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路過的穿越者

zw6i9优美小說 詛咒之龍 ptt-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幼體巨獸分享-jn3b5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来了来了。”双手用力的搓着,郑逸尘看着面前的一颗颜色已经变成了土黄色的巨蛋,这颗蛋上面已经没有任何属于黑色的杂质了,消耗掉了大量的资源之后,这东西终究是完成了属性的转变,至于之前沉淀出来的暗属性,全部浪费了。
没错,就是浪费了,没有因为属性的转变被挤出来,就是单纯的被抵消变成了无用之物,不然的话郑逸尘其实还能回本一下的,可没有就是没有,不过消耗了那么多的资源,终究是将这东西给好好的弄出来了,郑逸尘也就宽心了很多。
这个时候地下基地里的人都来到了这边,包括日常学习任务很重的小魔女珍妮,这名小魔女在安妮的教育下,已经摆脱了那种平民女孩的气质,不是变得像是大小姐那样,而是更加的接近于魔女的存在了,这是一种加速的转变。
她看着面前的巨蛋,眼里更多的是探究,心态方面随着大量的学习和安妮的教育,珍妮也变得成熟了很多,在学习方面,以前是安妮主动的下任务,而现在则是她自己主动的去学习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觉性已经培养了出来。
“这是什么?”看着安妮塞给自己的一个有着尖头的大木槌,郑逸尘有些诧异:“要我砸?而不是等着里面的东西自己破壳而出??”
三千征服記 黑衣者
“破壳而出是不可能的。”安妮说道,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原因,如果是别的属性的巨蛋,正常的破壳而出很正常,但是这个巨蛋是土属性的,后续郑逸尘还填充进去了大量的土元素资源,导致这个巨蛋的品质进一步的提升,整个蛋壳虽然是土黄色的,可这种色泽晶莹剔透,虽然不透明,但是就像是钻石一样,无懈可击……
这种蛋就别指望里面孵化出来的生物能够主动的破壳而出了,正常来说蛋里面的生物孵化出来之后,无论是爪子还是牙齿都会比蛋更加的坚固,因此能够突破蛋壳,而这个不一样,受到了土元素之心和那些资源的影响,结实程度是顶级的了,不然的话这颗蛋怎么能够承担的住更多的元素力量,去增强里面要孵化出来的生物呢?
所以就不要想着等里面的东西自己跳出来了,跳肯定是跳不出来了的,需要郑逸尘用点外力去解决这个问题,郑逸尘听着嘴角有些抽抽,拿起了安妮塞过来的巨大木槌向巨蛋走去,随着他的接近,整个巨蛋也躁动了起来,对于郑逸尘的接近有了新的反馈,那是一种渴求帮忙的精神反馈,对此郑逸尘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轮起了手里的木槌一锤子砸了上去。
带有尖刺的地方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巨蛋上面,整个木槌迅速的飞了出去在,打着旋的砸向了伪装成为天空的天花板,在完成一次撞击的时候被一根藤蔓给抓了回来,重新丢到了郑逸尘手里,郑逸尘将木槌往地上一放,沉重的木槌轻易的挤入了沙地里面,他微微的甩着自己的双手,刚才那一锤子的反震力量让他的两条胳膊都感觉麻木了。
鳳唳九霄 青墨煙水
而整个巨蛋却毫发无损,这种强度怪不得需要用外力突破,不用外力突破还能指望里面的小东西自己跳出来?土系生物攻击强度一般,防御力高的没的说,里面尚未孵化出来的巨兽就是属性转变成土系生物的存在了,想要让它突破出来真心是不可能了。
至于通过控制土元素的能力瓦解这个蛋壳,郑逸尘伸手在这个蛋壳上面碰触了一下,真的宛若是钻石的超强结构,还想要瓦解呢?想得太美了,搓了搓双手,郑逸尘重新的拿起了那个锤子,双臂的肌肉迅速的膨胀了起来,手臂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细细密密的鳞片浮现了出来,他对魔法的研究相对于依琳来说拉胯。
但是日常的时间内除了对魔法有着正常的学习之外,别的方面的学习也是有的,比如说曾经就想要得到的战气,战气需要强悍的身体素质才能得到,倒不是说施法者不怎么行,而是看个人的条件的,先天强大的存在,在战气方面的突破强度更高,所以郑逸尘到现在依旧没有得到正当八经的战气,明明自己的身体素质已经很强了。
不过这方面他也不怎么着急了,慢慢来啦,能得到固然好,得不到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磨,虽说还没有成功,不过对于身体上的一些发力提升还是有的,只是战斗的时候依然不怎么使用而已,做好了二次准备在,这一锤子重新的砸到了巨蛋上面,强烈的反震力量让空气上面浮现出来了道道的波纹,郑逸尘身后的沙子大片的溅射了起来,他强行压着手里沉重的木槌,继续的对着刚才砸过的地方锤了下去。
轰鸣声再一次的响起,整个巨蛋在连续的重击下几乎没有什么震颤,只有被打击的地方随着连续的重击出现了细小的裂纹,郑逸尘双臂上面的细密鳞片也微微的向上张开,强烈的反震力量震得他保持着龙化的双臂也都开始麻了起来。
这种反震力量连魔力都无法将其给抵消掉,不是用魔力作为内在的防护,反震的力量不仅仅会集中到手臂上,连身体的内脏也会受到影响,好在裂口已经砸开了,有了突破点之后,那个出现裂纹的地方进一步的扩大,在裂纹扩大的范围连成一片之后,郑逸尘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咔嚓声后,当即后撤了一步,将手里的木槌一丢,揉了揉自己的双臂,整个人带着都不好了的表情看着裂纹开始自动扩大的巨蛋。
巨蛋完好的时候结构浑然一体坚不可摧,被砸开之后,结构就出现了破损,整体的强度便迅速的拉胯,已经无法挡住里面急着跑出来的新生命了。
“我都感觉不到胳膊的存在了,话说不能用魔法或者是别的方式吗?”郑逸尘回到了队列里面,揉着自己的恢复了正常颜色的双臂,身上的衣服都在刚才的反震中变成了碎片,和沙滩融为一体了。
人生逆流而上
“当然不能,那会影响到里面的生物。”安妮当即说道,用魔法强拆不是不行的,可里面孵化出来的巨兽是没有见过光的,就算已经是成熟的了,可没有真正的破壳而出,依旧有着脆弱的地方,用魔法干涉的话,容易在破壳的第一时间污染到蛋内的环境,哪怕是一瞬间的污染也会对立面成型的生物带来细微的影响。
就像是……细菌入侵那样,最初的那一瞬间最好还是一个无菌的环境,所以无论是用魔法还是郑逸尘貌似很想用的毁灭之剑开瓶都不可以,至于她这边也能凭着力量砸开那颗巨蛋的情况,没必要啦,她是女生,郑逸尘是在场唯一的男性,这件事合该他去解决,这样也显得比较有仪式感。
“好吧。”郑逸尘不在言语,看着已经布满整个蛋壳的裂纹,等着里面的巨兽跳出来,之前见过的成熟地下巨兽浑身覆盖着大量的元素矿物,那不是元素结晶,而是介于元素结晶和石头直接的矿物,进一步精炼的确能够成为元素结晶,可那终究不算是真正的元素结晶,但那种东西却给地下巨兽带来了一侧女超强的保护。
现在从巨蛋里跳出来的肯定没有那种积累的出来的外壳保护,所以具体的形态应该是什么??
