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箭魔

mntc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箭魔 ptt-第四千一百二十四章 驚弓之鳥推薦-hl6pj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三箭,第一箭的狂怒之涛,第二箭的浴火凤凰!
第三箭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真正的杀招就是藏在平淡之中的。
春華珞月 唯吟
这第三箭没有什么可怕的压迫力,也没有什么恐怖的气息,但是就是这样的第三箭才真的可怕。
“换把弓吧……这把弓不适合你!水火并济虽然看起来很强,但是相互抵抗的力量没有那么容易驾驭的,我推荐你先选择水,水到极致其实可以成为火,火到极致再变化成水,到了那个时候,其实无论用什么弓,你都可以做到水火并济的!这一场比试到这里结束吧!”
白里缓缓开口,其实也是在指点梦儒。
而听到白里的话,梦儒连忙开口:“不行!”
白里:“???”
什么鬼?怎么就不行了?
“前辈……还请前辈出手,让我看看您的箭心!”梦儒此时虽然知道自己输了,但是他依旧想要看看白里的箭心是什么!
因为这会儿他已经知道,白里这样的强者是可遇不可求的,遇到这样的强者,倘若不能看一眼白里的箭心的话,那么也太遗憾了吧。
“你确定?”白里一脸你这是找虐啊的表情……
“确定!还请前辈赐教……”此时梦儒一脸期待的表情。
“好吧……既然你想看……那我就让你看看吧……”白里一脸无奈,孩子既然愿意找虐,那自己有什么办法……让孩子看看就是了……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一瞬间白里手握黑弓,当话语落下的时候,白里浑身上下的气势都变了!
手握黑弓的白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缓缓的拉开了黑弓,弓开满月,当弓开启的一刹那,所有人都可以发现,白里再也不是那个吊儿郎当的白里,此时的白里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专注!
“崩!”弓弦崩动的声音无比的清脆,可是就在这弓弦崩动的一瞬间,梦儒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空中梦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一幕吓傻了在场的很多人,一瞬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看到了白里出手,可是他们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变化啊!
白里那出手就好像是射鸟儿一样,对着远处的鸟儿直接崩动弓弦,然后梦儒这只“鸟儿”就直接倒飞了出去?
魅惑花心總裁 藍錦色
邊緣 張海錄
还在空中口喷鲜血?那感觉就仿佛真的被一支箭命中了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邪少獨寵:帶上寶寶追女友 藜朵朵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白里和倒在地上的梦儒身上不断的切换,所有人也都是一头雾水!
可是当他们看向梦儒的时候,才发现梦儒此时脸色苍白,他的感觉就仿佛是从死亡线上走了一趟一样。
而实际上梦儒也真的是在死亡线上走了一趟,刚才那一瞬间,梦儒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兇宅筆錄 樓十三
当白里的弓弦崩动的一刹那,梦儒看到的跟所有人看到的都不一样!
当白里开弓的时候,梦儒就感觉自己仿佛是被地狱的恶魔给盯上了一样,一时间白里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尊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恶魔,他的浑身上下散发着血光,那恐怖的杀意让自己想要马上转身逃走。
而当白里的弓弦崩动的刹那,恶魔仿佛是带着狞笑朝着自己发起了冲锋,梦儒想要转身逃走,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脚步已经不听使唤,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恶魔举起镰刀来到自己的面前。
这是死神!这是收割一切生灵的死神。
死神抡动镰刀!
镰刀仿佛要将自己的脑袋从自己的脖子上切下来。
穿越-傾城萱王妃
梦儒想要逃走……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但是他无法动弹……终于,他眼睁睁的看着镰刀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梦儒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1
但是就在梦儒觉得镰刀会杀死自己的时候,镰刀忽然转动了一下,从切变成了拍,然后就出现了梦儒倒飞出去的一幕,恐怖的压力让梦儒在空中口喷鲜血!
这一切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但是梦儒却经历了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的变化!
太可怕了……梦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箭心……这到底是如何产生的,这是要杀过多少的生灵才能有这样凶残的箭心?
梦儒不知道……但是梦儒知道的是,刚才的一刹那白里已经留手了……否则自己即便不被杀死,可能也会被这箭心伤到自己……
这一瞬间,梦儒终于明白白里为什么之前说要结束了……
没有人知道梦儒经历了什么,在他们看来,就是白里弓开满月,然后崩动了一下弓弦,然后就仿佛真的有箭命中了梦儒一样,梦儒就飞出去了……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弓到极致,人如惊弓之鸟么?
此时如果有了解白里的人,会发现,白里的箭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有了新的提升,或许是在跟后羿的一战之后白里有所感悟吧。
因为这样的箭,以前白里是做不到的,白里的箭以前出手犹如天地塌陷,其他人也能够感受到恶魔恐怖的杀伤力,会被恶魔所影响。
但是如今不会了……白里此时出手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这就是传说中的举重若轻……
箭术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白里一举一动都是无上的箭心,箭心出手根本不需要有什么磅礴的箭势,有的只是看起来的平凡。
可是这样的平凡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对于真正白里的目标而言是完全不一样的。
梦儒此时趴在地上,他久久都没有从地上站起身来,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诉梦儒,这世上可以有人空射就能杀死他的话,梦儒一定觉得那个人疯了。
但是今天过后,梦儒知道了什么叫做箭术……他以前所谓的箭心在白里面前被彻底击碎,而且是碎的体无完肤……这才是箭术……这才是自己应该追求的……
梦儒曾跟师父要求过要下山历练,因为梦儒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有资格去闯一闯外面的世界了……当时师父说他箭心不稳还没有这个资格的时候梦儒还不高兴。
但是今天梦儒知道了,这大千世界,自己太渺小了……渺小到自己差点被人空射秒杀……如果不是白里最后留手了,那么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好在梦儒不知道,其实刚才那一箭根本不是白里的极限,因为白里用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弓,倘若是天堂之弓,也许梦儒会看到更恐怖的力量……

j84el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箭魔笔趣-第四千一百二十三章 只動了動衣袍?讀書-n403g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梦儒此时一脸懵逼的看着白里,他万万没有想到白里给出的竟然是这样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梦儒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反驳。
当然了,如果仅仅看落水弓的话,白里并不可能知道水火并济的存在。
毕竟万一梦儒是一个喜欢装逼的小火汁呢?
白里能够知道水火并济说白了还是境界的差距。
这就好像一个用刀的大师,当他达到巅峰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家伙,这个小家伙拿着两把刀,而这位大师可以一眼就能够明白他的刀之中藏着什么样的变化。
弓也一样……从第一眼看到两把弓的时候,白里就知道,其实这两把弓是一把弓!
这种说法可能一般人理解不了,你可以想象天火弓和落水弓其实是一把类似于天堂之弓的组合弓,只不过梦儒选择的是平日里将它们拆解开来,而不是组合在一起使用。
当然了,你可以觉得梦儒这是不是在装杯啊!
