将自己葬在了时间长河的某个点上,他或许没有死,青铜古棺仅仅只是封印,他会归来,在某一天,某个你我也许已经生死后的时间归来。”
听黑煞所言,众人感觉有些不真实。
将自己葬在时间长河的某个点上,然后等待某个时间归来。
就算他们是修仙者,这听上去也太过玄幻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郑拓保持怀疑态度。
“一路上你可是骗了我们许多次,谁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胡说。”
“爱信不信,同时,我在告诉你们一个信息。”
黑煞抬手,指向周围八座大黑山。
这八座大黑山上,还有六座有如眼前一样的棺材板。
打开棺材板,其中的一座棺材板中,定然有合道果。
“黑煞,你有在骗我们给你当苦力是不是。”
鲲鹏子当即反驳。
“不,我没有。”
黑煞摇头。
“这八座大黑山,乃是鲲鹏祖师当年在灵海收复的八大随从,每一座随处墓中,都有一样绝世陪葬品,合道果,便是其中之一。”
黑煞非常肯定。
因为封灵纹,便是绝世陪葬品之一。
“那这是什么法宝?”
有人指向众人眼前棺材板中那为男子手中攥着的小翅膀。
“此为鲲鹏翼,先天灵宝,拥有天下急速。”
黑煞眼泛精光。
对鲲鹏翼他如何能不心动。
听闻是先天灵宝,顿时,众人眼泛火热。
就是虎鲸天王都露出向往神色。
虎鲸族虽然是灵海霸主族群,但先天灵宝这种东西,也仅仅只有一件。
何况这鲲鹏翼拥有天下极速,若是能够得到,可以说,自己便立于先天不败之地。
“此鲲鹏翼,我家少主要了。”
虎鲸仙一马当先,挡在郑拓等人面前。
顿时。
场面上被分割开两方势力。
虎鲸族众人一伙,其它人一伙。
“既然鲸仙兄如此说,我自当不会争夺。”
鲲鹏子微笑着与虎鲸仙点头。
虎鲸仙原本严肃的神情微微一动。
他万万没想到,在先天灵宝面前,鲲鹏子竟然选择放弃。
微微点头,给予回应。
鲲鹏子没有在说什么,其身形一动,向另外六座大黑山中的一座冲去。
此举郑拓有意而为之。
合道果还是最重要的,而这鲲鹏翼既然遇到,他也想争夺一番。
既然如此。
让鲲鹏子去找合道果,同时卖给虎鲸仙一个人情,打入对方内部,合理而不为。
鲲鹏子离去,场中局面变得更加敏感。
“走!”
鱼先生在此刻吐出一个字后,便带着月儿去寻找合道果。
鲲鹏子与鱼先生离开,场中局面在度发生微妙变化。
“水木军师,此事交给鲸仙处理,跟我来寻合道果。”
虎鲸天王知道事情轻重。
外部有天才妖孽正在赶来。
鲲鹏翼的确非凡,他也想要得到。
但与合道果相比较,他觉得还是合道果更加重要一些。
所以。
鲲鹏翼交给鲸仙处理,他去寻找合道果。
虎鲸天王与水木离开,让场中局势彻底改变。
至此。
除了虎鲸族众人,场中只剩下郑拓与黑煞。
“看来,咱俩站在同一战线上了!”
郑拓丝毫不慌,笑眯眯看向黑煞。
黑煞面对郑拓的笑容,当即无语非常。
“干掉他们,你我在对战,谁赢了,合道果便是谁的。”
“好!但我有要求!”
郑拓可不会吃亏。
听到有要求,黑煞眉头微皱。
“说。”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去对战虎鲸仙。”
“为什么?”
黑煞不喜欢被人支配。
“因为我打不过他啊!”
郑拓摊手,表示我弱我有理。
“你……”
黑煞无语。
他现在还真需要这个家伙帮自己牵制。
“你真是个废物!”
黑煞忍不住咒骂出声。
二者争执之际。
“反正你们二者都要死,与谁对战并无差别。”
虎鲸族众人在虎鲸仙的带领下当即出手,杀向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