殺神屍帝 傳說中的王爺
“还真是安徒恩啊?”郑逸尘看着随着不断的冲击,最终破壳而出的巨兽,那种接近大蜥蜴,但更加强壮的身躯外貌,让郑逸尘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穿越前玩游戏里的某种生物,这个巨兽的颜色和体积显得很小,跳出来的之后身高只有两米的状态,比起蛋来说要小太多了,可是那种强壮的气息很强烈。
身上的鳞片是一种和蛋壳的颜色差不多的色泽,只不过显得更加的厚重一些,一只宛若是琉璃制作出来的生物……这只幼体巨兽虽说之前无法突破蛋壳,但是突破之后就不一样了,微微的张开了嘴巴,露出来满嘴宛若是龙齿一样的尖锐牙齿,对着地上掉落的碎蛋壳啃噬了起来,咔咔咔的声音看的郑逸尘都有些嘴馋了。
“说起来我当初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啃过蛋壳的。”
“那有可能就是以长不大的原因了。”安妮随意的说道,这个巨兽经过了她的调整和培养,因此初始的体型就这么的‘迷你’,不然的话它绝对不会只有这么小,也不会在之后难以自主的破壳而出,按照巨蛋的孵化状态,随着蛋内孵化生物的成熟,巨蛋也会成长的,预计的规格会在原有的基础上面成长三四倍,而幼体巨兽的初始高度也应该是二十米以上,而不是现在这种浓缩就是精华的状态。
就是因为浓缩了,所以蛋壳也显得更加的坚固,正常标准下,蛋壳的强度要削弱五倍以上的,不过现在嘛,幼体巨兽的体型虽然不大,但若是同样正常孵化出来的巨兽放在它面前,让它们打一架,这个巨兽就等于是野狗嘴里的秤砣,长腿能反咬的那种。
“不会是真的吧?”
“随便说的你也信?”
“唔……行吧,反正我对体型什么的也不在意。”郑逸尘撇了撇嘴,掌握了变形术之后他就对龙形态没有什么兴趣了,虽说龙形态能让他发挥出来更强大的身体力量,可关键是他连个战气都没有,更强大的身体状态有个鬼用,而魔力这种力量并不会随着体态的改变就削弱上限的,人形态的时候依旧能够正常的发挥出来该有的魔力强度。
龍戰星空
进食中的幼体巨兽很快就将地上的蛋壳全部的报销,就算是那些碎屑也被它伸着舌头连带着地上的沙子给一起卷到了嘴巴里面,沙子那种东西对它而言就像是满头上面撒着的辣椒面一样,权当是调味剂了,吃光了蛋壳的幼体巨兽在体型方面稍稍的成长了……十分之一吧。
吃完蛋壳的幼体巨兽的视线转到了郑逸尘的身上,看着那双眼睛,郑逸尘有些诧异:“这眼睛看着和龙的眼睛有些相似啊。”
龙的双眼也是竖瞳,很多野兽或者是魔兽也是那种形态,但是竖瞳只是一种标准的特征,之外别的细节是不同的,郑逸尘没有龙族的审美观,但是双眼里的细节还是能够和看的清楚的,比如说有的魔兽的双眼里面有着的是很多小点点,有的魔兽的双眼里则是在瞳孔之外有着一些细小的纹路,或者是看着像是皱褶的东西。
龙的双眼里面也有着这样的特征,那是一种类似于简易魔法阵的细小纹路,虽说郑逸尘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直接的用处,但对龙族而言,那就像是龙族的翅膀一样,自带了飞行的类魔法特性,飞的时候也不像是郑逸尘这样,非要大力出奇迹的才能飞行,而是轻轻的煽动一下翅膀就能正常的腾空飞行,总之因为是诅咒之龙的原因,属于龙族身上的诸多特殊的地方,郑逸尘都体验不到。
哪怕之后将这身体的性质给彻底的磨合成了自身灵魂的特性,但是也磨掉了一些对之前就没发挥出来作用的东西,翅膀部分的类魔法已经彻底的没有了,郑逸尘想要飞的话只能依靠自身掌握的魔法或者是和以前一样,靠身体的力量进行飞行。
双眼的视力,好像没有附带的类魔法特性,他也不比正常的龙族差,所以有没有都那样了。
“加入了别的辅材,所以有些龙的特性很正常,算是少许的提升了一下它的潜力。”安妮解释道,地下巨兽本身就是古代生物的造物,研究透彻了之后,往里面添加一些辅助的东西并不难,孵化之后是做不到了,孵化之前问题不大,加入了龙血主要是参照一下龙族族长的情况,虽然不是龙族族长的血液,可是郑逸尘的龙躯在龙族中并不具有什么属性偏向。
当做是辅材也是可以的,毕竟幼体巨兽已经是土属性的了,那部分的血液仅仅只是辅助而已,不会深层的改变幼体巨兽的形态在,比如说郑逸尘只是从它身上看到了双眼有着龙族的特征那样,别的方面比如说爪子之类的地方也有一些,剩下的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改变了,幼体巨兽身上也没有长出来翅膀之类的东西。
总的来说加入龙血的部分对幼体巨兽的影响并不算大,无非就是增进了一些潜力,让自身的一些形态更加的优化一下,目前幼体巨兽改变的地方都是比较有优势的那部分了。
憾江山,傾城冰美人
龙族的眼睛,龙族的爪子在各大种族中,都是顶配的那种硬件,至于尾巴翅膀之类的,这些部分的变化不明显,安妮也没有更多的实际参照物,有多大的改变尚不清楚,翅膀的话没有就没有了,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幼体巨兽是土属性的,更多的是依赖大地,少了翅膀根本不影响它的能力,当然没有多出来翅膀还有一个原因,大概就是龙血用少了。
只是安妮也没有一开始就想要塑造出来一个独特的混血龙种,要郑逸尘的血液除了对幼体巨兽进行一些优化之外,还有就是为了让幼体巨兽跟郑逸尘有着更亲密的联系,而不是之后要用契约对其进行额外的控制,看这个巨兽现在的反应,混入龙血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
幼体巨兽就像是被养了十几年的忠实狗子一样,吃完了蛋壳后撒着欢的就想郑逸尘这边跑了过来,就怕跑得慢了郑逸尘就没了一样,一个身高两米,体长超过五米的庞然大物轰隆隆的冲了过来,郑逸尘闻之色变,立即跳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他旁边还有好几名魔女呢,倒不是担心魔女受到伤害,主要是怕这个新生的宝贝不长眼,被魔女当场来一顿教训。
“停!”看着跟推土机一样冲过来的幼体巨兽没有刹车的样子,郑逸尘当即伸手向前叫停,地面轰隆隆的传出来一阵摩擦声音,大量的沙子向四周溅射着,巨兽那显得狰狞的脑袋一路的滑向了郑逸尘伸出来的手掌上面,轻轻的贴了上去,哎呀?