其实并不是的……首先不是每一把弓都是天堂之弓,大部分的弓可以组合在一起,但是说白了发挥出来的效果并不好。
而梦儒的落水弓和天火弓虽然可以组合但是却不能长时间的组合在一起,因为落水弓和天火弓本身就是水货之力,是互相排斥的力量。
这两把弓如果强行组合在一起,的确可以靠着水火的碰撞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但是这样的弓组合同样也不会持久。
愛勢洶洶
所以说梦儒平日里只能将它们分开,而无法同时长时间的驾驭它们。
花間醉浮雲 蟹子
这样的情况白里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白里知道,梦儒最强的杀招其实并不是他的天火弓,而是水火并济,这也是白里为什么说出让梦儒三箭的原因。
九月鷹飛 古龍
这第一箭白里知道梦儒会用落水弓来试探,然后第二箭是用自己的天火弓出手,这最后的水火并济才是梦儒真正的杀招!
未來悠然小日子 櫻花若華
“来吧!别说那么多了!让我看看你的水火并济吧……唔……啊……”白里说着再次打了个哈欠,那感觉就好像在说,大哥,我真的很困,你赶紧的,我打完了还要去睡觉呢……
如果说之前的哈欠让梦儒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而愤怒的话,那么此时此刻梦儒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这两次出手之后,已经让梦儒对白里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都市最強仙醫 菜農種菜
白里至少是跟老师一个境界的存在……力量上面不说,就只说这箭术,就绝对是一个水平上面的,甚至梦儒怀疑,白里的箭术是不是还在老师之上。
但是梦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老师虽然不敢说是天下闻名,但是在天下的箭术大师之中,老师也是有名气的。
而白里如果真的是跟老师一个境界的存在,那么为什么白里会在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呢?
难道白里并不是他的真名?
可是也不对啊……这天下的箭术大师梦儒不敢说全认识,但是大概也从老师的口中听到过啊……但的确没有眼前这位啊……所以白里到底是什么来历?
愛情保衛戰
此时此刻梦儒知道暂时还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梦儒从自己的背后将落水弓再一次取了下来。
这是梦儒的第三次出手,也是梦儒最强的一击,他想要看看白里在面对自己最强一击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够做到像是刚才一样的从容和淡定!
“白先生……小心了!”梦儒说着落水弓和天火弓已经组合在了一起。
蓝色的光芒和红色的光芒在梦儒的手中不断的融合,最终两把弓彻底融合在了一起,水火之力相互融合,同样也在相互排斥,此时当水火之力融合的时候,蓝红两色的力量席卷梦儒的全身,梦儒的身上仿佛多了一道红蓝色的龙卷一样!
这恐怖的力量让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心惊。
这才是真正的梦儒,这才是大孤山首席弟子该有的力量。
平日里,即便是在大孤山,也很少有人可以见到梦儒如此状态,因为梦儒平日里都是一副乐呵呵的状态,即便是有师弟请教,梦儒也都会耐心的去讲授。
也有不少弟子会去挑战梦儒,可是却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梦儒如期强大的一面。
只有云野见过!梦儒最强状态下,纵然是云野也必须要小心应对!
而今日,面对白里,梦儒拿出了自己的最强状态!
水火并济,此时梦儒没有多说,他的弓已经开成了满月之势!
这一次没有什么怒涛,也没有什么火焰,但所有人都感觉四周的世界仿佛被冻结了一样!
这一箭是梦儒最强的一击,没有任何花里胡哨,有的只是梦儒的箭心!
“崩!”弓弦在所有人的耳中崩动,崩动的弓弦仿佛带着山崩地裂之势,恐怖的力量从梦儒的身上飞出朝着白里压迫过去。
这一刻白里的身后以及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人,即便是婆婆也必须要选择推开,这一击的恐怖力量夹杂着让婆婆都心惊的力量。
而这一击出手的时候,白里也第一次抬起了头来。
墨騙 張正一
“不错……”而就在所有人都纳闷白里到底会不会被这一击逼迫的躲闪的时候,白里开口了……可是开口的白里依旧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同样的,这不错两个字也进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
而当这不错落下的时候,白里浑身的衣袍都动了一下,可是也仅仅是白里的衣袍,这就是梦儒的箭,这一箭虽然已经是梦儒最强的一箭了,他的箭心甚至能够让白里的衣袍抖动一下,但是则也是他的极限了……
“这一箭才有点意思,不过我推荐你还是换把弓吧,水火并济虽然不错,可是你平时不能使用……所以发挥不出你最强的实力,战斗之中没有人给你换弓的机会啊小朋友。”
白里此时缓缓开口,而所有人也是一头雾水,这第三箭结束了?
是的!第三箭结束了……第三箭的水火并济没有任何华丽,但是却是唯一能够撼动白里的衣袍的一箭……
傾城雙魅 泠筱萱
而这一箭出手之后,梦儒也终于明白了白里到底是何等的强大,因为这一箭即便是自己的老师可能都会被自己的箭给逼得出现一丝的混乱。
但是从白里的身上,梦儒看不到丝毫的混乱。
所以梦儒知道自己输了……输的体无完肤……
三箭,对方就站在原地,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可是自己三箭却连逼迫对方稍微混乱一下的资格都没有……这一场的空射,梦儒输的心服口服……

fvktx精品都市言情 箭魔 愛下-第四千一百二十二章 水火併濟相伴-224rn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此时的白里四周已经基本上看不到其他人了。
所有刚刚距离白里比较近的人此时全部在天火弓的压迫之下必须要逃离这片区域。
揚風魅影 琴妮
可是白里站在原地依旧是一动不动的。
这空射的比试比的就是谁先抵挡不住对方的箭心然后移动开来,只要你选择了移动和躲闪,那么就等于是你输了。
这空射其实很多不是弓箭手的人根本不能理解,明明对方根本没有箭,就只是用箭心来压你,为什么你要躲闪呢?
闭上眼睛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不行吗?
超腦太監
当然不行……箭心所带来的是心灵上的压迫,并不是说你闭上眼睛就可以完全无视,相反的,这种力量会直接将你拉入其中。
所以此时除了白里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站在天火弓所笼罩的范围之内。
可即便如此,大家依旧可以感受到天火弓所带来的恐怖力量。
超凡黎明
在大家的眼中,四周此时已经是一片火海,无数的火焰在灼烧白里,可是白里依旧懒洋洋的站在火焰之中,仿佛那些火焰根本不存在一样。
没有错……这些火焰的确不存在,这些火焰其实都是幻觉……
倘若白里天堂之弓在手的话,甭管梦儒的箭心有多强,对于白里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因为天堂之弓会直接帮自己破幻,你在这里表演半天,我直接给你破幻,就问你有什么卵用?
而现在虽然没有天堂之弓,但是梦儒想要靠自己的箭心来压迫白里……那差距怎么说呢,白里想不出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了。
天火弓此时弓弦崩动,此时梦儒手里的弓仿佛火炮一样,发出震天的响声,这响声带起了一只巨大的火凤凰从火焰之中浴火而生,火凤凰展翅朝着白里飞腾而去。
白里这一次终于抬起了头,看到这一幕梦儒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的笑容,看来自己的箭心终于给白里带来了压迫么?