郑逸尘看着刹车的十分标准的巨兽,略显诧异,稍稍的感知了一下,就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巨兽和这片模拟海滩下方的大地有了关联在,别说是摩擦滑行了,就算是保持着刚才十倍的速度,只要想要停下来,也能来一个瞬间的急停或者是急转弯,沟通大地的前提下,只要立于大地之上,就可以在移动的时候做出来各种不可思议的急停急转弯的操作。
不科学?不科学的地方大地母亲承担了。
“这感觉真的像是一条大狗啊。”郑逸尘摸着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很温顺的巨兽,有些惊奇的说道,安妮虽然在孵化巨蛋的时候,混入了自己的龙血,不过这个时候到没有出现那种有着血脉相连的狗血感觉,那种龙血的混入只是辅材,主要作用就是优化地下巨兽,让它对郑逸尘有着天然的熟悉感,所以根本不会出现那种情况,正常来说就算是亲子之间也不会出现那种‘血脉相连’直接感觉,那个情况下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气息方面的联系带来的错觉。
恩,所谓的血脉相连具体的形容下就是血脉之间的气息产生的关联性,除非彼此之间都有着血系的能力,才能有着直接名曲的血脉相连性质,他的血液充当的辅材更多的是让幼体巨兽对郑逸尘的气息显得极为熟悉,有着一种先天上的气息关联性,能读懂郑逸尘表示出来的一些简单意图。
娘子你最大 桔梗
他拿出来了一个一大块的土元素结晶,在幼体巨兽面前晃了晃,对方的双眼就盯着他手里的那块土元素结晶不放了。
“走你!”郑逸尘将土元素结晶大力的投掷了出去,幼体巨兽轰隆隆的追向了飞走的土元素结晶,作为土系生物,它在地面上奔跑的速度并不慢,大地的力量在这方面对它有所辅助,和擅长风系或者是雷系力量的存在对比起来倒是不快,可大地的力量辅助给它能附带一个爆发性的初始加速,让它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打到最高速度的发挥。
同时幼体巨兽在奔跑的时候,四只脚仅仅只是没入了沙滩不到十厘米的深度,就像是正常人走在沙滩上面留下来的脚印一样。
“恩,好好养吧,然后没事让它配合我们进行一些研究。”安妮说道,这些都在她的预料之内,毕竟是她调整出来的幼体巨兽,属于幼体巨兽的诸多特点,在它孵化出来之前,她就已经了解的透透彻彻了,现在孵化了出来更多的是一种直接性质的对比参照,看看和她预测的一样不一样,从目前来说是没有太大的偏差,一切都很顺利。
小妻好兇猛 顏火火
幼体巨兽表现出来的性格和身体上的一些特征都没有多大的偏差,这很正常,作为生命魔女,积累出来的经验让她对已经是成熟的作品进行一些修改调整的时候,就不可能出现错误,而幼体巨兽表现出来的性格问题,这种巨兽既然本身是古代生物的造物了,就不可能将它们所表现出来的特性显得太过狂暴了。
作为工具兽,表现的太过狂暴了没有任何的好处,至于别的方面嘛,那就是……古代生物在生命的研究中,出彩的地方太多了,这个巨蛋孵化出来的生物是有灵魂的,完整的灵魂啊,这可不是什么自然生物啊,还有就是他们得到的秘密中,以前诸多的异族也都能够和古代生物关联上,那些异族在龙族的传承知识中,古代并没有多少记录。
异族虽说也是古代生物的造物,可他们能正常的繁衍,到了现在还有诸多异族的存在,虽说异族的血统已经很薄弱了,可是痕迹依旧明显,异界的完整生命就是要完全契合的灵魂,安妮能肯定古代生物在那个时候就掌握了在生命魔技方面‘欺骗’冥河的方式。
这方面的信息,能之后从幼体巨兽上面多下下功夫,看能不能找出来点有用的信息。

wl6j9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詛咒之龍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內部節日,和外人沒關係相伴-c8k1k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时间管理方面,郑逸尘已经是熟能生巧了,在这方面他不敢说自己是时间管理大师,但也能将时间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争取每一天都能够做好想要做的事情,从迪尤尔这边离开了之后,郑逸尘将今天学习到的东西欧洲了一个简单的笔记,虽说能够完整的记下来学习到的东西,不过笔记还是要来的,这玩意弄得多了就能够出书。
不用给别人看,留给自己看的东西,郑逸尘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学会了的东西以后没事去翻翻内容也能够有额外的收获,更别说和迪尤尔闲聊的时候对方透露出来的一些属于自己的那种私人小技巧了,像是那些东西显得更加的重要一些。
虽然眼下数量并不多,可是多收集一些也能积累汇总成为更为有用的知识类目。
迪尤尔这边的日程结束之后,今天的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主要是和迪尤尔那边学习的时候,因为是直接从灵魂方面进行的,会显得额外的疲劳,迪尤尔的那种学习方式正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住,对方的灵魂太强大了,为了保证学习效率,在确定了郑逸尘能够各方面的遭得住后,幽灵龙可就真的是放手去教学了。
郑逸尘承担的压力不小,不过总的来说那种凭着灵魂去感受的学习方式,在效率方面比起正常的学习方式快的多,硬是要说的话,就是有些类似于当初萝丽丝帮郑逸尘学习通用语的那种操作了,只不过萝丽丝的那种教学方式是体现在更深层次的。
直接就在意识内部的进行了,那个时候郑逸尘在意识中感觉过了很久,实际上外界只过了不到一个月,郑逸尘之后只是感觉有些疲劳而已,而萝丽丝那个时候的消耗并不小,那可是魔女都感觉到很大的消耗啊,迪尤尔这种不是在意识内部进行的,效率方面更差一些,不过郑逸尘对这种方式挺……重视的。
絕色仙醫 落筆書生
全職真仙 碼字狂神
迪尤尔这种方式严格的来说应该是类似于传承知识的那种,不过和传承知识的模式又有一些不同,不管怎么说,郑逸尘在学习的时候是额外的留意了一下这种方式,也在慢慢的学习这种方式,虽说他不是迪尤尔这种幽灵龙一样的存在,但是多学一种方式也没问题啊。
“恩……好了,今天算是没什么事情了。”将笔记本合了起来,郑逸尘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打了个哈欠之后看了一眼时间,根据安排,今天的自由时间还剩下一个多小时,没有什么额外的麻烦事是,自由时间就是这样的。
既然没有别的事情了,他就趁着自己还有这么一些自由的时间,干脆的去做了一些别的事情,关于新年的一些准备,异界的新年虽然还有一段时间,可近期他的忙碌却不会太少了,所以那天想要完全轻松下来,还需要腾出来一些时间,比如说在时间管理方面进一步的调整,将那几天能够做的事情都给提前做好了……延后?
延后可就算了吧,郑逸尘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延后的操作,只是出现了一些小小的意外,让那段时间之后的压力更大后,郑逸尘做事就不想要整出来什么延后的操作了,再怎么说也要提前换来之后的轻松,延后来提前享受放假?之后的压力更大好吧。
禦獸遊俠 一念紅塵
所以那天要做的事情还不如提前用日常的零碎时间去给完成了,到时候爽完了之后也没有额外的后续压力,那不比什么提前享受假期的操作来的好?这件事郑逸尘没有告诉太多的人,魔女虽然忙,但她们的自由度更高一些,所以还是按照原计划,提前通知一下她们就可以了,没必要提前的太早了。
郑逸尘在魔女群那边一直都是暗搓搓的观察状态,魔女们的在水群的时候有的日常活动,郑逸尘看的挺清楚的,知道她们虽然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却不会像是郑逸尘这样,因为诸多的问题,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的,很难腾出来真正的额外时间。
“干啥呢?”
“你就不能正常走路啦?跟个鬼一样。”听到了身后的声音,郑逸尘不由的白了一眼凑过来的年轻魔女,现在他在地下基地用的就是正体,无论是感知力还是战斗力都是最强的,正常来说魔女只要不是故意的,接近过来他都能发现,而伊芙现在表现的就跟鬼一样接近了过来,那肯定就是故意的了,切断魔女想要隐藏自己的踪迹太容易了。
虽然不是那种技术流的精细操作,但是她直接切断了自己的‘踪迹’或者是直接临时切断某根关联着自己的命运之线,那么她的踪迹就能大概率的隐藏起来,郑逸尘也会受到影响,虽说他免疫命运力量的影响,可伊芙能从别的地方下手啊,比如说感知啦,声音这方面。
血族修神
“我就看你神神秘秘的,想要悄悄过来看看啦。”伊芙并不在意郑逸尘的话,至于会不会打扰到郑逸尘,她在地下基地已经很久了,彼此之间的默契还是有的,郑逸尘若是真的在意被打扰了,那就不是随意懒洋洋的坐着,而是保持着认真状态的去做什么。
霸少不要拽 曉月清風
他有着如此的状态,就意味着做的事情并不是主要的事情或者是太过重要的事情,于是伊芙才会这么的凑过来,不然她才不会去讨嫌呢,更主要的是那么做了之后郑逸尘也是会告状的,他治不了伊芙,但是安妮可以啊,伊芙也不想要闲着没事就被那名魔女养母给吊起来。
從今天開始當神豪 湘北第三帥
凭白的让那小魔女看笑话。
“到底是什么事啊?”
“你外边处理的事情也不少啊,不用日常的时候表现的这么闲吧?”郑逸尘有些无语的说道。
拽丫頭的專屬溫柔:守護天使 花鈴月
紈絝公子
伊芙轻啧了一声:“我也不想啊,可我真的是太久没有真正的出门过了,异族公会那边目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这边的一些事情,异族公会正常的发展着,真的没有太大的事情,原本的那些变形魔兽早就适应了正常的人类生活了,没有以前那种保留着更多魔兽习性的状态,因为如此的改变,他们逐渐的成了异族公会内真正的骨干,这也导致伊芙最近变得更闲了。
不是随便弄出来一个势力后,就好像总能遇到各种大事件一样,异族公会主要是偏向于异族的发展,虽然发展的业务和佣兵公会相互有所覆盖,但是偏重不同,两者之间虽说有些小冲突的地方,却没有达到那种非要弄出来个你死我活的状态,更多的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不怎么交互那样,别的还真就没有必要闹腾的太过分了。
首先异族公会就没有刻意的去抢夺佣兵公会的业务,而且异族公会的名字就很明确了,他们这边就是偏向于异族的,主要的也是对异族服务的,佣兵公会则是面对佣兵,虽说异族也能当做是佣兵,可异族公会的指向性已经极为明确了,因为彼此的覆盖性就让佣兵公会大动干戈的动手,这也显得佣兵公会太过小气了一点,更别说异族公会据说还和郑逸尘这条龙有关系……
那就更不用说什么了,总结的来说就是现在的异族公会很闲,处于一个平稳的发展阶段,每个月的发展逐步的创造新高这样,不会有太大的波动也不会有太大的其他问题,伊芙平日里对那边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关注就行了,过去坐镇一下也只是睁着眼摸鱼。
处理一些杂事?没啥处理的啊,异族公会随着发展已经有了骨干成员了,她全部都处理掉了,那些骨干成员是吃干饭呢?这倒不是她觉得处理大部分的事情会感觉很累,主要就是想要培养一下骨干成员的能力,其实她累点是没什么的……就是无聊。
咳,总而言之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也亏最近我这边没有搞什么太多的研发。”郑逸尘由衷的说道,伊芙白了郑逸尘一眼,郑逸尘搞研发的时候,就意味着她在这边也要忙活起来了,毕竟感受过了伊芙的切断能力对各种材料的精细处理带来的好处之后,郑逸尘就不想要用什么传统的方式去处理那些材料了,感觉太拉胯了。
传统的处理方式哪有伊芙用切断能力切出来的那种浑然一体规格的原材料好用?就像是战龙机甲,那玩意就是一种精密的炼金产物,精密的东西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后总是容易出问题,而战龙机甲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伊芙切割出来的材料,让那玩意的每一个部件都能以最高精度的状态接合在一起,就像是长在一起一样,外部的冲击和震荡很难破坏这种紧密性。
“哈?你有那个时间吗?你的那个日程表我可是看过了,真是难为你了。”说起郑逸尘的日程表,伊芙都觉得郑逸尘也是个人才了,那种日程表她也能做的,不过维持个大半年甚至更久就有些受不了了,但是根据她的了解,郑逸尘在地下基地建设起来之后,貌似就一直处于那种状态,以前的时候还能摸鱼一两天,但是随着接触的大事件越来越多……
摸鱼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
“我都为你感觉到艰难,真的……”虽说研究这方面本身就是一个艰难的活,可郑逸尘这种情况并不是专注于某件事,而是很多事,这就意味着他在很多方面都要不断的换脑子去做,她眼中怀疑郑逸尘是不是正在向那种浑身是肝的诡异生物进化着。
“啊~我都已经习惯了,反正现在的付出就是以后更加美好的生活,想一想我还是挺期待的。”
“你也就靠这个美好的期待当做念想了吧?”