可是还不等梦儒彻底的乐出来,却见白里做了一个让全场都懵逼的动作。
官場潛規
“唔……啊……”白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打了一个哈欠……
獨愛冷心前妻
而这个哈欠出现的一刹那,火凤凰仿佛被一阵狂风席卷了一样,就在火焰之中直接崩碎……而火凤凰崩碎的同时,四周所有的火焰也随之消失……
这第二弓……对白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效果,白里这会儿四处乱看,那眼神让人怀疑白里可能是要找一张床……
梦儒已经愣在了原地,他的大脑此时是一片空白,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終極追兇
因为梦儒私下里也曾经跟自己的老师,也就是大孤山的云野先生比试过空射。
老师可以在自己的落水弓之下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当自己拿起天火弓的时候,即便是老师也必须要在意一些了。
可是此时此刻的白里看起来却仿佛是根本跟自己不在一个次元之中,自己甭管怎么做,白里仿佛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一样。
自己的天火弓开出火凤凰的时候,便是自己的老师也必须要小心应对,可是白里这边……
竟然……
梦儒有些无法接受……不过就在梦儒这边满脑子空白的时候,白里再一次开口了:“你还有一次机会,别藏着掖着了,把两把弓结合在一起,让我看看你的水火并济吧!”
白里这话一开口,梦儒整个人犹如看见鬼了一样,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白里。
都市全技能大師 九鳴
水火并济!
白里怎么知道自己水火并济的……难道他知道自己?
不对啊……水火并济的手段除了自己的老师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才对,可是白里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三國打直播
梦儒最强的手段,很多人都以为是天火弓……
其实并不是的,梦儒两把弓始终背在身上,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梦儒的两把弓其实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而当水火结合在一起,才是梦儒的最强状态,这才是梦儒真正的底牌。
可是这会儿白里是怎么知道的?
“你认识我的老师?”梦儒此时缓缓开口,在他看来,也许白里认识自己的老师云野先生,从老师那里知道的?
“你脑子是不是有包啊!我认识你的老师的话,还用赐教吗?”白里一副你是不是修炼把脑子修炼坏了的表情。
而听到白里的话,梦儒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因为白里说的没有错……
此时如果不是因为三长老那边将消息送到大孤山的话,可能云野又或者梦儒根本不知道有白里这么个人。
若是正常情况下,白里真的是师父的朋友的话,不可能说让三长老传送这个信息吧,他应该直接联系老师才对。
而且老朋友不可能用这样的方式啊!
所以说可以肯定的是,白里绝对不可能认识自己的老师,但是梦儒不明白了,如果白里不认识自己的老师的话,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水火并济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的水火并济的?”梦儒有些不甘心的开口询问。
但是白里听到这话却是无奈了。
“孩子,你听过井底之蛙的故事吗?”
狼王特警行動 辰潤霖
梦儒微微点头,但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会儿白里会说出井底之蛙的故事来。
“井里的蛤蟆总认为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但它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我根本不需要从任何人那里知道你的水火并济,你的两把弓已经告诉我了,这两把弓如果不能用来结合的话,那么你告诉我落水弓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用来装那啥的么?”
白里一脸无语的看着梦儒,你特么背着两把弓,而落水弓明显没有天火弓强大,这就好像白里有了天堂之弓,然后平日里说什么都不用天堂之弓,非要去用一把更弱的弓,这特么不是装逼是什么?
有更强的非要用更弱的,就问脑子没有包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么?
所以正常推测就只有一个理由,落水弓存在有他存在的道理,而不是梦儒为了装那啥所使用的……

hme0c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箭魔-第四千一百二十章 水和火-fnurk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你先出手吧,不然我一出手你就没有机会了……”
白里开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而白里这话一出口梦儒当场差点爆炸了……刚才他还觉得白里非常有礼貌的样子,可是这会儿白里说出这番话真的太没有礼貌,也太过分了。
这简直就是在羞辱自己了!
梦儒对战过的大师也有不少,也不是没有跟人比过空射,但是每一次只要是比试,对方只要知道自己是体悟了箭心的情况下,都会对自己非常的重视,而像白里这样完全对自己懒洋洋的样子,让梦儒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千金難伺候
“哼!装神弄鬼!”梦儒此时语气也有点带火了!
不过白里也没有怪罪梦儒,毕竟不知者无罪吗……
“我要出手了!”梦儒最后开口,在开口的同时,梦儒已经拉开了自己的弓,一时间四周的空气都仿佛被冻结了一样,这会儿只有站在白里后边的那些人才可以明确的感受到,当梦儒开弓的一刹那,四周仿佛有惊天怒涛突然涌现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整个人直接被拉入了幻境之中,根本无法自拔。
这突然出现的好似幻境一样的怒涛让这些金族弟子一下子就看傻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其他人虽然看不到这怒涛,但是当梦儒开弓的一刹那,他们依旧可以感受到四周的寒意,那种感觉就仿佛自己此时被毒蛇盯上了一样,这毒蛇随时都可能从某个自己注意不到的地方直接跳出来咬上自己一口让自己当场毙命。
重生低調生活
这就是空射么?
此时所有人都被这空射的可怕给惊呆了……
可是当大家看向白里的时候,所有人再次惊呆了……因为他们发现,白里此时依旧是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在那边松松垮垮的,就好像梦儒的开弓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一样!
这不科学啊……要知道,白里此时才是梦儒的主要目标,其他人不过是被稍稍影响到了一点点而已,可是这个时候,身为主要目标的白里为什么可以如此的从容呢?
别说他们无法明白了,就是梦儒自己都有点懵逼了……
腹黑總裁要抱抱
自己这开弓按理说白里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因为自己针对的点主要是他,这个时候白里应该要想方设法的抵挡,甚至可能会因为无法抵挡而只能让开位置。
如此一来就等于是自己赢了!
可是为什么这会儿白里却一副好像要睡着的样子,别说是受到影响让开位置了,这会儿梦儒甚至都怀疑给白里一张床,白里能当场在那里睡过去……这特么是什么鬼?
不过梦儒这会儿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虽然弓弦上没有真正的箭,但是箭已经在梦儒的心上。
梦儒手中弓弦崩动,一声清脆的响声传遍全场,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仿佛到了大海的边缘,此时狂风席卷着怒涛,从远处狂奔而来,那狂奔的怒涛仿佛要将一切阻挡在它面前的生物撕成碎片一样!
我的閱讀有獎勵 一品酸菜魚
恐怖的怒涛席卷之下,就见白里圣后不少的金族弟子直接都是一屁股坐在了原地,他们一个个看起来脸色苍白,仿佛整个人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一样!
家有萌狐要逆天
这就是空射!这恐怖的怒涛虽然不是真实的,但是它是诛心的存在,它是最恐怖的压力所产生的力量,虽然无形,但是却胜似有形!
这恐怖的力量一出手,即便是三儿都有一种自己要退开的感觉,但是好在是因为这一箭的目标并不是自己,所以三长老最后还是站在了原地,可是如果此时有人去触摸三长老的后背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后背已经如同水洗一样,被冷汗打湿了。
可是当三长老终于在这一箭之后缓过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场中传来了一声哈欠的声音。
“唔……啊……”这哈欠声此时在这个时候出现显得那么的突兀,因为全场都被梦儒的箭给惊了,而这一声哈欠的声音却将所有人直接拉回了现实之中,也让所有人看到了站在场中间的白里。
这一刻大家才意识到,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是这怒涛的主要目标,只有站在场中的白里才是主要的目标……
盛寵貪財小掌櫃
可是当他们所有人都被这怒涛给惊呆的时候,白里……竟然打了个哈欠……那感觉就好像在跟所有人说……卧槽……我刚才差点睡着了……
全场这会儿是真的呆了……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白里……他们根本不知道白里是怎么做到的……刚才那怒涛白里难道没有看到么?还是说白里竟然无所谓?