“就算你是魔女也别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我很难受的。”郑逸尘啧了一声,将自己手里的东西给伊芙看了看,这东西之前没有告诉别的魔女们,但又不是不可告人的东西,伊芙想要去看看那就去看了,给魔女集体来一个惊喜?
讲真的,他现在的设想之后就算是魔女们知道了,也就最多觉得好奇一点那样,惊喜是不可能有惊喜的,要说惊喜那还不如想一想让她们身上什么时候突然集体多块肉呢,那样才是真的惊喜……不对,惊吓才对。
“你还真准备弄一个这样的节日啊?”伊芙看着郑逸尘这个还没有完善的小计划书,忍不住说道,新年这玩意,异界真的不讲究,至于过年啦,春节好啦之类的说法,伊芙也没少在虚幻世界的隐雪区里看过,日历那玩意她闲着没事也研究过。
不得不说地球人整出来的花样还真多,而且看着日历上面的内容,貌似还有理有据的,不过郑逸尘的世界里能够有不少节日,伊芙看来更多的是那个世界的统一性更好一些,那像是异界,三大帝国里面就算是某个帝国弄出来了一个什么节日,人家也未必会买账,更别说那天举国同庆的放假了。
戰神主宰
放假?不存在的!
“我们内部的节日,跟外人没关系。”
“那可还行。”伊芙点了点头,内部过节啊,这就没什么事情了,就怕郑逸尘闲着没事心血来潮的弄出来一个什么大节日,大陆这边的大节日就那么几个,而且时间也就是一天,对抗深渊生物成功的那天就是公认的大节,可依旧是一天,过完就没有什么了,甚至现在那种节日也不怎么看重,至少对普通人而言不怎看重。
欢庆?旅游?
讲道理,异界的普通人哪有那么多的机会啊,最多就是当天吃的好一点而已,也就是那些有钱人或者是贵族才会想着举办一场盛大的庆祝宴会,祝大陆安稳,不过现在时代变了,普通人的生活也变得更好了,今年就不说了,明年的话,大节日方面,普通人们应该可以过得更好一些。
毕竟现有的诸多工作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普通人能接触的更多,赚的也更多,大帝国都这样发展了,至于那些小国,虽说很多小国都受到了战争的困扰,可还有一些小国投诚得到了庇护,倒是能安稳下来,当然安稳归安稳,这些小国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那些帝国暂时是不会有太多的关注。
关注和扶持是和平时期的事情,现在战争呢。
对于那些安稳的小国而言,能够得到庇护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发展方面,他们一般都是尽可能的效仿那些帝国,为的就是更好的跟上时代的脚步,落后的?就现在落后的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颓势了,帝国都那样发展了,外加魔法网络的存在,小国内对于一些公共的消息很难封锁。
帝国人民随着帝国的发展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得到更好的生活条件,某些小国还按照原本的守旧发展模式,掌权者们占据了大部分的资源不会觉得生活有什么影响,对平民们来说他们的生活状态虽说是原地踏步,跟以前没有任何的变化,但看着别的地方的普通人都有了更好的工作,更多接触一些基础知识的可能性和出路。
他们那种原地踏步的生活状态已经是一种严重的退步了,时代在进步,他们还在原地,迟早会被这个时代给彻底的抛弃,所以出于一种羡慕的心态,那些小国的平民就会出现明显的流失,换一个地方就能得到更好的生活,就算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贫困一些,可长久的来说只会越来越好,况且现在可是战争时代,帝国对平民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毕竟平民都能因为灵魂宝石贷在各方面发挥相应的热度,每一个平民都可以说是相当有效的资源力量了,对于这些主动想要加入进来的,为什么不要?
所以跟不上时代进步的小国,即便是有着帝国的庇护,也会因为人口流失的原因变得难以维持,等到人口流失到了一定程度那还能说是小国?连拥有领地的贵族都算不上了,至少人家有些有着领地的贵族管辖的人口还不会落下去……
所以对于那些小国而言,跟不上时代的被淘汰或者是正处于被淘汰状态中的,都是他们需要引以为戒的例子,本来生存就不容易了,再守旧一下就彻底的完犊子了,特别是那些被淘汰中的才算是真正的憋屈,那些基本上就是一开始保守或者是守旧了,等之后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掌权者还没有迂腐到看不到下层的程度,但因为已经落后了,即便是反应过来了,也没办法跟上时代的脚步了。
人口资源的流失,外加各方面的落后,末班车都上不了,战争的阴云下谁没事回去专门的拉一把这些根本没有什么潜力的小国?有潜力的不需要去额外的拉一把,人家自己就跟上了队伍,没潜力的在这个已经出现混乱的时代被淘汰了更好,省的这么半死不活的挣扎着,继续抢占别人的资源。
不过能够从被淘汰中挣扎出来的那些小国,也会被别人关注一下,毕竟能在逆境中凭本事挣扎出来也算是一种本事了,这样的小国拉拢合作一下也是可以的,因此在这种整体进步的气氛中,不在战争区域的平民生活一直都挺好的,大部分的平民都因为灵魂宝石贷的影响,不能离开生活城市外的一定范围,但是在范围内活动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能旅游却能在那天带着家人一起去那些更高端的娱乐场所嘛,游乐城这种地方以前郑逸尘没有整出来的想法,主要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平民生活条件一半,在那种场合消费不起,但日后条件富裕了可就不一样了,时代变了,以前一些不符合时代的东西也就能慢慢的拿出来了。
或许在今后那些大节日会真正的演变成正常的全民同庆……恩,以后会如何伊芙表示那个时候能够慢慢的看到,反正她是知道深渊魔灾结束的几十年时间里,每一次到那天,的确是全民同庆的,不过随着一代人一代人的接替,就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说白了还是生活条件的影响啦,生活条件差了什么事情都不好做,也不会快乐,生活条件好了,吃饱了之后自然就会想着去满足精神上的追求了,过节也是一种。
但过节归过节,郑逸尘想要强行的在这个世界里塞一个什么春节之类的节日,那真不是一般的难,更主要的是那么做了意义也不大啊,基本上不能给他带来额外的利益,这边还要浪费诸多的功夫,即便是别人知道了,那也是他但方面的塞过去的,人家承不承认还是一回事呢。
好在郑逸尘没有那么多的多余想法,虽说他一直都做着一些魔改异界的事情,但没有因为那些作为让自己失去理智,能做的就做,做的同时还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就优先做,就这件事,弄成一个内部的节日其实就挺好的,他们这边人也不多,说一下配合一下郑逸尘也没问题的啦,就像是魔女没事也会整出来一个茶话会。
“要不要我帮忙给你准备一下?”
網遊之暴 魔炮黨王
“行啊!”郑逸尘一拍自己的大腿,在伊芙有些诧异的注视下,直接塞了给她一沓子东西:“你帮我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就好,谢谢啦。”
“真不是个东西!”伊芙瞪了郑逸尘一眼,看了一眼手里的那些破纸,上面有着不少郑逸尘安排的事情,属于旁人也能够参与解决的,一般能够这么安排的一些事情,用更加言简意赅的词来形容一下那就是——苦力活。
伊芙虽然脸上带着不爽的神色,但依旧没有拒绝郑逸尘塞过来的东西,她就是闲的……这没错,但更多的还是在这里没什么事情做啊,小魔女珍妮好歹天天有着繁重的学习任务,依琳和安妮姐更不用说了,萝丽丝则是负责网络上的事情,就整的她是一个闲人一样。
在这样的气氛下,她就有种自己好没用的感觉,还是有点事情去做感觉好点,当然能出门脱离这种充满了‘勤劳’气氛的环境那就更好了。

w93iv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找礦而已,問題不大展示-nfj05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几百个地点啊,这么多的地方看的卡林内心都火热起来,潜行者除了搞刺杀之类的行动之外,更多的还有别的一系列的事情,像是寻宝就是其中的一种。
寻找元素矿脉?这也是潜行者能做的事情啊,虽然不如更专业的那么专业,但不少元素矿脉的发现,都能和潜行者扯上一些关系。
寻宝也是人生中的一环,现在看着这么多的优秀地点,说不手痒是假的,甚至这一份图纸泄露出去了,绝对能够引起一轮新的争抢,不过现在这玩意是他们专属的地方了。
“哥哥对我们的支持呢。”
“……”啥啊?看着莉莉的表情,卡林心里忍不住啧了一下,有点弄不清楚这小鬼的想法,明明是老板有着什么额外的需求了,可能是资源不够,亦或者是别的情况。
总而言之就是需要在这方面多开发一下了,怎么就变成了支持?
“赶紧准备,我们这边也要掌握一些矿脉了。”
哦咧,懂了,卡林点了点头,立即就知道咋回事了,老板要求的是优质的土元素矿脉,其他方面的元素矿脉可不就能够给这边留下来一些吗?
一个组织想要向大型化方面发展,而不是单纯的小打小闹,那就必须在某一方面能够自给自足,不然都从别的地方获得,难免会有一天被人牵着鼻子走。
就是魔药师协会那种组织,都有着自家掌控的元素矿脉以及一些别的魔药材料生产基地,圣堂教会和黑暗教会那种的就更不用说了。
人家掌握着这些资源,从开不怕有朝一日因为某些情况而被人卡了脖子,他们从来都能在很多资源方面自给自足,甚至还能弄出来一种独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资源产出,别人别说卡他们的脖子了,有的时候他们还能卡别人的脖子呢。
所以作为一个正当八经的组织,肯定要有自己这边能够掌握的资源来源的,现在几百个地点啊,准随便翻翻都知道老板不可能全部都拿走的,分过来三五个也已经能让他们这边超过大部分的组织了,卡林搓了搓双手:“那我们开始吧。”
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弄出来的小组织,不过后来被一个小师妹给顺走了,虽说是在命运魔女的安排下完成交替的,他的那个小师妹……怎么说呢,有着正版的明与暗学习天赋,和他这种一体双魂的类型不一样,但是他也不认为自己的天赋会差了啊,明与暗秘技都已经学会了,接下来是他这边两分天赋发挥出来作用的时候。
虽说天赋这种东西不能相乘,可是他们却能够相加一下。
那个小组织也没什么好说的,发展方面就那样了,不像是莉莉这边这样的,一开始就是亲女儿,郑逸尘虽然没有提供太多的直接帮助,可是他的那些人脉关系,根本不是卡林以前弄出来的那个凑数的能比的。
毕竟莉莉是公开的和郑逸尘有关系的人啊,而卡林那个时候只是郑逸尘手下的头号打工仔,那些人脉关系跟他没有关系,现在不一样了,所以具体操作起来,莉莉的这个组织的潜力更大一些,卡林呢,曾经也有拉起来一个组织的经验,活脱脱的是组织内的三把手,现在有着这样的机会……没的说,行动起来吧。
“恩~从现在来说,找东西已经是稳了,一开始就中奖了。”郑逸尘伸手按在地上,一个魔法释放了出去,很快就确认了脚下的大地隐藏着一个元素矿脉,那张地图并非是只有土属性的元素矿脉的,别的属性也有很多,找找找,能找的都找,反正有着魔兵召唤书,找到了之后就开分矿,多简单的事情啊。
郑逸尘都已经开了不少分矿了,不介意多开几十个分矿,毕竟炼金傀儡这种东西他从来不嫌多,地下基地那边一直都有着充足的战争储备,就差真的来一场战争了,所以就眼下来说,几十个分矿他还是吃得下的,更多的?更多的同样可以啊!