别说是他们了,这会儿梦儒都已经要疯了……
刚才那一箭他绝对是出了全力的,但是白里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子,甚至有一种好像要睡着的感觉……这让梦儒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跟白里是不是在一个次元之中,不然为什么白里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呢?
“来吧……继续……我让你三箭……”就在梦儒这边一脸懵逼的时候,白里却开口了:“我觉得你的箭还没有到巅峰,别藏着掖着了,出你的第二把弓吧……”
金閨婉媚
龍騰九霄 學飛雛鳳
白里这话一出口,梦儒愣了一下,梦儒背着两把弓,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落水弓其实是没有他的天火弓强大的。
而此时白里竟然一眼看出了天火弓更加强大?
这到底是胡乱猜测,还是说白里真的知晓呢?
不过不管如何,梦儒此时对白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
若是说白里之前说他出手自己就没有机会让梦儒愤怒的话,那么这一箭过后梦儒不免开始有些忐忑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
“白先生果然非同寻常,梦儒献丑了!”梦儒说着已经将自己的落水弓背在了身后,同时天火弓已经从梦儒的背上被他解了下来,手握天火弓的梦儒浑身无风自动一时间一团红色的火焰在他身上燃烧起来,梦儒就好像燃烧了红色火焰的超级赛亚人。
如果说刚才的落水弓让四周的温度下降的话,那么此时手拿天火弓的梦儒直接点燃了四周所有的空气,那恐怖的火焰灼烧之下,甚至让人有了一种四周的空气都已经被燃烧殆尽,大家都感觉无法呼吸了一样。
從奧特曼開始
不少人此时已经开始后退,因为在这气场之中他们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如果继续坚持下去,他们可能真的会窒息!
而就在他们退后的同时,梦儒也开始酝酿,这一次跟刚才的落水弓不一样,梦儒没有马上开弓,而是手握天火弓开始酝酿,仅此一点就可以肯定这天火弓的威力绝对不是落水弓可以与之相比的……
水更柔和,火则刚猛!

dbunz都市言情小說 箭魔 txt-第四千一百一十八章 上門請教讀書-ku2se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梦儒亲眼看过师父在那里开弓,那把奇怪的弓甚至梦儒还偷偷的背着师父尝试过,还被师父发现了。
而当时师父并没有生气,而是告诉自己说,这把弓自己不需要去尝试,自己如今的修为还做不到随心所欲控制这把弓的程度。
因为即便是师父也无法做到每一次都能够弓开满月的程度。
这样完全不对称的弓实在是太难去操纵了。
梦儒亲眼看到即便是师父开弓,也不敢说每一把都能做到弓开满月。
而梦儒自己甚至都不能够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异形弓可以做到弓开满月,这到底需要多么强的控制力才能够做到弓开满月啊。
恰好春風似你 桑榆未晚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憂夢
可以说梦儒一直以来对师父可以弓开满月都是充满了崇拜的。
但是今天,他却在这里看到了有人提着跟师父差不多的弓,虽然细节上有一些差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白里的这把弓从锻炼的东西上面绝对跟老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
当看到这把弓的时候,之前可能对白里的轻视在此时梦儒的身上完全消失了。
因为一个能够跟师父一样练习这样的弓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大孤山首席弟子梦儒,见过白先生……”梦儒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介绍,此时直接朝着白里抱拳行礼。
我的陰靈女友
白里看了一眼梦儒也没有拿什么架子,直接还礼。
白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哪怕你是一个乞丐,如果你对白里有礼貌的话,白里也会对你彬彬有礼,可是你如果非要在白里面前装那啥的话,白里是一定会狠狠的抽你的脸的。
此时先不论大孤山到底如何,就只说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的一举一动就足够证明大孤山绝对算是一个不错的势力了。
很多人都觉得那些大势力的弟子一个个都是狗眼看人低,然后各种看不起人什么的。
其实白里所遇到的真正大势力出来的弟子,每一个几乎都是彬彬有礼的,即便是看你不爽,他们更多的也是去击败你,而不是直接看不起人狗眼看人低什么的。
这才是一个大势力应该有的风度。
辣寵紈絝小寶貝 下筆愁
很多人都觉得大势力的弟子看不起别人,这种事情其实是不可能出现的。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大势力的掌舵人,你会不会对你的弟子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
反正就白里所知道的各方的大势力,基本上都是对弟子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的。
看不起人这种事情可能会出现,但是绝大多数的大势力的弟子都一定是非常有礼貌的,这一点白里从来没有怀疑过。
所以说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出身于大势力大家族真的很容易,看他身上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能够看得出来。
处处去嘲讽别人,觉得谁都不如自己的,要么是家族之中的纨绔,要么就是冒充的。
这梦儒的做派就很符合大势力的做派。
“白先生,之前的消息因为大孤山弟子的疏忽,没有办法回应,今日梦儒前来乃是代表大孤山给白先生道歉的。”
梦儒话语落下,朝着白里九十度鞠躬,而这一幕直接就把周围的人给看傻了。
特别是婆婆。
好不夸张的说,大孤山的首席弟子,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一定还在婆婆之上,可是此时此刻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竟然给白里道歉?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无妨,那你今日前来是来摸水了?”白里看着大孤山的首席弟子梦儒缓缓开口,这摸水也是弓箭手的术语,意思是你今日前来是来试试我的深浅?
毕竟云野名声在外,白里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如果说谁会弓箭手的术语都能够挑战云野的话,那云野这辈子也不用干别的事情了。
正常情况下,即便你要挑战云野,也肯定要打上大孤山,真的击败云野手底下很多的弟子之后,云野才会出战。
穿越之妖媚女皇
蘇廚 二子從周
这感觉就跟你玩儿过关游戏似的,你不可能说这一关上来之后就是BOSS跟你死磕是吧,正常情况下你都要先击败过关的小怪,然后最后的BOSS才会出来跟你动手。
这上门挑战也是一样的意思。
而此时这梦儒上门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试试白里的深浅,倘若你能够击败梦儒,那么在说下一步,如果你连梦儒都无法击败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你就别说人家大孤山羞辱你了。
“白先生说笑了,梦儒今日上门也是为了请教……”如果说在看到白里手中那把弓之前,可能梦儒还会觉得白里也许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师,但是如今看到了白里手中的这把弓,梦儒是真的有些拿捏不准了。
明風九州行 東方青玄
川藏秘錄
白里手中这把弓到底真的是他自己使用的,还是说他拿起来只是在做做样子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梦儒是拿捏不准的。
“请教不敢说,不过我倒是对你师父很有兴趣,今日你来摸水我们也不用多说废话,你想比什么?”
白里开口倒也直接,而白里这边一开口那边的白大哥都已经觉得自己无地自容了。
这特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大孤山的首席弟子都来了,这个首席弟子该不会是假的吧?
白大哥当然知道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不可能是假的……
陰身 文三人
开玩笑,冒充大孤山的弟子有可能,但是冒充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绝对没有人有这个胆子。
如果你冒充大孤山一般的弟子,可能大孤山最后真的懒得搭理你也就完了……
但是你如果冒充的是大孤山的首席弟子,那么大孤山无论如何是一定都会追究的,所以一般情况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否则一般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冒充首席弟子的。
所以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一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如今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上门来挑战白里,还说请教……
再想到自己之前跟白里的比试,白大哥那叫一个无地自容啊……
自己为什么会脑袋抽抽的想到要跟白里比试?这特么不是自取其辱么?
不过同样的白大哥也好奇了,这个白里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上门请教呢?
所以这会儿白大哥反而不急着走了,他要看看这一场比试到底要如何比下去……

thz7t火熱連載小說 箭魔 明月夜色-第四千一百一十六章 大孤山來人?讀書-bju0g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白里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上前几步来到白大哥的面前,然后很有礼貌的从白大哥的手中接过了黑弓。
黑弓入手,白里先是掂量了几下重量,然后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白里缓缓开弓,下一个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这把看起来完全不对称的弓,竟然在白里的手中直接被开成了满月……
千面醜女:鈴鐺醉公主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白大哥虽然刚才三箭射的稀烂,但是他还是有几分眼力劲儿的,当看到白里弓开满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输定了。
因为这把弓他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到弓开满月,甚至刚才的一瞬间白大哥都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有人可以将这把弓开成满月,到底又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把弓开成满月。
可是这在他手中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开成满月的弓此时在白里手中却是那么的温顺,这所谓的不对称,在白里的手中也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一弓开满月,白里从旁边抽出一支箭。
箭矢搭在弓弦之上,白里再次开弓,依旧是弓开满月,弓弦崩动,第一支箭凌空飞出。
白里的手速很快,第一支箭出手的同时,白里鬼使神差的从旁边抽出了箭依旧是弓开满月,白里已经射出了第二支箭,然后几乎是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第三支箭也同时开出。
假鳳成凰之庶女攻略
就在一瞬间的功夫,三支箭同时飞出,然后就在所有人的耳中三声咚咚咚的响声几乎是同时出现,随之就见远处的靶心上面,三支箭已经完美的插在了靶心上面,而且是插在靶心的正中位置。
三支箭,不同的时间出手,却几乎做到同时命中,别的不说,就只说这一手,在场的人之中可能也只有三儿可以做到了,而且三儿还是在白里指点之后才能做到。
不要忘了,白里手中用的还是这把黑弓……
此时白里将黑弓重新还给三儿,这会儿三儿看白里的眼神都开始闪烁小星星了。
東方不敗之采草采到黑木崖
也不知道为什么白里只要手握弓的时候,就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这跟平日里的白里是完全不同的。
我是腰王
刚才这三支箭出手,白里可以说是用了最短的时间做到了惊动全场的效果。
婆婆站在远处一脸呆滞的看着白里出手的箭,这几日的时间她已经无数次听到有人告诉她白里的箭是怎么怎么的厉害之类的。
但是婆婆始终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婆婆本身对箭术的研究就并不多,所以有一些东西她是根本听不明白的。
掀翻時代的男人 為情成癡
可是她就算再怎么的听不明白,此时她亲眼看到白里出手的效果也是忍不住震惊了。
这把黑弓虽然婆婆没有使用过,但是婆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三儿也做不到弓开满月,可是白里却做到了。
要知道,三儿可是大孤山的记名弟子啊!
而且三儿在箭术一道不知道攻修了多少年,连三儿都做不到的事情白里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天才么?
早在之前,听到白里修为全失的时候,其实婆婆就知道白里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因为正常人不会出现修为全部失去的事情。
可是婆婆并不在意那些,婆婆需要的是一个给江柔做鼎炉的人,只要白里安安稳稳的做鼎炉,至于他以后有什么样的故事,那都跟金族没有关系。
虽然看起来白里被金族收纳,但所有人都知道,金族并没有真正接受白里,大家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可是今天,当亲眼看到白里的箭术的时候,婆婆忽然有些怀疑了。
一个拥有如此箭术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里?这个名字到底是真是假?
一个如此出色的年轻人是不应该没有名气的啊,难道白里用的是假名字?
白里用的当然不是假名字……只不过婆婆就算是把脑子想破了估计也想不到,白里根本就不是天界的人,白里可能是从众神之战以后,第一个跨越三界通道从人界来到天界的人……
什么?你说还有太初……抱歉……太初并不能算是一个人……
所以如果说是人的话,白里绝对是第一个了。
我的鄰居是皇帝 青史盡成灰
失身棄妃
在天界,白里当然没有任何名气可言,可是如果你到了人界问白里这个名字,那不知道的人肯定是聋子了……
而白里如果是在天界的话,也绝对不可能是寂寂无名之辈的。
回到三國當猛將 小小馬甲1號
天才寶寶:全能媽咪總裁爹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会儿白大哥也是懵逼了……鼎炉?这白里竟然是江柔的鼎炉?
你特么见过比宿主还强的鼎炉么?
鼎炉一般要求都是跟宿主修为差不多,然后有一点就是绝对不能比宿主要强,因为鼎炉如果自身比宿主还强的话,那么宿主跟鼎炉之间的契约其实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可是白里别的不说,就仅仅说这一手箭术,就可以推断的出来,白里绝对不可能在江柔之下。
这么强大的白里竟然愿意给江柔做鼎炉?这特么是要疯么?
“婆婆……婆婆……”而就在这边白大哥一脸懵逼的时候,突然有金族人从远处狂奔而来,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紧张之色,看起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總裁圈寵美味嬌妻
而看到这一幕,婆婆心中甚至还有点喜悦,本来刚才她还在考虑,这该怎么让白大哥下台啊……毕竟今天来说给江柔教学的是白大哥,找白里比试的还是白大哥……最后让白里虐的体无完肤的依旧是白大哥……
这尼玛白大哥今天怎么下的来台啊。
好在现在金族这边有事,正好可以借这件事让白大哥下台啊!
婆婆虽然内心喜悦,但是表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婆婆……大孤山来人了……还是来的首席弟子!”这金族弟子开口,而他的话一出口,即便是婆婆这会儿也是不淡定了……
什么鬼?大孤山来人了?还是来的首席弟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来找三长老的?
可是婆婆这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是不是来找三长老的,那边金族弟子已经开口了:“他说要拜见白里白先生……”
全场:“???”

bc7iu好看的都市小说 箭魔 明月夜色-第四千一百零八章 挑戰老師?推薦-pot6d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大孤山,曾经的这里不是什么名山,但是因为云野这个名字,让大孤山被所有人所认知。
箭师云野,这个称号可以说是非常的崇高了。
一个师字也不是谁都有资格承受的。
而每日前来大孤山拜师学艺的人更是多不胜数。
大孤山对于前来求学的弟子倒也是来者不拒,不过真正可以成为大孤山弟子的却是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像当年的三儿一样,教授了很多的学费之后成为了大孤山的记名弟子,虽然也有机会听到云野每个月的大课堂,但是说实话,这种大课堂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卵用的。
毕竟每一个学生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而云野先生所讲授的大课堂,也只能是说一些大家粗俗能懂的东西。
想要真正学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在大孤山之中,一般人也不可能跟随云野先生学习,绝大多数的弟子都是跟随云野先生的几个弟子来学习,当然了,这几个弟子不可能是最出色的那几个,毕竟真正出色的弟子也不可能在这里教授这些人。
不过你要说在大孤山真的学不到东西吧……也不能这么说,至少三儿所学到的东西还是有点用处的,可是真要说高深就差的太远了。
末追乃是大孤山弟子,虽然末追也是云野的亲传弟子,但是在众多亲传弟子之中,末追却是最差的几位,不然他也不会被分配来教授这些记名弟子了。
末追今日刚刚结束了给弟子们的传授,说实话,末追觉得很没有意思,因为来学的人虽然很多,但是真正有天赋的却是很少很少的。
甚至还有不少都是起来临时抱佛脚的。
紫霄宫那边最近正在招收弟子,而紫霄宫的考核之中,这驭射便是很重要的一门。
所以这些日子来,大孤山收了不少的记名弟子,这些记名弟子之中与很大一部分都是要前往紫霄宫考核的,他们此时来学习驭射都是临时抱佛脚,而他们想要学习的也全部都是速成的东西。
但在末追看来,箭术一道哪有速成?必须要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够学的出来。
不过大孤山也需要各种资源,学习这些弟子倒也是来者不拒,只要你拿够了足够的礼物,自然可以在大孤山学习,至于这速成的东西,末追就只能选择一些比较简单的了,这些简单的东西至少对于一般弟子的考核足够了。
而近日末追终于结束了教授,正打算休息呢,自己的传讯令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末追微微皱眉,但还是打开了传讯令,可是当看到传讯令上的字的时候,末追差点喷出来。
“白里想要赐教云野?”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末追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白里是谁?他何德何能竟然敢说出赐教云野这几个字。
赐教?这家伙是个疯子吧。
末追看了一眼传讯令上来消息的人的名字。
䢸力?这是谁?