确定了这个地方真的有矿之后,剩下的后手工作就简单了,他手里有很多工具呢,就算是未开发的地方,打个洞也就跳了下去,之后确认的就是这个地方是否被人暗中开发过了,有很多矿脉都是隐藏着的状态,就算是被人发现了,也不会公开,而是暗中悄悄的开发着,毕竟多掌握几个暗矿,就意味着别人难以对自己的底蕴进行估测。
就郑逸尘现在筛选出来的几百个矿点,说不定也有相当的一部分就是被人给暗中掌握着的状态,遇到这些,郑逸尘会先弄清楚对方的背后势力,如果是盟友的话,那就先不管,如果是圣堂教会的看情况动手,如果是和黑暗教会有关系的,或者就是黑暗教会的,那他就不客气了,直接对于一个矿脉进行毁灭性开发的方式又不是没有的。
只是那样会显得特别的大浪费,元素矿脉不像是铁矿金矿之类的地方,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出现,元素矿脉是基于富饶的元素力量诞生出来的,比如说某个地方是一个‘气穴’,那个地方常年汇聚了大量的某种元素力量,那么那个气穴就会慢慢的变成元素矿脉,如果是元素力量特别充裕的地方,形成元素矿脉的时间会更短,所以对于元素矿脉开发的时候,一般都是正常的方式来的。
和挖铁矿铜矿差不多,特别的方式也不是没有,而是那种方式没有必要使用,正常的开发时,元素矿脉还能够继续的随着时间提升质量,用正常的方式在最终的收益上面比起那种快速的方式要能够多出来不少额外的收益,暴力开采不可取,但非要那么做也是可以的,反正亏得不是郑逸尘自己。
“我也学坏了啊。”嘀咕着,郑逸尘确认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空白的元素矿脉,连正常的矿洞都没开发出来,一切都需要去建设,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轰出来了一个矿洞,留在这里一个采矿炼金傀儡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采矿炼金傀儡有着‘几十年’的矿工经验,至于这种经验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当然是郑逸尘从虚幻世界里的某个资深矿工那边拷贝出来的啊,这个采矿炼金傀儡并非是人形,而是一个巨大的机器,完成后续的勘测之后,会根据需求,从连通的空间里面取出来对应数量的炼金傀儡进行辅助开发的工作,同时记录的数据也会导入到虚幻世界里面,在虚幻世界里面生成一个和这个地方的参数一模一样的元素矿脉。
然后根据这些参数进行别的修改,生成别的元素矿脉,当然最真实的原始版本数据肯定会保留下来,数据嘛,任何时候都是从一点一滴中积累出来的,郑逸尘才不会在这个小细节上疏忽大意。
“什么情况?伪神系那边居然对元素矿脉有兴趣了?”阿奇尔看着最新的一份情报,微微的诧异,伪神系那边一直以来都算佛系的了,恩,和邪神对比起来就是这样的,那些伪神对于物质方面的需求并不大的,虽说已经确认过了伪神的确是智慧生物,甚至能够显得和普通人一样生活,也有着自己的爱好。
但凭着她们的条件,任何好生活都已经能够过上了,只要她们想,去大部分的势力甚至国家那边,都能够成为座上宾,毕竟能够得到一个伪神的支持,就意味着他们那边能够得到大量高强度的属于伪神的力量种子。
虽说伪神教徒没有分出来个三六九等,大家基本上都一样的,但的的确确是有着被伪神重视的伪神教徒存在,魔眼奥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之外别的伪神教徒中同样也有不少被伪神所重视的存在,这类的存在倒不是一开始就被伪神重视的,而是他们的表现让伪神重视他们了,说白了还是自己打拼出来的那种。
到也不存在一开始就显得特别不公平的情况。
圣堂教会的秘密部门也有人和伪神亲自接触过,得到了不少的情报。
“唔,我看看。”阿奇尔的疑惑让奥罗也有了兴趣,接收了一下他传过来的文件之后,认真的将那一份情报看了一遍,思索了一会后:“其实伪神系早就是派系了,以前的时候有些事情没有正式化,所以有些事情不会表现出来,随着时间的发展,渡过了最初的散乱期间之后,就算是那些伪神不管事,只提供力量种子,而得到她们力量的伪神教徒也会将一些事情正式化起来。”
他们不是原始人,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伪神对于很多事情的确是不在意,可不意味着她们麾下的那些伪神教徒不在意,伪神不在意利益,只在意人头的数量,可那些伪神教徒呢?那些人是教徒也是人,就是因为伪神不怎么干那种洗脑教义,所以那些人的想法才更加的自由。
然后自然而然的弄成一个集体很正常,他们或许不敢直接忤逆自家的伪神,可是在不忤逆的前提下,做出来一些能够给自己,给他们组建出来的整体带来利益的方式也是可以的,就像是猎魂人集团一样,他们的伪神就是霜之哀伤那个有着冰霜和灵魂属性的伪神。
猎魂人集团和平衡教派一直对着干,长久的有着外在的压力,所以正式化的速度更快,他们早就已经开矿发掘资源了,毕竟整个团体那么多人的需要吃饭呢,天天出门接任务打猎找资源?还干不干正事了?所以组织内的一个稳定的资源来源点是必须要有的。
现在别的和伪神有关的组织也开始这么做,很像是正式化后的结果,伪神虽然不在意很多事情,但有机会能够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利益也是可以的,毕竟是掉在家门口的钱,干嘛不捡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没问题?”