末追仔细的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因为末追手中所拿着的传讯令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专门针对一些离开的记名弟子所使用的,这些记名弟子一般情况下真的联系也只是询问一些东西,而末追一般是有功夫就回复没有功夫的时候就当是没有看见。
毕竟三长老当年在这里学习的时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所以说末追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可是这会儿看到一个叫白里得要挑战,不对,准确的说还不是挑战,这家伙竟然用了赐教,这简直就是在搞笑。
白里?谁是白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吧……
自己的老师云野先生在整个天界那都是有名的箭术大师,能够说赐教老师的真的不多,而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箭术大师?
可是今天一个毫无名气的家伙竟然说要赐教?这特么不是在搞笑么?
所以说末追这会儿就感觉这个人是个疯子!然后直接将自己传讯令中这个䢸力拉黑了……
以后这家伙的消息都直接不用接收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末追准备前往食堂吃饭,一路走着,末追看到了前面大师兄和几位师兄弟,看到这里,末追赶忙跑了过去,因为末追也有一些不太明白的东西想要请教大师兄。
虽然末追也是云野的亲传弟子,但是一般情况下,末追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去请教老师。
而大师兄的造诣极高,能够请教大师兄也是足够了。
綜閃亮的配 丹魚
醫修 盤古
这会儿大师兄身边围着一群人,末追虽然追了上来,但是想要请教可能还是有点麻烦的。
“各位师弟,我们还是先吃饭,这请教的事情等晚上的吧……”大师兄显然也是有些疲惫的,此时看着问东问西的师弟他也只能借此来暂时清静一番。
而听到大师兄这话,末追自然也不好开口继续说请教的事情了。
紫鳳釵
末追只能跟着大师兄一同前往食堂那边准备吃饭,可是走着走着末追想起了刚才那个叫䢸力的家伙发来的消息,末追本来就是一个口快的人,如今忍不住开口道:“大师兄,刚刚你不知道,我受到了一个消息可把我笑死了。”
“哦?什么消息?”大师兄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末追。
“一个叫做䢸力的家伙……”
“䢸力?”大师兄听到这个名字好像隐隐想起了什么,不过毕竟大孤山的弟子太多了,大师兄即便是当年教授过三儿也没有办法完全记住。
“这家伙传来消息说一个叫白里的要挑战老师!”
超級商店 半包方便面
豪門霸愛:冷少的天價嬌妻 澀澀愛
都市風水師 聽葉
“呵呵……”听到这里大师兄呵呵一笑,这算不上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这天下想要挑战老师的人多了去了。
純禽前夫滾遠點
毕竟挑战云野,你若是赢了,那自然是天下皆知了。
而你就算是输了,那也是有面子的事情,毕竟这输也要看输给谁的。
输给云野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这就好像当初白里被杨戬追杀的时候,所有人听到这个的第一反应就是白里是真的凶残啊!
因为能够让杨戬追杀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而同理,挑战云野即便是输了那也是可以跟人吹牛的事情。
所以听到这里,大师兄只要摇头表示不用搭理就是了……
末追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然后末追开口道:“这个叫白里的很有意思,他竟然说要赐教老师!这不是疯子么!”
末追本来是想要随便说说的,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一出口大师兄的脸色却变了……

t9vd8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箭魔 ptt-第四千一百零六章 適合修煉不適合戰鬥熱推-nt1pn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这把黑色的弓是三长老从自己的朋友手中得到的。
我在忍界開無雙
当时看到这把弓的时候,三长老的第一反应这把弓是一把废掉的弓。
因为弓至少要做到基本对称吧。
可是这把弓别说是对称了,连基本对称都做不到。
興漢
所以不是废的是什么?
可是当时三长老的那位朋友却告诉三长老说,这把弓并不是废掉的,而是三长老境界不够而已。
当时三长老就不服气了,直接选择开弓使用,然后他就发现了这把弓的缺点。
第一,这把弓无法弓开满月,因为弓本身是不对称的,无论怎么拉开,好像弓都无法成为满月,这是第一缺点。
第二则是因为这把弓因为不对称的原因,所射出的箭都是会自动偏离的,甚至会出现箭刚出手就弹飞出去了。
所以这把弓在三长老看来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三长老的那位朋友虽然不是箭术大师,可是这把弓却是从一个箭术大师的手中得到的,他的朋友告诉他说,如果有朝一日三长老可以使用这把弓的话,三长老的箭术在这人间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了。
絕色小妖妃
当时三长老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三长老也请教了无数的箭术大师,这把弓到底是什么情况!
甚至三长老还询问过自己的老师。
当时云野看了一眼之后是这么回答的:“可开满月,但很难……”
简单的几个字已经说明了这把弓的奇特之处,连云野都觉得很难。
可是这一刻,白里随手一开就是满月,已经让三长老看傻了。
老师说很难的满月弓,白里随手一开就是满月?
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当白里弓开满月之后,白里的箭也从弓上飞射而出,这飞出去的箭丝毫都没有任何偏离轨道的意思,最终箭矢稳稳的落在了远处的靶子上面,虽然没有命中靶心,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在校准。
而一箭出手之后,白里再次开弓,这一次依旧是弓开满月,就在三长老近乎于懵逼的眼神之中白里第二箭出手。
箭矢咚的一声直接将靶心刺穿!
“好弓!”白里看着手里的黑弓,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把好弓。
这把弓的杀伤力绝对比一般的弓要更强一些,这样的弓即便是白里也不得不说非常喜爱。
但同样这把弓也非常难以操控,白里看起来轻描淡写的开弓可以弓开满月,但是白里毫不夸张的说,这世上能够将这把弓开到满月的绝对不会超过百人。
而这百人绝对都是顶级的箭术大师。
誘入婚局,娛樂圈大亨惹嬌妻 三掌櫃
所以这会儿三长老选择这把弓,白里觉得三长老倒也是识货之人。
何止是识货啊!这会儿三长老眼神都开始往外冒光了……
故事新編:阿Q孫子歪傳 東方叔
当初三长老也曾想要询问云野如何使用这把弓,但是云野并没有给出三长老答案,或许在云野眼中,三长老根本做不到吧。
“白先生……您觉得我能使用这把弓吗?”不知不觉之间,三长老对白里的称呼都发生了改变。
箭术一道就是这样,达者为先,在三长老眼中,白里的箭术那是可以跟自己的老师云野相提并论的人物,所以尊重是自然的。
“不太容易,但可以试试,这把弓的杀伤力非常惊人,因为看起来的不对称实际上却可以让飞出去的箭拥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旋转力量和穿透力……”白里带着三长老和江柔走到了刚才靶子的位置。
这会儿两人才看清楚,这靶子并不是被蛮力硬射穿的,而是被凿穿的,看起来就好像是有一个转速非常快的钻头一瞬间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一样。
而这就是这把弓带来的特殊效果!
这是一把非常好的破甲弓!
可是这会儿江柔和三长老都是一头雾水啊,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白里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这要从这把弓的原理开始说起了……”
白里也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拿着黑弓开始解释。
夜行歌(下) 紫微流年
这把弓看起来是不对称的,其实却不然,这把弓用的应该是极为特殊的材料,看起来不对称是因为弓本身的材料两边受力的程度是不一样的。
这就好像两个人抬一桶水,前面的人可以提起一百斤的东西,而后面的人可以提起九十斤的东西。
看起来好像差不多,但是如果将受力的点放在中心区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后面的九十斤是要吃亏一些的。
同理这把弓也是这样,弓因为材质的原因,所以受力的点如果放在中间这把弓才是真的废了。
因为这样一来这把弓才永远无法开出满月。
而现在这把看起来不对称的弓,却因为特殊材质的原因只要你能够驾驭它,它就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效果。
当然了,这驾驭没有那么简单的,至少三长老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次。
说白了就是三长老对弓本身的理解不够,对自身的控制能力也不够。
白里将这把弓的原理讲述之后,三长老总算是明白了。
烈愛焚身:帝少的二次歡寵
“可是白先生,这那弓是需要发力来控制?”
“不错,你发力的时候要知道哪边可以发力,哪边需要收一些,你试试!”
白里说着将黑弓交给了三长老。
三长老深吸一口气也不墨迹,直接开弓,这一次他听了白里的意见,没有选择均匀发力,而是尝试着让力量两边都变得不一样。
但是很可惜,三长老的操控力还是差了不少,所以最终他依旧没有完成弓开满月。
“看来还是不行!”
“这把弓不太适合你战斗,但是却很适合你修炼,如果你每一次开弓都能弓开满月的话,你距离箭心也就不远了……”白里看了一眼三长老,这黑弓虽强,但白里却并不建议三长老平日里当武器使用,当成训练来用,可能才是这把弓真正可怕的地方吧。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玉面小七郎
毕竟一把难以掌控的弓可以让你自身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均匀,当你可以习惯任何变化的时候,你距离大成还很远吗?
选定了弓之后,三长老迫不及待的拉着白里继续问东问西,不过白里觉得自己并不能这么大度的什么都说,那话怎么说来着,交换!三长老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就要拿出什么来……正好自己也可以借此来了解这个世界……

xawbh好看的玄幻小說 箭魔笔趣-第四千一百零四章 合適的弓讀書-3p6lv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婆婆走了,走的时候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很显然她内心对白里应该是充满了好奇的。
不过她也是人老成精了,看得出来白里有些东西是不会说的。
这就是聪明人的交流方式,你不愿意说,我也绝对不逼你说,只要你愿意乖乖的做鼎炉就可以了。
而白里这边等于是收了一个老迷哥……
可能用哥这个字来形容三长老有点过了,这会儿三长老站在白里边上,看起来比江柔还兴奋的样子。
“白先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凝聚箭心啊?”三长老一脸兴奋的询问白里。
“等你不想凝聚箭心的时候,差不多就到时候了。”白里瞥了三长老一眼然后淡淡的回答。
而这个回答直接让三长老懵了……什么鬼?什么叫等你不想凝聚箭心的时候就差不多了?
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三长老不明白,但是白里却不是在忽悠三长老。
其实很多人修炼的时候会进入一个误区,就是我好像快要突破了,可是为什么我明明就站在突破的门口,仿佛一伸手就能推开大门,却始终无法推开呢?
其实这就是一种执念了,执念在修炼过程之中你可以理解为是一根筋,你越是认定了这条路我一定要推开门,你越是推不开,其实反过来,你试试往外拉门,也许一下子就拉开了呢?
所以说有时候当你遇到桎梏的时候,不要想着什么我一鼓作气冲过去……大哥,退一步试试拉门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三长老的境界白里不好多说,凝聚箭心这种事情显然还不是目前的三长老可以做到的。
一个射手什么时候才能凝聚箭心?
首先你要拥有自己的风格,换言之一个射手在凝聚箭心之前,你至少要有自己的目标。
比如说白里的风格就是简单粗暴,白里是不会那些华丽的技巧么?
当然不是,不过白里在绝大多数时候战斗都是使用最简单最直接粗暴的方式,这就是白里的风格,而白里所凝聚出来的箭心也是自己的风格所凝聚出来的。
可是三长老有个锤子的风格,他估计连自己平日里那一副风轻云淡外加高高在上不好接触的样子都是学自己的老师吧。
老师教学生最怕的就是学生脑子不好,什么都学自己。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学生学习老师的东西是好事,但是学生不能学习老师的风格,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
一个学生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学习老师的话,那么这个学生未来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因为这就跟印刷一样,每一个印刷出来的都一模一样,你怎么去超越原版?等原版挂了吗?