“如果是单单的寻找元素矿脉,那问题不大。”奥罗说道,大陆上的元素矿脉虽然被开发了很多了,但对于地大物博的大陆而言,还有更多的尚未开发的地方呢,所以寻找元素矿脉这件事,从第一层上面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各个势力都在寻找,就看谁能先找到了,所以从眼下这一份的情报来说,没什么毛病:“稍稍的调查一下吧。”
圣堂教会的人力也不是无限的,不可能巨细无遗的将整个大陆的所有地方都给监控起来,某些方面的调查加强了,就意味着一些地方的人力要削弱或者是给调走一些,他们已经在魔兵伪神系上面投入了不少人力了,一个寻找元素矿脉这种行动就大动周折的调查起来,那才是浪费时间,做多就是之后他们等到那些伪神系的开发出来了元素矿脉后,了解一下那些元素矿脉的分布和数量。
“唉,这种日子真难受啊,要过到什么时候啊,我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奥罗操作着魔机嘀咕着,自从出现了魔机这种方便的东西之后,他就觉得每天的时间变得短暂了起来,以前的时候每天的零碎时间特别的多,可现在零碎时间莫得了,魔机上需要处理的文件也越来越多的样子。
魔机这种东西自从出现后,发展的速度就特别快,圣堂教会的开发部也都开发出来了属于圣堂教会的魔机,同时市场上也因为魔机的兴盛,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插件……换算成地球上的东西来说就是独立显卡,更强的CPU,更大的内存条等扩展插件,在异界这边表现的形式不一样,但总的来说功能表现方面差不多。
……
“这些该死的臭虫,全都烧了!”莉莉的小脸上带着杀气看着冲出来,衣衫褴褛的不正常人形,这些东西只是有着人样,身体已经严重的扭曲了,一看就是某个邪神力量的产物,莉莉的组织和邪教徒没少对着干,毕竟她是魔剑圣女,是那些邪教徒们眼中SSR级别的祭品,能抓到了马上就可以升职加薪,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连带着她身边的雪山圣女一起带走就更好了,这些都是邪神所觊觎的存在,至于雪山之主的影响力?能指望邪教徒的脑子想到那些吗?所以别看莉莉的年龄不大,对付邪教徒已经是很有经验的了,她呢,也是打算从对抗邪教徒这方面将组织给发展起来。
积极寻找一些被邪教徒迫害的人,至于天赋什么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决心,作为伪神教徒,魔剑一系的,天赋?有着足够的意志和决心去砍更多的邪教徒就能迅速的变强,需要什么天赋啊。
他们的运气不错,之前找到了一些矿脉,虽说有一部分被人暗中开发过,早就给挖空了,可也找到了一些还有用的,对于那些,他们很不客气的就给接手了,当然最重要的优质土元素矿脉却没有找到,倒是找到了一个邪教徒隐藏的窝点,邪教徒隐藏的地方很多,某些地图上都没有记录的小村子都可能是邪教徒的根据地,像是这种矿脉也是如此。
邪教徒在邪神的力量影响下,身体早就发生了变异,有的甚至吃土都能够活下来,更别说啃一些元素矿脉了,这些跑出来的邪教徒身体除了扭曲之外,身体骨头上面还长出来了一些污浊的结晶体,刺破皮肤冒了出来,那些结晶都算是异化后的元素结晶,被邪神力量所污染,基本上不能二次利用,当然对这些邪教徒来说,却是‘美食’。
长出来的污浊结晶是他们的武器也是他们的盾牌,普通的攻击落在上面会发出来清脆的响声,同时结晶体还会发生定向爆炸,反噬攻击者,那种爆炸蕴含着邪神的力量,被爆炸伤害到了就等于是挂了一个邪神力量污染的BUFF,不及时清除的话要么精神错乱,SAN值狂降变成疯子,要么就是身体被邪神力量侵蚀的虚弱,坏掉。
这个元素矿脉八成也被邪神的力量给污染掉了,这也算是废矿了,也是记录中的一种让人卧槽的情况,邪神的力量侵蚀性太强了,职业者都难以抵抗,更别说是元素矿脉了,元素矿脉就像是水资源一样,可能是海可能是湖泊,但无论是那个,只要倒入一部分的污染物都可能带来全面的污染,邪神的力量是那种能够随着得到额外的能量增强的污染物,只要有时间,污染一个元素矿脉轻而易举,之后整个大地都会被污染掉。
他们找到的这个地方,内部散发出来的邪神气息,毫无疑问的,整个元素矿脉都被彻底的污染掉了,里面甚至还可能有着一个邪神的分身或者是本体,被污染的元素矿脉可是一个绝佳的主场啊。
“魔剑圣女!!!”一个邪教徒嘶吼着冲了上来,莉莉瞥了对方一眼,一滴血液从手指溢出,凝结成了一把大剑砍了下去,她平日里喜欢用拳头干掉敌人,但是对付邪教徒的时候,还是用武器比较好,不是说怕邪神力量的污染,她身体里就有着一位伪神,对上邪神本尊都不怕,更别说这种小喽啰。
而是邪教徒的身体被邪神的力量污染过,血液发黑发臭,有的还混杂着不明的粘液,沾上了能让人恶心半天,她没有洁癖,但也不喜欢这种污浊的东西,正常的血液莉莉并不在意,可是腐肉就算了吧。
本应该将对方劈死的一剑却被招架住了,一阵破布撕裂的声音,衣衫褴褛的邪教徒身体发生了剧变,从瘦弱的宛若是干柴的样子变成了一个石头人一样的东西,身上密密麻麻的生长着污浊的结晶,覆盖着结晶的脑袋硬是抗住了这把血红大剑。
“……”莉莉微微的扬了扬眉头,大剑的形态发生了变化,边缘变成了锯齿的形态,那些锯齿宛若是电锯一样迅速的旋转了起来,大量破碎的污浊结晶飞溅而出,飞溅出去的结晶碎片发生了连锁的爆炸,四周的魔剑教徒迅速的散开,不远处的泽尼娅看着这一幕,视线放在了别的地方。
和莉莉不变的身材对比起来,这些年她的身体已经长开了,吃得好营养好,变强的速度也快,身体发育方面自然就跟了上来,以前的时候她们两人站在一起别人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站在一起,谁是姐姐谁是妹妹的感觉一目了然。
这都是小事……泽尼娅不会在莉莉面前主动说这件事,而别人哔哔这件事会出事的。
总而言之,现在这些邪教徒里面出现了精英小怪隐藏埋伏,估计他们是找到了一个邪教的老巢了,说起来邪教,可能是最近伪神系怼邪神系怼的太狠了,外加伪神系那边更加受民众欢迎,虽说对于那些掌权者来说不管是伪神系还是邪神系都是不可控的力量,毕竟普通人被逼急了,直接投靠了某个伪神,然后本身的意志或者是某些隐藏天赋很不错,段时间变强,完成了一次复仇的事情不少。
直接导致了那些一些偏远区域的掌权者觉得权力不好用了,能被制裁的权力,他们用着当然不爽了,可怼又怼不过伪神,对于这样的情况眼下也只能默认,抗议?没用啊。
普通人对伪神没太多的排斥,但对于邪神依旧畏惧的宛若是遇到了老虎,出门在外遇到了邪教徒,第一想法就是‘啊我要死了’,遇到了伪神教徒的话,那想法差不多就是‘那没事了’或者是‘和遇到了职业者差不多’。
从这种态度上就知道邪神系对上伪神系有多么的被动了,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那些贪婪混乱的邪神也开始变得有脑子起来,不怎么再延续以前的那种影响教徒的方式了,虽说对邪教徒的洗脑程度还很严重,污染性还很强,但邪神开始变得‘慷慨起来’,邪教徒当中有脑子的多了起来。
这也意味着邪教徒能搞事的也多了,变则活,邪神在压力下已经出现了变化。