所以说三长老走的路本身就是错的。
这就像白里教授寒力一样,白里从来不会告诉寒力你必须要怎么怎么修炼,而是不断的告诉寒力,你的路你要自己做主,老师只能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帮你锤死那些麻烦你的人,让你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除此之外老师能够帮你的并不多。
白里也没有说自己的箭术好,就必须要让寒力跟随自己学习箭术,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就是这个道理,不管是学箭术也好,学刀枪也罢,其实最终还是殊途同归的过程,都是要叩门问道的。
“先找一把适合你的弓!所谓的适合不光是要适合你的力量,还要适合你的感觉。”白里这会儿先给江柔找弓。
很多人找弓都是选择力量强悍的,其实这样的判定方式是并不合格的。
准确的说一个人找弓,最关键的不光是力量,还有适合。
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我该怎么找适合我的?”江柔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会儿看着白里弱弱的询问。
龍寶寶們的極品保姆 顏筱
“简单……你看着舒服,拿在手里舒服就可以了。”
白里的回答简单明了,很多人对选择什么样的弓,怎么才适合会有很多的疑问。
其实这些疑问压根就不成立,在白里看来,很多力量不错的弓摆在那里,你上去拿起第一把,如果你觉得很满意,你就没有必要继续去尝试后面的了。
因为这就是合适,你看到它的时候就觉得它是你的,这是最合适的……这是一种弓和人之间的感应。
有些人总想要把所有的都试一遍,结果最后却出现不知道该选择什么了的问题。
这不是说都合适,而是因为你考虑了太多之后,有时候你反而会因为外物的影响,而忘记了你最初的想法。
金族还是有一些底蕴的,当三长老带着白里和江柔来到这边的武器库的时候,可以看到有一整面墙上面挂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弓。
白里跟江柔简单的讲述了一番之后自己也开始上去尝试。
其实境界达到白里这个层次之后,对弓已经没有什么挑剔可言了。
因为白里对弓的了解已经是深入骨子里了。
愛之魔戒
这世上没有很差的弓,可以说只要能够被称之为弓的,它一定有着自己的优势,只不过很多人并不能发现优势罢了。
而达到白里这个境界之后,自然可以掌握每一把弓的优势,将其优势发挥出来。
就好像刚才那把弓,你说它垃圾吧?在江柔手中,它的确是一把垃圾,根本发挥不出任何的东西来。
但是在白里的手中它就是一把最稳定的弓,这把弓的优势在于稳定,它射出的箭不会有太多的偏颇,哪怕是最难用的箭矢使用它也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当然,弓也会有自己的缺点,这世上还没有完全没有缺点的弓,便是天堂之弓也有缺点。
天堂之弓看起来好像完美无缺,是因为它在白里手中看起来完美,你换成其他人,估计给他十箭都不可能校准天堂之弓。
凡人修真傳1
無愛婚嫁
天堂之弓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的形状太奇怪,而且因为拼凑的原因,所以天堂之弓的控制力很差,如果不是像白里这样长年累月的使用的话,一般人拿在手中,它就是一把刀……什么?想要射人?抱歉,那命中率可能就只能看天命了吧……

thb7g有口皆碑的小說 箭魔 起點-第四千一百零一章 這一箭射您左肩哈閲讀-bqx57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嚣张的人多了去了,但是白里的嚣张是与众不同的。
这会儿江柔都吓傻了,这可是整个金族最凶的三长老啊,白里你挑衅别人,可能别人因为你是我的鼎炉也就罢了。
緘默流年執溫柔
你挑衅三长老这真的是在作死啊!
蘿莉的異世熱血物語 穿越眾裏的宅
而这边三长老也是惊呆了,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虽然在整个金族大部分时候是婆婆说了算,但是三长老只要一开口,所有人都必须要考虑三长老的意见,这么多年来虽然三长老很少开口拿主意,但是这并不代表三长老的权威性就差了。
相反的,三长老因为强悍的驭射能力,整个金族上下几乎所有人的驭射都是三长老教授的。
甚至有一些外来者都求着想要跟随三长老学习。
毕竟三长老乃是大孤山云野先生的弟子,尽管只是记名弟子,可是这记名弟子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可以学习的。
如今堂堂云野先生的记名弟子竟然被人问如果输了呢,而且还是一个这样的小家伙,三长老真的生气了。
“好……好一个年轻人……今日若是我输了,这三长老的位置我让给你!”
“没兴趣……我只是一个没有梦想的鼎炉,什么三长老的位置,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白里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你……”三长老真的气死了,自己三长老的位置何等的高贵,可是今天竟然特么的被人嫌弃了?
这还有天理么?
“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今天若是你输了,就帮我约一下你那个什么云野先生的老师,我对他还是蛮有兴趣的,看看他能不能给我点压力什么的。”
白里一边抠着指甲一边开口,丝毫没有注意到三长老这会儿已经懵逼了……
在懵逼之后,三长老的脸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从远处看就像是一朵逐渐在绽放的雏菊?
妖嬈之虞美人
“我……”三长老这会儿真的很想宰了眼前的白里,他竟然再次侮辱了自己的老师!
“怎么?不敢比?”白里看得出来三长老今天真的起了杀心了,这么说吧,他到现在还没弄死自己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箭术怎么样,完全是因为自己是一个鼎炉……倘若杀了自己,江柔就麻烦了。
狂傲老公好纏人 醉臥晨陽
所以人家是一个大局为重的人。
至于白里的箭术,他根本就没有真的放在眼里。
所以这会儿白里不敢继续刺激三长老了,而是直接将话题引回射术上面来。
“你说怎么比!”三长老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但是话语落下他又一次开口道:“倘若你输了,今日自断双臂吧!”
三长老的这个要求不过分,毕竟白里只是一个鼎炉,鼎炉有没有双臂其实是不重要的……只要活着就行。
“可以……买二送二,我把双腿也送你,只要你赢得了我……要不……算了……就这么定吧!”
白里本来还想说要不连你师父一起加上,你师父赢了我,我也给双手双腿……但后来一想,白里倒不是怕不稳,主要是怕三长老气得暴走干掉自己……
毕竟这特么侮辱新太强了……
白里倒是不担心自己输给那个什么云野先生,箭术方面白里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无敌这两个字白里不敢说,但是这天下少有敌手是绝对的。
潛殺
至少白里觉得一个什么狗屁大孤山的云野先生怎么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吧……毕竟自己的对手那都是古神级别的。
豪門債:老公,我要離婚! 月縷鳳旋
“好!年轻人,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吧,怎么比!”
“还是你来定规矩吧,我对你的规矩不熟悉!”白里并没有说规矩,而是让三长老开口。
“好……那我们就用最简单的对射!三箭为准,中者为赢,若三箭皆不中,你胜!”
“可以……”白里没有去反驳什么三箭不中自己胜这种事,毕竟眼前的三长老的射术水平白里是真的觉得拉胯,要是自己认真起来还三箭都不中,那自己还玩儿个锤子。
“你可以跟我去选弓!不要说我欺负你!”
“不用……就这把就可以……”白里拿起刚才江柔用的那把弓,仔细的抚摸感受了一下,弓还算不错,但跟天堂之弓肯定是没法比了。
白里从旁边拿出一支箭来,然后开弓引箭,箭矢飞出擦着远处的靶子脱靶了。
江柔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因为在她看来,白里死定了……这会儿她已经开始用传讯令来通知婆婆赶过来了,因为一会儿如果白里输了,可能只有婆婆才有资格拦住三长老。
天龍邪神
一箭出手之后,白里大概已经明白了这把弓所有的属性,白里朝着那边的三长老晃了晃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偷歡老公
“一箭校准?”三长老看到白里竟然只出手了一箭,脸上露出了一丝吃惊,但很快三长老就觉得白里这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哼!小子,你确定准备好了?”
異能小女子
“确定,另外江柔,给我一支箭……”白里朝着江柔一挥手,江柔气得跺脚把箭丢给了白里,在她看来,白里最好是能多拖延一会儿时间,不然婆婆还没有赶来,他就被三长老切成人棍了。
“多谢……”白里朝着江柔笑了笑然后又看向三长老道:“三长老,我这一箭射您的左肩哈!”
三长老:“???”
这小子什么鬼?他知道什么是对射么?对射就是两人互相出手,没有什么先后次序的,三长老是可以躲开的,你特么还没有出手就先告诉别人你要射人哪里,请问你这是送死么?
江柔也傻了,这白里是不是什么都不懂?他是不是觉得三长老会站着不动给他射呢?
要是这样自己也能射中啊……这小子疯了么?
可是就在白里将箭搭在弓上的一刹那,三长老忽然感觉不对了……
我曾愛你刻入骨髓 羊咩咩
如果说前一刻他觉得白里是一个小蛀虫的话那么这一瞬间,白里就是一尊高山!一尊无法看到顶峰的高山,那种压迫感让三长老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捆住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三长老只有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那就是自己的老师……甚至,三长老觉得老师身上的那种气息可能都不如现在的白里……因为现在的白里根本没有任何力量,这是一种纯粹的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